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重生之盛世毒妃 [目录] > 第5章:5、公子欢喜

《重生之盛世毒妃》

第5章5、公子欢喜

溪珞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什么狗屁嫡女,她沈从容算个什么东西!”

沈云苓回到自己的房间,脸上的让她差点气疯了。

还有自己的娘亲,方才不但不帮自己,还对沈从容那个贱人点头哈腰。

“娘,你不是有武功吗,刚才为什么不一掌把沈从容那个贱人也劈死算了?”沈云苓一把掀翻了面前的矮桌,朝着娘亲怒吼。

“你懂什么?”烟姨娘好不容易才缓过劲来。

这个沈从容不是以前的沈从容,短短几日,居然变化如此之大,简直跟变了个人似的。

若是硬拼,不但杀不了她,反而还要得一个谋害嫡女的名声。到时候还给了沈从容理所当然杀自己的理由了。

“云苓,你什么时候才能动动脑子?”烟姨娘无奈,自己聪明如斯,怎么生的女儿如此蠢笨?

“动什么脑子,我现在就想要沈从容死!”沈云苓摸着的脸,眼底恨意丛生,“她不死,太后就断不了要无双哥哥娶她的念头。无双哥哥是我的,娘,您去帮我求太后好不好?”

烟姨娘又开始头痛了,“云苓,你要我说多少次才懂?太后是因为喜欢沈从容她娘,才惠及到沈从容身上的。现在你爹失踪了,我如履薄冰,就是为了让太后看好我,让我升了平妻。这样,你才有资格站在即墨无双面前,懂不懂?”

“我不懂,我就是要嫁给无双哥哥。”沈云苓这话听了太多次,已经麻木了。“娘,我就是喜欢无双哥哥,这辈子我非他不嫁。”

“唉……”烟姨娘长叹一声,对自己这个女儿一点办法也没有。

不过现在沈从容变成这样,自己的脚步必须加快一点了。

“这样,你还记得半年前那件事吗?我们只要再跟宇文常舒身边的人搭上线,就不怕她沈从容……”

母女两个绸缪了一番,沈云苓的脸上终于浮出一抹笑容来,“哼,沈从容,别以为我对付不了你,贱人!”

**

是夜,静伯侯府。

一抹黑影飞快跃过静伯侯府的高墙,眨眼的功夫便窜进了后院。

在那一片竹林里面,黑影飞快的窜梭着。

不一会,终于顿在了一株略大的竹子边上,只见来人掌心翻飞,手心泛出一抹蓝色的火焰。

下一秒,面前的竹子无声的崩裂成了几瓣。

而竹筒的正中间,却是一个玉扳指。

深绿色的扳指被套在洁白细腻的右手大拇指之上,黑影正欲离开。却听见内院传来了阵阵暧昧的吟哦声,还有男子的低喘声。

“唔……常舒……一年的守丧期不是、已经到了吗?你到底、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娶我进、进门啊?”方景书衣裳凌乱,身子轻颤,可心底却是犹疑不满。

宇文常舒看着身下女子情动,他的脸上的热情却渐渐褪了些。“急什么?”

方景书有些委屈,“若不是为了你,我断不会加害自己的姐姐。如今我呆在静伯侯府什么名分也没有,如何自处啊?”

“再等些时日,一年刚过,我便娶妻,外面传言对我不利。”宇文常舒半哄半骗,他没有让方景书瞧见自己眼底闪过了一抹凌厉。

“你总是这么说,我对你掏型肺,你若负我,我就将你杀害……”方景书等的心慌,这些时日宇文常舒对她越发冷淡了。

熟料这话触了宇文常舒的逆鳞,他下意识一把掐住方景书的脖子,“这事咱们谁也逃不了干系,别以为我不知道,景瑜小产是谁害的。”

方景书浑身一颤,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倒流,身体瞬间僵硬不已。恐惧的感觉瞬间笼罩全身,让她瑟瑟发抖:原来他,什么都知道。

对于那欢爱声音,在过去半年里面,沈从容时常听见。

从最初的愤怒到麻木,再到默然。

既然已经不爱了,他们再如何那又怎样?

