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重生之盛世毒妃 [目录] > 第66章:066、害人终害己

《重生之盛世毒妃》

第66章066、害人终害己

溪珞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风起,高高的月桂树顺风轻摇,将挂在枝头的那具尸体晃得也摇曳了起来。那黑色的长发凌乱,在这丝竹热闹的夜晚显得格外诡异恐怖。

而方才从宇文常舒面前一闪而过的不是旁人,却是素来清冷的摄政王即墨无双。

今个儿他一改往昔暗色的衣裳色调,居然换上了一袭玄色的长袍。黑如墨的长发纷扬,素色鎏金腰带滚着浅紫色的蟒纹,低调里面带着奢华。那张狂隽媚的五官在这淡雅颜色的压制之下,收敛了几分王者霸气,凭增了一抹儒雅。

大伙儿望着依旧端着一脸从容淡泊的沈从容,面上神色各异。在场的人大多都是参加过当日在摄政王府赏花会的,而那日摄政王对她的百般袒护也是让众人瞧得直了眼。

谁人不知道,摄政王即墨无双生性清冷,除非是国事,否则一般情况之下,都是难以见到尊容。可如今他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次数却是愈发的频繁起来,这不免让人浮想连篇:难不成坊间的那些流言是真的,“活阎王”当真看上了靖远侯府的大小姐?

沈云苓原本紧紧攥着沈花语躲在一旁,看沈从容的眼神也仿佛躲避瘟疫一般。不过在看清楚门口来人是即墨无双之后,一双眸子一亮,胸口小鹿乱撞,芳心大乱。她在稼木真身上顿了顿,又朝即墨无双看了看,仿佛万般艰难一般,最终还是退了两步,朝着稼木真身后站了两步。

“王……王爷?”

宇文常舒亦是被眼前的一幕给惊着了,方才即墨无双用了几分力道,到现在自己藏在袖子下的手腕还是隐隐作痛,控制不住的轻颤。

众人这才从回过身来,接连给即墨无双见了礼。

方景书一双眸子涨的通红,作势便要朝着月桂树上的红莲扑过去,“红莲,你忠心耿耿的跟了我这些年,到底是谁要害你!”

岂料她才走了两步,却被即墨无双身边的近卫长卿给挡在了门口。

即墨无双冷眸一抬,淡淡的从方景书身上扫了过去。那深邃的眸子里面带着浓浓的寒意,光是一眼,便让如同置身九渊,压力倍增。

方景书心下一窒,抬眼定定地在红莲的尸体上看了一眼,一滴冷汗从额前滑落。那眸子转了转,终究还是低下了头,战战兢兢地退到了宇文常舒的身后。

“现在在本王的眼皮子地下出了人命,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谁也不许离开!”即墨无双脸上依旧是万年不变的清冷,大袖一挥,径直走到顶层的主位上,坐了下来。

红莲是谁,宇文常舒心底自然是有数的。

前几日他便在后院偶然遇到过红莲,原本丰腴姣丽的一个丫鬟,在转眼之间便成了一张阴阳脸。宇文常舒心底异常愤怒,那日他本就是故意在方景书面前多瞧了红莲一眼。他的目的不过是在变相的告诉方景书,这个家能够做主的永永远远都只有他宇文常舒。

可让他没有料到的是,表面柔弱的方景书却毁了红莲的容貌。

此刻的宇文常舒恨得咬牙切齿,他的脸上泛起阵阵阴霾,一双眸子死死的瞪着方景书,那模样好似要将她剥皮拆骨一般,“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否则你以后就不必待在静伯侯府了!”

方景书一脸惨白的望着宇文常舒,他居然向着沈从容那个贱女人,他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将矛头对着自己!

一想到那日晚上宇文常舒酒醉之后喊出沈从容的名字,方景书就恨得咬牙切齿,她脑门一热,指着还悬在月桂树上的红莲便道,“常舒,红莲可是我的贴身丫鬟。自从姐姐死后,我rì日服侍在你左右,唯恐什么地方惹了你的恼怒。我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为你付出这么多,你不向着我,居然向着沈从容那个外人?”

方景书说着说着,眼眶一红,便落下了泪来。

在场众人都知道方景书与姐姐方景瑜一并入了静伯侯府,只是方景瑜一年前暴毙,只剩下方景书还死心塌地的跟着宇文常舒。若非是方景书肚子至今还没有响动,恐怕这个静伯侯夫人的位置也轮不到长孙玉了。

方景书这一番血泪控诉,恰到好处的让大伙儿对她起了同情之心,一时间众人看着宇文常舒的目光也变得复杂了起来。

宇文常舒这个时候更是气的浑身发抖:以前竟不知道这个方景书心思这般深沉,这些话平素她哪里敢跟自己说,如今倒是厉害起来了,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堵自己的嘴了!

“常舒,在摄政王府那一次,让长孙小姐与沈小姐结下了误会。我苦口婆心让红莲去请沈小姐,就是为了让她们冰释前嫌呐。”方景书眸光里面泛着泪,眼底却是一派凉薄,仿佛一眼便能将宇文常舒的心思看透一般,“难道这不是常舒你所期盼的吗?”

最后一句话带着丝丝酸涩,却说的宇文常舒背脊一凉。他脸色骤然一变,竟被方景书哽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个女人,什么时候竟知道了自己心底所想?

