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重生之盛世毒妃 [目录] > 第72章:72、毁容的胭脂

《重生之盛世毒妃》

第72章72、毁容的胭脂

溪珞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宇文常舒,你这个混蛋!”

长孙玉望着赤条条的两个人,气的几乎要发了疯,“你还说你不是以貌取人,你还敢跟我说你不是嫌弃我这张脸!”

长孙玉何时受过这种屈辱?

以前就算是靖远侯府压在长孙家的头顶上,也没能撼动她在众人心中犹如明月一般的位置。不管她长孙玉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谁看见她不是一副阿谀讨好的模样?

那个时候,她就想象过:以后若是自己成了亲,相公定然是对自己千依百顺,做牛做马。谁曾想,自己居然以那种耻辱的方式将身子给了宇文常舒,而如今更让她长孙玉想不通的是:宇文常舒这个贱男人对自己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反而对方景书性致勃勃

这事要是传出去,她长孙玉也不用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她可是堂堂丞相府的嫡出小姐,如今心甘情愿做了宇文常舒的继室,他宇文常舒不但不知道珍惜,反而还这样折辱于自己……

长孙玉想到这里,更是气的发了狂。

她指挥着身后的嬷嬷,骂骂咧咧的吩咐道,“把方景书这个贱人拖出去打!”

长孙玉从丞相府里面带出来的这几个嬷嬷是从宫里退役出来的,那宫里面的手段不用提便知道有多凶狠。长孙夫人就是怕自己这个女儿在静伯侯府里面再着了方景书的道,临行的时候就吩咐了长孙玉:若是方景书胆敢对她不敬,只管将人拖出去打便是。最好是能够将她肚子里面的那个孽种打掉,将她打死也不怕。方景书在静伯侯府里面没有名分,算起来,也只能算个陪房。若是真的出手重了打出了一个一尸两命,只管到丞相府来,谅他宇文常舒也不敢多说什么。

便是心里记着了这番话,长孙玉这才放心大胆的叫人将方景书拖了出去。

那几个嬷嬷原本就是做惯这事的,如今一见长孙玉吩咐,当即冲上去一把揪住了方景书的头发,就这么赤条条的拖了出去。

方景书又是惊又是怕,一双手死死的护住肚子里的孩子,回头拼命朝着宇文常舒求救。

一旁的宇文常舒这个时候正手忙脚乱的整理自己的衣裳,长孙玉领着好几个嬷嬷站在门口纹丝不动,目光死死定在他光溜溜的屁股上。看的宇文常舒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这个时候哪里还能顾及的上方景书?

且说方景书被几个嬷嬷手脚并用的拖到了门外,扬手便狠狠的给了几巴掌。

在外面守着的春华这个时候已经是遭了殃,她被几个嬷嬷按在了地上,一张脸已经是被抽的肿胀,嘴角鲜血直流。那身上的衣物破烂,皮肤已经没有一点好了。

方景书看见这一幕,更是吓得魂飞魄散。挣扎着要爬起来,可那些嬷嬷手脚粗糙,力气也是大的惊人。一个肘子便将方景书掀翻在了地上,手里那明晃晃的银针照着方景书私密处和胸口便扎了下去。

素来方景书都是享受惯了荣华富贵的,跟在方景瑜身边的那些日子里,她吃的是上好的燕窝人参,穿的是精致舒适的衣裳,用的也是珍贵的香膏,早就养的一身细皮嫩肉的。如今才挨了几下,当即痛的死去活来,在地上翻滚着。嘴里也是不要命的向宇文常舒求救,凄厉无比!

那些嬷嬷平素就是极其厉害的,在丞相府里面,丞相夫人也就是靠着这些手段厉害的嬷嬷们,才将那些个心怀不轨,想要爬上老爷、少爷床上的丫鬟们收拾的妥妥帖帖。其中一个瞧见方景书还在唤宇文常舒,扬手便抽了方景书一嘴巴,恶狠狠的道,“一个不要脸皮的小蹄子,还妄想霸占侯爷?今个儿就叫你知道知道厉害!”

