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重生之盛世毒妃 [目录] > 第94章:094、惊世婚礼

《重生之盛世毒妃》

第94章094、惊世婚礼

溪珞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摄政王大婚,京城各处一片繁华。

靖远侯府一大早就忙碌了起来,虽然嫁妆早已准备好了,该置办的夜都置办好了,可是沈于卿仍然觉得心里不踏实。

看着沈于卿不断在房中走来走去,三姨娘忍不住说道:“老爷,你这是怎么了。”沈于卿似乎心事重重。

“唉……”沈于卿一声长叹,他已经将自己能拿得出手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可是那嫁妆与摄政王送来的聘礼相比,却仍然显得寒酸。

与此同时,一样焦急的人不知沈于卿一个。

竹里苑,沈从容坐在梳妆台前,看着絮飘飘给自己梳妆,心里泛上一股奇怪的感觉。

她隐约记得,上一世,以方景瑜的身份嫁给宇文舒的时候,似乎也是同样的一幕,只是那时候的她,似乎也不曾紧张,可是现在,她的手心不断有汗珠冒出。

絮飘飘一大早就来了,到现在已经把她折腾了有快两个时辰了,原本就美貌的她,在絮飘飘的一番悉心打扮下,更显得娇艳无比。

而院子里,公子欢喜却一直沉默不语,这是第二次亲手送老大出嫁了,他的心绪,怎么还是那么复杂,那么不淡定呢。

“沈姐姐,我来看你了。”院外传来一个清脆爽朗的声音。沈从容记得这声音的,恰是长孙俏。

只见长孙俏一袭素雅长裙,跑上了阁楼,看着美若天仙的沈从容。由衷的赞叹:“沈姐姐,摄政王真是好福气啊!”那真挚的样子一点不虚假,不恭维。

沈从容笑笑,伸手在长孙俏的鼻尖上轻轻刮了一下,然后说道:“就你会说话。”

沈从容不是不知道,外面都传疯了,说靖远侯府的大小姐好福气,高攀上了人中龙凤的摄政王,而只有这个小丫头自然的说是摄政王的好福气。

“我又没说错。”长孙俏淘气的吐了吐舌头。

絮飘飘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成果,然后说道:“当然没错了,当然能是即墨无双的福气了,能娶到我们这样才貌双全的绝世美女!”

“嗯,不错,继续……”沈从容悠闲的坐在桌前,很享受她们的夸奖。说着随手就从桌子上抓起了一块小点心往嘴里塞去。

谁知絮飘飘眼疾手快,一把挡住了就要被沈从容送进嘴里的东西,然后说道:“哎呦我的老大啊,你好歹珍惜一下我的劳动成果好吧,你那个唇妆我可花了不少时间呢……”

说着从沈从容手中夺过了那诱人的小点心,然后顺便把桌子上其他的食物也一并收走了。

“不用这么夸张吧。”沈从容真的是想不通,干嘛要化那么仔细,反正整个婚礼她都一直会盖着喜帕盖头,反正别人也看不到她,而唯一一个能看到她的即墨无双又不是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

几个人正闹着,沈从容看到有个苍老的身影走进了竹里苑。

“爹爹……”沈从容连忙迎了上去,抱住了沈于卿的胳膊。

看着自己这个冰雪聪明的女儿身着喜服的样子,沈于卿不觉鼻头有点酸,但是脸上却仍勉强的洋溢着笑容。

“往后爹爹就不能时刻在你身边照顾你了……”沈于卿的声音有些哽咽,他最疼爱的女儿,一晃眼都这么大了,不知不觉要嫁给别人了,做父亲的心中自然是万分的不舍。

“爹爹,你别难过,女儿会时常回来看你的。”沈从容一边扶着父亲坐下,一边乖巧的说。

沈于卿点着头,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很凝重,而且,看着沈从容的眼神,似乎带着些歉意。

“爹爹,你有心事?”沈从容敏锐的观察力注意到了沈于卿的心事。

沈于卿把沈从容的手握在自己的手掌中,然后长叹一声,缓缓说道:“女儿啊,爹爹对不起你,你出嫁这么大的事情,可是爹爹能给你准备耳朵嫁妆,与摄政王的聘礼相比却是那么的寒酸……”沈于卿说着脸上又挂上了那丝歉意。

沈于卿当然也想自己能拿出与摄政王的聘礼相当的嫁妆,这样才能给女儿足够的面子,也能让她往后在摄政王府处处抬得起头。只是,自己的那点家业,又如何能与在尚武国只手遮天的摄政王相比。

沈从容闻言,顿时笑了笑,说道:“爹爹原来是在为了这个事情烦恼,你放心吧,女儿自有办法,保证这是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给足摄政王面子,也会给足我们靖远侯府面子。”沈从容自信的说道。

闻言,沈于卿眼中很是惊讶,正要问,却隐约听到了外面传来的锣鼓声,一派喜庆。

“爹爹,总之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放心好了。”沈从容笑着说道:“我这竹里苑要闭门了哦。”