“还有,派红莲去靖远侯府请人的时候,长孙家的少爷小姐也在,这事可由不得我一个女儿家胡诌。”方景书缓缓的吐了一口气,转身看向了依旧一脸淡然的沈从容。

这些日子,她腆着脸,忍受着长孙家的白眼,腆着一张脸到长孙玉面前转悠,等的就是这一个一击即中的机会。

长孙玉和长孙穹两兄妹对视了一眼,似乎在询问着什么。这两兄妹都在沈从容那里吃过瘪,如今瞧见方景书要修理沈从容,心下自然是一百个乐意。

长孙玉冷笑着看了沈从容一眼,即便自己很是厌烦方景书,可总归往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现在只有一致对外,收拾了沈从容之后,还怕自己对付不了一个方景书?脑海里面飞快的思量了一番,她便开口道,“没错,方小姐为了让我跟沈小姐冰释前嫌,所以故意派了自己的丫鬟前去靖远侯府请人。没想到人是请过来了,没想到红莲却因此丧命。沈小姐,你是不是应该给大家一个交代呢?”

长孙穹上次调戏沈从容不成,反而被伤了右手,若不是他医治的及时,恐怕右手便要废了。如今右手虽然看上去已经康复了,可动起来总是不比之前来的灵活。有时候写起字来,也是钻心的痛。便是这每每握笔都能感受到的疼痛,让长孙穹彻底的恨上了沈从容。

那个时候,他就在心底发过誓:有朝一日,他一定要沈从容为此付出代价。

如今,眼前便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众目睽睽之下,这次他一定会让沈从容翻身不得。

想到这里,长孙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躬身上前给即墨无双见了礼,“如今有王爷在场,想来也不会让有冤屈的人枉死。”

即墨无双一双眸子清冷,脸上似乎瞧不出什么表情来。只是那一潭幽深的黑眸淡淡的扫了方景书一眼,嘴角轻轻扯了扯,“受了冤屈的人自然不会枉死,但做了恶事的人,也从没有人可以在我面前耍花样的。”

即墨无双声音清冷,仿佛不带任何感情一般。可偏偏是那若有似无的一眼,却让方景书后脊一凉,额头上一滴冷汗瞬间滑落。

得到了即墨无双如此回答,长孙穹自然是十分之满意。他昂首阔步的走到了沈从容的面前,冷笑开口,“不知道沈小姐还有什么要说的?”

原本一直就安然坐在一旁看戏的沈从容这个时候总算是抬起了头,明眸忽闪,那星光璀璨的眸子里面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她悠然起身,眨巴了双眼,直直的望向了长孙穹和长孙玉两兄妹,“看样子,大伙儿都认为树上那人是我所害咯?”

长孙玉冷笑道,“红莲虽然容貌不复,我可是亲眼看见她揣着方景书的喜碟出了门。”

方景书这个时候也站了出来,冷眼望着沈从容道,“没错,红莲的容貌虽然被毁,但方才我可是真真切切的瞧见她腰间还别着我给她的喜碟。若非那般,我怎敢确定那就是我的丫鬟?”

“可笑,凭着一张喜碟就将一条人命推到别人身上。”一旁的墨染看了半响的戏,终于还是隐忍不住,站了出来,“我看呐,说不准是你这个当小姐的嫉妒丫鬟的美貌,毁了她的容貌,她一时难以接受,这才吊死在这里。”

此话一出,方景书脸色陡然白了,她怒视着墨染,“你不要在这个信口雌黄!”

“他是不是信口雌黄我不知道,你们倒是将污水都往我身上泼了。”沈从容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仿若那挂在月桂树上的人压根儿就与自己半点关系也没有。她一派悠然的走到了即墨无双面前,“既然方小姐说看见了喜碟,那我就请王爷应允将那喜碟取出来。”

即墨无双淡淡的瞧了沈从容一眼,眸光从她身上掠过,轻轻的落在她身侧的墨染身上。

墨染原本一张俊脸上阴云密布,此刻却恰巧与即墨无双的视线撞了个正着,下一秒他便有些不自在的挪开了目光,脸上露出拘谨的神情来。

即墨无双眼底闪过一道暗芒,大手一挥,看向近卫长卿,“允了。”

长卿行动迅速,大手一扬,软剑便将吊着尸体的绳子割断。他飞快的将吊在树上的尸体取了下来,果不其然,真的在她腰间发现了一张鲜红的喜碟。

当长卿将那喜碟递到即墨无双面前的时候,方景书和长孙玉也是急急的瞧了一眼,发现果真是她交付出去的喜碟。脸上的紧张感瞬间消失无踪,方景书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脸上挂着一抹得逞。她静静的望着沈从容,极力压制住心中即将喷发出来的喜悦:沈从容,如今你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众人陆陆续续的围了上来,打开那喜碟一瞧,上面果真书着方景书邀约沈从容来邀月楼的字样。

一见此景,众人哗然,一时间怀疑的目光都投向了沈从容。

长孙玉也是冷着一张脸,笑道,“沈小姐,如今人赃并获,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长孙穹也跟着道,“王爷如今已经发了话,不管是皇亲还是国戚,今儿若是犯了事,绝对饶恕不得。沈小姐,我看你如今还是给方小姐磕几个头,看看她能不能原谅你吧!”

沈从容淡淡的睨了方景书一眼,将她那张丑恶的脸映入脑海。她望着方景书嘴角的那一抹笑容,眸光里面闪过一抹冷意:笑吧,等会让你哭也哭不出来!

“既然长孙少爷和长孙小姐都一口咬定就是我沈从容所为,那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吧?”沈从容脸上噙着天真的笑意,那灿若星辰的眸子让大伙儿一时间竟然是错不开眼。

倒是长孙玉先回过了神,她恼羞成怒的瞪着沈从容,“哼,死到临头还不知所谓!”

