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重生之盛世毒妃 [目录] > 第74章:74、摄政王送礼

《重生之盛世毒妃》

第74章74、摄政王送礼

溪珞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二小姐……”环儿张了张口,虚弱的发出这个声音,那声音,仿佛九天之外传来,虚无缥缈,却又凄厉无比,让听见的人不由的寒毛直立。

“你、你、你到底是人是鬼?”沈云苓一张俏脸已然是吓得苍白如纸,她惊恐的望着面前诈尸的环儿,不住后退。

“我本是人,二小姐,是谁让我变成了鬼难道你心里还不清楚么?”环儿一步步向沈云苓靠近,缓慢的伸出了一只苍白的手,仿佛想抓住沈云苓。明明没有瞧见她张嘴,可那话却生生的从她嘴里冒了出来。

原本就阴暗幽深的大牢此时显得更加阴森,连仵作和顺天府尹两个男人都在不住的颤抖。

即墨无双在战场上见过无数残酷无情的恐怖场面,但此时也觉得慎得慌,可是看到沈从容面无表情,眼中似乎还带着一种戏谑的态度,心里便想,这事情,大抵和沈从容有关,可是这死人。还有昨天到现在,只是一夜的时间、她真的能安排这么多事情么?

“环儿……你……你不要找我……”沈云苓退了墙角,惊恐的蜷缩在了地上。原本还趾高气昂的她如今被唬得魂飞魄散,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二小姐,我已经死了,可是阎王殿不收,说我是在是太丑陋,怨气太重,二小姐啊,奈何我死了都只能做个孤魂野鬼。”环儿凄厉的声音越发近了,身子也是朝着沈云苓那边靠了过去。

“环儿,你、你别过来,我、我会给你多烧纸钱,你别害我啊。”沈云苓撕心裂肺的喊了出来。

“二小姐,我做鬼都是这般丑陋,你让我如何安心?”那飘渺的声音听来格外的刺骨阴森。

“环儿,我,我对不起你,求你放过我吧。”沈云苓害怕的闭上了眼睛,因为环儿这具具骇人的尸骨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

“那你倒是说说,你怎么对不起我了。”环儿僵硬的侧了侧身子,那丑陋恐怖的脸赫然出现在沈云苓的面前。

沈云苓突然感觉一只冰冷的手搭上了自己的肩膀,顿时一阵寒意直逼进心里,她哆哆嗦嗦的说道:“我,我不该逼你用下了毒的粉膏,害的你容貌俱毁……”

“还有么?我是怎么死的,二小姐你告诉我啊。”环儿冰冷的双手从沈云苓的肩头慢慢的、慢慢的挪到她的脖颈之上,仿佛只要稍稍一用力,便会伸手将她掐死一般。

沈云苓觉得环儿那冰冷的气息都喷到了自己脸上,忙尖叫道:“我不该派人杀你,环儿啊,你就饶了我吧,我年年给你烧钱让你在地下安生……”

沈云苓一直说着好话,闭上眼睛不敢去看,知道渐渐感觉身边的凉意不那么重了,睁开眼睛却发现面前哪里还有什么环儿。

“她,她人呢?”沈云苓浑身发颤,小心的问。

“二小姐,她走了……”丫鬟小萍也颤抖着声音说。

刚才等沈云苓说完这些后,环儿便慢慢的朝外走去了,几个狱卒愣是不敢上前拦着。等她走出大狱,几个狱卒追出去,四下张望,哪里有什么人影?一时间大伙儿都吓的说不出话来。

“徐大人,依你看,这件案子要怎么审呢?”沈从容眸光里面闪过暗芒,不动声色的问顺天府尹。

“这……”顺天府尹还没有回过神来,刚才的那一幕实在是太吓人了。他做顺天府尹十几年了,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恐怖的事情,当下吞吞吐吐的说:“既然沈云苓都招了,我们还是回堂上再说,这个地方太阴森太瘆人了。”

说着这话,顺天府尹忙不迭迈着大步朝外走去。

大堂上,沈云苓像是一摊软泥摊在椅子上,眼光懒散,像是丢了魂儿一样。

“沈云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一开始徐大人是看着靖远侯爷的颜面,这才对沈云苓的咄咄逼人处处忍让。如今倒是沈云苓自己个儿将她毒害环儿的事情招了出来,而且现在还有即墨无双在场,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他也得严厉处之。

