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重生之盛世毒妃 [目录] > 第62章:62、一箭双雕

《重生之盛世毒妃》

第62章62、一箭双雕

溪珞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沈从容手里的动作顿了顿,美眸里面泛起一丝疑惑。那清冷的脸上居然少有的浮起一丝困惑,她直直的看向即墨无双,却撞进了一池春水里面,里面有宠溺有关切甚至还有一些焦躁不安,却没有敷衍和玩味。

难道真的是自己误会了?

沈从容将手上的药巴贴在即墨无双的胸口上,那清凉的触感让他似乎忘却了胸口的疼痛感。

“王爷可还记得那日春花的死?”沈从容手上动作轻柔,眸光里面却是冷意:不管即墨无双承认与否,他都是在尚武国里,目前唯一能够扼住自己的人。

一提起当天发生的事情,即墨无双周身瞬间染上了一层薄怒。整个尚武国里,除了沈从容是他心甘情愿看她表演,再无任何一人可以在他面前耍手段。

莫非,这个小人儿……

“你的意思是……那个黑衣人是我派出去的?”即墨无双眸光淡淡的,脸上虽然没有表情,可幽深的眸子里面却是泛起了狂澜:唔,这种被人误会的感受确实不太好。

沈从容此刻心底已然是大致清楚了,凭着自己方才对即墨无双的那一番举动,她几乎可以确定这件事与他并无太大的纠葛。

只是,如果黑衣人不是即墨无双派来的,那么烟姨娘身后的人胆子可就真不是一般的大了。这里面,说不定还藏着一个惊天阴谋呢!

所以,这件事,她沈从容还要借一下即墨无双的势力才成。

“我可没这么说,我只知道那个黑衣人潜入摄政王府之后,便消失无影踪了。”沈从容缓缓的吐了一口气,手上动了内力,在即墨无双胸口上游走了一番,“你受了伤,最近最好是不要动内力。”

胸口渡过来的暖意让他莫名的放松了神经,一双黑瞳闪过暗芒,脸上虽没有表情,可那一抹嗜血却已经暗自在心底滋生:如今,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耍手段的人,除了他还有谁?

沈从容望着即墨无双精壮的肩头,正欲伸手替他揽起衣襟,却在不经意之间看见了后背似乎有一道一寸宽的疤痕。那疤痕显然已经有些年岁了,在他小麦色的肌肤上却还是显得那么触目惊心。

素手几乎是不受控制的要轻触上去,却在即将碰到的时候顿住了。沈从容淡然地将即墨无双的衣襟拉上去,语气里竟莫名的带着一丝不满,“以后别这样了。”

即墨无双眸光一亮,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他赫然起身,衣裾飞扬,浑身上下流淌出来的王者气息无可比拟。墨色的眸子如猫儿石一般星光璀璨,里面柔光耀眼,“放心吧,这个特权只有你才有。”

说罢这话,即墨无双顾不得沈从容一脸吃瘪的模样,心情极好地转身离去,仿佛方才的伤压根儿就算不得什么一般。

临行至门口的时候,连翘也不免被摄政王的风姿煞到,一时间看傻了眼:他不是受伤了吗,怎么现在看起来好像吃了蜜糖一般?

“愣着做什么,送本王出去。”即墨无双行至门口的时候,脑海里面似乎有什么划过,他顿了顿脚步,看向了连翘。

连翘哪里敢不从,连忙见了礼,慌慌张张地领着即墨无双出了靖远侯府大门。

翌日,靖远侯府。

紫檀木的雕花大床上,纱帐轻摆,床上的妙人儿玲珑细致的身材若隐若隐,整个人慵懒而随意,巴掌大的脸蛋上,自然漾起一抹潮红,长长的睫毛掩盖着慧洁的眼睛,鲜红的唇微嘟,分外的诱人,少了白日的清冷高傲,多了一些柔和的光泽,让人看呆了眼。

连翘扬起嘴角,上前打起帘子替沈从容更衣。

“小姐,今日可是要去馥雅阁?”连翘替沈从容坠上一抹鹅黄色的珠花。

“唔……”沈从容微微蹙眉,凭着她的猜测,如果今天自己不去馥雅阁,说不定第二天还真能瞧见墨染的身影。可若是去了……

便在这个时候,门口却是传来了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大姐姐,大姐姐。”

这声音沈从容再熟悉不过了,不是沈云苓又是谁?

沈从容可是记得,当天烟姨娘的死,这个庶妹可是将所有责任都推到了自己头上。今天过来寻自己又是为何?

回过头去,果然瞧见沈云苓推着满脸的笑容朝自己走了过来。那眼神里面分明夹杂着恨意,却偏偏要做出一幅万分亲密的样子来,让人瞧了直觉恶心。

“大姐姐,花语说有事找你!”沈云苓笑着开口,扭头却是恶狠狠的瞪了沈花语一眼。

沈花语一张小脸涨的通红,眼底竟是纠结与无奈。只不过因着沈云苓的眼神过于凶恶,让她头皮发麻,只能是硬着头皮开了口,“大姐姐,今日是乞巧节,爹爹说……”

见沈花语说话吞吞吐吐,沈云苓干脆开口接了话茬,“爹爹说让你与我们出去逛逛,顺便领着稼木少爷一并瞧瞧。”

哼,顺便?我看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

连翘立在沈从容的身后,没好气的瞪了沈云苓一眼:一个大家闺秀,半点矜持都没有,跟自家小姐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沈从容淡淡的扫了沈云苓一眼,那一双眸子里面赤果果的渴望,额头上的脂粉愈发抹得厚重,只为遮住那明显的伤口。

沈云苓如今容颜半毁,自然知道自己攀不上摄政王那棵大树,如今听沈于卿说那稼木真不是凡物,想来又把主意打到他身上去了吧。

沈从容明媚的眸子里面闪过了一抹狡黠,当即敛去面上的凉意,笑着道,“这倒是个好主意,姐姐今个儿恰好约了人,不如就一并吧。”

沈云苓一听这话,当即笑逐颜开,哪里还管的了她沈从容是不是约了人,扭头便朝着稼木真的房间跑了过去。

倒是连翘急的一张脸通红,“小姐,你明明就知道二小姐她,怎么还……”

沈从容清冷的小脸上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今个儿是个好日子,出游的人不光只有我们。凑热闹这种事,人越多才越好嘛……”

连翘望着沈从容嘴角的诡异笑容,不觉后脊发凉:看来,今天又有人要倒霉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63、红鸾星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