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重生之盛世毒妃 [目录] > 第97章:097、要你的血

《重生之盛世毒妃》

第97章097、要你的血

溪珞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日,太后在凤栖殿设家宴。

即墨无双和沈从容到达的时候,才知道除了他们两个便是皇上和他的四个妃子。

只是皇上借故没有来,沈从容想,大概是即墨无情心有顾虑才不来的吧。

太后倒是一如既往的心情不错,只是神色看来似乎有些憔悴。

当初皇上选妃的时候,沈从容并不在意。因为皇上选个怎样的妃子她并不在意,可是现在得知了皇上就是墨染,沈从容回过头来重新看他选的这四个妃子。

尚书府的大小姐付尚香虽然才貌双全但是心高气傲,那眼神中大有不把一切放在眼中的意思,看得出,她的目的就是为了当皇后而来。

而太后的侄女蓝齐儿在这些人中倒是算起来和即墨无情比较亲,毕竟从小认识,也在一起玩过。而且蓝齐儿天真可爱,带着草原人的纯真质朴,的确很招人喜欢。只不过,即墨无情似乎没法把这个妹妹当做妻子对待。

而沈花语自不必说,沈从容可以从她看皇上的眼神中看出她对即墨无情的情谊。

至于庆南王府的嫡女二小姐南宫巧兮,沈从容倒是十分喜欢。此女子不但心地善良,最重要的是,很多处场合,沈从容都看出来了,这个兮妃做事很有分寸大方得体,若她可以成为即墨无情的贤内助,那自是不错的。

太后在凤栖殿后的凉亭里设宴,一张圆形的桌子上不一会儿就摆满了可口的饭菜。

大家一一坐定后,太后笑着说道:“今天,主要就是想和儿子媳妇们像寻常百姓家一样吃顿饭。”

“姑妈,那我常来陪你!”蓝齐儿坐在太后的左侧,一手抱住太后的胳膊,活泼的说道。

“没大没小。”太后亲昵的刮了一下蓝齐儿的鼻头,说道:“你现在是齐妃了,怎么还叫姑妈呢。”

比起即墨无心,即墨无双更喜欢这个天真可爱的表妹。

蓝齐儿吐了吐舌头,低声嘀咕着:“人家习惯了嘛。”

“是啊,太后,我们会天天来看你的,只要你不嫌我们烦。”沈花语开口。她深知,要想讨得皇上的欢欣,就一定要先讨太后的喜欢。

太后只是笑了笑,然后吩咐大家开动饭菜。

这时,太后的贴身侍女绿萝端着一碗汤走了过来,恭敬的放在了太后的面前。

“姑妈……”蓝齐儿话刚出口,意识到又说错了,当下摸了摸头,然后说道:“太后,你怎么不吃饭,这是什么汤啊。”

绿萝在一边解释道:“太后最近几日乏困的很,精神不好,这是太医开的补药红参,可以提神凝气。”

太后喝了一口红参汤,然后摇了摇头说道:“哎,岁月不饶人啊,老了……”

沈从容不禁多看了太后几眼,心中暗自觉得奇怪。前几日她来向太后请安的时候,都觉得太后精神矍铄,可是这些日子,她也发现了太后的脸上不似先前那般容光焕发,而且精神也的确大不如前了。

难道女人上了年纪这时不可避免的现象么?沈从容暗想,可是这变化也太快了。

吃完饭后,几人陪着太后在园中走动。

刚走到前院,沈从容就看到了一处苗圃,里面有五颜六色的花儿。

太后看见后,对沈从容说:“那人我命人在这凤栖殿前开辟出一小块空地,把屋子里那些花花草草都移到了这院中,果然发现他们有生气多了。”

太后一个劲的夸奖沈从容,倒是让其他几人有些嫉妒。

可是没走几步,太后便突然站住了。

只见太后一手揉了揉太阳穴,然后说道:“哀家怎么觉得突然之间头晕的厉害。”