“我……我……”沈云苓半天说不出话来,心里却想到,这下完了,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吞吞吐吐的说:“我是,被逼的,刚才被吓傻了,才胡乱的说出了那些话……”

哼,沈从容一双眸子里面闪过寒冷,嘴角溢出一声冷哼。

“你……”徐大人万万没有料到这个沈云苓居然这么无赖,方才亲口招供的事情,居然到了这里就翻脸不认了。

就在这时,门外进来一个身着武将服的人,径直走到即墨无双身边。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即墨无双身边的暗卫统领长卿。

只见长卿微微侧身,靠近了即墨无双,正在低声的说着些什么。

长卿语毕,即墨无双那清冷的眸光里面闪过一丝冷意。

“沈云苓,你下毒人毁容在先,诬陷公子欢喜在后。接着派人杀人灭口,这些事情,你承认不承认。”即墨无双眸光里面闪过嗜血的寒冷,面前的这个女人真是胆大包天了,竟然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耍手段。

“你,你在说什么,哪里的事,笑话,我,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情。”沈云苓勉强想笑,却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哼,到了这种地步还不认罪,真是愚妇。”即墨无双摇了摇头,然后示意身边的长卿:“把人带进来。”

“是。”长卿说着朝外面挥了挥手,顿时一队兵士绑着几个人走了进来,那几个人沈从容都眼熟,居然都是靖远侯府的侍卫。

“你说说,你们的主子给了你们什么任务?”即墨无双一双清冷的眸子里面带着丝丝狠厉,周身扬起的冰冷气压让所有人不由的身子一紧。

而原本还打算强词夺理沈云苓看见这些人后不禁大惊失色,惨白的脸上血色全无。周身的仅剩的一点力气也跟着被人抽了干净,整个人瘫软了下去。

“我们、二小姐吩咐我们去杀了环儿的一家老小。”其中一个壮汉身上还带着伤,他们战战兢兢的看了沈云苓一眼,开口说道。

“爷,他们一动手我们就行动了,环儿一家老小没有一个死伤。”长卿抱拳说道。

“嗯。”即墨无双说道,然后转头看着顺天府尹。

“如此说来,人赃俱获,来人,把沈云苓押下去,打入大牢。”顺天府尹看了一眼即墨无双,双手抱拳,恭恭敬敬的见礼。

这个时候真相大白,自己就算想要袒护谁也是不可能的了。沈云苓本来就有错,两边又都是皇亲国戚,他现在也只能先将将沈云苓收监,到时候即便靖远侯爷来找麻烦,那也怪不到自己的身上去。

“是!”左右上前抓住沈云苓将她押了下去。

“沈从容,我知道一切都是你在捣鬼。沈从容,你这个贱人,不得好死。”沈云苓被人拉扯着,心底万念俱灰,仿佛只有将沈从容痛骂一顿,才能发泄心中的不满。

“大人,那么公子欢喜……”沈从容眸光里面闪过淡淡的情绪,不过一瞬间又收敛了下来。只有失败者才会这样大放厥词,所以沈云苓那些狠毒的诅咒,她压根儿就没有放在心上。只见她上前一步,开始询问公子欢喜的情况。

“哦,现在就放,现在就能释放。”顺天府尹忙不迭的点头,吩咐左右侍卫去带公子欢喜。

“王爷,沈姑娘,这件事情,还真是蹊跷,难道说世界上真的有鬼?”顺天府尹心有余悸,狐疑的问道。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即墨无双一双眸子清澈见底,话却是说的坦荡。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鬼神他不知道,也不清楚,但是这一次,即墨无双却能够肯定,这件事与身边的小人儿沈从容是脱不了干系的。