说着,那嬷嬷从鞋子里面抽出一把又长又臭的裹脚布,狠狠的塞进方景书的嘴里,将她求救的话哽在了喉咙里面。紧接着,那些银针又如同雨点一般的打在方景书的身上,虽然瞧不出伤口,看不见血色,却生生的将方景书痛的晕死在地上……

“长孙玉,你不要太过分!”宇文常舒手脚并用,好容易穿上了中衣,这才挑起了眉头,有些怒了:自己宇文常舒才是一家之主,这个静伯侯府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外人来指手画脚了?她长孙玉就算是丞相之女,现在嫁作人妇,也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夫大于天,她长孙玉就算在矜贵,也是自己的女人!

如今的男人,那一个不是三妻四妾?他宇文常舒好歹是个侯爷,睡一个方景书又如何,就算今个儿带了几个青楼女子回来,她长孙玉也得受着!

想到这里,宇文常舒一把抄起手边的茶杯,朝着长孙玉脚边就砸了过去。

“咣当”一声脆响,将原本气势汹汹的长孙玉唬了一大跳,那一股子怒气被这么一吓,突然就有些软了。

“宇文常舒,你还敢给我摔东西?”长孙玉憋红了一张脸,气的什么话都说了出来,“你在我面前嚣张算个什么本事,过两日我爹就会好好收拾你。到时候等你静伯侯府家底都空了之后,看你还不得像一条狗一样趴在我脚下!”

“什么?”宇文常舒一惊,脸色陡变:看来长孙庆这个老不死的,果真是在绸缪着要收拾自己了呢!难怪那日跟自己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

心下惊了惊,宇文常舒抬眼瞧见了长孙玉,心头又宽了一些:如今长孙玉已经嫁了过来,就算长孙庆那个老不死的再怎么整,也不可能会害自己的女儿。只要自己好好的把握住长孙玉,还怕她不会背叛自己的老子?

想到这里,宇文常舒上前两步,竟是一把将长孙玉面前的桌子给掀翻了。

这一举动吓得长孙玉连退了好几步,就连她身后的嬷嬷也是跟着唬了一跳。

长孙玉一脸惊恐的望着宇文常舒,想起了那日他在揽月楼痛揍方景书的样子,不由的吓得连连后退,一脸惊恐的喊道,“宇文常舒,你想干什么?”

宇文常舒面上挂着冷笑,正朝着长孙玉一步步的走了过来,“我现在是你的相公,你说我想干什么?”

话音未落,宇文常舒便上前一把抄起长孙玉打横扛在了肩头。

长孙玉被吓得魂飞魄散,不敢置信的尖叫出声,“宇文常舒,你要什么,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

长孙玉的手腕还不能完全动,如今打在宇文常舒身上,也是不痛不痒。只见宇文常舒大手一挥,便将门口嬷嬷们关在了外面。

门外传来了嬷嬷们惊恐的呼叫声,宇文常舒冷笑着一把将长孙玉的亵裤扯了开去,露出白嫩嫩的大腿。他一掌打在长孙玉的臀上,雪白的臀上飞快的闪现几个指印。

倒是长孙玉又惊又怕,那一掌带着微微的刺痛,居然让她心底升起了一抹异样的快感。心底某一处居然蠢蠢欲动,竟似乎在期盼着什么似的。

宇文常舒一把将长孙玉扔到了书桌之上,没有任何前戏便撞进了长孙玉的身子。

这一次,雄风依旧,弄的长孙玉欲生欲死,生生将宇文常舒后背抓出几抹血痕来。宇文常舒狠狠的抓着长孙玉的头发,用力抽打着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果真就是个贱人,喜欢被人这般虐待,还如此欢yu……

书房里的**场景还在继续着,沈从容这个时候才缓缓的起了身子,朝着身边的即墨无双看了一眼,“王爷,戏看完了。”

即墨无双望着逐渐恢复了平静的景园,脸上划过一抹莫明的情绪:沈从容定然是跟她们有着莫大的仇恨,否则不会闲的如此无聊,费了这么多心思,就为了整这一出闹剧吗?

