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重生之盛世毒妃 [目录] > 第70章:70、酝酿诡计

《重生之盛世毒妃》

第70章70、酝酿诡计

溪珞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此话一出,紫筱郡主的天真可爱的淑女形象在众公子的心目中就这么无情的被摧毁了。

尤其是长孙珏,他发现妹妹长孙俏在对自己挤眉弄眼,也无奈的叹了口气。他清楚地记得,他父亲长孙丞相就是打算要向紫筱郡主提亲的,因为太上皇宠爱她,以后对他们一家的仕途绝对有帮助。

可是现在长孙珏真想把自己老爹拉到这里来看看这个泼妇耍泼的现场直播……看看自家老爹是不是还真敢让自己把这个刁蛮任性的泼妇给娶回家去!

长孙珏动了动眸子,将目光从南宫紫筱身上挪到了沈从容的身上。

那少女一脸的从容淡定,怀里的粉嫩小娃也是瞪着一双溜圆的眸子,满脸的好奇。少女微微蹙眉,面上的温润恬淡与面前的南宫紫筱形成了鲜明对比。

两相对比,便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哈……”沈从容慵懒的抬起眸子,柔柔的打了一个哈欠,她伸了个长长的懒腰,然后悠然的开口道:“哎,你们还有完没完,好累啊,我要回去休息了。”说着,她便揽住了怀里的沈崇思,站起来要往外面走。

紫筱郡主浑身瘙痒难忍,方才又被自己挠的身上血痕遍布,如今又是痒又是疼,难受的紧。此时此刻,她哪里还能顾及自己以往维护的娇俏可爱的形象,一张脸狰狞至极,“哼,事情没查清楚之前,一个人都别想离开这里。”

这让很多没有中毒的公子小姐们不满,你凭什么拦着不让我们走啊,就因为你表哥是个亲王?

南宫紫筱的话音刚落下,便引来额度一阵阵的不满之声。本来还算安静的场面一下子又骚动起来。

“哼,沈从容,今天就算我和你杠上了,你快把解药交出来,别连累大家!否则我和你们沈家都没完。”南宫紫筱恶狠狠地说。

沈从容忍不住发笑,大姐,你就是威胁我也请你拿个我重视的,能吓的住我的来威胁我啊,什么叫别连累大家?

开玩笑,她沈从容可没有那么傻!再说了,就凭着靖远侯爷如今在朝廷里面的位置和名声,她一个南宫紫筱能够凭着一句话扳倒,那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沈从容静静的望着南宫紫筱,只是不可置否的笑了笑,那笑中满是讥讽和嘲笑的意味。

这时却突然闪过一个身影挡在了沈从容面前,落落大方的说:“紫筱郡主,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有人想陷害沈小姐。算起来,她也只能算是个受害者。而如今你拿不出证据来,凭什么证明一切都是她干的?”

说话的人不是别人,竟是长孙家的三少爷长孙珏。他面如满月,眉目分明,样貌也是不差的。

只是他在朝廷中的位置却不如即墨无双那般,只不过是皇上面前的一个小小侍卫统领。所以当初有风声说长孙丞相想要去南宫家提亲的时候,南宫紫筱更是当着众多官员的面,将长孙丞相好一顿羞辱。

南宫紫筱的眼底装着的可都是即墨无双,长孙珏这个小小的侍卫统领若是对自己一番讨好,她南宫紫筱倒是能够给他一些好脸色。如今他居然胆敢帮着沈从容说话,这让南宫紫筱觉得颜面尽失,一时间气的发抖,“你一个小小的侍卫统领,凭什么在本郡主面前说话,还不给我滚一边去!”

长孙珏原本就对这个泼妇一点兴趣也没有,如今更是字字铿锵的开口道,“我的确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卫,但是起码我还知道‘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这个道理。倒是紫筱郡主身份高贵,可是办起事情来,却是不那么好看!”

