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重生之盛世毒妃 [目录] > 第28章:28、心动

《重生之盛世毒妃》

第28章28、心动

溪珞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上辈子的痛苦在胸中翻腾,沈从容望着方景书痛不欲生的样子,眼底的恨意愈发浓烈了起来。

一个是自己无比信任的妹妹,用纯良和无辜害死了自己的孩子,最后夺去了自己的一切。

一个是自己最最深爱的男人,却因为膨胀的利欲熏心,眼红自己的财富,联合自己的妹妹,亲口给自己渡了毒药,然后亲手掐死了自己。

仇恨的种子早已经在方景瑜死的时候,就深深种进了心底。沈从容冷眼瞧着方景书心痛欲死的模样,嘴角勾起一抹至寒的笑:既然上天给了我重新再活一次的机会,这一次,我会将你们欠我的东西千万倍抵要回来。

你宇文常舒不是不敢人下吗,如今我看看你还怎么在五大家族里面抬起头来。玷污了长孙家的掌上明珠,看你宇文家如何自处。

如今宇文常舒占尽了长孙玉的便宜,方景书肖想那么多年的位置恐怕马上就要异主了……失去了方景瑜的方家,哪里还能替你方景书一个庶女撑起门子来?

方景书痛不欲生的跌坐在地上,仰头望着沈从容嘴里冷冷的吐出“方景瑜”三个字,身子骤然冰冷,仿佛被人掀开了埋藏千年的阴暗丑陋。脑海里还浮现着方景瑜临死前的恐怖模样,七窍流血,那血肉模糊的手指拼命的在地上扒拉,那仇恨的眼神恨不能将自己剥皮蚀骨……

“你,你怎么会知道方景瑜……”方景瑜脸色煞白,双唇因为极度害怕不受控制的轻颤,脑海里面是挥之不去的恐怖记忆,那是她这一辈子都不愿想起的场景。

沈从容眼底闪过一抹凌厉的仇恨,周身因为愤怒而散发出一层层微弱的蓝光。如今的她,恨不得马上就让他们死!

只是,她沈从容活了两辈子,才算是弄明白一个道理。要人死很容易,要人生不如死,那才有意思。

嘴角勾起一抹狠厉,沈从容眸子里面全是嗜血,她上前一步紧紧的攥住了方景书的手腕,周身的蓝光又浓烈了些。

就在她几乎要动用内力将方景书浑身经脉震断的时候,肩头却突然被一双大手给握住了。大掌温热,触及到肩头的地方散发着阵阵热意,竟然在一瞬间的时间里面,将沈从容体内即将涌出来的内力给缓缓的化解了。

原本笼罩在沈从容周身越发明亮的蓝色顿时消失于无形,这一抹热意犹如炙热响里面的一道清泉,瞬间让她有些发热的脑袋冷静了下来。

“你过于冲动了。”

耳边传来了略显低沉的清凉声线,似乎是人用内力传递过来的。

沈从容微微侧了头,果然瞧见了一张绝美无双的脸,那刚毅的脸孔少有的温和了起来,那深邃的眸子透着一丝不满。

即墨无双一双眸子望向沈从容,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

沈从容怔了怔,眸光瞬间清明了起来。她敛去了周身的戾气,脸上化成一抹甜蜜的笑意,“王爷,您多虑了。”

回过头来,眸光定定的在方景书已经惨白的脸上扫了过去。沈从容眸子里面的恨意撤去,换上一抹淡淡的暖意。她低头靠近了方景书耳边,低语了几句,便转身离去了。

剩下方景书满脸的错愕,不久后更是由错愕变成了震怒和绝望,那惨白的脸上透着绝望的恐惧,整个人也是无力当倒在了地上。

摄政王府里面一阵闹腾,将侯在外面的沈花语和连翘唬得一愣一愣的。可内院有人把守,她们没有跟住沈从容,自然是进不去的。如今瞧见那些王孙贵胄一个个鱼贯而出,沈从容却不见身影,不由的着急了起来。

沈从容正打算去寻连翘她们,可才刚迈开步子,却被后面赶上来的即墨无双给挡住了去路。

那一抹紫色的身影挺拔俊俏,一举手一投足都尽显王者风范。就好像是现在,即便他一句话也不说,静静的看着自己,沈从容竟能感觉到一股莫明的低气压。

“王爷?”沈从容眸光清亮,一脸的疑惑。

即墨无双低头静静的看着这个少女,那绝美的脸上一双眸子明亮璀璨,犹如漆黑夜幕中闪耀的明星。灵动的目光,时而狡黠,时而无辜,还有那永远都是淡泊处之惮度,这一切,总是不由自主的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这个女人,太特别了。

即墨无双眸光一闪,里面便盛满了暖暖宠溺的笑意。他一抬手,居然毫不避讳的动了动沈从容耳际的珠花,“歪了。”

沈从容微微蹙眉,虽然有些不悦,可想要扭头的动作却还是慢了一步。

“今个儿方景书不会武功,下次我可就不敢保证没有旁人在了。”即墨无双手上的动作悠悠然,目光定定的锁在沈从容脸上,观赏着她的一颦一笑。

沈从容心下一琢磨,敢情这个摄政王是来向自己邀功来了。

方才自己从屋子里面逃出来的时候,便瞧见有人将长孙玉引到了拐角的屋子。原本她只是想法子将在隔壁换衣服的长孙玉弄过来,未曾想宇文常舒居然也会过来。如今一石二鸟,看来,那引路的人,还有宇文常舒突然到访,恐怕还得归功于面前这个喜怒无常的摄政王呢!

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总归在这一次的宴会上,帮了自己好几次的忙。

沈从容微微一笑,躲过即墨无双略显亲昵的触碰,垂眸一笑,“今日多谢王爷相助,往后从容定当报答。”她沈从容从来就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即墨无双微微颔首,望着沈从容翩然离去的身影,嘴角微微上扬:不会很久的。

目送沈从容离开之后,躲在暗处的近卫长卿终于忍不住闪了出来: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全部都没能逃过他的眼。只是,有件事却很是让他不解,“爷,为何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她?”

即墨无双眸光一凝,那深邃的眸子里面竟似闪过了一丝痴一丝惑:他自己竟也不知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29、一切只是个开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