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重生之盛世毒妃 [目录] > 第90章:090、选妃宴上的阴谋

《重生之盛世毒妃》

第90章090、选妃宴上的阴谋

溪珞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便在这个这时侯,一直就在旁边凑热闹的环太妃起身,清了清嗓子,顿时吵闹的园子里安静了下来。

不需要任何言语,只要她发出一点轻微的声音,大伙儿便能马上关注到她,这说明她的威信和地位。

即便自己不是主位上的那一位,可谁都没有办法无视自己。

环太妃环视了一圈,满意的笑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方才的事情大家不要放在心上,明明就是后院的女眷争斗,居然还闹到了御花园来了。我看静伯侯爷这个爵位削的倒是时候,否则还真真个儿丢了皇家的颜面。”

将宇文常舒好一番羞辱之后,环太妃才慢条斯理的说道:“本宫今日特邀太后以及皇上,还有各位公子小姐前来,就是想大家在一起开心一下,所以大家大可不必拘谨。”

环太妃说着向身边的太监示意,接着便有一干宫女端着宫中的各式糕点小吃鱼贯而入。这些糕点都是皇宫御厨准备,每一个样式上面都费尽了心思,不但卖相精致,吃起来也是香甜可口,回味无穷。

这时,紫筱郡主突然起身,悠悠然朝着环太妃见礼,开口问道:“太妃娘娘,不知道今晚可有什么有趣的节目呢?”

说完这话,她下意识的和三公主即墨无心相视一笑,那笑容里面漾起了得意,却又似乎充满了诡秘。

听闻紫筱郡主这么问,园中的公子小姐也开始纷纷讨论。

环太妃考虑了一下,然后转身对皇上和太后说道:“太后,皇上,既然大家兴趣这么高涨,我看不如将前些日子南州小部进献的那野兽带出来给大伙瞧瞧。”

太后动了动眸子,也没有过多的顾虑,只是随口应道说:“你瞧着办吧,让大伙儿高兴高兴也好。”

幔帐后面的皇上闻言也只是“嗯”了一声,算是应了。

沈从容忍不住朝那轻纱后多看了几眼,想看看这个皇帝是个怎样的人,竟然这样的惜字如金。听说他是即墨无双的亲弟弟,看来两个兄弟都是一样的沉闷腹黑。

环太妃见太后和皇上都没有异议,嘴角不觉闪过一抹笑容,眼神不经意的从沈从容身上划过:正好看见太后又亲自给沈从容夹过一块点心,心头暗自轻哼一声,同时向身边的太监示意,那太监便忙跑了出去。

“来,多吃点。”太后不断的给沈从容夹吃的,一边还关切的说道:“你啊,身子一直都虚弱,要我说,这药补不如食补,胃口好了,身体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沈从容乖巧的回答道:“太后说的是。”一边却没有忽略紫筱郡主和即墨无心向这边投来的嫉妒的眼神。

大家都知道,当今的朝廷,暂且不说皇上,单式一个摄政王就可以只手遮天。而皇上和摄政王都是太后的亲儿子,何况听闻皇上和摄政王都是非常孝顺的。

大家都不是想破了脑袋的讨好这位老佛爷,可是这个沈从容似乎没做过什么,就轻易得到了太后的喜爱,当然会令即墨无心和紫筱郡主不满了。要知道,她们可是为了讨好这个老祖宗,天天泡在太后的身边陪她说话解闷,饶是如此,却依旧不及沈从容一个外人。