一席话字字铿锵,道理满满,一时间说的南宫紫筱愣在了原地,半响都不知道怎么回嘴。

宇文常舒知道要是在这么闹下去对闵亲王一点儿好处都没有,连忙拉着南宫紫筱在她耳边低声道,“郡主,你莫要在这里置气,只有赶紧让他们离开,你才能马上去瞧大夫。否则耽误了治疗,引起什么后遗症那就不好了。”

宇文常舒这一席话倒是说的在理,方才南宫紫筱在这边吃了鳖,正愁着没人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如今听着宇文常舒这一番话,也不好再多做坚持,便冷哼的着安静了下来,一个人走到一旁去了。

见南宫紫筱总算是安静了下来,宇文常舒才不好意思的抱拳说道:“各位,实在是不好意思,没想到好端端的喜宴竟然横起事端,让各位受了牵连。常舒不才,暂时不能找到真凶,但是常舒觉得各位还是应该尽快回去看大夫才好,恐怕这时间拖得越久反而不好。”

宇文常舒这番话倒是提醒了那些身中奇毒的人,大伙儿既气闷又无奈:明明是一场喜宴,没想到却因为自己多说了沈从容两句,就受了这么大的罪。

但是事情已然是发生了,如今在这里,就连闵亲王和紫筱郡主都没有办法,他们又能怎么办?

如此一番思量,大伙儿赶忙争先离开,倒是那些好端端的人觉得实在是扫兴,一场好戏正看到**竟就这么被宇文常舒给破坏了。不过这个事情总归告下了一个段落,不过今晚回去,跟家里的妯娌们似乎又有新鲜的谈资了。一群人想着,纷纷叹息着离开了。

宇文常舒让侍卫陪同闵亲王和紫筱郡主先行离开,自己留下来处理这后续事务。他表面上虽然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心里却堵着一团怒意:这个闵亲王,总是不断地惹麻烦闯祸。每次都是自己来收拾残局,但看在他对自己的情谊倒也真切,又是亲王身份,以后怕事还有用处,宇文常舒只得咽下这口气:要知道自己跟长孙玉的婚事虽然按照原计划进行了,可昨日自己去下聘的时候,长孙丞相的一番话却是将他哽了个半死。

这个该死的老头子昨晚跟自己说了一番莫名其妙的话,好像跟长孙玉的聘礼有些关系。不过自己还要再追问的时候,长孙老头子却遮遮掩掩的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道是明个儿朝堂之上会见分晓……

听了长孙老头子这一番话之后,宇文常舒心头陡增了一份沉重:长孙玉和长孙穹的事情多少都跟方景书有些关系。如今方景书怀了自己的孩子,为了不让她出来闹腾今天的喜宴,他还特意将人软禁在后院。不过在这件事上面,自己终究还是有些理亏的,只盼着明个儿朝堂之上,长孙老头子不要拿这件事来为难自己才好!

沈从容和即墨无双离开的时候,宇文常舒忍不住又意味深长的看了沈从容一眼,心想,这个女人真是狠。

以前的沈从容娇若扶柳,虽然容貌也是不差的,可整个人身上到处都透着一股子小家子气。这让习惯了方景瑜的他压根儿就没拿正眼瞧过她。

而现在,大病初愈的沈从容却是越发的强势起来。上一次在揽月楼里面,宇文常舒居然发现沈从容这个娇弱的女人居然还会武功!而且,光是看她对付长孙玉和长孙穹的身手就知道,她的武功绝对是绿阶之上。

“自己的武功居然都不如她呢!”宇文常舒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眸子里面闪过嗜血的冷漠。心里的某一处,有一股子酸涩瞬间蔓延开来,几乎让他要透不过气来。

基于之前的种种,这让宇文常舒心里比谁都清楚:这件事情要是说和沈从容没有关系鬼都不信,但让人无可奈何的是他愣是找不到一点证据。

可恶,宇文常舒正和自己生着闷气,突然想到:对了,那个女人的两个贴身随从今天却没有露面,他想的正是公子欢喜和絮飘飘。

顿时连忙跑到沈从容面前,声色诚恳的说:“从容,还是请你交出解药吧。”

沈从容脸上的表情没有一点变化,但眼中却闪过一丝狡黠之色,戏谑的开口:“怎么,侯爷也觉得是我么?你是不是还想要搜身啊?”