长孙穹望着沈从容,如今人赃并获,她一个弱质女流难不成还能翻起什么天来?想到这里,他嘴一咧,笑着便问,“不知道沈小姐想打什么赌,怎么个赌法?”沈从容眸光一亮,嘴角还挂着笑意,人却已经走到了墨染的身侧。她一把抓住了墨染的手腕,带着他闪到了紫檀木的桌面。

还不等众人开口,又见沈从容玲珑的身子轻轻越过紫檀木的桌面,手还没有碰到他们两兄妹,那雄厚的内力已经压得两个猛地栽倒在桌面之上。就在众人还来不及眨眼的时候,沈从容又一个利落的转身,从长卿的腰间将那一柄软剑抽了出来,作势就要朝着长孙穹和长孙玉撑住桌面的两双手上砍去。

这一番举动吓得长孙玉花容失色,不顾形象的大喊大叫起来,可身后的莫明压力却让她无法挪动分毫。

长孙穹更是唬得腿脚一软,跌坐在地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眼看着那软件便要砍上他们的双手,竟是被沈从容堪堪给顿住了。她望着已经吓傻的两兄妹,“我们这边两个人,你们那边两个人,若是人是我杀的,我便让你们剁了我们这双手;如果不是,那就你们的手也别要了。”

“喂,你这个家伙,好事怎么没看见叫上我?”立在沈从容身旁的墨染脸上挂着不满,可眸子里面却是满满的笑意和跃跃欲试:跟在她一并过来的人不在少数,她没有叫别人,而是下意识的将自己拉了过来。能够让自己跟她一并承担,这样算不算同舟共济呢?

沈从容斜睨了墨染一眼,嘴角上扬,“我什么时候输过?”

说罢这话,沈从容便将手里的软剑放下了,一脸恬淡的望着长孙穹和长孙玉,“不知道两位意下如何?”

长孙玉早已经被吓得花容失色,惊声尖叫的指着沈从容便骂开看,“你,你这个疯子!”

长孙穹方才也是被沈从容一身轻灵的功夫给着实给下了一跳。刚才有一瞬间,他仿佛以为自己的双手真的会这样没了。不过沈从容总归是住了手,如果不是她心虚,何须在这里装神弄鬼?

脑子里面思量了一番,长孙穹脸上闪过一抹冷色,开口应下了,“好,我应了!”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

方才被唬得脸色惨白的长孙玉更是面色惨白如纸,她冲上前去一把拉住长孙穹,声音颤抖到已经变了调子,“大哥,她疯了你也跟着疯吗?我……”

长孙玉的话还没有说完却一把被长孙玉给拉了过来,他颔首,靠近了长孙玉的耳畔,压低了嗓门道,“玉儿,你稍安勿躁。”

“你知道我这双有多珍贵吗,我怎么稍安勿躁?”长孙玉方才已经被沈从容一个动作吓得魂飞魄散,如今哪里还听的进去旁的?不过素来仅有的神智让她还是跟着压低了声音。

“那个女人若不是心虚,又何必在我们面前装神弄鬼?”长孙穹冷哼了一声,一双眸子里面透着狠厉,“如果她拿不出证据证明人不是她杀的,那这个黑锅她就背定了。那两双手,我志在必得。”

“可是,”长孙玉急急的看了沈从容一眼,见她一脸坦然,不由心里烧的慌,“可万一她拿出证据来,难不成我们真的赔上两双手吗?”

长孙穹冷笑着,伸手握了握长孙玉的手腕,“这不但是静伯侯夫人的手,更是长孙丞相嫡女的手,你以为她沈从容真的敢动你吗?”

听了长孙穹这么一番说辞,长孙玉那慌张的心总算是跟着冷静了下来。方才自己不过是被沈从容那一番装神弄鬼吓昏了头,这一场赌局,从沈从容开口说出来起,就注定了这是一场她打不赢的赌。

无论输赢,沈从容的手都是留不得的。

想到这里,长孙玉脸上才平静了下来,慌张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以往的高傲清冷。她定定的看了长孙穹一眼,这才点了头。

见长孙玉总算是开了窍,长孙穹脸上瞬间露出一抹笑意。他转过身子看着一脸淡泊的沈从容,倾身上前,“沈小姐,我们应了。”

沈从容一双眸子晶晶亮,见长孙穹点头应下,她转身便看向了主位上的即墨无双,“那现在就请王爷做个见证,我们滴血为证。”

说罢,她便举起了方才从长卿那里拿过来的软剑,一只手朝着墨染那边伸了过去。

原本打算看好戏的墨染陡然回过神,低头看了一眼沈从容摊开在自己面前的手,一脸疑惑,“干嘛?”

“滴血为证啊!”话音未落,沈从容便一把揪住墨染的手指,在软剑上轻轻一拂。

一滴鲜红的血伴着墨染撕心裂肺的喊叫声,滴在了软剑之上。

墨染一把将食指塞进嘴里,气的哇哇大叫,“沈从容,你这个坏女人!”

沈从容嘴角还是挂着浅浅的笑意,眸子却没有落在墨染身上,反而是一脸笑盈盈的将软剑递到了长孙穹的面前,“请吧。”

长孙穹虽然练了几年武,堂堂男子汉,却是个怕疼的。他看了一眼疼的龇牙咧嘴的墨染,又看了看一脸期待的长孙玉,终究还是不远落下面子,一咬牙将食指在软件上一拂。

见长孙穹没好气的吸了吸指头,长孙玉秀眉终于紧紧的蹙了起来,她冷眼望着沈从容,“现在什么都已经随了你,你是不是也该拿出些什么东西来让我们瞧瞧?”