“母后,你身边可还有个儿子呢……”即墨无双突然开口,语气不似平常那般冷淡,而且,其中竟然似乎有一种莫名的妒意,像是一个向母亲撒娇的小孩。

“你那么大人了,自己没长手啊,难道还要母后喂你不成。”太后此言一出,令身边的其他几个人都是惊讶不已。要知道,太后往常最为宠爱的便是她这个人称活阎王的儿子。

他们不但没有见过像太后讨宠的摄政王,也没有见过偏向别人的太后,这使得身边那几人又忍不住多看了沈从容几眼。

夜色的映照下,沈从容一脸乖巧的笑意,和太后有说有笑。加上她本来就纤弱的身子,的确是容易让人产生怜爱的感觉。

而最为哭笑不得的还是即墨无双了,太后那句话差点没让他石化,不禁斜睨了沈从容一眼,那眼神似乎在说,我这个儿子这么快就比不上你这个媳妇儿了。

沈从容回了他一个得意的眼神,微微的抿了抿嘴角。

而这一切,都被太后看在眼里,当下爽朗的笑道:“你们小两口就不要在哀家面前眉来眼去了,往后甜蜜恩爱的日子长着呢。”

“母后说的是。”这下轮到了即墨无双得意了,他幽深的眸子里面闪过一抹暖意,目光浅浅却情深切切。

沈从容正要开口反驳,便听得轻纱中“啪”的一声,接着便是硬物哗啦碎了一地的声音,看来是个杯子被打碎了。

“皇儿,怎么了?”太后闻声忙不迭的扭过头去,因为那声音是从那幔帐后面传出来的。

“母后,没什么……”轻纱后传来一个略显无奈的声音:“只是孩儿一时失手,打破了一个杯子。”少年老成的声音中显得有些凄凉,有些悲哀。

“没事就好。”太后闻言这才放心,然后又轻声说道:“你好好看看,你未来的妃子就在这园子当中,若是有心仪的女子,便告诉母后。”

从太后的语气中可以听得出她是十分的高兴的。

不错,她的两个儿子马上都要大婚了。虽然两个儿子都很孝顺,但是摄政王一向行为乖张叛逆,她本来一直还在为摄政王的终身大事担忧,没想到竟然会这么顺利的按照她的想法进行,而皇上一向听话,这选妃之事,也一定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如愿的。

皇上没有说话,只是听的到轻纱后面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

只不过站在皇上身边的独孤寒却清楚的知道,宴会从开始到现在,他的主子的眼神一直都只在一个人身上没有离开过。而刚才,竟然因为听到太后那句半似玩笑的话一下子将拿在手中的茶盏掉到了地上。

看着即墨无情悲哀的眼神,独孤寒都有些不忍。要知道,即墨无情在得知身重剧毒的时候,都没有流露出那么绝望的眼神过,而如今贵为天子,却有那么多的事情身不由己……

正说着,突然园子里有骚动了起来,很多人伸长了脖子朝门口看去,而更有甚者干脆站了起来,只为看得更清楚些。

沈从容抬头看去,只见在一个太监的带领下,身后跟着一队穿着奇异的人,而在他们之间,有一个巨大的笼子,被一块黑色的布盖得严严实实,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只是偶尔传来不安的咆哮。

“那是什么东西?”沈从容好奇的问道。

“南部的一个小部落进献的一只猛兽。”即墨无双懒洋洋的回答道:“不过我估计你不会感兴趣的。因为你有一只更为凶悍的小宠物……”

小……小宠物,他是在说雪里么?如果那也算小宠物的话,沈从容无奈的看了他一眼,但还是向那个笼子投去了好奇的目光。

当一队人到达一个宽敞的地方时,那个太监得到环太妃的示意,命人揭开了盖在笼子上的那块黑色的布。

顿时,园子里响起了一阵惊慌的唏嘘。

只见巨大的铁笼中,被关押着一只庞大的老虎,黑黄相间的条文,以及那如铁鞭一样的尾巴,无不给人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而那巨大的脚掌偶尔拍打笼子的地步,发出砰砰砰的震天响声,伴随着震慑天际的咆哮声,让这些素来温婉的公子小姐们眼前一亮,极为震撼。

“这只野兽看似凶猛,但实际上确实被驯服的非常温顺的。”环太妃看到有几个小姐吓的失声尖叫,便解释道:“南州小部的技师们是很有本事的,可以把这凶猛残暴的野兽驯服的服服帖帖,今天便让大家见识见识这表演。”