沈于卿会意,站起身来,看着沈从容的眼神,充满了疼爱之色,然后才快步走出庭院却接前来迎亲的摄政王。

看着舍玉清离开后,沈从容向公子欢喜嘱咐了一些事情,待公子欢喜纵身翻出院墙的时候,沈从容回头,却发现絮飘飘领着长孙俏和连翘,已经把竹里苑那重新粉刷的大红的院门插上了门闩。

沈从容看着絮飘飘脸上的坏笑,也只是微微的笑了笑便坐在了石椅上,她倒是悠闲的很,她像是做好了准备看絮飘飘怎么为难即墨无双。

也罢,反正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就任她们去欢喜吧。

“老大,你说一会问摄政王要多少开门费合适?”看絮飘飘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不错,她的确是想看着这个发财呢……

“反正冤大头不是我,看你的本事,能诈到多少算多少!”沈从容的口气,典型的吃大户!

长孙俏听到她们的对话,若不是她就在这里亲眼看到这说话的两个人,真不敢相信沈从容竟然能变现的那么的事不关己……

“嘿嘿,那我一次就榨干他。”絮飘飘看起来心情格外的好。

“等一下!”沈从容突然开口,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

絮飘飘看着沈从容问道:“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我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情。”沈从容严肃的说道:“即墨无双说了,他说他所有的家业连同他自己都是我的,也就是说,他今天是拿着我的钱来娶我的!”

听到这番论断,絮飘飘表示鸭梨很大,她想她已经知道沈从容下面要说什么了……

“老大,你的意思是我们为了给你省钱,就不要开门费了么?”絮飘飘脸上的兴致盎然已经票无影踪了。

沈从容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自言自语道:“少了这个环节的话就没有趣味了……”脸上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絮飘飘看着沈从容的样子,感觉被她打败了,但是沈从容却突然惊呼:“我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好主意。”然后脸上露出一副沾沾自喜的得意笑容。

“什么馊主意,说来听听……”絮飘飘可不报一点希望了。

“咳……”沈从容清了清嗓子,然后说道:“为了不打击你们的积极性,我就大发慈悲,允许你们漫天要价。”说着眼光中波光流转,然后继续说道:“但是今日活动结束后,你们得把我的银子还给我……”

“果然是馊主意……”絮飘飘一头黑线。

沈从容安慰道:“放心啦,为了补偿你,你可以尽情的在摄政王摆得婚宴上大吃大喝,全部吃回来。”

絮飘飘斜睨着沈从容,然后淡定的说道:“老大,按照你的说法,摄政王的就是你的,这婚宴也是用你的银子摆的……”

沈从容突然收起了笑容,对哦,她怎么就没想到这个问题呢。

正要再说什么,却听到震天的锣鼓已经声已经向竹里苑接近,伴随着的还有各种人的欢歌笑语……

“来了来了。”絮飘飘对连翘和长孙俏说道:“快,守好门,摄政王娶亲,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吃大户的好机会。”

“沈大小姐,摄政王亲自来迎娶你了。”外面传来了喜婆尖利的声音。

“摄政王亲自来也得按照规矩。”絮飘飘一点都不客气。

沈从容个只听到一个男人爽朗的笑声,她很少听见即墨无双能笑得这么开心,同时她呀看见了从门缝里递进来的一叠红包。

“好了,本王的红包绝对物超所值,快看门吧。”即墨无双今天心情出奇的好。

“几个红包就想拐走我们沈姐姐呀。”长孙俏也忍不住加入。

只见门缝中不断的递进来各种精致的小匣子,里面有精美的首饰,有细致的艺术品,件件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可是絮飘飘依然不依不饶,不仅没有开门,而且没有一点松动的迹象。

这时,门外有人递进催妆诗,沈从容看不见外面的景象,可是听得到外面的热闹,她想,按照这架势来看,即墨无双恐怕把他所有的门客到带来了。

沈从容猜的一点都不错,即墨无双今日大喜,不仅带上了所有的门客前来娶亲,更是在他的娶亲路上经过之地一路红包不断的洒。

沈于卿想到了摄政王的排场一定会很大,可是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大,这风光的样子,觉得不亚于皇帝大婚。

而在想到自己竭尽所能给沈从容个准备的嫁妆,心中又泛起一丝苦涩。

“本王能给的都给了,现在剩最后一件东西了,可是递不进去……”即墨无双的声音中有些无奈,他倒是想看看这到底是谁把这门,竟然把的这么严实。

“最后一件,是什么?”连翘忍不住惊讶道。

“本王自己!”四个字,字正腔圆,惹来所有人的笑声。

没过多久,门外传来了一个这嫩的声音:“姐姐救命,帅哥哥绑架我要我叫门……”

