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重生之盛世毒妃 [目录] > 第65章:65、连环计中计

《重生之盛世毒妃》

第65章65、连环计中计

溪珞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众所周知,当今圣上身体孱弱,就连平素上朝都很难看见他出现。所以朝堂之上,基本就是由摄政王即墨无双和闵亲王即墨无忧两个人商量着定。说起闵亲王来,却是个扶不上墙的阿斗。平素在京城里面横行霸道,成日里最是喜好吃喝玩乐。

朝中的大臣们心思各异,有时候在朝堂之下,亦会暗暗思量:若是哪日龙座上那位薨了,帝位肯定是在众位亲王中选的。所以大臣们默契的分成了两个帮派,有人以摄政王马首是瞻,有的人却一门心思向着闵亲王。虽说闵亲王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但他亲娘环太妃却是个厉害的角色。镇国大将军应肃旗是环太妃的表哥,当年环太妃享尽圣宠,也不忘拉自己表哥一把。如今厉害的不是闵亲王,而是手握兵权的镇国大将军。

宇文常舒素来就知道即墨无双是个厉害的角色,谁也摸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再加上两个人中间竟莫明的多出了沈从容这个隔阂,更是让宇文常舒下意识的偏向了闵亲王。

如今长孙家并没有明确的表态,若是自己能够在得到长孙家的支持之后,再拉上一个更大的靠山……那么自己在闵亲王心中的地位便是无可撼动的了。

五大家族支脉相连,大都是通过通婚来维系脉络。如果自己在娶了长孙玉之后,还能得到那个女子,那么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宇文常舒也是被方才那清脆的声音惊醒,整个人从飘零的思绪中被拉了回来。

这个声音以前他是那么的不屑,可如今却莫明的深刻映入脑海。

“果然说曹操,曹操就到!”宇文常舒眸光一亮,扭头便朝着门口处望了过去。

沈从容孤傲地立在入口处,玄米色的长裙在夜风中拉的飞扬,那瀑布一般的长发迎着夜风起舞,微润的月光洒在她周身,仿若是从天边而来。而她身后跟着两个绝色的美男,一个美的雌雄难辨,另一个面上虽然覆着半张银质面具,却也抵挡不住周身流泻出来的高贵气质。光是这样一个场景,就足够在场的人看的目瞪口呆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

长孙玉几乎是在下一秒“腾”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一双眼睛里面燃着着愤怒的火焰,那模样,仿佛恨不能将沈从容给撕了。

那日若自己没有被沈从容扔下水去,也不会在换衣服的时候被人迷晕了扔到隔壁去。所以这一切,罪魁祸首就是沈从容这个贱人!如果不是她,自己也不可能成为整个京城最大的笑话!

一旁的方景书眸光闪了闪,瞧见长孙玉气的发疯的样子,嘴角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看来这几日自己厚着脸皮去长孙家串门子还是有效果的,这耳边风吹多了,自然是有些用处的。

想到她们两个针尖对麦芒的场景,方景书直觉得心头畅快,方才在长孙玉那受的委屈仿佛也算不得什么了。

沈从容淡淡的瞟了长孙玉一眼,无视了她眼底燃起了熊熊怒火,风轻云淡地走到她所在的主位边上。那眸光清冷至极,眼神也是充满的寒意,这莫明的压迫感让长孙玉不由自主的退了两步。

“这话应该是我来问你吧?”沈从容纤长的手指轻抚过紫檀木的矮樽,身子一转,悠然的坐在了主位,扭头看向冷汗涔涔的掌柜,“这场子我早就包下来了,对不对掌柜的?”

那掌柜的如今已然是满头大汗,冷汗几乎要湿透了整个背脊:前日的确是有个丫鬟过来包场子,也给了定金。只是今个儿下午迟迟不见有人来,便做主将场子给了静伯侯爷。

本来他还想着不过是个小丫鬟,到时候来闹,大不了将定金还了,再打出去便是。谁知道今个儿见了正主,这才发现居然是靖远侯的大小姐。如今靖远侯爷如日中天,深的圣宠。

这,两边都不是他能够惹的人啊!

“这……”掌柜的不停的伸手擦汗,一张脸惨白如纸。

“呵,沈小姐真是好大的口气。”长孙玉凌厉地走到沈从容的面前,斜睨了她身后两个绝美的男子,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在摄政王府的赏花会里面,倒是让我们见识了靖远侯府大小姐的风姿,不过却是不知你们三姐妹私生活如此糜烂。三个领着两个男人,到这揽月阁来做见不得人的事?”