这时,只见那些穿着奇异中的一个人走进了笼子,在大家惊讶的呼声中给那猛虎套上了一个铁链,并把它拉出了铁笼。

在那技师的命令声中,猛虎屈下了前腿向众人作揖,院中顿时在即墨无心的带领下响起了一片雷鸣般的掌声。

接着那技师便发出了命令让那猛虎做了很多动作,都纷纷博得了大家的掌声。

“这猛虎看似凶猛,其实是十分听话的呢,甚至可以被当做坐骑。”即墨无心大声说道。

“你怎么知道,你试过么?”紫筱郡主惊讶的问道。

“那当然了。”即墨无心得意的说道:“就在皇家园林里,我骑着他跑了几百里呢。”

紫筱郡主怀疑的说道:“我可不相信,你连马都不敢骑。”

即墨无心看到紫筱郡主不信,似乎有些不悦,遂起身说道:“哼,我让你见识一下。”说着便往那空地走去。

众人看到即墨无心毫不畏惧的走到了拿技师跟前,而那猛虎一直在技师的命令下伏在地上,看到即墨无心过去,甚至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这无心什么时候大胆了。”太后也有些惊讶的问道。

“恐怕就只是今天吧。”即墨无双动了动眸子,眸光里面闪过淡淡的冷意。

太后皱了皱眉头,可是当她看到即墨无心竟然旁若无人的在那技师的帮助下一下子骑到了那猛虎的身上时,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太后,放心吧,这猛虎虽然可怖,可是在这些技师的训练下,已经毫无兽xìng了。何况有那技师在身边,是没有一点危险的。”环太妃向太后解释道。

太后点了点头,但是心中却依然将信将疑。

看到三公主毫发无损,好多人都跃跃欲试的想试试。尤其是紫筱郡主,她从那猛虎身上下来后,一个劲的向旁人吹嘘着那猛虎本来想动,却被她紧紧的拉着脖子上的铁链而动弹不得。

越来越多的公子少爷去体验能骑一下猛虎的感觉,而很多小姐却依然只是远远的看着不敢有所行动。

“姐姐,你也可以去试一下呀。”即墨无心走到沈从容的身边,微笑着说道:“那感觉可真是非常好呢。”

沈从容微笑着摇了摇头。

“莫不是姐姐不敢?”即墨无心说道,语气中已经多了几分嘲讽之意。

沈从容轻哼一声,心想,我岂会被你一个小小的激将法激怒。正要拒绝,却突然想起了她刚来时墨染对她说的那些话,于是便点了点头,说道:“也罢,试试也好。”说着便站了起来,心想,不去陪着你们把戏演完,怎么能看到你们后悔的表情呢。

“哎呀,女孩子家还是不要试了。”太后忙阻拦道,“不日你便要与无双成婚,半点磕碰也是不成的。”

“母后放心吧,我不也是女孩子嘛,可是我不是就好好的没事嘛。”即墨无心向太后宽慰道:“有那个技师在,绝对没有问题的,你看,那么多人都去试了,不会有一点危险的。”

太后正要再说什么,沈从容却先开口了:“太后放心吧,我想公主也是想让我体会一下,公主都没事,这么多人都没事,太后不用担心。”

闻言,太后便不再多说什么,只是眸光中还是忍不住流露出丝丝担忧来。

沈从容款步走到那空地之上,那技师向她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沈从容便一步步靠近了那猛虎,只是那猛虎似乎有些躁动,开始不安的低声咆哮。

沈从容在那技师的示意下一步跨坐到了猛虎身上。

四下里又响起来了一片掌声,可是在这掌声中,沈从容却看到了即墨无心和紫筱郡主嘴角隐藏的不怀好意的笑容。

她似乎看到了环太妃微微的颔首,接着她便看到那牵着铁链的技师动了动手中的铁链,口中不知低声说着什么她听不太懂的话,而沈从容也觉得胯下的猛虎越来越不安,开始轻微的摆动。