沈从容微微一笑,那眼睛斜了一眼还在大呼小叫的墨染,没好气的道,“堂堂男子汉,这点小伤也受不住。”

墨染没好气回嘴,“反正跟着你就没好事!”

沈从容朝着长孙穹努了努嘴,“破了这点皮,到时候用赔你一双手便是!”

这话一出,墨染那满是愤懑的脸上瞬间又扬起了笑意,他讨好的凑到了沈从容的面前,笑嘻嘻的道,“那你可得说到做到!”

“够了,你们两个有完没完!”长孙穹受了痛,如今眼瞧着这两个人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打情骂俏起来,不由的怒火中烧。

“就是,死到临头还不知所谓。”长孙玉也是一脸嫌弃的望着沈从容,一早就听方景书说过,这个沈从容看上了宇文常舒,后来被宇文常舒拒绝之后一病不起。如今看来却没有那般痴情,在大庭广众之下**,简直就是恬不知耻!

倒是一直在一旁沉默着的即墨无双在看见这一幕之后,一双黑眸里面瞬间卷起了风暴。饶是长卿跟在即墨无双身边这么多年,突然感觉到如此沉闷的气压,不由的也跟着冒起汗来:这个沈从容胆子也太大了些吧,难道她不知道王爷的心意么……

沈从容此刻才收敛的脸上的玩味,脸上笑容褪去,也就是在一瞬间,她清丽的小脸上覆上了一层冷冰。她莲步轻挪,缓缓地走到了方景书的身边,那眸子里面带着十分寒意,目光如炬,恍若能够穿透一切直达人的心底。

饶是方才还在沾沾自喜的方景书这个时候也是被看的心底发虚,这目光太过于犀利清冷,跟自己死去的嫡姐竟然有着九分相似。

沈从容一步步上前,眸光里面带着浓烈的恨意,竟然方景书目光恍惚,仿佛朝自己走来的不是别人,是那个死去的方景瑜。这眼神,分明就是方景瑜死前看着自己的眼神啊!

“你,你要做什么?”方景书脚下一软,下意识的退后了两步,“难不成、难不成我们拆穿了你的伎俩,你便要杀人灭口吗?我告诉你沈从容,这里可是京城,天子脚下。而且摄政王也在这里,你不要胡来!”

方才沈从容压制长孙玉和长孙穹的时候,大伙儿就已经瞧出来,这个沈从容不但有武功,而且武功还高的深不可测。

方景书被看的背后发冷,生怕沈从容不管不顾在这里一掌把自己给劈了。

不过沈从容却是在走到她面前的时候顿住了脚步,清冷的脸上浮出一抹诡异的冷笑,“杀人灭口这种只有你才会做,我可不会。”

沈从容笑的一脸无邪,犹如一只纯洁的小白兔。

可偏偏看在方景书的眼底,那一抹笑却犹如地狱修罗,让她寒毛倒立:这个女人太诡异了,她根本就不是以前的那个沈从容。大病一场,不可能会让一个人改变的这么彻底。否则,自己怎么会在她面前有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好像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她的眼睛一般?

“你说那个人是你的丫鬟红莲对吧?”沈从容冷冷的望着方景书,而后又指着桌面上的喜碟,“这个就是你交给红莲的喜碟?”

方景书缩了缩脖子,硬着头皮说道,“明知故问!”

“很好!”沈从容转身便朝着门口走了过去,红莲的尸体已经被长卿搁放在略微靠近门口的那一边,她双目圆睁,模糊的脸上还挂着痛苦万分的表情。只是沈从容越发走进了,那一股子腥臭味儿越发的刺鼻起来。

沈从容素手隔空轻轻拂过红莲的面容,脸色青紫,身上还带着淤泥,人早已经死透了。

眼底闪过一抹明了,沈从容终于起了身子。

她迎着长孙穹两兄妹凌厉的眼神,静静地走到了大厅的正中央。“方才方小姐可是说宴会开始之前才让叫红莲去靖远侯府请我?”

方景书一愣,下意识的看了长孙玉一眼:这事方才自己已经说过了,为何沈从容还要再多此一举?

长孙玉狠狠的瞪了方景书一眼,里面是满满的警告。

方景书缩了缩脖子,只想着红莲必定是死的了,自己可是亲眼看着她没了呼吸的。如今就算沈从容再怎么使坏,也无法让红莲起死回生。

这么一思量,方景书扬起了脖子,朗声应道,“没错,不过就是大半个时辰之前的事情,长孙小姐亦是亲眼所见!”

“好你个方景书,竟敢陷害靖远侯大小姐!”

方景书话音还未落,沈从容的声线便扬了起来。她一脸的震怒和冷意,周身瞬间扬起了让人窒息的寒意。

这一声娇叱响起在半空,却震得在场的人耳朵生疼,很显然,沈从容是用了内力的。

方景书原本就有些心虚,更是被斥得脚下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

好容易回过了神,她才怒视着面前趾高气昂的沈从容,“你凭什么说我陷害你,证据呢?如今红莲的尸体在这里,你还有什么资格狡辩?”

沈从容冰冷的脸上漾起一抹笑意,她走到红莲的尸体边上,开口道,“你说红莲大半个时辰之前还活着,可这具尸体起码死了有五六日。已经渐渐开始**散发出尸臭,你居然还敢说她是红莲?”

“什么?”方景书一怔,瞬间犹如被人抽了魂魄一般,呆站在了原地。

“不可能,怎么可能?”站在一旁本来等着看沈从容怎么死无葬身之地的长孙玉这个时候也慌了神,“我明明亲眼看见红莲走出这个大门,她不可能已经死了五六天!”