即墨无双闻言,一个箭步上前,和沈从容一起搀扶着太后回到了屋里。

沈从容给太后把脉,心中觉得十分奇怪。

为什么这太后体内有一股非常活跃的灵力在流动,像是中毒迹象,可是沈从容居然拿捏不准了。

而不多时太医也来了,太医看过后说只是太后身体有些虚弱,只要多加休息,多吃些补药就好了。

“母后真的没事么?”殿外,即墨无双问沈从容。

沈从容迟疑的不知该如何作答,若说是中毒,似乎不像,若说不是中毒,可是太后的脉象又十分凌乱。

一时之间,她这个毒医鬼仙的弟子也拿不准了。她实在是不记得五毒卷上有过这样的记载。

沈从容和即墨无双依旧每天照旧的向太后请安,可是太后似乎身子却越来越虚弱,越发的没有活力了。

即墨无双和沈从容都十分惊讶,可是仔细的查看了太后的饮食后,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这天,二人向太后请安正要离开的时候,沈从容注意到了在太后寝宫的一角,一个红木花架上摆放着的那盆龙涎草。

奇怪,太后之前不是听从她的建议,把这屋中的花花草草都移到院子里去了么,怎么这龙涎草又回到了屋里。

即墨无双顺着沈从容疑惑的目光,似乎也想起了什么,便叫过了绿萝,问道:“这龙涎草为什么不放在外面多吸收阳光呢。”

“回王爷,太妃娘娘来看太后的时候,说这龙涎草不同于别的那些花草,这龙涎草更喜阴。放在屋中,长势反而会更好。”绿萝顿了顿接着说道:“这花架还是太妃娘娘送给太后的呢,所以太后便命人把这龙涎草搬了进来。”

即墨无双和沈从容对望一眼,彼此已明白了对方心中所想。

环太妃与太后争了一辈子了,她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有计划有目的的。

“搬出去!”即墨无双开口。

绿萝闻言便命几个侍女将龙涎草又搬回了殿外。

“你觉得那龙涎草有问题?”即墨无双看着沈从容。

沈从容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除此以外,找不到别的更好的解释了。”显然太后逐渐失去精神,是中了慢性毒药,而她和即墨无双从多方调查了太后的饮食还有其他,发现并没有那么问题,那么如此说来,这盆龙涎草便很可疑。

况且太后宫中虽然花草甚多,可是只是在这盆龙涎草出现以后,太后才逐渐开始变得虚弱的。

“对于这龙涎草,你可了解?”即墨无双问道,他真的不希望问题在这龙涎草上。

沈从容缓缓说道:“龙涎草的确有安神的效用,不过我倒不曾在五毒卷上看到过它是什么致命的毒药……”沈从容也不希望这龙涎草是罪魁祸首。

龙涎草是太上皇送给太后的,若真是因为龙涎草的原因,那这其中的牵扯就大了。

“等等,我好像想起了什么!”沈从容突然说道。

“嗯?”即墨无双正要再问,却只见沈从容已经朝殿外跑了出去。他急忙跟了上去。

沈从容一路飞快的奔到了太医院,她相信自己的记忆不会出问题,但是她只是想再来确认下。

即墨无双看着沈从容认真的样子,缓缓走到了她的身边,只见她正在飞快的翻阅近些日子太医院给太后开过的补药。

“果然是这样!”沈从容的脸色开始变得有些激动。

即墨无双闻言,从沈从容手中接过那个药簿,仔细的看了看,似乎也发现了什么不妥。

“张太医,这太后每日吃的红参,是哪位太医给开的?”即墨无双问道,眼中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意。

“这……”张太医想了一下,然后说道:“我想起来了,是陈太医,那日是陈太医惯例去给太后检查身体,然后发现太后有些气血不足,所以开了红参。”张太医不知道摄政王到太医院来问这个干嘛,但是不敢有丝毫隐瞒。

“那陈太医呢?叫来,本王有话要问他。”即墨无双的语气十分冰冷。

“回王爷,那陈太医昨日便已经得到了恩准去回老家探望他的母亲去了。”