长孙玉此话一出,稼木真不由的变了脸色,墨染更是当即黑了一张脸,“堂堂丞相大小姐说话满嘴喷粪,改明儿我可要好好问问长孙丞相到底会不会教女儿!”

“你又是个什么东西,这里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说话?”长孙玉胸口一窒,脸色骤然惨白。

墨染的话踩到了长孙玉的痛脚,要知道长孙丞相最是在乎名誉,这次自己出了那么大的事情,爹差点没将自己给赶出丞相府。如今自己再闹出什么事情传到爹的耳朵里,那后果不堪设想。

“你……”墨染一双清亮的眸子恨恨的瞪着长孙玉,正欲发作,却被一侧的沈从容给拉住了。

她嘴角勾起清冷的笑意,目不斜视的望着整层楼上的王孙贵胄,大多是三品以上官员的少爷小姐。眸光闪了闪,她发现了阁栏外宇文常舒那一抹异常热烈的眼神:那眼神太过于熟悉,上辈子他看自己的时候,也是这般及富有侵占性。

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

沈从容眼底闪过一抹淡淡的疏离和厌恶,心下却是满意十分:鱼儿要上钩了!

“长孙小姐此话差矣,”沈从容纤长的指尖在桌面叩响,语气里面却是不容置疑的清冷,“按你这么说,你们数十人同聚一室,男女各半,那干的事情岂不是更加龌龊?”

“沈从容!”长孙玉脸色一白,气了个仰倒。这个沈从容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居然用自己的话来堵自己。

而周遭正等着看沈从容吃瘪的人一见这阵势,当即便倒戈到了沈从容那边。虽然他们做的事情挺龌龊的,可总归还想保持着一份清誉。如今靖远侯爷远征归来,第一大家族最后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沈小姐误会了,我们只是过来品茶欣赏歌舞的!”

“长孙小姐与静伯侯爷要做些什么,可跟我们扯不上半点干系!”

长孙玉一听这话,更是气的涨红了脸,半响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个时候看了半响热闹的宇文常舒总算是走了出来,他一袭白衣,显得温文尔雅。一双眸子定定的落在沈从容身上,嘴角笑意闪过:这个女人愈发厉害了,不过越是厉害,却是对自己的胃口。

“沈小姐,既然这场子是你包下来的,那理所应当让给你。”宇文常舒颔首,抱拳向沈从容行了个礼。

“你!”长孙玉被宇文常舒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气的无以复加,正要怒斥出声,却赫然瞧见宇文常舒猛然回头,那一双眸子里面阴霾异常,那狠厉歹毒让长孙玉呼吸一窒,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沈从容嘴角勾起一抹妩媚的笑容,光是一眼便瞧得宇文常舒心神激荡,“还是侯爷明事理。”

宇文常舒笑了笑,十分满意沈从容的反映。他大手一扬,朝着身后众人一挥手,“今个儿咱们就买沈小姐一个面子,走!”

沈从容惬意的捻起手边的一颗殷红的樱桃,缓缓放入口中,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笑容。

就在宇文常舒大手即将触到阁楼窄门的时候,门却是从外面被一阵强劲的内力给震开了。宇文常舒手腕被震得生疼,他抬眸正欲发作,却撞上了一双幽深的眸子。

“出了人命这么大的事情,说走就走?”

清冷至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抹玄色的歆长身影从宇文常舒面前闪开,映入他眼帘的,是阁楼外形状诡异的月桂树。而月桂树上,一抹浅红色的人影正静静的挂在树枝上。

“天啊,出人命拉!”众人一见此景,一个个惊得面如纸色,不敢上前,唯恐跟自己沾上什么干系。这天子脚下,若是跟人命扯上关系,那可是要倒大霉的呀!

倒是方才一直沉寂的方景书战战兢兢地上前瞧了一眼,随即脚下一软,惊呼出声,“这不是我派去请沈小姐丫鬟红莲吗?”

此话一出,众人的目光纷纷看向了沈从容:方才,她不就是从那道门走进来的吗?

面对众人质疑的目光,沈云苓被吓得脸色惨白,她一把拉住沈花语,慌忙躲到一边,“不关我们的事,我们什么也不知道!”

只有墨染和稼木真依旧站在沈从容的身侧,两张俊脸上不约而同的浮现出一丝担忧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066、害人终害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