“那是,那是。”顺天府尹连忙点头赔笑道。

不一会儿,就有两名士兵将公子欢喜带了出来。只见他神色轻松,看来没有被人为难。

“老大。”公子欢喜一看见沈从容便笑开了颜,自己如今能够安然无恙的被带出来,那就说明沈从容已经将事情都解决了。

沈从容转过身,看到公子欢喜正迈着矫健的步伐走来。虽然在牢里带了那么一阵,可是他貌似依旧将自己的形象维持的很好。

“老大,别来无恙?”公子欢喜笑着理了理自己的衣襟,想要维持自己一贯的美男形象。

“看到你安然我便无恙。”沈从容也笑着拍了拍公子欢喜的肩膀,那脸上透出来的轻松与宽慰是外人不曾见过的美景。

“徐大人,那么我们先告辞了。”即墨无双见公子欢喜也已经出来了,便不再多留。

“老大,现在去哪?我有很多不解急需要问你。”公子欢喜面上虽然还挂着轻松,但是眸子里却泛起了丝丝疑惑,对,他脑中有太多问题了。

“回馥雅阁,飘飘他们在等我们。”沈从容精神饱满的开了口,眸子里面星光璀璨。

“那,你们相聚,定有不少话要说,我就不叨扰你们了。”即墨无双自然的说,但眼中却似乎闪过一点失落。

“王爷这是哪里话,显然我们老大不把王爷当外人,那么让我们也不会把王爷当外人。”公子欢喜抢先开口说道。

小厮赶过了马车,沈从容没有说话,只是笑着看了看即墨无双,然后自己就上了车。

“王爷,请吧。”公子欢喜做出一个请的姿势,似乎对这次即墨无双的帮助心底还是含着一丝感激的。

即墨无双一双深邃的眸子闪了闪,定定的瞧了沈从容一眼,便不再推辞,一步跨上了马车。

一行人到了馥雅阁,生意依然很好,几人径直上了楼上的会客厅,只见里面已经坐着鬼影和鬼魅,二人正在面无表情的喝茶。

看到沈从容一行人走了进来,二人忙起身恭敬道:“老大。”

“二位请坐。”沈从容说道,然后自己也坐了下来,即墨无双坐在沈从容的旁边,公子欢喜则坐在了靠窗的位置。

“哎呀,在里面都快发霉了,我得好好晒晒太阳。”公子欢喜打趣的说道。

“飘飘呢?”沈从容静静的看了鬼影和鬼魅一眼,似乎对他们这一次的行动很是满意。

“她还在帮环儿解毒。”鬼影抬了一下眸子,淡淡的说道。

果然,环儿还没死!

心底的念头突然被人证实,即墨无双嘴角微微上扬。可与此同时,他脑中的疑惑越来越多了,但他还是没有问出来。他想,既然沈从容示意他来,那么总会让他弄明白这一切的。

正想着,房间门又开了,走进一个穿着杏黄碎花长裙的女子,正是絮飘飘,她身后的女子似乎有些害羞,低着头,但依然可以辨认出来就是在牢中的环儿,她脸上的毒斑似乎已经退了大半,但还有些许红色印记在。

“老大,一切都好了。”絮飘飘嘴角挂着一抹得意的笑容,看来沈云苓下的毒对絮飘飘来说,算不上什么。

“大小姐,谢谢你救了我。”只见环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声泪俱下的说。

“起来说话。”沈从容清冷的眸子里面闪过一抹寒意,示意环儿起来。

絮飘飘上前扶起了环儿,环儿还是哭哭啼啼,不住的用袖子擦着眼泪。

“你们都是我的再生父母,你们的大恩大德,我一定不会忘记。”环儿激动地泣不成声。

“我吩咐你的你可都记清楚了?”沈从容问道。

“都记住了。”环儿忙说。

“那么拿着钱和你的家人快快离开这里吧。”沈从容说到:“做个小买卖,找个好人家嫁了吧。”

“多谢大小姐。”环儿说着退了出去。

“老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都快迷糊了。”公子欢喜说着。

“不急,说说你都有什么不明白,我慢慢回答你。”沈从容脸上挂着一抹清丽的笑容,犹如夜晚绽放的一抹白莲,清冷却又高贵。

“那个死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公子欢喜问道。

“如此精湛的表要技术,你觉得此处除了环儿还有谁能胜任?”沈从容反问道。

“总之那个人肯定不是环儿,因为太过胆大,我想环儿就算真的成为了鬼,也是一个柔弱的温柔女鬼。这么说来,只有魅影了?”公子欢喜笑着看了看魅影。

“看来我还是没有拿捏好。”魅影开口说着,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魅影?不就是杀手榜上的那个高手么?怎么也是沈从容手下一员猛将么?如果魅影在这,那么另外那个男人恐怕就是鬼影了吧。