“沈从容你不要这样把事情都做绝了,闵亲王虽然心怀鬼胎,但毕竟没有对你造成一点伤害,可是他就这样和紫筱郡主回去了,要是被太上皇怪罪下来,我们都担不起。”宇文常舒冷眼望着沈从容,脸上挂着似笑非笑。

“担不起的恐怕是下药之人吧,侯爷,你要是想威胁恐吓我呢,建议你回去先找到证据之后再说吧。”沈从容说罢就走。

“我只要让人查查公子欢喜和絮飘飘今晚的行踪,就一切真相大白了。”宇文常舒对沈从容的背影大声说道。

见沈从容身影一滞,宇文常舒嘴角莫名的扬起了一抹笑意:就从上次揽月楼的事情之后,宇文常舒就对沈从容展开了全方位的调查。也就是在昨天,他居然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沈从容居然跟天香楼和馥雅阁的两位当家经常往来。

谁不知道天香楼的公子欢喜和馥雅阁的虚絮飘飘都是当今高手榜上排名前十的人?能够跟他们两个搭上线,想要得到今天这样的效果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让宇文常舒不敢置信的是,这短短的几个月里面,这个女人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不过就是一个病弱的靖远侯爷之女,身后怎么可能还会又这般雄厚的背景?

听了这话之后,沈从容却是淡淡然的转过身,报以甜美的一笑,然后朱唇轻启:“侯爷这么喜欢调查别人的私生活就尽管去吧,不需要经过我的同意。”

这席话更是让宇文常舒错愕不已,难道自己发掘到她的秘密,她一点都不在乎吗?还是说……这个也在她的计划之中?

一想到这种可能,宇文常舒不由的背脊发凉,身后也跟着密密的冒出了汗珠。

偏偏在这个时候,从后院战战兢兢地走出一个粉衣丫鬟来。她缩头缩脑的在门口张望了一阵,恰好碰上了一张脸黑成了包公的宇文常舒,不由的被他那凶恶的眼神唬了一大跳。

宇文常舒眉头一皱,脸上瞬间泛起了不悦。那丫鬟不是静伯侯府的人,分明就是长孙玉的贴身丫鬟。只是这个时候她不是应该待在洞房里面陪着长孙玉吗,怎么还跑出来了?

想到这里,宇文常舒不悦的出声道,“怎么回事,你怎么跑到后院来了?”

那粉衣丫鬟名唤晚秋,平素就是专门伺候长孙玉的。之前她就听长孙玉抱怨过宇文常舒性子急躁,而且还会动手打女人。那方景书怀了身孕,还差点被他一掌给劈死了。

如今宇文常舒嗓门一大,胆小的晚秋更是被唬得脚下一软,“扑通”一声便跪倒在了宇文常舒的面前,眼眶一红,就差落下泪来。她声音发颤的跪倒在地上,“姑、姑爷……小姐,小姐身子不适,说,说让奴婢前来请您……”

见自己一句话便将这小丫鬟唬得跪倒在地上,宇文常舒心中异常恼怒:一是觉得自己有那么可怕吗,二是觉得这正处于静伯侯府大门口,她是长孙玉的贴身丫鬟,还要在这边跪着。到时候别人还以为自己虐待长孙玉,到时候传到长孙丞相耳朵里面去,不知道又要多难听。

一想到这个。宇文常舒强压下心头的不悦,急急忙忙地朝着后院而去,心里却是愤愤的骂道:“长孙玉你果真也是个骚蹄子,这一时半会儿竟也等不了。竟派人来请爷去睡你,真真个儿欠的很!”花开两头,各表一枝。

且说沈从容与即墨无双两个人并肩走出了静伯侯府,就在他们走到楼梯转角的时候,素来就是清冷的即墨无双终于开了口道:“是你的杰作么?”