沈从容正要翻身下来,那原先半卧着的猛虎却突然站了起来,而且咆哮声音越来越大,接着开始不断的挣脱身上的铁链。

四周响起了一片唏嘘声。

只听得“砰”的一声,那猛虎挣断了铁链,同时也极力将身上的沈从容甩了下来,沈从容在空中轻松的一个翻身便轻轻松松的落到了地上。

可是就在她抬眼的同时,那猛虎已经向她扑来,周围顿时响起了惊慌的声音,听得出有些小姐竟然被这一幕吓得哭了。

随着那震耳欲聋的咆哮,猛虎已经向沈从容扑来,沈从容脚下运力,只是灵活的闪避。那技师见状也忙上前想拦住那猛虎,却被猛虎一掌甩开,接着继续追赶沈从容。

很快,沈从容就看出了蹊跷,这猛虎似乎只是在追赶自己,而对别人没有一点兴趣。

就在猛虎再一次向她扑来的时候,沈从容刚刚跳跃开来,紧接着就看到一把锋利的马刀直入猛虎的胸膛,紧着那刀锋直下,竟然将猛虎就这么开膛……

沈从容回过头,看到一脸怒意的即墨无双。

即墨无双很自然的将沈从容拉到了怀中,同时在她额头深吻一下,然后在她耳边不知说着什么。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在别人看来,就像一个威武的男子在哄着受了惊吓的女人,那英俊的侧影,让不少在场的人发出了惊叹声。

“来人,把这些南州技师拉下去砍了。”轻纱后传出一个悲凉的声音,满含怒火。

那南州人闻言连忙跪倒在地,大呼冤枉饶命。

“还不快将人拉下去。”环太妃附和道。

“等等。”太后开口,此时的太后,已不似先前那般如一个慈祥的老人,而是一脸的威严,不怒自威的样子让在场的人都被她无形的气场压倒。

“你说你们冤枉,你们有什么冤枉的。”太后问道。方才看到沈从容被猛虎攻击,她的心都快跳出来了。要不是摄政王眼疾手快,抽出身边侍卫的腰间马刀便冲了上去,不知道沈从容这时是不是已经成了那野兽的晚餐。

“回……回太后……那猛虎不知为何会突然挣脱……小人们自知有罪,但是绝对……罪不至死啊……”那些南州人一边说着,一边向环太妃投去求救的眼神。

“哼,你们罪,是不是至死,皇上自有定夺,怎么,你们的意思是皇上处事没有分寸么!”太后凤颜大怒。

“小人不敢!”那技师惊恐的看着太后,时不时的看几眼环太妃。

“既然不敢,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依皇上的命令,拉下去砍了。”太后自然是维护自己儿子的威严。

“太妃救命啊……”那些人眼见求情无望,忙将实现转移到了环太妃的身上。

环太妃只是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那些人正欲说什么,却被环太妃身边的那个太监堵上了嘴,一边催促着那几个侍卫将那些人拉了下去。

即墨无心和紫筱郡主对望一眼,似乎是惊魂未定。

而同样惊魂未定的还有环太妃,她藏在桌案下的双手,一直在不断的发抖。

那技师的确是听命于她,那日紫筱郡主来向她哭诉,她便有了这个计划,她早意料到了沈从容一定会被摄政王所救,也料到了那些南州人定会被定罪,但是她答应他们,定罪后定会将他们放出来。

那些南州人也有事相求于环太妃,于是便毫无怀疑的便答应了。只是没有想到的是,皇上竟然是要砍了他们,不仅他们没有想到,就连环太妃也没有想到,一向温婉容易被控制的皇上,今日居然龙颜大怒,下命砍了那些技师。

即墨无双沉着脸,一手环在沈从容腰间,亲密之意,溢于言表。只见他端端揽着她一起重新走到了席间。

紫筱郡主见状,忙端着一杯茶走了过来,恭敬的说道:“沈姐姐,方才都是我不好,非怂恿着要你去试试。才使得你受此惊险,不过还好,一切都是虚惊一场,妹妹这便给你赔罪,你喝下这杯酒压压惊。”紫筱郡主一脸的歉意,继而说道:“还有前几日的事情,你都不要放在心上,都是妹妹的错。”