方景书也是在这个时候回过了神,“对啊,红莲她明明就是……”

“明明就是什么?”沈从容接过方景书的话头,一双眸子寒气四溢。她望着一句话哽在喉咙的方景书,脸上浮出笑容来,“如果你不敢说,那我就替你说好了。”

清了清嗓子,沈从容才道,“你先是害的红莲容颜被毁,然后联合长孙小姐害死了红莲,却在今个儿这个时候诱我到这揽月楼,打算嫁祸给我。对不对?”

墨染与稼木真这个时候相互对看了一眼,直到此时此刻,他们两个才知道自己方才的担心完全就是多余的。因为,面前这个女人压根儿就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因为她说起瞎话来,眼睛都不带眨的。

不过也罢,既然这两个女人不安好心,那就让她们尝尝被人倒打一耙的滋味吧。

一旁的稼木真脑子里面转的飞快,之前的事情仿佛在这一瞬间被捋顺了:只是还有一点,他始终不明白。

稼木真的眸光落在“红莲”的身上,俊眉蹙起:沈从容一直就跟我们在一起,压根儿就没有分身去偷天换日,这个红莲又是谁动的手脚?

“你、你……沈从容你不要血口喷人!”长孙玉听了沈从容的话,差点没气昏了过去。这个女人太无耻了,居然敢这般捏造事实,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了!

“我血口喷人?”沈从容面上挂着一丝无辜,“就算我真的血口喷人,那也是跟你们学的。”

“你……你……”平素总是被众星捧月的她何时被人这般诬陷过?长孙玉气的一口气没提上来,整个人软趴趴的便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沈小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沉默了多时的宇文常舒这个时候终于走出来替自己的两个女人说话了。方才一番观察下来,他就已经猜到了几分,这件事跟方景书断不了干系,不过沈从容却太过于咄咄逼人了。

如今他即将迎娶长孙玉,断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售吗纰漏,到时候自己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见宇文常舒出来替自己撑腰,方景书顿时来了气力,“就是,沈小姐乱说话可是要负责的!别以为你胡诌几句,便能救下你那一双手!今个儿就算你再怎么耍赖,也是没用的。”

宇文常舒听见方景书说话,不由的越发恼怒,回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这才算是让她闭上了嘴。

“方小姐,我是不是胡诌只有你心底最清楚。”沈从容眸光里面漾起一抹笑意,明明是绝美的笑容,却偏偏让看的人毛骨悚然。“那人不是红莲,但她是谁恐怕也只有你方小姐才能认出来了!”

方景书蹙着眉头,心下有些忐忑,却还是拗不住宇文常舒的冷眼,战战兢兢地朝着“红莲”那边而去。

不过这不看却不要紧,一看,却是把方景书吓了个魂飞魄散。

“啊啊啊——”方景书脸上的血色在一瞬间褪了个一干二净,整个人犹如撞了鬼一般癫狂的叫出了声。她紧紧的捂住双唇,跌坐在地上,连滚带爬的朝着宇文常舒那边爬了过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众人都诧异万分,大伙儿更是对那具尸体产生了莫明的惊恐,一时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方景书这个时候死死地攥住宇文常舒的裤腿,疯了一般的哭号,“姐姐,不要找我,我知道错了,你不要上来找我啊!”

“什么?”

方景书的话只有宇文常舒心知肚明,他只觉得心猛地一沉。又惊又怒的他一把将瘫软在地上的方景书提了起来,恶狠狠的道,“不要乱说话,会没命的!”

方景书此刻已经吓得魂不附体,双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一脸惊恐的望着宇文常舒,那绝望的眼神是在告诉宇文常舒,她绝对没有看错!

“贱人,再给我乱说话,我们都活不成了!”宇文常舒将方景书揪到了胸前,压低了嗓门。

方景书浑身发颤,好容易吐出一句话来,“不是……她真的、真的是方景瑜,我这辈子永远都忘不了。我明明、明明已经毁了她的尸体,怎么会……”

宇文常舒见方景书越说越离谱,当即一巴掌抽在她脸上,“还不给我闭嘴!”

沈从容冷着一张脸,静静的望着宇文常舒和方景书,他们也会知道害怕,也会绝望吗?

这一切,仅仅是个开始而已。

方景书,宇文常舒,你们欠我,这辈子我要你们千万倍的偿还!

沈从容看了一眼已经吓得神志不清的方景书,她脸上似有阵阵黑气窜过:看来自己给她准备的药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呢!

想到这里,沈从容这才觉得差不多了,她静静的走到了“红莲”的身侧,素手在众人没有发觉的情况下,飞快的拂过“红莲”的面颊。随后才扬起声调想着方景书道,“我看方小姐平素亏心事做的太多了,所以才会被自己的丫鬟给吓成这个模样吧?”

宇文常舒一听沈从容这话,脸上闪过一抹阴霾。脑海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他一把甩开了浑浑噩噩的方景书,飞快的走到了“红莲”的尸体边上。

他低头一瞧,亦是被惊了一跳。

宇文常舒赫然抬起头,目光带着疑虑,落在主位上的即墨无双身上:这个丫鬟既不是红莲,也不是方才方景书口中的“方景瑜”,居然是那个因为冲撞了即墨无双而被赐死的秋月?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即墨无双的脸上是一如既往的淡泊,即便是撞上了宇文常舒困惑的眼神,他似乎也压根儿就没有起来作解释的打算。

沈从容默然走到了宇文常舒的面前,“这个丫鬟叫秋月,是方小姐的贴身丫鬟,想来侯爷也是认得的吧?”

