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重生之盛世毒妃 [目录] > 第44章:44、惊恐一幕

《重生之盛世毒妃》

第44章44、惊恐一幕

溪珞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沈于卿昂首阔步走在前头,沈从容更是快走了几步,飞快的挪到了即墨无双的身侧。她脸上还挂着揾怒,秀眉微微蹙起,压低了声音道,“王爷,这是小女家事……”

言尽于此,沈从容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即墨无双这么年轻就能当上摄政王,必然不会如此蠢笨:难道他不知道有句话叫做家丑不外扬吗?

现在自家有家事要处理,他来凑个什么热闹?

不过显然,即墨无双一点也没有听明白。他微微侧了脑袋,居然扬起了声调,“虽然我把闹事的人抓了,但身为王爷总该要给个交代。难道沈小姐觉得我做的不妥?”

沈从容一听这话,差点没一个白眼翻过去:这个坏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沈于卿在旁一听便皱起了眉头,“从容,不得无礼。”

沈从容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脸上扯出一丝笑容,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既然王爷这般闲,那便好生坐着看戏便是。”

说罢这话,她便转身挪到了沈于卿的身侧,压下心头不悦,浮出一脸乖巧温顺。

即墨无双眼底闪过一抹玩味儿,嘴角更是不受控制的微微上扬:自己早就说过这个女子有意思,如今却发现她可比自己想象的还更加有意思呢!

一行人才刚进门,春花便跌跌撞撞地从门外跑了进来,嘴里更是大叫着:“侯爷不好了,不好了!”

沈于卿才刚进门,如今还没挨一下凳子,忽又听闻这话,不由惊的一怒,“什么不好了,有我沈于卿在,靖远侯府就不会不好!”

春花也是被沈于卿带着内力的一声怒吼唬得脚下一软,整个人恰巧被门槛一拌,摔倒在了地上。

原本春花抱在怀中的东西也跟着飞了出去,堪堪摔在沈于卿碟靴之前。

大伙儿定睛一瞧,竟是一只沾满了污泥的黑色短靴。不过那靴子很,似乎不像是一般男子的。

还在一旁哭泣的三姨娘一瞧见那短靴,整个人如同糟了雷一般呆住了。一瞬之后,便扑了上去,一把将那流云靴夺了过来,“这,这是崇思的鞋子,是我亲手替崇思缝制的靴子!”

三姨娘嘶吼着朝春花扑了过去,一把揪住她的衣领,“你怎么会有崇思的靴子,说,是不是你害死了我儿子?”

春花脸上顿做慌张无比的样子,整个人跪着爬了进来,对着沈于卿连连磕头,“老爷,奴婢跟着所有人一并寻找,才从后院的荷花池边的沼泽地里找到了这只靴子。奴婢,奴婢们怀疑,四少爷他,他已经……”

整个屋子里面的人都白了脸,三姨娘更是惊叫一声,不管不顾的朝着荷花池那边跑了过去。

沈于卿和二姨娘也一并追了出去,倒是沈从容脚下步子没有动,只是一双清冷的眸子死死盯着春花:哼,果然来了么?

烟姨娘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撑着还不利索的身子也一并跟了出去:沈于卿早晚都会找自己的麻烦,自己如今除了保住沈云苓之外,唯一的目的就是整死沈从容。

春花见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总算是缓缓的吐了一口气:自己总算能够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沈从容默默的跟在烟姨娘身后,却在迈出门槛的时候,打了一个暗哨。

而春花便趁着这个时候,飞快的钻进了容苑自己的房间。

桌面上,是一个光彩夺目的锦盒,春花屏住呼吸,用微颤的手将那锦盒打开,果然瞧见里面装的是满满的珠宝首饰。眼底蛋婪不由自主的露了出来,她一把将锦盒抱在怀里,抓起身侧的包袱便要朝外面走去。

不过春花的手刚要触上木门把手的时候,门却是被人从外面猛地推开了。

来人不是别人,却是容苑的大丫环秋赏,身后还跟着两个婆子。

秋赏脸上挂着冷意,一把将春花手里的锦盒夺了过去,冷笑道,“春花果然胆子大,连烟姨娘的东西也敢偷!”

春花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唬的一惊,她作势要去夺那锦盒,却被后面冲上来的两个婆子一脚踹倒在地,“好肥的胆子,你不知道偷盗主子,可以杖毙吗?”

秋赏冷冷的望着她,吩咐压着春花的两个婆子,“别跟她废话,直接拖到后院打死。”

直到这个时候春花才回过神来,她一双眸子瞪得血红,挣扎着咆哮了起来,“是烟姨娘要你们来害我的,她想杀我灭口!”

秋赏见春花嚎的声音越发大了,不由怒从中来,一脚踹在她心窝子上,“还不给我闭嘴。”说罢,横扫了那两婆子一眼。

那两婆子原就做惯这事的,当即一个利索得掐上春花的脖子,一个捂住她的嘴,手上力道十分,不过多时,春花便chou搐着,再也没了气息。

秋赏冷眼望着躺在地上的春花,嘴角勾出冷笑,“拖出去,扔到乱葬岗。”

与此同时,三姨娘正被丫鬟扯着,就差要一头栽进那荷花池里了。

那宽阔的池子如今平淡如昔,只有微风偶尔抚起一圈圈的涟漪。那不远处岸边的画舫看在三姨娘眼底,尽是讽刺:昨个儿自己还在这与人谈笑风生,今个儿它便吞了儿子的性命。如若可以,她宁愿死的是自己呀!

沈于卿望着宽广的湖面,心急如焚。

方才已经叫几个小厮下水去打捞,只希望不要真如那般,打捞出沈崇思的尸体来。

众人焦急的望着湖面,却只有沈从容一脸的淡然,仿佛心不在焉的模样。

一旁的即墨无双一双眸子定在她身上,故意凑上去,“沈小姐仿佛毫不在意弟弟的生死呢?”

沈从容淡淡的看了即墨无双一眼,也是压低了嗓门,笑的诡异,“王爷怎么就知道我弟弟死了?”话音未落,在湖里打捞的小厮却是叫嚷了起来,“捞到了,捞到了!”

众人一惊,沈于卿更是什么也顾不得,竟飞身一跃,跳进了水里。

只见四五个小厮半立在水中,手里的渔网慢慢网上拉。平静的湖面泛起暗涌,一双沾满污泥的腿猛地露了出来。

三姨娘哪里还受的住这般打击,尖叫一声,便昏了过去。

只是,让人奇怪的诡异一幕又发生了,渔网沉了沉,居然陆陆续续的浮出两三双腿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45、戏演完了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