“她不喝酒,我替她。”即墨无双冷冷的说着伸手去接那酒杯。

紫筱郡主心下一惊,忙躲闪了一下,然后说道:“无双哥哥这就开始处处维护我这个未来的姐姐了。一杯酒而已,是我真心实意的向沈姐姐敬酒呢,无双哥哥不可以代劳的。”

“她是我的女人,我自然是要处处维护的。”说着即墨无双从紫筱郡主的手中接过了那酒杯,紫筱郡主的脸上顿时划过了一丝惊慌。

沈从容以飞快的手法从即墨无双手中抢过那酒杯,然后一饮而尽,微笑着说道:“谢谢郡主。”

见状,紫筱郡主那颗悬起的心才慢慢的放下了,当下说句不客气转身欲走。

“郡主稍等。”沈从容开口,嘴边绽放起一个神秘的笑容,那笑容如绽放的昙花般神秘艳丽,似乎要将人的灵魂吸进去。

沈从容说着从桌上随便拿过一个酒杯,然后拿起酒壶,说道:“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妹妹这么看得起我,那我自然也要敬妹妹一杯的。”说着拿起酒壶缓缓朝杯中倒酒。

“郡主请。”沈从容将倒得九分浅的就被递到紫筱郡主面前。

紫筱郡主没有去接,只是眼中写满了怀疑。

沈从容淡淡的摇了摇头,然后说道:“郡主不喝是有道理的,因为我在里面下了毒。”说着她就把就被轻轻的放到了桌上。

紫筱郡主听出了沈从容话中的言外之意,当下往前走了两步,端起那酒杯,说道:“姐姐多虑了,我这就喝。”

“呵呵,郡主,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我在这酒中下毒了哦。”沈从容说着又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脸蛋上出现了两个可爱的酒窝。

紫筱郡主轻哼一声,抬头将酒一饮而下。回了沈从容一个挑衅的微笑,那笑容似乎在说,我可不是被吓大的。

紫筱郡主心想,沈从容那么说一定是故意的,是想让她害怕,是对她用激将法,如果她中计,别人定会以为她胆怯。在说了,她亲眼看到了沈从容从桌上拿过的一个杯子和酒壶,根本没有时间下毒,那么说只是吓唬她罢了。

而沈从容看着紫筱郡主的眼神,却充满了同情,似乎在说,不是每个人下毒都得提前做好的,不是每个人下毒都非得是大张旗鼓的。

因为刚才那猛虎的缘故,园中显得有些乱了,太后有些不悦的对环太妃说道:“太妃,这宴会我看是差不多该结束了吧。”

环太妃忙歉意的笑道:“没想到今日会发生这些事情,我也只是想让大家开心一下罢了,还望太后息怒。”

说着她又朗声说道:“看来我们还是正常的赏月赋诗,弹琴奏乐好了。”

“嗯,这个主意不错,正好今日皇上也在,便让各家小姐才艺表演也是不错的。”太后闻言说道,而她心中另有主意。

这时,环太妃示意左右抬出了各种古琴,以及备好了书桌笔墨。

“不知哪位小姐或者公子愿意先来展示一下。”太妃开口,那笑容看起来和颜悦色。

太后却不时向轻纱后的人指指点点不知道在说什么,而轻纱后也只是敷衍的答应着。

“既然没有别人愿意先来,那我就抛砖引玉,献丑了。”这时,人群中站起一个女子,年约二八芳华,亭亭玉立,倒是十分标致,只是从眉目间看得出有几分傲色。

沈从容不禁惊讶,登台之人正是她的妹妹沈花语,只见她款款走到台上,轻轻坐到那古琴面前,轻抚琴弦,叩出了一曲。

沈从容不禁有些疑惑,今日所来之人,心中大抵有数,知道这宴会实际上是皇上挑选他的妃子的一个前奏,皇上想在正是选妃之前见识一下各家小姐,也是情理之中的。

只不过,这一向做事低调的沈花语,今天为何突然这么积极?想到了她曾主动请缨代替靖远侯府来选妃,沈从容就觉得这个妹妹定有什么想法,今日又一反常态的高调主动,莫非她原本就是想一心为妃的?沈从容心中划过一丝肯定之色。

