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重生之盛世毒妃 [目录] > 第29章:29、一切只是个开始

《重生之盛世毒妃》

第29章29、一切只是个开始

溪珞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摄政王一场赏花宴,有人欢喜有人愁。

靖远侯府嫡女沈从容因为一曲“幽兰操”和不甘人下,高风亮节获得了一致的称赞。原本岌岌无名的她名声鹊起,那清冷淡泊却又绝美的气质瞬间获得了所有王孙贵胄少年垂青。

但与此同时,静伯侯府却是闹翻了天。

宇文常舒因为当众侵犯了长孙家的掌上明珠,被好一顿胖揍。只是长孙玉是女子,名声比起什么都要重要。再加上在朝堂之上,素来沉默的摄政王居然也开口偏向了长孙家,这让宇文常舒不得不低头,应下了将长孙玉明媒正娶,八抬大轿接进府里的亲事。

长孙家如今在五大家族里面排在榜首,却以这种屈辱的形式将唯一的女儿送进静伯侯府自然是千万个不愿意。长孙玉虽然被破了身子,却以死相逼,不愿意嫁给宇文常舒。

听说长孙穹好一番劝慰,才打听出来:自家宝贝妹妹心中早已经有了别人,如今她与宇文常舒的事情闹的人尽皆知,恐怕心底那一点念想也要被抹杀掉了。

“老大,我简直是迫不及待想要看看方景书那绝望到死的模样了。”

公子欢喜素来清淡的脸上扬起了一抹笑意,眼底是蠢蠢欲动:上辈子他家老大受的委屈,这辈子一定要一笔一笔抵回来。

沈从容眸光淡淡,端坐在天香楼阁楼之上:这一切,才刚刚是个开始而已。他们要付出的代价远比现在还要沉重。

“欢喜,你去金雕玉砌幽暗场打听一下,最好能收购一批质量上乘的丝绸,七彩绸和幽蓝绸最好分别要五车。”沈从容眸光半眯,脑海中搜寻着什么。

整个九州大陆,一共是四国鼎立。尚武国崇尚武学,自然是整个九州最强大的国家;其次便是崇文国,当朝皇帝以文治国,如今也是国泰民安。而剩下的卿妤国和蜀策国势均力敌。

经过十几年前一场大混战之后,各国兵力财力都有所消耗,如今已然是了休养生息的阶段,所以四国如今也是相安无事。

而沈从容嘴里的金雕玉砌幽暗场,位于四国交界处的广袤沙漠之上。很少有人真正知道它准确的位置,但偏又有些商人摸准了门道,将九州大陆上最为珍贵的物件带到这里来贩卖。

方才沈从容提到的七彩绸和幽蓝绸,则是崇文国皇室进贡的贡品。

尚武国一般的平民看上一眼也是困难,而沈从容一开口却是五车,着实让人吃惊。

不过这话听在公子欢喜的耳里却觉得何尝不可,他眉头微蹙,“老大什么时候要?”

沈从容嘴角一勾,那清亮的眸子瞬间聚焦,落在了楼下一抹熟悉的身影之上。她嘴角上扬,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叠事先准备好的画稿,递给了公子欢喜,“等一下,天香楼就能接到一笔大单子,到时候你按照这些画稿准备衣裳便是。”

三天?老大可真是会难为人。

从这里到幽暗场来回恐怕就要两天,而且谁能保证到达的那天就有七彩绸和幽蓝绸,而且还是五车那么多?

不过,他公子欢喜就是喜欢有挑战性的任务,这一趟恐怕还得自己亲自跑一趟了。

只是……公子欢喜望着手里款式新颖,色彩斑斓的画稿,不解的蹙眉,“老大,可是你熟人要?若是的话,我倒是可以做主给他些优惠。”

沈从容眸光闪过一抹冷冽,那冰冷的脸上似乎不含一丝情感。她眸光沉沉的落在楼下的一个白衣男子身上,语气清冷,“是熟人,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熟。不过,这可是头肥猪,不宰可就没下次了。”

公子欢喜一愣,顺着沈从容的目光,瞧见了楼下那个正在与掌柜的攀谈的男子。一袭白衣,颇有些风度翩翩之势,只可惜那一张俊脸却是布满青紫,狼狈无比。

瞧见这一幕,公子欢喜瞬间明白了过来,他冷哼了一声:“老大放心吧。”

沈从容眸光挪到公子欢喜身上,瞬间变暖了一些,“布料送来之前,你先将她们送到飘飘的馥雅阁去。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与那禽兽做了那么些年夫妻,如今他再婚大喜,我怎么也得送一份厚礼才是。”

公子欢喜望着沈从容嘴角的那一抹冷笑,不由的寒从脚底生。当年,他就是被老大所救,所以才死心塌地的跟着老大。虽然她只是一介女流,可在公子欢喜的心中,却是女神般无可比拟。

商场上挥斥方遒,心狠手辣,有仇必报,却在感情上一片空白,一无所知。那个时候听到老大死讯的时候,公子欢喜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一般。有时候他甚至回想,当年,在老大与宇文常舒成亲的时候,自己在勇敢一点,疯狂一点,带她走,或许情况就会不一样了……

一股暖暖的情愫在胸口涌动,还不待喷发出来,便被公子欢喜狠狠的压制在心底。“老大,不管你做什么,我都跟着你。”

沈从容一怔,清冷的脸上瞬间扬起一抹笑容。以前的沈从容也常常笑,可却是皮笑肉不笑,那只是在商场上的逢场作戏。为了宇文家,她倾尽心血,可最后却得到了什么?

如今她破茧重生,就连笑也是打从心底散发出来的暖意。

“你办事,我放心。”沈从容粲然一笑,如同黑夜中悠然盛开的白莲花,高贵优雅,幽香扑鼻,丝丝扣扣在悄无声息之间沁入人心脾。

说罢这话,沈从容便放下手中茶杯,起身朝着楼下走了去。

宇文常舒一个静伯侯爷,如今却亲自来了天香楼,这就能够看出长孙家对于这桩亲事有多么的不满。即便是一件小事,也不愿放过羞辱他的机会。

曾几何时,他是自己心中深爱的男人,宁愿为了他放弃一切。如今他夺了自己的性命,就是为了要在别人面前卑躬屈膝么?

沈从容与宇文常舒擦肩而过,心底恨意愈发浓烈了起来。

就在她即将跨出天香楼大门的时候,身后却突然闪出了一抹白色的身影,横在她面前,“慢着……”

……本章完结,下一章“30、玩什么花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