沈从容忍不住嗤笑。看来即墨无双这一招又破产了,沈崇思倒是一点都没被收买呢。

门外的即墨无双看着这个一脸无辜的小子,恨的牙痒痒,他自己自告奋勇要来帮他叫门的,还要走了他腰间的一块玉佩,可是这么轻易就出卖了他……

外面即墨无双的门客们纷纷发挥自己的本事,开始叫门,终于沈从容也觉得差不多了,至少给老爹长足了面子。

絮飘飘示意连翘去给沈从容盖上喜帕,然后才缓缓的打开了一缝儿。

时,她一个人便架不住推搡的力量,门一下子被推开。

紧接着,穿的喜气洋洋的新郎官便一步踏进了竹里苑,这一天,他已经象过很多次了,他一向如此,凡是他能想象的到的,他都能将之变为现实。

沈从容从喜帕下只能看到即墨无双的一双墨靴逐渐朝自己走来。

毫无预兆的,突然被拦腰抱起。沈从容下意识的伸手拦住了男人的脖子,感受着男人因激动而不断起伏的胸膛。

顿时,围在竹里苑门口的人一下子欢呼起来。

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有礼,沈于卿今天在朝臣中算是张足了面子,摄政王的表现一再揭示着他对这个沈大小姐的上心和在意。

即墨无双禁不住兴奋的喊道:“出发!”

沈从容便只是安心的在男人温暖厚实的怀抱中躺着,这一刻,她似乎也曾有过,可是这一次,心中的感觉却更为深刻。

很快,沈从容感觉即墨无双已经出了靖远侯府,她被放在了轿子里。

她看不见外面的景象,但是从吵杂的声音听来,外面一定是人山人海。

的确,此时不仅仅是靖远侯府外,整个迎亲队伍经过的街道两旁,都是里三层外三层的挤满了人。

大家都想看看这个沈大小姐是怎样的天仙,竟然能让摄政王如此大礼相待。

只是,人群中突然传来了一些不合适的声音,沈从容听力极好,倒是轻易的就听到了。

“那就是靖远侯府的嫁妆么?好像配不上这样盛大的婚礼吧。”

“我还以为靖远侯府能有不少的嫁妆呢,听说摄政王的聘礼可是整整十六箱的奇珍异宝。”

“靖远侯府这下摊上了一个好女婿。”

风言风语四起,很多人都听到了,而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人群中的焦点就转移都到了嫁妆上。

沈从容只是冷冷一笑,并未理会。

即墨无双也听到了,他眼神阴冷的扫过那些人,议论的声音变戛然而止。

“奏乐,出发!”冷峻的声音,他唯一在乎的是这些人的声音传到轿子中那个女人耳中,会让她不高兴。

看着长龙般的娶亲队伍,稼木真内心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是失落,遗憾,祝福,抑或是别的什么,他说不清楚。

“此生得一人生死相伴,夫复何求。”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稼木真回头,却看见长孙俏同样长龙般的队伍。

稼木真隐约可以到长孙俏对他的情谊,他也并不讨厌这个善良活泼的女子,只是,他说不清楚为什么,只是有一股淡淡的排斥感……

车队刚刚出发,便迎面来了另一个车队,而且这一车队中,不论是骑的马,还是拉车的马。都是清一色的白色。

马上之人,皆锦衣华服,看得出都不是普通人,只是每人戴一顶很大的斗笠,而且压的很低,看不清楚脸庞。

领队的那匹高头大马之上,那俊美飘逸的男子正是天香楼的老板公子欢喜。

人群中有人认出了公子欢喜,不禁惊呼了出来,众所周知,公子欢喜这个人来去飘渺无踪,难得一见。谁也想不到他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只见公子欢喜双手抱拳,然后朗声说道:“奉幽暗阁老大方景瑜在世之前之命,特赠嫁妆八车与沈大小姐,还望笑纳!”

人们的目光纷纷投向那八辆马车上,隐约可以看见,各种玉器,绫罗绸缎,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而有人从公子欢喜念着的清单上还听到有一套凝脂玉打造而成的家具,天哪,但是这一套家具恐怕就可以买下整个京城的八大街了。

听公子欢喜念完清单,人群中沸腾了,天啊,这样的嫁妆,去配摄政王的聘礼,实在是绰绰有余!

居然连幽暗阁都来道喜,居然是公子欢喜亲自来,这沈从容到底何许人也,竟然能让幽暗阁老大方景瑜如此关心。

即墨无双自是知道沈从容和公子欢喜的关系。

而沈从容的耳中突然传进一个细小的声音:你的我的风光都盖住了。

沈从容知道,这是即墨无双再用传音入密的手段和她说话。

“不过还是我赢!”紧接着第二次传音入密又来。

“因为,我的聘礼中最珍贵的,是我把自己送给了你,嘿嘿,这个你可没法比!”

沈从容嘴角微扬,只是也用传音入密对那白马上的即墨无双说道:“你嘛,只需那一车嫁妆就买的下来,不贵!”

即墨无双忍不住回头朝轿子中看了一眼,轻轻的咬了咬嘴唇,然后没有说话,但是嘴角却绽放出一朵不怀好意的笑容,哼,就让你逞一时口舌之勇,看今晚怎么收拾你!

人群中有时一阵惊叹,摄政王居然笑了,那个活阎王居然笑了,而且,还是那么妖媚的笑容……

……本章完结,下一章“095、洞房花烛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