“这么巧?”即墨无双心中的疑惑更加肯定了。

沈从容和即墨无双刚出了太医院,即墨无双便让长卿去追陈太医,他倒想问问,这幕后是谁这么狠心,虽然他隐约可以猜得到是谁。

“现在还不能确定一定就是这红参作怪呢。”沈从容说道,她现在只是猜测,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即墨无双看着远方,眼眸中似乎有什么在闪动,接着说道:“龙涎草送来第二天,陈太医便去给太后检查身体并且开了这红参,就算龙涎草和红参都没有问题,我也得问问陈太医,他是怎么照顾太后凤体的!”即墨无双的语气十分愤怒,这天下间,他心中最在意的,除了身边这个女人,恐怕就是他的母亲了。

居然有人在太后身上打主意,如果被他抓到了证据,他一定不会轻饶这个人。

“这红参和龙涎草分别都对人有好处,可是夹杂在一起,却不见的有益。”沈从容缓缓说道:“龙涎草现在已经搬出了太后寝宫,索性现在把红参也停了,看看太后是否会好转。”

“也唯有如此了……”即墨无双说道,可是他心中却觉得十分沉重,这龙涎草,可是太上皇送的,太上皇这些年深居简出,除了每年一次的祭祀会参加,别的活动一概不露面。

而他已很少关心过太后了,怎么会突然送东西给太后。这其中定有蹊跷,即墨无双知道,这背后搬弄是非之人,定是那环太妃。只是她这一招使的好,唆使太上皇送龙涎草,又命太医开红参,这二者都对太后没有恶意,而她自己也恰好能置身事外。

而这一层关系,沈从容也想到了。环太妃这个女人,果然很有手段,比起她的那个儿子闵亲王即墨无忧,手段不知要强多少倍。

沈从容一直在宫中陪着太后,同时监管一切,这件事情,即墨无双也不放心别人去做。

只是晚上长卿带回消息说陈太医在回家途中马车从桥上翻了下去,而陈太医当场毙命。

即墨无双听着消息,面无表情,看得出,这个消息也早在他的意料之中。哼,杀人灭口,不留一丝机会,这才是环太妃的作风。

而宫中的沈从容却忙的焦头烂额,虽然龙涎草和红参已经停了,可是太后的中毒迹象却似乎没有好转,而且体内那些毒素正在一步步的侵蚀她的生命。

太医院这才发觉太后并不是一般的气血不好,体弱气虚。而是出了大问题,可是太医院中的太医们却不知道如何下手。

太后已经奄奄一息了,而一时之间,宫中也乱了阵脚。

朝臣们纷纷献策,他们都只是,若是这次能在医治太后的时候抢到一点功劳,皇上和摄政王,都定会有重赏。

这日,朝堂之上大臣们又纷纷议论此事,可是在皇上听来,尽是些没用的主意,说什么仙山,什么灵丹妙药的,尽是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皇上,末将倒是有个方法,不知当不当讲。”镇远将军见朝堂上议论纷纷,却没有个定论,于是上前启奏。

“但说无妨。”即墨无情心中十分焦急,但是语气中却依然镇定自若。

“启禀皇上,末将多年前在对卿妤国的一场战争中,救下了一个人,这个人是卿妤国的一个富商,因为末将于他有救命之恩,所以末将与他结下了很好的关系。”

顿了顿,镇远大将军接着说:“而卿妤国盛传有一个祭师,能通天意,可窥天机。”

“将军说的可是卿妤国著名的祭师乌有虚?”有人忍不住问道。

“不错,正是此人!”镇远大将军说道:“此人一向修炼与深山,过着仙人般的生活,只是每年一次会为卿妤国皇帝解答疑难。”

“此人号称半神仙。”即墨无情开口,他也是听说过这么个人的,天下间没有他不精通的东西。若是能有此人为太后占上一卦,或可是太后避过凶险。

“可是素闻此人不见外人,将军有何办法?”即墨无情问道。

镇远大将军说道:“方才我提到的那个我曾救下的卿妤国的富商,与着乌有虚有交情,而且乌有虚此人欠他一个大人情,若是皇上允许,末将想去央求此人。”