“我不明白!”即墨无双清冷的脸上闪过一抹疑惑,那歆长的身姿立在沈从容的身侧,宛如王者一般,迎风傲然。

“王爷不明白什么?”沈从容脸上的复杂情绪似乎褪去了一些,她扭头静静的望向即墨无双。那纯洁的眼眸里面没有过多的情绪,单纯清澈,就像是厚重冰山下的流水,明明清澈见底,却有极致冷冽。

“你跟他们到底有什么过节。”即墨无双静静的瞪着沈从容的回答。

“如果我说他们曾经要过我的命,而我现在是来讨债的,你信么?”沈从容娇俏的脸上闪过一抹狡黠,表情似真似假,却又魅惑人心。

“要取他们的命,易如反掌,难道你不知道么?”即墨无双这一席话是在说给沈从容挺,同时也是在说给自己听。只要沈从容愿意,他可以做。

“要一个人的命很容易,不过这样不够残忍。”沈从容清冷的眸光里面闪过一抹冷意,“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是信念与目标。我可以给他们希望,让他们看见希望,但是却永远没有办法达到。一步步的摧毁别人的希望,让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重要的东西离他而去,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才是最残忍的。”

说完这些话,沈从容再也没有停顿,脚下的步子一动,飞快的消失在即墨无双的面前。

半响,即墨无双还立在原地,脑海里面似乎还回响着方才沈从容说过的那一番话:给人希望,再让看着希望一点点被摧毁,这才是最残忍的。

一直就待在暗处的长卿见即墨无双半响没有动作,干脆一个利落的转身,闪现在了他的身侧。

低沉的声音平缓的响起在即墨无双的耳边,“爷,该回了。”

即墨无双深邃的眸光闪了闪,嘴角微微一扯,“之前递给皇上的折子如何了?”

长卿眉角抽了抽,就知道自家主子不会忘记这回事。他微微颔首,“爷,那折子被皇上给打回来了。”

一听长卿这话,即墨无双俊脸上瞬间覆盖上了一抹冷意,周身也是迅速的绕上了一层极低的气压,“他说什么?”

长卿抿了抿唇,低声道,“皇上说,靖远侯长女身子娇弱,只怕配不上爷,所以就拒了。”

“身子娇弱?哼……”即墨无双鼻间溢出一抹冷哼,如果说她身子娇弱,那整个尚武国就没有一个好女人了。

长卿一见即墨无双这个反映,一滴冷汗不由的自额头上滑落:这个皇上啊,平素不管是什么,都会对王爷言听计从。如今却在这个事情上面百般刁难,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回摄政王府!”即墨无双转身便要运功离开。

身后的长卿跟了上去,低声询问到,“爷,那折子的事情……”

即墨无双冷峻的脸上泛起薄冰,他淡淡的扫了长卿一眼,“明个儿进宫面圣。”

靖远侯府后院。

沈云苓正躲在一旁远远的望着院子里面正在练武的那个少年,一袭白衣胜雪,眉目分明,少了尚武国男人的粗鄙之气,多了几分儒雅。而这份儒雅里面又夹杂着几分娇媚,亦男亦女,光是一眼,便能将人心勾走,真真是十足十的美男子。

沈云苓偷看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前不久才住进靖远侯府的少年稼木真。

沈云苓自那次在揽月楼出了糗之后,生怕自己额头上的伤痕被稼木真瞧了去。如今在他面前也是遮遮掩掩,总是做出一副娇不自胜的模样。

今个儿她刻意打扮了一番,打算在后院来一个不期而遇。

只不过她刚打算将步子迈开不,从身后却是伸出一只手来,紧紧的捂住了她的嘴巴。

沈云苓还来不及反应,便被人一把掳走了。

沈云苓被一个黑衣人挟持着,一直退到了蓉苑,这才被人松开了。

沈云苓大口大口的喘气,如今已然是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她腿脚一软,跌坐在地上,不敢置信的望着面前的黑衣人,声音细若蚊吟,“你……你是什么人?”

那黑衣人二话没说,上前便重重的抽了沈云苓一嘴巴。那一嘴巴力道十分,只抽的沈云苓身子一翻,翻到在地上。

沈云苓这会儿更是害怕,眼泪瞬间掉落,她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你,你凭什么打我,我是靖远侯二小姐,你凭什么打我?”

“哼,你还知道你是靖远侯二小姐?”那黑衣人一开口,声音粗矿,竟然是沈云苓从未听过的。“你娘亲含冤而死,如今你不想着替你娘报仇,居然还发花痴,简直不知所谓!”

一提起烟姨娘,沈云苓又想起那日烟姨娘被沈于卿一掌劈在天灵盖上的情景,不由的痛哭失声,“娘,娘啊!”