只是如今,居然让她知道了一个更加令人震惊的消息:当初自己小产,宇文常舒是知道的。

这个贱男人,居然为了夺发妻的家产,连自己的孩子都不顾。

这样的禽兽,如何配得上她方景瑜用生命去爱?

这整座静伯侯府,还有台面的上的那些店铺与生意,她沈从容早晚都得要回来。

一双愤怒美眸从遮掩的黑布下显露出来,她望着趴在窗台前的那对狗男女,恨得咬牙切齿:我且让你们再多逍遥几日,到时候,定让你们永世不得翻身!

在静伯侯府门口等了半响,连翘在看见从墙头跃出来的身影之后,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小姐,你终于出来了。”

“嗯。”沈从容应声,低头钻进马车。

连翘挥动马鞭,一阵马蹄声响起,马车飞快的消失在夜幕之中……

翌日一早,连翘便惴惴不安的出了靖远侯府。

昨日小姐去了一趟静伯侯府之后,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个玉扳指出来,还让自己到天香楼去找掌柜的。

谁不知道“天香楼”是九州大陆最有名的服饰店?

里面的衣裳从老到小,从男到女,一应俱全。而且里面的款式新颖,布料上乘。上至皇亲国戚,下到黎民百姓,都可以在“天香楼”里面寻到自己满意的衣服。

而这“天香楼”的当家“公子欢喜”听说是一个绝色美男,不过这些也都是听说,真正见过掌柜的人少之又少。

如今自家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姐,要她来这里寻公子欢喜,约莫着自己还没开口便会让人给打出去吧。

连翘心底虽然满是疑惑,不过这些天小姐的改变,让她对小姐的每一句话都深信不疑。

小姐这么做,一定有她的意思。

不过,虽然连翘这么坚定不移,还是在“天香阁”一炷香时间之后,被看店的小厮们给扔了出来。

老掌柜摸了摸白须,颤悠悠的开口,“天香阁敞开大门做生意,童叟无欺。姑娘若是来买衣料,热烈欢迎;若是姑娘来找茬,别怪老夫不客气。”

连翘苦着一张脸,爬了起来,“不是的,是我们家小姐有事找公子欢喜。很重要的!”

一边的小厮也跟着笑了,“是挺重要的!不说尚武大地,就连别国的少女每天也是踏破门槛只为见我们当家的一面。要是每个人都见,我们当家的不用做生意了。真可笑!”

“可是……”情急之下,连翘伸手从怀里将用锦布包裹的玉扳指掏了出来,高高的举了起来,“这是我们小姐的东西,她说只要公子欢喜看了这个就一定……”

连翘的话音未落,从“天香阁”二楼围栏之上一抹白色的身影飘然而至。

下一秒,便夺去了连翘手中的玉扳指。

白影飘然落地,一个绝美的男子赫然出现在连翘的面前。一袭纯白的长衫,腰间以滚金边腰带随意捆住,却成了点睛之笔,将男子笔挺身姿勾勒的完美无缺。

狭长狄花眼,眼角带着媚色。笔挺的鼻子,完美无缺的脸型,额前几缕乱发随意滑落,让美的如同谪仙一般的男子更添几分慵懒魅惑。

连翘看呆了:她从没见过这么美……没错,这个男人只能用“美”来形容。

“小姑娘,这么贵重的东西,可不能露白,小心被人抢。”

清润的声线,总算让连翘回过神来。她伸手去抢那玉扳指,美男子却笑着将东西还给了她,“你说你主子想见我?”

公子欢喜的声音虽然清润,但细听却能听出一丝不稳。那深邃的眸子里面,居然泛起了狂澜。

“嗯,主子说,在国色府的……”连翘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人拦腰揽住了。

“国色府‘天’字号房,对不对?”公子欢喜已经展开了内力,飞快的朝外面飞了去,声音不由自主的开始轻颤。

连翘点头,“没错,小姐说你去了就明白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6、相认”↓↓↓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