这个女人,到底还有些什么身份?即墨无双眸光越发的深邃了起来,沈从容那个小小的身体里面到底还藏着多少秘密?。

“不错,他们夫妇都是易容的高手。模仿环儿一点都不困难,只是沈云苓如果有你这份观察力,恐怕已经识破我们的计划了。”沈从容端端儿的坐在主位之上,脸上泛起了一抹清冷:她就是算准了沈云苓不会聪明到这个份上,才想着诈她一诈。没想到平素做惯了亏心事的她,居然被鬼魅这么一下就吓了个魂飞魄散。

“这么说?是一个移花接木的计策?你先让人换出了环儿,再留个假的在那里,自然没有什么破绽。”公子欢喜回想着,然后问:“可是那个仵作验过尸体了,说人确实是已经死了,而且据我所知,就算武林高手能闭气,也不能让脉搏停止跳动。”

“哈哈,武林高手做不到,自有药物可以做的到哦。”絮飘飘晃了晃手中的一个小瓶子。

“有通晓上万种药物的药师在这里,当然可以做到了。”沈从容笑着开口说道。

“也就是说,魅影假扮成环儿,服下了飘飘的药,在狱中假死,装作鬼吓得沈云苓不得不说出实话?”公子欢喜说道。

“不错。”沈从容了然的点头。

“可是去救环儿家人的是?”公子欢喜看着沈从容。

“我想到了沈云苓可能会杀人灭口。但是还没有料到她居然丧心病狂到连环儿不知情的家人也不放过,不过还是多亏了王爷,才得以救下那几个无辜的生命。”沈从容说着向即墨无双投去一个赞许的目光。

“可是你又是怎么知道沈云苓想杀环儿呢?如果她并没有派人去杀,你这个戏岂不是暴露了?”即墨无双问道。

“既然我怕敢,就说明我一定知道沈云苓会这么做。”沈从容看着即墨无双问道:“我想你应该已经猜出他们二人的身份了吧。”沈从容话说着,便朝着鸳鸯杀手他们投去了一瞥。

“莫不是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雌雄双煞?”即墨无双说道。

“不错,正是他们。”沈从容接着说:“也许是环儿命不该绝,连老天也可怜她,沈云苓偏偏让雌雄双煞去杀环儿,可是她并不知道,她能想到的最好的杀手早已被我奉为座上宾。”

“原来如此。”即墨无双说着心里却在想,这个女人真的是让他越来越感兴趣了,她那个娇小的身体里面,究竟还有多少秘密?

**

靖远侯府。

沈于卿昨个儿就得到了顺天府尹的信函,只说沈云苓因为犯了杀人罪被囚顺天府大牢。

当初刚听闻此事的时候,沈于卿又惊又怒:在他眼底,沈云苓只是一个娇弱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而后当他急冲冲感到顺天府尹将整个事情的真相都弄清楚之后,不由又是一阵暴怒。当初烟姨娘就是因为心肠太过于歹毒,所以自己才会怒极之下一掌劈了她。他一直就因为这件事而觉得对沈云苓有些亏欠,不管烟姨娘做了什么,沈云苓只是个无辜的孩子。

所以沈于卿对沈云苓都照顾有加,如今居然发现沈云苓是冲着沈从容去的。想来,她是想找沈从容的麻烦,好替自己的娘亲报仇吧!如今顺天府尹只是将沈云苓关在大牢里面,暂时还没有处置,恐怕就是怕处理不当,到时候自己找他的麻烦吧!

沈于卿远远的瞧了沈云苓一眼,只低声对顺天府尹交代了一句“秉公办理”便转身离开了。

前两日一早,便有一道圣旨径直送到了靖远侯府。

虽说是圣旨,但算起来只能说是一道手谕。沈于卿在书房接见了皇上身边的传话的花公公,在书房里面一阵密谈之后,便恭恭敬敬的将人送走了。绕是旁人没有发现沈于卿有什么变化,倒是日日陪在沈于卿身侧的稼木真看出了一些端倪。

这些日子,原本应该在校场练兵的沈于卿却日日待在家里与稼木真下棋,再不然便是逗弄自己的小儿子沈崇思。不过虽然他脸上还挂着笑容,可眉宇之间的淡淡忧愁却没能逃过稼木真的眼睛。