“你说呢?”沈从容没有回答,而是俏皮的笑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即墨无双受伤的左手微微动了动,他那深邃的眸子里面闪过一抹玩味儿。这个小人儿总是能够在不同的时候给自己不同的惊喜。关于她,仿佛就像是一个偌大的谜团。即便是自己,也只能抽丝剥茧,一点点的发掘。越是发掘的深入,却越发能够给自己带来无穷的惊喜。

就在即墨无双打算上马离开的时候,沈崇思却是抱着他的胳膊开始耍赖,“无双哥哥我也要骑马。”

即墨无双怔了怔,幽深的眸子里面竟然泛起了丝丝暖意。素来就不喜被人近身和触碰的他这个时候似乎有些为难,他一双剑眉微微蹙起,似乎还在犹豫。

沈从容何其聪明,她早就听说过即墨无双的名声,这个“活阎王”性子是极冷的。平素也是不太喜欢人近身,特别是女人。如今沈崇思虽然只是个孩子,但总归不要将他惹恼了才好。

想到这里,沈从容便连忙出声道,“崇思,跟大姐姐一起坐马车回去,听话!”

“好,无双哥哥教你骑马。”沈从容的话还没有落音,身边的即墨无双便飞快的接了话茬,说着便一把将沈崇思抱上了自己的爱马。

沈从容有些错愕的望向即墨无双,却瞧见他清冷的脸上没有什么太大的起伏,只是面对怀里那一团软软的肉团,他俊俏冰冷的脸上似乎还是能够瞧出一丝别扭来。

沈从容强忍着笑意,低头钻进了即墨无双身后的马车里面。

马车不疾不徐的往前行驶着,那雪白高昂的马匹背上,一个英俊潇洒的男子英姿飒爽,那绝美的容貌和清冷的气质令人不敢侧目。而美男子怀里的肉嘟嘟的小孩子瞪着一双漆黑的眸子正四处张望着,一脸的好奇与新鲜。他不时转过脑袋与身后的男子说上两句话,声音低低,虽听不见两个人在说些什么,但不时却能瞧见男子那清冷的表情似乎柔软了一些,嘴角也是下意识的微微上扬了起来。

不一会儿,他们便已经到了靖远侯府的门口。原本还算是漫长的一条路,却让马背上的人有些错愕:今个儿好像过的特别短呢!

到了门口,沈从容抱着沈崇思正准备进门,看到两个身影。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三姨娘和她的贴身丫鬟。三姨娘正一脸担忧的望着这边,脸上挂着丝丝忧虑。

沈从容颇有几分无奈的笑了笑:看来今天自己在静伯侯府的一番举动这么快就传出来了呢!

而三姨娘瞧见沈从容和即墨无双走了进来后,忙不迭的上前给即墨无双见了礼。抬眼之间,瞧见沈崇思正安然无恙的窝在沈从容的怀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堆着满脸的笑容,恭敬的开口道,“王爷,您赶紧进屋坐坐,我这就去请老爷出来。”

岂料三姨娘的话音还未落下,却见即墨无双清冷的开口,“不必了,我将他们送回来便走。”

这一席话更是听的三姨娘目瞪口呆,堂堂摄政王即墨无双居然送自己的儿子和沈从容回侯府?这简直……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嘛!

“娘亲,你来啦。”沈崇思从沈从容的怀里滑了下来,快步跑到三姨娘的面前,一脸得意洋洋的的开口道,“娘亲,今天大姐姐带我去喝喜酒,还吃了御膳哦!”

“好啦,娘亲知道了,你这个小馋鬼!”三姨娘忍不住在沈崇思婴儿肥的脸上轻咬了一下。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抬头瞧了沈从容和即墨无双一眼:方才自己可是亲眼瞧见自己的儿子坐在即墨无双的马背上呢?