“还不给我闭嘴!”黑衣人怒斥道,“你娘失了性命,如今只有你能够想办法替她报仇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连我娘的事情都知道?”沈云苓猛地爬了起来,不敢置信的开口询问。

“我是谁不重要,我可以告诉你,当初秋月就是因为看见我跟你娘在一起,所以才被我一掌打死的。”黑衣人眼底闪过一抹嗜血,“如今,你要做的事情就是从沈从容家里,将你娘的细软给偷出来。那个红色锦盒里面的东西,能够让沈从容死无葬身之地。”

“……”沈云苓不敢置信的望着面前的黑衣人,心底的仇恨似乎在这一瞬间被点燃,“不管你跟我娘是什么关系,只要能够置沈从容于死地,我绝对会办到。”

见沈云苓终于醒悟,黑衣人脸上的冷酷褪去了一些。他上前一步,伸手似乎要去触碰沈云苓的脸,不过看见她脸上的害怕和惊恐之后,又无奈的挪开了,“放心吧,我们是一条船上的蚂蚱,我不会害你!”

说罢这些,黑衣人身形一闪,飞快的消失在沈云苓的面前。

翌日,公子欢喜一早便来到天香阁里,沈从容特制出来的胭脂让天香阁的芳香膏一时间成为了京城夫人小姐们最为看中的胭脂。每天的生意火爆到不行,顾客也是络绎不绝。

这一天,沈云苓也在侍女的陪同下早早的就出了门。自从烟姨娘去世后,她一直闷闷不乐,一心想找沈从容报仇,却苦于自己势单力薄没有办法。虽然那日曾有一个黑衣人出现,让自己等待时机,这口气沈云苓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咽下去。

今天看着天气好,她便出来散散心,没想到才走了不远,就看到公子欢喜出现在天香阁,看样子他并不是那里买东西。于是使唤身边的侍女前去打听,这才知道原来那间店现在的老板竟然是公子欢喜。

“天香阁的当家与沈从容关系密切。”黑衣人走前留下的那句话让沈云苓眼前一亮。

沈云苓眼睛一转,心上一计:哼,沈从容,就算我扳不倒你,也不让你和一切和你有关系的人好过。当下便在侍女的耳边吩咐着什么,然后自己则去了附近的一间酒楼要了一个雅间慢慢的喝茶等消息。

没过多久,侍女就上气不接下气的回来了,手中还多了一个包袱。

打开之后,竟尽是些胭脂粉膏什么的。

“全是在那间店买的?”沈云苓问道。

“回二小姐的话,都是在那买的。”

“不错,那让你去找的另外一样东西,找到了么?”

“在这。”侍女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

“不错,哼,沈从容,这下让你有嘴也说不清。”说着接过那个小瓶,把里面的粉末均匀的倒洒在那写买来的粉膏中。

然后阴沉的说:“环儿,你说我对你怎么样啊?”

“二小姐对我一直很好,环儿一直记得二小姐的恩德。”环儿哆哆嗦嗦的说,似乎知道了沈云苓想让她做什么。

“这件事情,我需要你帮忙。”

“二小姐,不要啊。”环儿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你听着,如果这件事情你做好了,我会大大的嘉奖你,赏你银子自是没的说,还会帮你找个好人家。”沈云苓的语气不容有一丝质疑。

“可是,二小姐,那样环儿也就完了……求你,不要这样对我……”

“你放心,我会给你找最好的大夫,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的。”

“不,二小姐,我不要钱,不要……”

“哼,你这个小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别忘了,你在乡下的父母还有弟弟妹妹,他们可都等着钱用呢。你若再是这般不知好歹,我就派人收了他们的地,把你妹妹卖到青楼,弟弟派到前线充军,你别以为我是吓唬你,我说到做到。”

“二小姐,求你千万别这样……”环儿听到沈云苓的一番话,吓得瘫软在地上,半晌才缓缓的说:“我,我答应就是了……”说着眼泪已经无声的划过面庞。

“你早这么爽快不就好了。”沈云苓瞪了一眼地上的人,然后拿起被她在里面加了东西的粉膏,重重的涂抹在环儿的脸上。

“小贱人,别哭了,刚给你涂得妆都被眼泪冲花了。”沈云苓在她脸上使劲的掐了一下。

环儿赶快用衣袖摸了摸眼泪,强忍着不哭,心里却有苦说不出。

“这件事情只有你知我知,所以,一旦事情败露,我一定拿你是问。如果你要是能把这件事情办好,我会重重的赏你。”沈云苓一边说着手下仍在忙活着。

“二小姐,我知道了……我会按照你的吩咐去做,请千万不要伤害我的弟弟妹妹们……”环儿强忍着眼泪苦苦哀求着。

“只要事情成功了,我会给你一大笔钱,让你的父母兄弟姐妹都过上好日子的。”沈云苓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在盘算,这件事情完了,一定得杀了环儿,不能留下她的活口,可是这种事情一定要小心才是,自己断不能脏了手,交给谁去做才好呢。