今日一早,沈崇思便缠着稼木真要他陪着玩捉迷藏,沈于卿便远远的在一旁看着。这一幕,更是喜得三姨娘见牙不见眼:果真,侯爷一回来,便将自己的宝贝儿子看的比什么还要重。

沈崇思此时正躲在一个假山的洞里四处张望,看着稼木真在别处找他的背影偷偷发笑。

自从那日跟着大姐姐喝了喜酒之后,娘亲就不让他再去叨扰大姐姐了,只允许他在自己的庭院里玩,所以他才央求稼木真来陪他捉迷藏的。

稼木真想着自己这十几年来,为了能够出人头地,他日夜苦读兵书,修炼武功,十八般武器样样精通,加上常年的边关的磨练,的确把他变成了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可是这种欢yu的时光却似乎自童年就一去不复返了,而现在的沈崇思,让他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几乎一样的模样,一样的可爱调皮,尤其是每次陪他玩的时候,都让自己精神倍爽。

忽然听见身后的花丛中有响动,稼木真收回了思绪忙跑过去,结果只是一只小猫,并不是沈崇思,当下笑了笑,继续寻找,心道,自己什么时候连玩游戏都这么入迷了。

倒是在他身后站着服侍的那些丫鬟们,一个一个在心中惊讶:稼木少爷什么时候变了性子,那个冷若寒霜的稼木少爷如今为了陪一个小孩正玩捉迷藏玩的不亦乐乎,这完全和他对别人是两回事嘛。

沈崇思看到稼木真的脚步朝自己接近了,嘻嘻轻笑了一下忙侧了个身从旁边的一个小狭缝里钻了出去。

沈崇思一边回头注意这稼木真的脚步,一边低身弓腰朝一个庭院跑去。

沈崇思没有注意跑进了哪间庭院,只看见沈于卿身着青袍立在一颗槐树下不知在思索着什么,如炬的目光中似乎闪烁着丝丝忧虑。沈崇思连招呼也没打就匆匆跑了进来,然后说道:“爹爹,我藏在这里了,稼木哥哥来了你不要告诉他哦。”

说罢,便向沈于卿眨了眨眼睛,然后低身一钻像只灵巧的小猫钻到了桌子下面。

只见沈于卿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看到沈崇思朝他笑时也慈祥的朝沈崇思点了点头。

靖远侯爷一向深居简出,时常在校场几个月不回家也是常有的事情,所以他一直没有太多空闲的时间陪自己的儿女。如今想起前些日子那一道圣旨,不免轻叹一声:也罢,就当给自己放个长假吧!

果然没过多久,稼木真就走了进来,看到沈于卿今天在家他似乎并不意外,他一边向沈于卿请安,同时眼睛却在到处观察。

“你在找东西?”沈于卿眉眼弯弯的问道。

“呃……没什么,那侯爷先休息,我晚一点再过来。”稼木真说着就往外走去。

沈崇思蹲在桌子下面,看着稼木真的步伐逐渐往外移动,忍不住笑了一声,然后意识到后赶快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果然,稼木真的脚步停住了,开始慢慢往后退,然后停在了小桌子跟前;突然他猛地弯下腰,清澈的眸子迎上了沈崇思期待的充满笑意的目光。

“出来吧,小家伙。”稼木真的声音中充满宠溺疼爱的味道。

“嘻嘻,稼木哥哥,你好厉害呀。”沈崇思拍着手说道:“真好玩,崇思还要玩。”

“崇思,你先一个人去玩,爹爹有些话要对稼木哥哥说,好么?”沈于卿望着一脸宠溺的稼木真,胸中似有些话不吐不为快。他伸手揉了揉沈崇思的脑袋,亲切的对沈崇思道。

“嗯,好。”沈崇思乖巧的一个人跑了出去。

“侯爷,您可是出了什么事情?”稼木真从沈于卿眼中看出了他定有什么心事,“这些日子总见您有些心神不宁。”

“哎……”靖远侯爷深深地叹一口气,然后说:“边关狼烟又起,奈何廉颇老矣……”说着一脸怅惘的样子。

“边关又起战事?”稼木真问道,眉宇间似乎透出一些烦扰。

“正是,今日兵部收到折子,飞天国犯我边境,在永安关一代大肆烧杀劫掠,圣上的意思是不日准备大军出征。”靖远侯爷说着竟有些无奈的样子。

飞天国竟然敢冒犯尚武国?

想当年即墨无双领着三十万大军一度扫平了三国,在整个九州大陆铸就了一个不朽的传奇。那个时候飞天国就像是一个小丑一般,那个时候除了尚武国之外,其他的崇文,卿妤,飞天三国都损失惨重。尤其是飞天这个小国,如今飞天的不管是经济还是实力都没有恢复过来,他们怎敢再次侵犯尚武国?