一时间三姨娘又是欢喜又是激动:素来就不喜人亲近的堂堂摄政王居然让自己的儿子与他同骑一匹马,简直就是太荣幸了,看来以后自己这个儿子定然是要出息的了!

“讨厌,娘亲每次都弄得人家一脸口水。”沈崇思擦了擦脸,不悦的瞪着自己的娘亲说。

“臭小子,你还敢有怨言,你小时候尿我一身的时候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三姨娘在沈崇思的鼻子上亲昵的刮了一下。

三姨娘说完这话,瞧见即墨无双一双眸子定在沈从容身上,脸上的情绪充满了暖意。她原本就是过来人,一看见此景,心底更是笑开了花。当即抱着沈崇思跟沈从容和即墨无双告辞,飞快的走了。

沈从容目送三姨娘离去之后,终是从袖口里面摸出一个精致的小瓷瓶,那皎白的瓶身在月光的照耀下盈盈发亮,“这是治疗刀伤的特效药。”

没有敬语,也没有“王爷”那个称呼,这平淡的一句话听在即墨无双的耳里却是异常的顺耳。他一双深邃的眸子闪了闪,十分自然的将那小瓷瓶给接了过来。

即墨无双将那小瓷瓶在鼻间一晃而过,那熟悉的气味儿让他俊眉一挑,眼前一亮。

似乎是察觉到了即墨无双的异样,沈从容嘴角扯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来,“王爷可以放心,这个东西绝对不是毒药。”

即墨无双一听沈从容这话,眸光里面星光璀璨,那蹙起的俊眉松了松。那清冷的眸子久久的定在沈从容的身上,到最后才绽放出柔柔的光芒,“传说中‘毒医鬼仙’的关门弟子,就是你吧?”

即墨无双此话一出,沈从容一时间也是愣住了。她瞪着一双明媚的眸子,不解的望向即墨无双,那眸子里面充满了疑惑和不解,还有好奇,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询问着面前这个清冷的男人,“你怎么会知道?”

此刻的即墨无双再也不需要言语,便知道自己的猜测是**不离十了。

不过越是这样,他心底的疑惑和兴趣也愈发的高涨了起来:世界上难道真的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么?

就在这个时候,两个人的耳际却是响起了两声三短一长的哨声。即墨无双和沈从容的武功均不差,这低频率的哨声也未能逃过他们的耳朵。

沈从容秀眉微微一蹙,抬眼看了看即墨无双,最终还是默然的从袖口拿出一只暗哨,吹出了两声三长一短的声音。

不久之后,便从靖远侯府的侧门阴暗出闪出了两抹身影来。

身形灵动,动作利落,一看来人的武功便不是一般。

即墨无双饶有兴致的望着那两抹身影,眸光在挪到沈从容身上的时候,脑袋歪了歪,嘴角勾出一抹玩味儿的笑容:这个小人儿看来没有打算再在自己面前隐瞒什么了么?

那两个身影似乎有些犹豫,不过在瞬间的怔忡之后,他们还是干脆利落的走了出来。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天香楼的当家公子欢喜和馥雅阁的当家絮飘飘。那一抹浅白的身影高大歆长,那一抹大红色的身影热情洒脱,光是一眼便让人挪不开眼去。

即墨无双微微挑眉,嘴角勾起笑容,“看来靖远侯府真是养了一帮废物,他们来去自如都没有人查觉,看来靖远侯爷得换人了。”

“我爹要是想找到能追的上他们行踪的高手,恐怕整个靖远侯府的家业都得倒赔进去。”沈从容脸上浮起淡淡的笑容,虽然话语里面似乎有着几分狂妄和自大,可偏偏加上她那强大的气场和清冷的声音,总是莫明的能让人信服。

不过事实证明,她沈从容说的确实是不争的事实。公子欢喜和絮飘飘在高手榜上都是排到前十名的人物,靖远侯爷要是真的能请到前十名的高手来给他看家护院,他如果不是脑子进水了就是和当年的方景瑜一般富有。