没多久,环儿在沈云苓的精心打扮之下简直像变了一个人,粉嫩清纯的模样忍不住让人爱怜。可是没过多久,环儿就觉得脸上开始火辣辣的疼,忍不住用双手捂着脸。

沈云苓看在眼里,此刻她的脑中满是公子欢喜被处决沈从容心痛的样子,哪里还会去理会环儿的痛苦。

环儿脸上火辣辣的感觉开始逐渐被一种钻心的疼痛取代,她痛得在地上直打滚。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沈云苓看着环儿蜷缩在地上不动了,才慢慢的走过去。她捏住环儿的头歪过来,不看便罢了,一看更是吓了一跳。

只见先前那个漂亮的脸蛋儿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长满毒斑的脸蛋,那样子真是丑极了。

也许是用的毒药量太大了,沈云苓心里也突然有些不忍,可是转念想起自己的娘亲,到死都是顶着那张恐怖的脸,都是沈从容害的。

沈云苓愤恨的想着,拉起环儿,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

环儿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改变了,她虽然看不到自己的样子,可是她能想象得到,当下只求这件事情赶快结束拿着钱回家。遂擦了擦泪水用身边的丝巾盖住了脸跟着沈云苓走了出去。

沈云苓气势汹汹的直奔天香阁,看见公子欢喜正在和一个买胭脂的姑娘说话,一把把手中的包袱摔在公子欢喜面前。

公子欢喜吃了一惊,但抬头看到是沈云苓,心想,找麻烦的来了。当下还是沉住气问道:“原来是你啊,干嘛这么气呼呼的?有什么事情么?”

“哼,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沈云苓扯开嗓子吵吵嚷嚷,顿时四邻街坊都围了过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到底是怎么回事?”公子欢喜被沈云苓这突如其来的一通骂弄得莫名其妙。丈二和尚般摸不着到头脑,他疑惑的问道:“你把事情说清楚。”

“你装的可真好啊。大家快来看看啊,看看这天香阁卖的到底是胭脂粉膏还是毁容毒药。”沈云苓说着一把揭开了环儿头上的丝巾。

“啊!”

“这是什么啊!”

“真丑啊,丑死了。”

“真恐怖!”

顿时,围观的人群中爆出一阵惊呼声,显然是都被环儿的样子吓坏了。

“大家看看吧,这就是他卖的胭脂粉膏害的。”沈云苓说着竟装模作样的流下两把辛酸泪:“我知道姐姐素来不待见我,可是她已经害死了我娘亲了。我已经无依无靠了,你们还要怎样,这般作弄我?要不是我这个丫鬟手贱自己先偷偷用了,那现在被毁容的不就是我么?你们是非要我死了才甘心么?”沈云苓越骂越高昂,声音越来越大。

街坊邻居见沈云苓如此,都信以为真,愤愤不平,开始纷纷指责公子欢喜。

“我们的东西用的都是上等材料,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的。”公子欢喜说道。

“哼,东西我都带来了。”沈云苓说着上前抖开了包袱,里面的东西哗啦啦掉在了桌子上。接着说道:“东西都在这里,是不是我诬陷你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正嚷着,两个公差走了过来。

“这里吵吵嚷嚷干什么?”一个公差问道。

“你们二位来的正好,这里有个无法无天的无良商人,看看,他卖出去的东西把我的丫鬟害成了这样。”沈云苓一把把环儿拉到二位公差面前。两位公差被环儿的样子吓了一跳,当即厌恶的转过了身,上前抓住公子欢喜说:“老兄,跟我们走一趟吧。”

