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重生之盛世毒妃 [目录] > 第60章:60、醋意

《重生之盛世毒妃》

第60章60、醋意

溪珞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公子欢喜和絮飘飘对望了一眼,一时间甚至开始好奇起来:到底是什么人能够他们素来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老大露出这般无奈的神情来?

沈从容似乎感受到了公子欢喜和絮飘飘的目光,不由转过头来,眸光里面带着疏离,“还愣着做什么,两天后静伯侯府就要办喜事了,他们定制的衣物你们准备好了?”

见沈从容开始赶人了,絮飘飘才露出一脸狭促的笑容来,她拿倒拐子顶了顶公子欢喜,“老大赶人了,还不走?”

公子欢喜眸光一亮,一脸惊奇的望向絮飘飘,“飘飘,你刚才说什么?”

絮飘飘一愣,方才自己所说的话似乎还在空中回响着:自己……怎么会这么顺其自然的就叫沈从容老大?真是……

“哎呀,你不走我走了!”絮飘飘俏脸一红,恼羞成怒的吼出了声。素手轻扬,缠绕在柱子上的长鞭如同灵蛇一般缩回了她的袖口。下一秒,一抹大红色便飞快的消失在众人的目光之中。

公子欢喜嘴角挂着笑意,朝着沈从容点了点头,便纵身朝着絮飘飘追了过去,“喂,恼羞成怒了呀,等等我啊!”

连翘素来就是知道絮飘飘和公子欢喜的武功是高深莫测的,可每次看见她们这般来去自如,脸上还是挂不住的露出艳羡来。

沈从容艳丽的小脸上扯出一抹笑容来,这样的感觉就好像回到了当初自己还是方景瑜的时候:在旁人和家人的眼中,她只是一个用来赚钱的机器。可是絮飘飘和公子欢喜却总是能让她在人情冷暖中感受到真切的情谊。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让方景瑜在一片世态炎凉中,还能保持那一份唯美的感情。就像当初她为了宇文常舒不顾一切一般,虽然这份感情成了自己的致命伤,可总归她曾经自以为是的幸福过,爱过。

“哟,你这竹里苑还真是热闹非凡呢!”

耳边清凉略带不满的声线扬起,将沈从容沉浸在过往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沈从容无奈的摇了摇头,一回眸,果然瞧见院子里面,一个身形风流的少年懒洋洋的倚在假山一侧,嘴里叼着一根芦苇草,一副雅痞的模样。可饶是这般,也抵挡不住他周身散发出来的高贵气息,光是那明媚的侧脸,就足够让天下所有女子倾心了。

“我记得我说过药澡三天泡一次,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耳朵好像没问题!”沈从容脸上挂着不悦,望着眼前这个露出半张脸的绝色。

这人姓赖的吗?

墨染伸手弹了弹脸上的银质面具,水润的眸子立即瞪得溜圆,表情夸张的开口,“哎呀,我今个儿早上起来感觉不太舒服,想让你看看是不是哪里不对了!”

说着,他大剌剌地走到沈从容面前,毫不避讳地一把撸起右手袖子,露出一截雪白细腻的肌肤。

沈从容抬眸瞧了墨染一眼,捕捉到了他眼底一闪而过的狡黠。她脸上扬起一抹笑意,故意上前,“啊,那可要让我瞧瞧了!”

话音未落,沈从容脚下已经迈开了步子,素手一把扣住了墨染的脉门。那灵巧的身子一个旋转,将墨染的手臂反锁在身后。“是不是这里疼啊?”

沈从容动了内力,这一番动作压得墨染顺势单膝跪倒在地上,俊俏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啊啊啊,好啦好啦,我没事,你赶紧松手呀!”

沈从容见墨染吃痛,这才素手一扬,将墨染一把甩开了。她冷哼着看向墨染,鹅黄的长裙因为她的动作翻飞,将人儿衬着愈发轻灵。

墨染轻揉着自己的手腕,不满的看向沈从容,薄唇不悦的嘟起,“一个女儿家家的,这么粗鲁干嘛,小心嫁不出去!”

沈从容嘴角勾起一抹笑来,白了墨染一眼,“这事可用不着你操心!”

一听这话,墨染璀璨的眸子一亮,嘴角瞬间扬起灿烂的笑容。他讨好的凑到沈从容身边,调皮的声线里面带着诱惑,“你替我解了身上的毒,那么我就有责任替你找个好郎君。”

“就你?”沈从容轻笑,好像自己并不讨厌这个粘人精呢!

“哎,我怎么了?”受到质疑,墨染不悦的蹙起眉头。不过一想到今天自己来的目的,眸光一闪又开口道,“你可知道明个儿是什么日子?”

沈从容蹙眉,不悦的望向墨染,“你又在卖什么关子?”

“明个儿可是乞巧节,”墨染一说起这个,俊俏的脸蛋上竟莫明的染上一层绯色。他眸光里面闪烁着璀璨星辰,似乎很是期盼,“民间的少男少女都是在这一天相互表白的。而且明个儿晚上京城会开放禁宵,想必晚上的京城一定是热闹非凡的!”

沈从容望着墨染一脸向往的模样,想来这也是个被困住的孩子吧。越是身份高贵,能够得到的自由也越少。

“看你的样子,很想去?”

墨染眸光一转,又看向了沈从容,“我要你陪我去。”

“我是你的大夫,不是你的丫鬟。”沈从容转身便朝着内厅而去,今个儿她还打算去一趟摄政王府呢,可不能被这个家伙给打乱了计划。那个黑衣人的事情,越早查清楚越好。

至于什么“活阎王”即墨无双,若是让她查出来跟烟姨娘一伙的黑衣人跟他有什么牵扯,她沈从容才不管那么多,直接平了摄政王府。

“哎,你这人怎么一点情趣都没有呀!”墨染见沈从容一点兴趣也没有,不由着急了起来。他飞快的闪了身子挡在沈从容的面前,眸光一闪,竟从怀中掏出一块玉质令牌来,毫不犹豫的递到沈从容的手里。

“过几日你会遇到麻烦的,有了这个东西,或许你能得到当今圣上的庇佑。”

沈从容望着墨染俏脸微红的模样,不由失笑,“既然这么贵重,你为何不自己留着。”

墨染一怔,眸光闪过一抹复杂情绪。他不管不顾的将东西朝沈从容手里一塞,“我……我用不着。明个儿我会在城南馥雅阁边上等你,不见不散!”

说罢这话,墨染便施了内力,脚下步子轻灵,飞快的消失在后院。

**

靖远侯府对面的阁楼雅间里面,两道凌厉的目光落在墨染那一抹玄色身影上。

“爷,属下跟过去查查?”长卿颔首,一滴冷汗从额头上滑落。

从方才那个玄衣男子摸进竹里苑的时候,即墨无双就一直沉默着。饶是长卿跟在他身边这么久,也不免被这极低的气压煞到。

此时的即墨无双,周身似乎晕上了一层冰冷的寒意,让人窒息。

半响之后,他才抬起了幽深的黑眸,薄唇轻轻一扯,“不必了,等会我们亲自去一趟靖远侯府便是。”

……本章完结,下一章“61、试探”↓↓↓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