太后微微颔首,说道:“这沈家的三小姐,如今也长这么大了,出落大方,亭亭玉立,着实是个不错的女孩。”说着转头向轻纱中的人问道:“皇儿,这下面的节目,可完全是为你准备的,你尽可选择。”

独孤寒站在即墨无心身边,看着他一脸的孤楚之色,也忍不住叹息一声,他只想告诉太后,这主子怎么可能去挑选别人呢?他的眼神,一直在那沈家大小姐的身上就没有离开过,尤其是方才看到沈小姐被猛虎袭击,若不是他眼疾手快拦住了皇上,他早已先摄政王一步奔出去了。

沈花语一曲弹毕,在大家的掌声中温婉有礼的谢过后下了台。

这时,人群中又一个声音响起:“要我说,这沈小姐方才有一句话说的还是不错的,那就是抛砖引玉。她的琴声引出的一定都是美玉。”言下之意,不管接下来是谁的琴声,都要比沈花语好。

顺着声音,沈从容看到了这个语言高傲的女子。

只见一个一袭绫罗绸缎的妖艳女子自人群走走出,从她的穿着以及所佩戴的饰品来看,家中也定是不菲的人家。

只见这少女奇高气扬的上了台,然后向皇上和太后及太妃行礼后,说道:“说起这琴艺,我到不是自夸,既然太妃给了这个平台,那么就向大家展示一下什么叫天籁之音。”

“这是尚书府中的嫡女大小姐,付尚香。素来高傲,不过她的琴技的确是在京城中文闻名的。”沈从容极好的耳力听到了人群对这个女子的介绍。

付尚香才拨弄了几下琴弦,便显示出了她的琴技的独特之色,可是正当她的表演到了极致之时,环太妃身边却突然响起了一声惊恐的叫声。

人们循声看去,那叫声是三公主即墨无心发出了,只见她战战巍巍的指着紫筱郡主,惊恐的说不出话来。

原来此时的紫筱郡主,整张脸都已经红肿不堪,脸上的五官都挤在了一起,乍一看去,实在是可怖至极。

紫筱郡主看到了即墨无心的眼神,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吓了一跳。忙起身冲到一边的一弯清泉边,从倒影中看到自己猪头的样子,顿时惊讶的大叫起来。

“沈从容,我杀了你!”说着便朝沈从容冲来,她很清楚,她刚才只是喝了一杯沈从容倒的酒,并没有乱服食别的什么东西,一定是沈从容在她没有注意的时候做了手脚。

“你,你这是怎么了?”太后也被即墨无心那恐怖而丑陋的样子吓了一跳。

紫筱郡主看到大家看到她时嫌恶的眼神和嘲笑的声音,心中恨的要命,当下指着沈从容骂道:“这是怎么回事!沈从容,你什么时候,把那酒换了给我!”

“郡主说的什么话?我听不懂啊。”沈从容故作惊讶的问道:“什么酒,就是方才你敬我的那杯么?”

“你……你……这怎么可能……”紫筱郡主气的语无伦次,她分明记得她拿给沈从容的那杯酒被她喝了下去,可是怎么她没事呢,发呢是自己,现在成了这一副被人嘲笑的样子。

“紫筱郡主,你到底想说什么。如果没什么的话,快去看太医吧,这么出来吓人可不好。”沈从容悠悠的说道。

“你……你刚才那杯酒……下了毒,你下了毒!”紫筱郡主喊道。

“笑话,我就这么倒了一杯酒,你就说我下了毒?”沈从容说着又拿过一个酒杯,缓缓的倒了杯酒,然后一饮而尽,说道:“要是有问题,也是这酒有问题吧,再说了,这酒又不是我准备的。”说着看了看环太妃。