另外一个则拉着沈云苓和环儿朝顺天府方向走。

沈云苓上前把那些经她加工过的胭脂粉膏重新包好,一并带了去。

公子欢喜很是郁闷,明明就是这个恶毒的女人在陷害自己,可是却没有一点证据能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公子欢喜看了一眼环儿,心想,只有她能帮自己了。可是环儿一看到公子欢喜的眼神却慌张的把目光转移开了。

定是这女人从中使诈,公子欢喜心想,虽然自己要摆脱这两个公差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是自己现在不能跑,一跑反而证明自己做贼心虚。

于是当下也不再多想,虽然没有证据证明他是清白,可是他们也不能证明那些手脚是他公子欢喜做的。

天香阁的伙计看到老板被带走了,心慌的不知该如何是好。看着人们对自己的店里指指点点,心想这下生意也是做不成了,忙上了门板,关了大门,一路小跑朝靖远侯府而去。

再说公子欢喜,被带到顺天府后一下子引来很多人围观。

顺天府尹本以为是一桩很小的事情,本想草草判完了事,可是师爷来告诉他,堂下来告状的是靖远侯府的沈云苓,要告得那个男人虽然没什么特殊身份,但他的老板好像是靖远侯府的沈从容。

这么一来,顺天府尹为难了,两个他都得罪不起啊。但又不能拖着,于是还是升了堂,开始审理。

沈云苓早已经被让到了大堂左侧坐下,环儿就站在她的旁边。

而公子欢喜则挺胸抬头的站立在大堂上,脸上没有丝毫的惧怕,显得坦荡荡的。

“公子欢喜,你的天香阁卖的粉膏有问题,才导致沈云苓的丫鬟环儿毁了容,你可承认?”在师爷简单的向他陈述了事实后顺天府尹问道。

“我不承认,我卖的东西绝没有问题,更不可能让人毁容。”公子欢喜虽然生气,但还没有失去理智。

“哎呀,你还不承认了,去你那买的东西,前前后后就一两个时辰而已,你的意思是环儿活得不耐烦了,自己把自己的脸毁了来栽赃陷害你?哼,可笑。”沈云苓没等顺天府尹开口就说到。

“环儿,你说说是怎么回事?”顺天府尹问到。

环儿怕的哆哆嗦嗦,知道自己毁了容已经心里乱作了一团,现在突然听到顺天府尹叫她,吓得打了一个寒战。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回头便看到沈云苓对她使眼色,这才逐渐记起了沈云苓教她的那些话。

吞吞吐吐的说:“今天早上,二小姐吩咐我去买些胭脂粉膏回来,我……我就去了那家……可是,回来,二小姐不在,就胆大的自己先偷用了些,之后,之后就成了这样……”环儿说的有些语无伦次。

“姑娘,你可想清楚再说啊,我早上卖出的东西很多,只有你的出了问题,我有什么理由去害你呢?”公子欢喜说道。

“因为我和你有仇!”沈云苓见环儿吞吞吐吐,便立刻站起身子来抢白道:“我和沈从容有过节,而你和沈从容则不干不净的,谁知道你们什么关系。你肯定是为了帮她出气才下次毒手。”沈云苓用近乎喊得声音,指着公子欢喜咆哮。

“哈哈,笑话,来买东西的是这位姑娘,我又怎么知道她是你身边的人?”公子欢喜问道。

“那……那一定是环儿无意中说漏了嘴。”沈云苓不死心。

“姑娘,你倒是说说看,我又没有问过你是买给谁?”

“环儿,你说啊。”沈云苓严厉地问。

“我……我……”环儿犹豫不决,可是看到沈云苓的目光,马上痛苦的说:“有,这位公子问我是什么人用,我,我就说的我家小姐,这位公子还问了具体的,我就说了是靖远侯府的二小姐……然后、然后这位公子就说稍等,从里面拿出了这些胭脂粉膏,回去我用了就变成了这样。”环儿痛苦的跪在了地上,违心的说着这些话。

“公子欢喜,你还有什么好说么?”顺天府尹问到。

“哈哈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自然没什么好说,你这个毒妇,我倒要看看你想干些什么。”公子欢喜目光看向沈云苓,那利如刀光般的眼神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既然如此,那把公子欢喜收押到牢房中,择日宣判。”顺天府尹说道。