“既然如此,那将军将这乌有虚请到宫中最好!”即墨无情的语气中似乎有些激动,若是真能请到此人,那太后定然有救。

然而三天后,镇远大将军并未能请的这半神仙乌有虚进宫,不过他还是有收获的,他带来了一封乌有虚的亲笔卦函。

“皇上,只要按照这卦函上的条件去做,就可以治好太后。”镇远大将军将卦函呈递给皇上的时候,即墨无双有些鄙视的看了那卦函一眼。

他可不相信一个连太后的面都没见的人能轻易就靠掐指一算便给出一个治疗办法。

除非,他就是下毒之人,而前前后后发生的太多的事情,让即墨无双对这个镇远大将军产生了怀疑。

环太妃一介女流,纵使位高权重,但是依然有太多的事情不方便去做,可是如果有如镇远大将军这样一个手掌雄兵,自身又武艺高强的表哥,所有的事情便又不一样了。

虽然只是这样想,但他也还是在皇上看完那卦函后也大体的扫了一眼。

“将军,这卦函上说太后是撞了天忌,而要是想解这一劫,得找到一个五行至阴八卦至阳的年轻女子,并用她的血祭太后,太后才能破了这天忌?”即墨无情的语气中带着一丝鄙夷。

这是什么鬼方法,要救一个人,但是得先杀另外一个人,半神仙就是这样窥探天机的么?

“王爷,既然现在太医院也没有办法,那先试试如何?”镇远大将军应肃旗也冷冷的说道。哼,起码他是唯一一个能拿出真正方案的人。

“也好,先试试,可是去哪里找这样一个女子?”即墨无情问道。

“回皇上,只要命礼部去查一下出生薄,能与这卦函上八字相合的人就是这所谓五行至阴八卦至阳的人了。”镇远大将军解释道。

即墨无情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如此,那这件事情便交给将军你去做好了。”

即墨无情只是没有想到后来的结果,如果他要是知道那结果,恐怕他会当场把那卦函撕得粉碎。

结果是在三天以后才出来的。

朝堂上,镇远大将军令礼部侍郎公布了八字与卦函上相符的人,竟然是沈从容。

当拿礼部侍郎刚说出沈从容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其他还未说完的话便被一个暴怒的声音打断。

“混账,”摄政王大怒,脸上的怒意溢于言表。二话不说竟是一掌朝着那侍郎身上劈了过去。

其他的朝臣皆惊讶,倒不是为这摄政王的行动,而是为这侍郎的大胆,众所周知,摄政王为了沈从容连皇帝的金銮殿都敢围,对沈从容的盛宠京中皆知,可这个侍郎还敢如此大胆,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而那礼部侍郎被即墨无双赶出大殿的时候,偷偷的看了一眼镇远大将军和闵亲王,不知道他们给自己许下的东西能不能实现。若不是那镇远大将军给的诱惑,他才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去得罪这个活阎王呢。

“王爷,莫非你不想救太后?”闵亲王即墨无忧不怀好意的开口。他就喜欢看戏,现在他倒要看看,即墨无双在满朝文武的面前,怎么表现他一贯的孝子风格。

即墨无双冷冷的看了即墨无忧一眼,然后不悦的说道:“如此没有人性的办法,就算医好了太后,可是太后一向宅心仁厚,也定会内疚自责。太后一定要救,但却不是这个办法。”强硬的语气,没有一点商量的语气。

“皇上……”镇远将军把目光移向了皇上,可是正要说,皇上却先开口了。

“这件事情不需要再议论,不准!”语气不似往常那般平静而深沉,倒是充满了霸道和气愤的味道,盛怒的表情,只有站在他身边的独孤寒看得到。

这下,镇远大将军倒是有些意外,那日皇上和摄政王允许他去这样一个符合卦函八字人的时候,就说明了他们不在乎要牺牲一个无辜的人,可是如今看来,如果这个人是沈从容的话,他们便会加以阻拦了。

摄政王会阻拦,这个是镇远大将军意料中的事情,可是为什么连皇上也阻挠呢?