越走越近的公子欢喜和絮飘飘两个人狐疑的对视了一眼,发现自家老大正跟即墨无双聊的开心,看来她心底自然有她的打算。因为老大做事从来就不需要他们两个质疑。

想通了这些,公子欢喜和絮飘飘也将心底的犹疑放下了。

“老大,怎么样?今天这场戏精彩吧。”絮飘飘原本就是急性子,如今看见沈从容,便迫不及待的开始邀功。

“嗯,还不错。”沈从容眸光忽闪,与方才在喜宴的表现截然不同,她一脸的邪魅还挂着几分懒洋洋。

“这么说,果然是你?”即墨无双一双眸子里面泛起了丝丝涟漪,虽然在方才的宴会上早就已经猜到了,如今的语气显然是在肯定先前的问题。

沈从容侧脸微颔,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面打出一排阴影。她娇俏的脸上噙着一抹暖意,却是笑而不答。

“你呀,还真是锱铢必较。”即墨无双一双深邃的眸子静静的顿在沈从容的身上,心底分明清楚万分,可为了能让沈从容松口,便故意道,“那些骂你的人你修理他们倒也情有可原。可是那个掌柜的,恐怕八皇子不会放过他。”

“这场喜宴这么重要,每一个环节他都亲自盯着,你觉得想避过他的耳目而在每一个人的碗中下毒成功的概率有多大?”沈从容终于在这个时候抬起了头,撞进了即墨无双一双略带探究的眼神里面。

“你的意思是,他自始至终,都是装的?”即墨无双挑了挑眉头,似乎在这一瞬间,对面前这个小人儿有点佩服了起来。

“要是有比赛,我一定会颁一个最佳演员奖给他。他的表演很到位吧,让每个人都以为他只是个老实巴交的小商人而已。”沈从容眸光亮了亮,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可是,他的确只是京城留香阁的掌柜而已,为什么会冒着开罪闵亲王的危险来帮助你?”即墨无双心底似乎已经有了答案,不过他还是希望能够亲耳听沈从容将这话说出来。

“他在那个店里不管想做什么事,总得经过他老板的同意吧,尤其是当别人想害的人正是他的老板的时候。”絮飘飘抢先说道,眼中尽是得意之色。

“这么说,留香阁,也是你的产业?”即墨无双问道,通彻的黑眸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这个答案似乎早就在心中隐隐浮动,可是如今亲耳听人说出来,心中竟还是会有一些不可思议的感觉。

即墨无双眼睛一直看着沈从容,脸上挂着一丝让人琢磨不透的笑意。“可是你这么做又不给他们解药,真的闹到太上皇那里去,遭殃的可不是你一个人。你身后还有一个偌大的靖远侯府呢!”

面对沈从容,即墨无双依旧是有些担心的。沈从容素来就是个清冷的性子,而且谁也不怕。但他能够瞧出来,这个小人儿却是个很重情谊的人,而且她貌似对靖远侯爷的感情也是笃深。

即墨无双倒是不怕旁人能够伤了沈从容,因为这一切他都不会允许。但是他不敢保证旁人会不会利用她的家人来遏制她。

所以,解决这个困境的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即墨无双心底的一个念头渐渐燃了起来,眸光里面闪过一抹嗜血的冷漠。

“这只是些普通的痒痒草熬成的汤药罢了,对人体无害,而且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就会逐渐退了,估计等他们回去请到大夫时也差不多就好了。”絮飘飘笑道,想到今天晚上的事情,真是太好玩了。

“时候不早了,王爷是不是也该回去休息了?”沈从容一脸淡淡然的望向即墨无双,客气万分。

即墨无双心里有些不悦,这个小人儿居然下逐客令?但是表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微微颔首便转身离开了。