“慢着。”沈云苓喝到:“什么择日宣判,现在的事,现在就办好,你想拖到什么时候。”沈云苓怕夜长梦多,就算弄不死公子欢喜,也要判他个充军。

“谋害靖远侯府小姐,这罪名可不小啊,小姐,你还是让我仔细想想再做判决吧。”顺天府尹对于沈云苓的发号施令有些不满,但奈何自己官职卑微,没有办法,但也笼统判案,弄不好招惹了沈从容,所以想先拖一下。

“您是大人,什么最您自然知道,该怎么判就怎么判,需要细想,那现在想就够了。”沈云苓一点余地都不留。

“那,来人,先将公子欢喜杖责五十,再压入大牢,择日宣判。”顺天府尹知道现在不对公子欢喜做些什么沈云苓是不会轻易罢休的,于是决定先将公子欢喜杖责一番。

“慢着!”突然门外传来一个声音,声如洪钟,所有人都不觉转头去。

只见走进一个仙风飘逸的俊朗公子,满脸嘲讽与不屑的表情,来者正是即墨无双。

公子欢喜绝对没有想到即墨无双回来,也顾不上想自己的处境,只是下意识的问道:“怎么是你?”

“如果你出来闯祸,我也不会来。”一双冷眸淡淡一闪,即墨无双说罢转过身看着顺天府尹。

顺天府尹一下子惊出了一声冷汗,连忙站起身来走到堂下,毕恭毕敬的对即墨无双说:“不知摄政王大驾光临,卑职有失远迎,还望王爷赎罪。”

“你回去,继续断你的案,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断这个案的。”即墨无双说着看了一眼沈云苓,眼中满是鄙夷之色。

沈云苓也决计没想到即墨无双会插手这件事情,自从自己见过即墨无双之后,一颗芳心就扑在了他身上。如今即墨无双虽没有多言,可摆明了就是冲着这桩事情而来。

难不成他当真瞧上了沈从容?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沈云苓一双眸子涨得通红,身子也忍不住轻颤了起来。即墨无双太过于可怕,可是为了报烟姨娘的仇,她无论如何这一次也不能轻易放过沈从容。

心下有了决定,心下收敛了惧怕:无论如何,你们并没有证据证明公子欢喜是清白的。

“这……公子欢喜,你还有什么要说的?”顺天府尹伸手抹了一把涔涔冒出来的汗水,颤声问道。第一次,他觉得自己坐在这里如坐针毡。

“沈云苓一心想至我于死地,为此不惜牺牲一个少女姣好的容貌,可见心思歹毒。只是我公子欢喜做事问心无愧,随便你怎么判我都无所谓,只不过这个罪名,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认的。”向来就清冷的公子欢喜在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眼底少有的露出了坚韧和不容拒绝。

“沈云苓说是公子欢喜故意下的毒,而公子欢喜则说他没有下毒,嗯……双方证据都不足却又言之凿凿……这个,不好办啊……”县令看了一眼沈云苓,又看了一眼冷眼旁观的即墨无双,犹犹豫豫的开口。

“大人,我们只是旁听而已,至于具体的案子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你不用有压力。”即墨无双说的潇洒自如,却无形中给县令更填勒几分压力。

“证据不足,但又不能放人,先将公子欢喜关押起来,待本府仔细审查之后再做定夺。”县令硬着头皮,说出口的话明显底气不足。

“大人,既然不能因此断定是我,那么也不能判断是不是环儿自己搞错了什么,所以我觉得把她也关押起来才对。”公子欢喜转身望着瑟缩的环儿,不愿意退让。

“哼,我的丫鬟已经受你的毒害,现在弄得人不人,鬼不鬼了,你还不放过她,公子欢喜,你是不是人啊。”沈云苓侧身护住环儿,指着公子欢喜的鼻子又大骂起来。

即墨无双心下清明,知道公子欢喜绝对不是那种小肚鸡肠之人,想让县令把环儿关起来解恨。而是他怕环儿被沈云苓杀人灭口,所以才出此下策。

于是即墨无双当即开口附和说:“将两个当事人都关押起来,才不失为公平之举。”

县令听出了即墨无双的意思,既然两边他都开罪不起,也只能先选这个折中的办法了。于是当即下令:“来人,把公子欢喜和环儿都押下去。”

“不要啊,二小姐救我。”环儿不知深浅,以为被押下去就有了牢狱之灾,那些刑法也是少不了,当即吓得连忙呼救。

……本章完结,下一章“73、你是人是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