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重生之盛世毒妃 [目录] > 第22章:22、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重生之盛世毒妃》

第22章22、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溪珞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沈从容望着只剩下残骸的古琴,眸光微微一闪,闪烁的阳光在她脸上镀上了一层金光。绝美的容颜映在即墨无双的眼中,恍如一道明媚的春光竟是悄无声息的照进了那尘封了多年的心底,莫明的,竟驱散了心中那朦胧的阴霾,缓缓的散落在每一个角落。

冰冷的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始缓缓融化,面前人儿的一颦一笑,犹如星星之火,竟以燎原之势铺天盖地而来。

就在方才,也许是在看见她任性的扒拉古琴的时候,也许是在听见她绝美歌喉的时候,也许是在她暗暗用了内力,将古琴琴弦震断的时候。心底的某一处荡漾开来,这种莫明又生涩的感觉让他有些应接不暇,却又欣欣然。

他,望着沈从容淡然绝美的模样,心底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也许我喜欢的,王爷也会喜欢呢!”沈从容对上那深邃的眸子,嘴角勾起一抹浅笑。既然即墨无双给了自己这个机会,那么自己就该好好把握才是。

即墨无双眸光一亮,居然意外的笑了。

薄唇微扬,那深沉的眸子瞬间变得清澈无比,整张的俊脸因为这一笑而变得夺目异常。这一笑,也让在场的所有男人自愧弗如,更让所有女人一时间看呆了:今个儿沈从容与即墨无双两个像是打好商量一般,两个人竟穿上了同一个色系的衣裳。

一个英俊飘逸,绝世俊朗;一个孤傲于世,清冷绝美;

两个人相对而立,美貌与气质交相辉映,淡淡的浅紫色衬托着,仿若绝世而独立的神仙眷侣,随时都将绝尘而去。

这等美景,在场的人恐怕这辈子也难得再见一次。

“噢?沈小姐不妨直言。”即墨无双微微颔首,望着及自己肩头的少女,眼底是浓浓的兴趣。

沈从容不顾身旁众人嫉妒眼红的目光,踮起脚尖,朝着即墨无双那边靠了过去,红唇微启,轻轻的吐出几个字,“请王爷让太后收回成命。”

此话一出,沈从容甚至能感觉到即墨无双周身的气压瞬间便的冰冷无比。她微微蹙眉,不悦的望着面前的美男子:他应该听懂自己的意思了才对呀,为什么还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即墨无双静静的看着沈从容,周遭瞬间散发出冷意,让围观的人不由的打了个冷战,纷纷猜测起方才沈从容到底说了什么,竟然敢把摄政王招惹成这样。

半响之后,即墨无双嘴角才勾起一抹浅浅的的笑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事又岂有自己做主的道理?”

说完这话,他竟是不顾沈从容已经变了的脸色,径自欣赏着美人儿吃瘪的模样,开怀的转身离去。大手一挥,身后的长衫凌空洒脱,如同一个王者一般,瞬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沈从容被即墨无双方才一番话气的差点内伤,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呸!素来就是行事乖张,脾气暴躁,变化无常的活阎王什么时候把孝仁太后的话当作圣旨了?

这个该死的即墨无双,分明就是要找自己的晦气嘛!

这个时候,被方才那一幕幕看傻了的连翘终于回过神来,她与沈花语两个人飞快的跑到了沈从容的身边。

“小姐,小姐,摄政王那一番话是什么意思啊?”连翘虽然单纯,胆子也小,但是人并不傻:方才摄政王那一番话的意思分明就是……就是他想娶自家小姐嘛!

话说回来,若是小姐真的嫁给举世无双的摄政王,到时候看谁还敢欺负自家小姐!

沈花语眸光闪了闪,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可眸子里面的艳羡却是不可自已的泄漏了出来:面前的大姐果然是不一样了,傲世独立,美的超凡脱俗。方才的她,不光是男子,就连自己一个女人见了都羞愧的不敢逼视。

沈从容淡淡的看了沈花语一眼,敛了周身的不悦,伸手在连翘脑袋上敲了一下,“没有的事情不要胡说。”

连翘捂住脑袋,吐了吐舌头。

环太妃怒而离场,骄横跋扈的即墨无心也离开了,方景书和沈云苓原本打算设计沈从容一番,却不料她竟然光彩夺目,出尽了风头。这,简直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嘛!

“可恶,你不是说她五音不全吗?”方景书没好气的呵斥沈云苓,“这就是你说的五音不全?那皇宫里面的乐师岂不是连乐谱也不认识了?”

沈云苓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方才瞧见沈从容与即墨无双两个人居然因为那把该死的古琴又亲近了,她又是委屈又是气闷,“我跟她生活在一起十几年,从未见过她弹琴,这个贱人,居然躲着练了这么一手!”

“哼!”方景书又是一声冷哼,心底暗自绸缪了起来:她早就知道沈云苓是个蠢笨的,三公主也是个傻乎乎的,所以这一次她并没有完全将希望寄托在她们身上。如今,看来还是得亲自动手了。

“秋月……”方景书一双眸子恶狠狠的瞪着不远处的沈从容,刚走一个即墨无双,便又有方才那个半遮颜的美男子上去搭讪:这个沈从容果然跟自己那个狐骚嫡姐方景瑜一个模样。

她方景书素来就是有仇必报,这一次断不会让沈从容这么容易跑了。

话音落,秋月没来,倒是一个挺拔的身影出现在方景书面前,目光冷冷的望着她。

方景书没来由的后颈一凉,下意识掸头,差点没傻眼,“常、常舒,怎么会是你?”

“哼,”宇文常舒冷冷的望着方景书,“我若不来,你又要在这里惹事。”

方景书犹如被人看穿一般心虚起来,她不自在的别开眼,“我、我没有。”

宇文常舒眸光一闪,转眼便瞧见了沈从容正与那名突然出现的白衣男子低语着什么,两人一并朝着湖心亭那边走了过去。

清新淡雅的身姿,绝美的容颜,还有方才在众人面前毫不胆怯,挥斥方遒,自信潇洒的模样……世间居然会有人这么神似,她们两个人的气质,实在是太像了!

不知道是出于对方景瑜的愧疚,还是对方景书的不耐,宇文常舒心底竟莫明的生出想要保护那个傲然于世,出尘脱俗的女子。

方景书在自己身边这么久,他又岂会不知道她的心思?

他,不想方景书动她。

……本章完结,下一章“23、龌龊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