莫非他们兄弟如今已经一心了,还是皇上摄于摄政王的权利而不得不向他妥协?

因为今日的皇上,实在是有些反常,他的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坚定,和从不曾有过的盛怒。

镇远大将军只是想多了,却不知道即墨无情心中对沈从容的情谊。

“皇上,摄政王,这个办法一定可以治好太后的!”镇远大将军坚定的说。

即墨无双走到镇远大将军应肃旗面前,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他,然后缓缓说道:“将军,为什么你这么肯定,说的仿佛你对这毒药了若指掌一样,莫非这毒是你下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嘲笑,但却极具震慑力。

闻言,镇远大将军脸色大变,急忙上前几步,对屏风后皇上说道:“皇上,末将恳切的心情还望皇上谅解,就算王爷不想牺牲王妃去救自己的母亲,也不用污蔑我吧。我应肃旗自认对得起朝廷,对得起百姓!”言辞之激烈溢于言表。

“应将军,我只是随便说说,你那么紧张干吗?”即墨无双倒是缓缓踱步,神情自然。

“末将只是因为被王爷无端怀疑而感到心痛,我应肃旗对皇上,对太后,对朝廷,一片赤子之心,日月可鉴!”镇远将军铿锵有力的话语,让朝堂众人忍不住动容。

“将军莫要生气。”闵亲王连忙上去安抚,然后意味深长的说道:“大家都知道你的心意,我们又何尝不是,只是想让太后早些好起来而已,可是既然摄政王比起太后,更看重王妃,王爷不愿意,我们也没有办法……”闵亲王这一番话,仿佛即墨无双是个不忠不孝之徒。

“够了!”那上位之座的人看着堂下这些人彼此勾心斗角,从来都只是冷眼旁观,但是没想到今日平白无故的把矛头指向了沈从容,当下一声冷喝,说道:“这件事情,朕不许!从今往后,谁要是再提起,杀无赦!”

皇上第一次发出这么狠的命令,这让满朝文武都很意外。

“哼,我的母亲,我自然会想办法,但是要我以牺牲自己的妻子为代价,这种不仁不义之事,我即墨无双恐怕做不来!”即墨无双看着闵亲王和镇远大将军,冷冷的说道。那慑人的气势,让满朝文武震惊,他们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摄政王这迫人的气势了,今日,却为了沈从容再一次当庭动怒。

即墨无双说完后,便拂袖离开,甚至不等皇上退朝。

环太妃的宫中,环太妃正坐在荷亭里喂鱼,今日朝堂上发生的事情,她也有所耳闻了。

她身边站着的男人,便是镇远大将军应肃旗。

“即墨无双似乎对我们有所猜疑。”应肃旗开口。

环太妃似乎并不在意,之事慵懒的把手中最后一把鱼食全部撒入湖中,然后说道:“哼,即墨无双何等人也,怎么能想不到这其中的缘由?他能猜到是我们,那又怎样。”

顿了顿,环太妃接着说道:“陈太医已经死了,他失去了所有的线索,难道他还能亲自去问太上皇那龙涎草是哪里来的么?”环太妃说着嘴角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

给太后下毒这件事情,她做的不留一点痕迹,她自己都很佩服她自己。即墨无双明明知道是她所为,可就是没有一点证据,还在朝堂上被逼用王妃来救太后,就算他一肚子的怒气,却也无从发作。

想到这里,环太妃又得意的笑了。

“要我说,我们要是想计划成功,还是不要去顾忌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了,沈从容这个女子虽厉害,但是他父亲靖远侯手中已经没有什么兵权了,不怕她对我们造成什么威胁。”镇远大将军缓缓的说道:“我们应该好好计划一下,即墨无双怎么办,这个厉害角色可不好对付。”