环太妃一边强忍着心中的怒意,笑着说道:“怎么可能呢。”而她手上的指甲已经深深的掐入了腿上的肉中,却还是没有一点感觉。

怎么可能,这五溪散可是她给紫筱郡主的,让她去对付沈从容,多少双眼睛看的清清楚楚,沈从容喝下了那杯酒,可是现在,为什么是紫筱郡主中了毒。

“那,就是你方才下的毒!”紫筱郡主一口咬定是沈从容。

“这么说,那凡是喝了沈大小姐的酒,就得中毒喽?”即墨无双不悦的开口。虽然他不用想也很容易知道是怎么回事,虽然他在公事前面一向铁面无私,可谁让他身边这个女人是他想宠尽一生的女人呢,只要她喜欢,他便陪她一起玩。

“这……”紫筱郡主有些语塞,然后说道:“她刚才说了,她说她在酒里下毒了,她自己承认了。”即墨无心开始有些后悔,她的确是说了酒里有毒的,怎么就那么傻呢。

“她都说了酒里有毒你还喝,那你说是不是你傻啊。”即墨无双鄙视的说道,只要想和他的女人为敌的,就都是他的敌人,不管对方是他的弟弟,还是他的妹妹,或者是他的妃子。

“我……”紫筱郡主又急又气,半晌说不出话来。

沈从容无奈的长叹一口气,然后说道:“郡主,你真以为我是神仙啊,我说什么就是什么,那我说你这样子再也好不了了,你信么?”沈从容说着眼中闪着狡黠的笑容。

紫筱郡主却惊恐的往后退了几步。

沈从容又拿起酒壶,然后往杯中倒了一杯,郑重的即墨无双说道:“王爷,这酒中可有毒。”

即墨无双意味深长的拿过酒杯,一饮而尽。然后说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那语气,还有给沈从容的那笑容,都是那么的惊艳。

紫筱郡主看着他们二人一唱一和的样子,突然发了疯似的从桌子上端起一个茶盏,然后朝沈从容泼去。

沈从容甚至还没有躲,就感觉眼前一道紫色一闪,就听即墨无心又尖叫一声。

原来,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即墨无双只是挥了挥衣袖,便将那茶水全部当下。而滚烫的茶水却在即墨无双的盛怒之下被反弹回紫筱郡主的身上,手上,紫筱郡主顿时忍不住尖叫出来。

即墨无双甩了一下被水淋湿的衣袖,然后低沉着声音说道:“你最好顶着你这副丑陋的样子马上从我面前消失,你若是再敢发疯撒野,我一定会让你后悔。”声音中透着无尽的冰冷,让人听来忍不住颤抖。

紫筱郡主一边发着抖一边在即墨无心的搀扶下被拉了下去。

“这孩子,真是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太后没好气的瞪着紫筱郡主,然后关切的问沈从容有没有事。

环太妃见太后也偏袒着沈从容,忙笑着打圆场:“算了,太后就不要计较了,还是看看这演奏吧。这尚书府的付小姐琴技果然是一流的。”

太后只是冷哼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

而台上的付尚香,早被紫筱郡主那一闹没了兴致,看到大家都关注着沈从容和摄政王,而不把注意力放在她这了,愤怒的下了台。

而轻纱后的独孤寒看完这一切,才明白了为什么在宴会开始之前。即墨无情让他去找五溪散的解药,还是那么的焦急。

原来,在宴会开始之前,即墨无情早就到了后花园,期盼能早点看见沈从容。当他无意中听到了紫筱郡主和即墨无心的对话时便知道了她们今晚打算给沈从容下毒,所以他才火急火燎的要独孤寒去找解药。

索性的是,他很欣慰沈从容可以信任他并提前服下解药,同时,对于紫筱郡主的中毒,他到一点都不意外,他也是很了解沈从容的本事的,谁想在她面前玩弄毒药,那不是班门弄斧么,至于怎么给自小下毒,那更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091、天作之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