“老大,你也太狠了吧,我看你们挺配的嘛,怎么老给他脸子看啊。”絮飘飘如今跟沈从容混熟了,竟然也不管不顾的开起了她的玩笑。

“这你就不懂了,像这种又高傲又自恋又真的有本事的腹黑男,你越是对他好,他越是尾巴翘上天。你要是时不时的虐一虐他,他反而很欣喜。”公子欢喜一脸认真,说出来的话却是满口胡言乱语。

而与此同时,闵亲王寝宫中。

闵亲王即墨无忧与郡主南宫紫筱在青灯下正商量着什么。

两人回来没多久身上就渐渐不痒了,但方才一番抓挠留下的血痕却还在。他们两个黑着一张脸,显然沉浸在今天发生的事情里。

“皇兄,这口恶气你咽的下么?”南宫紫筱咬牙切齿的对即墨无忧说:“不行,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要去找环太妃。”话说着她便要往外跑。

“等等。”即墨无忧叫住了南宫紫筱,一双眸子涨得通红:“我当然咽不下这口恶气,可是你现在不能轻举妄动。”

“为什么啊,皇兄,我今天被那个贱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羞辱,你让我以后怎么在那些丫头们中抬起头啊。”紫筱郡主愤愤不平的说着。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沈从容那个女人在暗中捣鬼,我也不会就此罢休,可是妹妹,你现在还不能去找太上皇,我还有会更好的计划。”闵亲王眼中闪过一丝凶光。

“什么?”南宫紫筱忙问道。

“太上皇宠爱你,你去求他的话一定会得到应允,就是因为这样,你这个特殊权利要保留在关键时刻中用,若是这么一点小事都去找太上皇,如果他在派人严加查访,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的是我们。”即墨无忧分析道。

“那依你之见,要怎么做才好?”南宫紫筱一脸期待的看着即墨无忧。

“除掉沈从容和即墨无双,只是我的计划中的一部分,你在太上皇那里的宠爱,要留下来保留到支持我。”

“我当然支持哥哥你了,不然我还能支持谁。”

“而要对付沈从容和即墨无双,两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如果他们齐心协力,是很难撼动他们的,既然如此,就只有分散而击之。”

“那我们要怎么做?”南宫紫筱问道。

“这件事情,恐怕还得请姨妈出面帮忙。”即墨无忧继续说:“紫筱,你明天就去姨妈家,恐怕到不了明天,我们兄妹在静伯侯府受辱的事情就会传遍整个京城了。你去姨妈家,好好哭诉一番,姨妈本来就疼你,这样一来,定会恨上沈从容那个贱人。”

“然后呢?”南宫紫筱不明白这件事情和姨妈有什么关系。

“姨妈做过一段时间即墨无双的乳母,现在我和他们闹成了这样,和我有关的人再去摄政王府怕是不受待见,可是姨妈因为这个原因进出摄政王府还是大受尊敬的。”

“可是让姨妈做什么呢?”南宫紫筱还是没有明白。

“如我所说,我们得在他们之间制造一点矛盾,这种事情,姨妈应该很拿手的。”即墨无忧不怀好意的笑着:“当初姨妈也是有意促成你和即墨无双的,只要你现在向她哭诉你是多么爱慕即墨无双和沈从容那个贱人是多么的可恶,剩下的相信姨妈自会对付。”

“皇兄,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保证让姨妈尽快的亲自跑一趟摄政王府。”南宫紫筱也似乎看到了沈从容那个贱人被即墨无双唾弃的样子,竟忍不住笑了出来。

送走皇妹,即墨无忧想着自己的计划应该再不会出什么问题了,今天虽然在静伯侯府的宴会搞砸了,但也不是全部不尽人意,有一件事情,还是有想象中的效果的。可是想到沈从容让自己在那么多人面前出丑,即墨无忧就气得发抖,当下又开始好好计算自己的计划的每一步,以后的计划,关乎他的皇帝之位,每一步都要很小心,如果再犯下今天这样的大错,恐怕以后丢的就是面子这么简单,而是自己的小命。

……本章完结,下一章“71、狗咬狗,一嘴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