只见环太妃对应肃旗的话却不以为然,她缓缓的说道:“你真的以为女人微不足为道么?”说着她白了镇远将军一眼,道:“如果男人真的那么厉害,当初按照太上皇的意思,如今在那龙椅上的,本就该是无忧。都是凤栖殿那个贱女人耍了手段,才把即墨无情那个病秧子扶上了龙椅。”

环太妃说着脸上划过了几分恨意:“这次算她命大,本来再有两天,她就归西了,硬是生生让人卡到了这个节骨眼上。”

“哼,那又怎样,此毒没有解药的。她迟早是死,多活几天,只是多受几天的罪而已。”应肃旗嘴角也露出一丝奸诈的笑容。

“对了,我听说今日在朝堂上,即墨无情那个小子为沈从容那个贱人的事情大怒?”环太妃问道。

“不错,他们兄弟两都很维护那个女人。”应肃旗狠狠的说道,自己想要置沈从容于死地的计划就这么破产了。

“哦?”环太妃不动声色,可是记忆中却想起了即墨无心跟她说过的事情。即墨无心派人去暗杀沈从容那次,却被皇上抓个正着,还狠狠的教训了她。

这皇上怎么会一直护着沈从容呢?环太妃想起了即墨无双包围金銮殿的那次,起因便是皇上不许摄政王娶沈从容。

这个什么都不关心的小子,什么时候对沈从容那么感兴趣了……

环太妃脑中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看来,又多了一个绝妙的可以利用的好机会……

“你笑什么?”应肃旗看到环太妃嘴角那丝诡笑,忍不住问道。

“哼,要给无忧除掉那两个阻碍,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自相残杀啊!”环太妃说的十分轻松,十分得意。

闻言,应肃旗也笑了。不错,自相残杀,不管谁胜,结局都是两败俱伤,而只有如此,他们才能恰到好处的坐收渔翁之利!

与此同时,即墨无双却从太后的凤栖殿出来后急忙往府上赶去。

因为,沈从容不见了!

她明明在太后的凤栖殿照顾太后的,可是即墨无双去了以后却没有见到人,侍女绿萝说沈从容只是留下一句话:夫君,别来找我!

就这么一句话,没头没尾,让即墨无双一下子怒火四起。这个女人,完全忽略他,根本没把他当回事,做事情随心所欲,不说商量,就连告诉他一声都懒得去说,恐怕她认为让侍女留着么一句话,都是对他天大的恩赐了吧。

可是赶到摄政王府后,她的贴身丫头连翘也说没有见沈从容。

盛怒的即墨无双不仅去了天香楼,还去了馥雅阁。把公子欢喜和絮飘飘像审贼的询问,他们却都没有沈从容的消息。

而即墨无双反而招致公子欢喜和絮飘飘的指责。

“你连我们家老大都照顾不好,怎么当人家夫君的!”絮飘飘指着某人的鼻子,不客气的说。

“听说你们朝廷想我们老大的血?”公子欢喜不悦的说道:“我看老大一定是被你们的荒谬的想法吓跑了。”

“混账,有我在,谁敢动她一下!”某人彻底的发飙了,第一次,不能掌控一个人,竟然是这种感觉。

“你到底是要在这里和我们耍嘴皮子呢还是要去找人啊。”絮飘飘提醒道。

即墨无双从来没有事情能让他这么着急过,可是这个女人的不辞而别,让他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去做什么,让他心中很是烦躁。

后来,在长卿的提醒下,即墨无双突然意识到,有那么一个地方,是沈从容最有可能去的。

而他一想到,便跨上骏马直追去。居然敢不跟我打一声招呼叫走,完全没有把我这个夫君放在眼里嘛!

哼,什么叫夫君别来找我,我不禁要找到你,还要听听你怎么给我解释那没头没尾的留言!

长卿彻底的傻了眼,这王妃还真不是一般的人物,她要是有坏心眼,恐怕随便就能把他这个主子拐走……

……本章完结,下一章“098、偶遇崇文国公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