靖远侯爷是三军主帅,从来都是听到战火的消息后整个人都是立马变得精神起来,而这次,说的这些话,让稼木真有一丝不好的感觉。

什么叫做廉颇老矣?

“侯爷,是不是皇上这次准备换主帅?”稼木真不动声色地问道。

“不错,前些日子有人上折子,说我廉颇已老,该让新的将领好好历练历练了。皇上竟然准了这折子,哈哈,也许我真的是老了,还是安稳在家里颐养天年吧。”靖远侯爷说着别过了头,稼木真分明看到他眼中有什么在闪烁。

稼木真知道,靖远侯府自太祖皇帝以来,就手握兵权,他们的祖辈,都是能征善战者,都曾在沙场上上立下显赫战功。靖远侯府在朝廷上的实力,都是祖辈们拿命拼出来的。靖远侯爷也是生于沙场,一生的愿望恐怕也是为国捐躯死于战场吧,可是现在皇上竟然就这么换了三军主帅,连一点过渡都没有,实在是让靖远侯爷难以接受。不然一个死都不怕的男子汉真英雄连死都不怕,又怎么会因为上不了战场而落泪呢。

稼木真也不觉有些心酸,可是他不是一个轻易善于表露自己感情的人,他知道,沈于卿正当壮年,但是他膝下却只有沈崇思一个男丁,而且沈崇思如今年纪还小,而且还是个庶出的身份。等到他能够上战场杀敌,恐怕沈于卿已经白发苍苍了。可如今要想让靖远侯府重新在朝廷站住脚,得到皇上的重视,唯有再建战功。

“侯爷,别难过了,许是进犯者只是不起眼的小部分,皇上也是不想这么点小事就惊动您吧。”稼木真不善于安慰别人,可是看到沈于卿的落寞,心头也不舒服。

“真儿,如今我靖远侯府若是能够有一个能够扛起一切的男丁来,相信以后的路就会越走越顺的。”沈于卿一脸期盼的望着稼木真,面前这个少年如今虽然身上没有任何功勋,但他沈于卿看人从来就不会看走眼:这个稼木真如果能够好好栽培,以后定然是一代名将。

而现在,如何将将来的一代名将留在靖远侯府,这个问题就值得深究了……

与此同时,闵亲王府中。

宇文常舒看着闵亲王脸上的得意之色,不解地问道:“王爷,到底什么事情让你这么高兴?还堪堪的叫人将我唤来?”

自那日洞房花烛夜之后,长孙玉算是领略了宇文常舒在床上的厉害功夫了。这一连着几个晚上都死死的缠在宇文常舒的身边,越发黏腻了起来。

而今日朝唐之上,史记官却是借着宇文常舒没有守丧满一年便在后院养女人的事情参了他一本。尚武国虽然崇尚武学,但是对于官员道德上的禁锢也是十分严苛。听闻此事,素来体弱的皇上也是勃然大怒,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大发雷霆,将宇文常舒一顿臭骂,还勒令其禁足三个月,在这三个月里看他的表现再决定是否撤销静伯侯爷的封号。

这样的处罚实在是太严重了,不光是宇文常舒,就连那些文史官都没有料到:皇上居然敢动闵亲王身边的人。

一时间,朝野之上猜测纷纷:都说皇上是不是对闵亲王起了怀疑……

而就在这个时候,长孙丞相却是找到了宇文常舒:开出了要他手下三十处商户的条件,来换取他免于禁足三个月,还能保住静伯侯封号的条件。

宇文常舒一听,更是气的浑身发抖:看来长孙玉说的并没有错,长孙庆这个老不死的,果然是想掏空自己的家底呐。

可是气归气,宇文常舒如今兵败如山倒,除了能够攀住闵亲王之外,能够抓住长孙家这棵大树,那才是真正替闵亲王排忧解难。

所以,在听完这些之后,宇文常舒也只是打着太极:说是那些商户账面太复杂,还得回去酌情商议一番,才好做定夺。

而就当宇文常舒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闵亲王却是使人过来将他请到了闵亲王府,说是有重要事情相商。宇文常舒眼前一亮,说不准这次去闵亲王府,能够想到法子也不一定。

“靖远侯爷如今应该已经在家里颐养天年了吧。”闵亲王一袭深紫色的鎏金长袍,脸上挂着诡异笑容,斜倚在软榻之上,一双凤眼带着丝丝冷意,“哼,支持摄政王的人当中,属靖远侯爷府最为有实力,也最衷心,既然他们不能为我所用,我当然要瓦解他们。”

“这么说,让靖远侯爷回家歇着的折子是受你指使喽?”宇文常舒眉头一皱,虽然他也不太喜欢靖远侯爷,但那个女人若是知道她父亲被贬,是不是会很伤心呢?