宇文常舒望着面前的沈从容,依旧是那样的容貌,依旧是明眸皓齿,却多了几分凌厉和果敢。那周身散发出来的凉薄,让她有一种莫明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受。

明明就只有半年时间,为什么一个人的变化会如此之大?

这个女人,太不简单了!

宇文常舒蹙眉望着沈从容,他竟然有一种感觉:今天发生的一切,似乎都已经在这个女人的算计之中了!

拳头紧紧的攥在了一起,宇文常舒咬牙切齿的望着沈从容,“你到底要怎么样?”

沈从容眸光一闪,脸上瞬间换成了一副笑容可掬的单纯模样。她摇了摇头,指着瘫坐在地上的方景书,还有一张脸白成纸的长孙玉,“这个不要问我,而是要问问方小姐,还有侯爷你的未婚妻。她们一直就想置我于死地,她们到底想要怎么样?”

“你……你为什么知道那不是红莲?你为什么知道方景瑜,你到底还知道多少?”方景书跌坐在了地上,浑身发颤。她仰头望着居高临下的沈从容,控制不住的询问出声。

沈从容幽暗的眸子里面闪过阵阵寒意,她慢慢的走近方景书,俯身靠在她的耳边,低声道,“红莲伺候我那么多年,我自然是知道的。至于你其他的问题,我可以告诉你:我,是替人讨债来的。”

方景瑜!

这三个字瞬间在方景书的脑海里面划过,一个让人不敢置信的疯狂念头在心底滋生开来。方景书怕的浑身发颤,恨不得马上就能够昏死过去,来避免对面这一切。

事已至此,已经不需要沈从容再多费什么口舌,方景书的种种表现,就已经表明这一切都是她一手策划,为了要置沈从容于死地而捏造出来的了。

众人一脸钦佩的望着沈从容,面对长孙玉两兄妹的咄咄逼人,她居然能够那般不卑不亢,还抽丝剥茧的将事情的真相理出来,那是要怎样的一种气魄和胆量?这女人,绝非凡物!

就在这个时候,大伙儿仿佛已经将认定了方才沈从容所言:红莲和秋月就是被长孙玉和方景书联手害死的,而且她们不但心狠手辣,最后还想要嫁祸给沈从容,简直就是无耻之尤!

“方景书,你这个贱人,瞧你干的好事!”

越是害怕发生的事情,却偏偏发生在自己眼前。宇文常舒现在憋屈的简直发了狂,就算秋月真的是即墨无双赐死的,只要他不开口,这便是一个无人知道的秘密。这个黑锅,他静伯侯府是背定了!

满腹怒火无处发泄,宇文常舒一把攥起了跌坐在地上的方景书,扬起手来便狠扇了她一巴掌。方景书身子原本就娇弱,哪里受的住宇文常舒这一巴掌,当即被打的翻倒在地上,嘴里一颗牙齿和着血水一并吐了出来。

“贱人,从今天开始,静伯侯府再也没有你容身的地方。”宇文常舒恨得一双眼睛发红,指着怒吼出声。

方景书肿着右脸,强忍着脸上的剧痛,一把扑倒宇文常舒的脚边,“常舒,我自十五岁便跟着你,委身于你,就算是姐姐走了,你要娶长孙玉我都没有怨言。只求你不要赶我走,我不能没有你,不能啊!”

此刻的宇文常舒哪里还听的进去这些,他抬起一脚便朝着方景书腰间踹了过去。

方景书一阵吃痛,整个身子都蜷缩了起来。她惨白着一张脸,跪在宇文常舒面前,痛苦的抱住他的腿,“常舒,不要,不要赶我走,我已经有了身孕,我已经有了你的孩子啊!”

此话一出,揽月楼顶层轰然炸开:要知道名门公子在娶亲之前断然是不能纳妾的,更不要提让未出阁的大姑娘有身子了。这事发生在平常百姓家倒是无所谓,可越发是位高权重的人,身上越是不能发生这种有损清誉的事情。

一时间,不光是众人眼底带着刺,长孙玉和长孙穹更是气的白了脸。

方才长孙玉瞧着宇文常舒打女人的阵势,已经是被吓得脸色发青。自己如今已经跟宇文常舒定了亲事,原本以为他还算个温文尔雅的人,却不知道他打起女人这么凶残。想到自己与他往日的过节,长孙玉后脊就发凉:这个宇文常舒是个禽兽,绝对不能嫁啊!

如今方景书一说她已经有了宇文常舒的孩子,长孙玉又是气又是恨:气的是宇文常舒竟然敢如此不买长孙家的帐,在这个时候让方景书有了身子,这摆明了就是要让自己难堪嘛!恨的是宇文常舒长的人模狗样,打起女人来却像个疯子一般。她长孙玉可是长孙家的掌上明珠,如今就算是丢了名声也断不能嫁给这种禽兽,否则这一辈子才算是真的彻底毁了!

“哥哥,这种禽兽不如的东西,我长孙玉就算是孤独终老也绝对不可能嫁给他!”长孙玉借着方景书怀孕的事情发难,在这里让大伙儿看见了自己委屈,到时候在长孙丞相面前闹起来那也容易的多。

长孙穹更是气的浑身发抖,指着宇文常舒便骂道,“宇文常舒,你这般,到底有没有将长孙家放在眼底?明个儿我便要我爹参你一本,让九州大陆的人都知道你这静伯侯爷一天到晚都干的什么龌龊事!”

宇文常舒此刻也是懵了,他不敢置信的望着蜷缩在地上的方景书,“你说什么?你不可能有身孕的,我在你的吃食里面放了药,你绝对不可能有身孕!”