“哈哈,那当然,靖远侯爷手中的兵权已经被收回一半了,而即墨无双手里的的那些兵,也迟早给他收回来。”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宇文常舒对于即墨无忧做的这件事情还是很赞赏的。

“接下来,好戏才刚刚拉开帷幕。你甚至不知道,这次飞天国进犯,其实就是我策划的一处开幕式。”闵亲王得意地笑着。

“什么?”宇文常舒顿时警觉起来。

“其实去边界永安关烧杀劫掠的,不是飞天国正规军队,只是边境的一些无所事事游手好闲之人受了我的唆使才做的事,然后我吩咐边界哨所把折子写的夸张一点,到了京城就变成飞天国犯境,哈哈,有意思。”

“你这么做,到底意欲为何?只是为了夺沈于卿的兵权的话这么做未免太冒险了吧。”宇文常舒说道。

“当然,我还有更好的计划。与飞天国交战,那时迟早的事,而真的交战了,我需要上场的将军都是我一手提拔出来的,但是这些新人必须需要时间历练一下,或者说得在皇上面前混个脸熟。这次犯境是很容易平定的,回来后,我会找几个御史为他们大颂功绩,等到真正的交锋开始,他们才能轻松被派上战场。那时候,我的把握才比即墨无双更大一些。”

“可是我总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宇文常舒一时却说不上哪里不合适。

“我不能再小心翼翼无所行动了,我从皇上身边的几个内侍那里打听过了,皇上这次打压你,很有可能就是杀鸡儆猴。我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我必须要有所行动为自己争取些机会。”闵亲王显得有些激动。

宇文常舒从也听到过类似消息。如此说来,闵亲王的担心是不无道理的,宇文常舒便不再多说什么。

**

今个儿一大早,沈从容便有些心神不宁,平素从来就没有这种感觉的她在天刚微微亮的时候便睁开了眼睛。

这些日子发现的事情有些多了,导致她的功力一直都还在原地徘徊。

还记得自己还是一缕幽魂的时候,地域使者就曾经告诉过自己:紫阶的功力在整个九州大陆上,都是极少的人能够达到的。一般那些天赋异禀的人,或许练个几十年能够达到蓝阶的功力。但是他们想要突破蓝阶进到紫阶,一般都是不可能的。除非有一个拥有紫阶内力的人,愿意消耗三成功力来帮助他,否则想凭着个人的力量,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对于进阶这件事,沈从容似乎没有抱什么太大的希望:她学武功不是为了当什么武林高手,只是为了自保,还有保护自己重要的人。

只不过,当初借尸还魂之前,若不是地狱使者那突如其来的一掌,她说不定已经可以进阶了。每每想到这里,沈从容不免还是有些遗憾。

呼吸吐纳,当沈从容俏脸上已经泛起微微红润的时候,靖远侯府的门口也跟着渐渐热闹了起来。

那过于嘈杂的声音让吐出最后一口浊气的沈从容不由的皱了皱眉头:靖远侯府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就在沈从容打算起身的时候,门口却是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小姐,小姐……”

沈从容微微蹙眉,抬起眸子便瞧见连翘挂着一脸好奇的表情从外面奔了进来。她一张小脸上面挂着兴奋,期盼,似乎还有几分得意洋洋,“小姐,王爷来了。”

即墨无双么?

沈从容眉角挑了挑,看来如今尚武国一派安宁的有些过分了呢,这个摄政王不去处理国家大事,倒是闲来无事就跑到这靖远侯府来了。

“摄政王么?”沈从容伸手拭去额头上细细的汗水,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他又不是没来过,平素也不见你这么激动。”

“不是……”连翘忙不迭的摇头,“王爷这回正在门口,说是给你送了一份绝无仅有的大礼来了。”

------------------五更奉上,下午加更哦~~~~~

……本章完结,下一章“75、吃瘪”↓↓↓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