方景书腰间吃痛,她紧紧的捂住自己的腹部,生怕宇文常舒一脚踹到自己肚子上。她艰难的望向站在一边看戏的沈从容,“我瞧了大夫……”

“方景书,你这个贱人!”宇文常舒瞬间有一种被所有人背叛的感觉,他怒火中烧,怒不可遏的扬起手掌,掌心飞快的凝上绿色的火焰……

眼看着那一掌就要劈到方景书身上,却在半空中堪堪被人截住了。宇文常舒愤怒的扭过头去,竟发现是一脸玩味的稼木真,他正死死的扣住的自己命门,竟然让自己动弹不得。

“宇文常舒,你堂堂静伯侯爷,怎么能因为一个女子有了你的身孕就起杀心呢?这可不是一个侯爷该有的所为。”

稼木真看似劝告的一番话,却是将宇文常舒逼上了绝路。在场的所有人一时间看宇文常舒的眼底多了几分鄙夷:这个宇文常舒为了能够攀上长孙家使出那种下作手段不说,还给自己的妾侍下药。如今妾侍怀了身孕,他竟然也不顾骨肉亲情,竟然起了杀人,这样人还配活在世界上吗?

宇文常舒掌心的火焰在众人鄙夷的目光中逐渐歇了火,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也太突然了。就在刚才,自己还打着如意算盘,想着如何能够拉拢到最大的两个家族,可现在,甭说是长孙家,就连自己这个静伯侯爷的位置也不知道能不能保住……

真是天意弄人啊!

宇文常舒手掌轻颤,掌心的内力还在燃烧着,他扬手一挥,一拳重重的砸在方景书身侧的地板之上。那一拳力道十分,将地板砸出了一个偌大的坑。也将方景书吓得全身发抖,她抬眸望着宇文常舒恨得发狂的脸,心底渐渐生出绝望来。

一切本不该是这样的,她肚子的孩子本该是她当上静伯侯夫人的底牌,不应该是这样展露在众人面前,更不能成为宇文常舒的耻辱。

自己的肚子里的孩子是静伯侯府的继承人,是将来的世子,是她可以荣耀一生的依靠啊!

“你好自为之吧!”宇文常舒冷眼望着方景书,抬头定定的看向了主位上的即墨无双,拱手见礼,“王爷,这件事我一定会给沈小姐一个交代!”说完这话,他便大手一挥,吩咐手下的小厮将秋月的尸体一并抬走了。

方景书跌坐在地上,还顾不得腰间的剧疼,连滚带爬的站了起来,朝着宇文常舒离开的方向便追了过去,“常舒,常舒,不要走,你听我说啊!”

一场闹剧似乎就在宇文常舒离开的时候,就要划上一个句号了。

众人望着方景书追逐宇文常舒的身影,不由的摇头扼腕:如今这个静伯侯爷算是身败名裂了,堂堂男子居然被后院的女人整到了这个地步,真真是……

就在众人摇头打算从揽月楼的顶层鱼贯离开的时候,长孙玉和长孙穹两个人也是相互对视了一眼,悄然的混入人群中,打算借着大伙儿离去的地方混出去。

可就在他们两个人摸到门口的时候,面前却是赫然闪出一柄软剑。那剑身柔软,月光的光华流泻下来,将那软剑衬得盈盈发亮。

长孙玉和长孙穹后颈一僵,愣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地抬起头来,顺着剑身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沈从容站在门口,亭亭玉立。月光笼在她玲珑的身姿之上,夜风起,将她玄米色的裙裾拉的飞扬。那清丽的小脸虽然挂着一抹浅浅的笑意,可在外人看来却像是笼着一层迷雾。

分明是一只小白兔的模样,可那清冷至极的眼神却让长孙玉和长孙穹背后发凉。面前的这个女人即便是在笑着,却也让人害怕。

“沈……沈从容,你、你想做什么?”

长孙玉望着那明晃晃的软剑,终于知道害怕了。她紧紧的攥住长孙穹的袖口,质问沈从容的声音也开始发颤了。

沈从容动了动手里的软剑,一脸笑眯眯的望向长孙穹两兄妹,“手还没留下呢,你们就要走么?”

沈从容声音不大,却让周遭的人听了个真切。

原本已经走出揽月楼大门的王孙贵胄们这个时候也是下意识的顿住了脚步,他们一个个面面相觑,不敢置信的望着沈从容。那个女人面上清冷,眸光里面却是不容置疑的笃定和狠厉。

难不成,这个女人真的打算要了长孙穹和长孙玉的手吗?

直到这个时候,大伙儿才发现,这个沈从容不是在开玩笑的,她从一开始就打着这个主意呢!

不过众人惊愕的同时,也不由的将怀疑的目光投向沈从容:这个女人到底是有多大的胆子,她真的敢动手?

所有人都是八卦的,一个个顿住了脚步,就为凑这个热闹!

“沈从容,你敢!”如今不止是长孙玉了,就连长孙穹也是吓破了胆。他身子轻颤,一双眼睛瞪得溜圆。在武功上,自己断然是比不过沈从容的了,但是只要在气势上压制住她,说不定还有回旋的余地。

方才,见情势不对劲,他已经派了身边的小厮去丞相府。只要自己再拖一会儿时间,等自己的爹来了,谅他沈从容也不敢拿他们兄妹俩个怎么样。

沈从容慢慢的迈开了步子,一双美眸明媚动人,里面却是闪着嗜血的冷漠。她纤长的指尖轻轻拂过软剑,顿在方才还留着血迹的地方,轻轻弹了弹,“歃血为盟,而且还有摄政王作见证,难不成堂堂丞相府的嫡出少爷小姐想赖账?”

一旁的墨染这个时候也开腔了,他嘴角挂着嘲讽的笑容,“都道长孙丞相最看中自己的清誉,若是让他知道自己的一双儿女出尔反尔,不知道后果会如何呢?”

长孙穹和长孙玉如今也是怕的要死,这两个人居然还一唱一和的搬出长孙丞相的名誉来压自己。

可即便是这样,难道就要自己将一双交出去吗?

答案是不行,绝对不行!

若是没有了这一双手,他长孙穹就成了废人,堂堂丞相府的大少爷,不久就将平步青云的大少爷,怎么能没有手?那他长孙穹宁愿去死!

想到这里,长孙穹哪里还顾得上其他?他一个箭步冲到了即墨无双的面前,毫无形象的“扑通”一声跪倒了,“王爷,王爷,求求您看在家父的面子上救救我们吧,王爷?”

即墨无双眸光闪了闪,那深邃的眸子里面似乎没有涌起丝毫涟漪,依旧平静如初。方才的一切他可是都看在眼底,之前咄咄逼人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如今会有这般境地呢?

清冷的目光落在大厅中央的两抹身影之上,最终定在沈从容那张艳丽的小脸上。那清冷的眸子里面是清淡,似乎也没有丝毫起伏。

这,是代表她相信自己么?

如此一想,即墨无双清冷的眸子里面似乎起了一抹涟漪,他瞧了一眼跪在自己脚边的长孙穹,径直起了身子,朝着沈从容那边走了过去。

众人狐疑的目光落在即墨无双身上,心底都在揣测这个心思难测的摄政王到底会帮谁。

只见即墨无双走到沈从容的身侧,也没有言语,只是定定的看了她一眼,便将她手里的软剑给拿了过去。

众人不由眸光一亮,有些人还露出会心的笑容:果然,即墨无双也是想拉拢长孙家族这个大靠山呢!

而长孙穹和长孙玉瞧见即墨无双这个举动,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回了肚子里面。长孙玉更是长吁了一口气,跑到长孙穹身侧将他搀扶了起来。

她向自己的大哥头去一个钦佩的眼神:自己这个大哥倒是不蠢,在这个时候,还知道利用长孙丞相的名头来让即墨无双倒戈。

长孙穹松了一口气,随即冷眼看向了沈从容:如今就连即墨无双也站在我这边,看你还能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不过沈从容脸上却依旧是一派淡泊,那眸子里面挂着嘲讽和鄙夷。

这诡异的眼神让长孙穹眉头一蹙,脸上浮出一丝困惑。

就在大伙儿都以为即墨无双已经倒戈相向的时候,却见他拿着一柄软剑径直走到了长孙穹的身侧,朝他递了过去。

下一秒,清冷的声线响起,“你是自己动手,还是要我帮你?”

此话一出,围观的众人下巴差点没掉到地上去。

长孙穹和长孙玉更是被这话惊得目瞪口呆,他们不敢置信的望向面前的即墨无双。只见他俊朗的脸上没有丝毫玩笑的模样,反而是一脸的认真。就像当初他要出征崇文国的时候一样,那周身至寒的气压让大伙儿莫明的窒息。

“王、王爷?”

饶是沈从容开了口,长孙穹也没有现在这么害怕!

沈从容不过一介女流,长孙丞相来了说不定还能压制的住。可即墨无双却是尚武国能够横着走的“活阎王”,他想干什么,就连当今的皇上也是要顾及三分的。

即墨无双冷冷的眸子里面浮起寒意,静静的看了他们两兄妹半响,最终将那软剑扔给了身边的近卫长卿。转身之间,那冰冷的声线响彻整层揽月楼,“看来长孙少爷不想自己动手,长卿你来吧!”

谁人不知道即墨无双的近卫长卿武功高深莫测,办起事情来也是雷厉风行,冷血无情。无论对方是什么达官贵族,王孙贵胄,只要即墨无双开口,长卿就从来没有手软的时候。

长卿冰冷着一张脸,淡定无比的朝着长孙穹和长孙玉那边走了过去。

长孙玉和长孙穹对视了一眼,两个人被长卿唬得连连后退。眼看着长卿就要走到他们面前,两个人竟是默契的转身便要跑。

岂料他们两个还没有跑出几步,却被沈从容和墨染堵在了门口。

沈从容身形一闪,袖口里面竟窜出了阵阵热流,隔空便将长孙穹和长孙玉一掌掀翻在地上。而另一边长孙玉压根儿就不会武功,被长孙穹压在身上,更是动弹不得。

沈从容一个利落的翻身,纤长的素手一掌压在长孙穹的肩头。她面不改色,可手上却暗暗用了内力,制的长孙穹动弹不得。

两个人仰首望着越来越近的长卿,终于吓得疯了一般的尖叫出声,“不要,不要,救命,爹爹救我啊!”

许是长孙玉喊声太过于凄凉,让已经走到快步走到揽月楼门口的长孙丞相听了心惊肉跳。此刻的他哪里还顾得了其他,提了衣摆便朝着内厅里面冲了进去。

就在长孙丞相走进大厅的时候,耳边还回响着长孙玉和长孙穹凄厉的尖叫声。方才听见自家小厮说有人要砍了自己一双儿女的手,他便吓得魂飞魄散。如今跌跌撞撞还没站稳身子,便瞧见长孙玉和长孙穹被人死死地压制在地上,而在他们面前的男子手起刀落,毫不犹豫地朝着他们的双手斩了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67、到底是谁中计”↓↓↓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