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重生之盛世毒妃 [目录] > 第98章:098、偶遇崇文国公主

《重生之盛世毒妃》

第98章098、偶遇崇文国公主

溪珞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月光下,只见一个白色的影子在月下疾驰。

沈从容不敢有一丝停歇,只是拼命的赶路。她知道,她是在和时间赛跑。

身下的雪里虽然不太喜欢被这个女主人驾驭,但是似乎心有灵犀的夜不敢有耽搁。

可是此时,雪里却突然停了下来。

沈从容警惕的看了看四周,是她让雪里停下来的,因为她感到周围有一种特别的声音,她觉得似乎有人在跟踪她。

侧耳倾听了一下,沈从容嘴角翘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的神色,然后朗声说道:“亲爱的夫君,你可不听话呦,不是说不让你来找我的嘛。”银铃般的声音,让暗处的那个人心中的怒气顿时无影无踪。

沈从容回头,只见幽暗的树林深处,一个人影缓缓的出现了。

一匹通身雪白的骏马出现在了沈从容眼前,骏马上的男人一袭紫色长裘,墨色的长发被高高竖起,而发丝在夜风中轻快的飞扬。

一副俊美的脸庞上写着一丝不悦,妖魅般的男人此时看着沈从容,然后说道:“还知道我是你夫君啊,那一生都不吭的就走算怎么回事啊。”语气中却没有一丝责备的意味,反而是向在撒娇……

“嘻嘻,我不是让绿萝转告你了嘛……”沈从容说着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

“你是打算去崇文国找那臭脾气的老头么?”即墨无双看到了沈从容那噬魂的笑容,心中的怒火早就无情无踪,而脸上的表情舒缓了很多。

“嗯。”沈从容回答道。这就是她喜欢和即墨无双在一起的一个重要原因。他总是能猜到她想做什么,跟他交流一点都不费劲,轻松愉快。

沈从容的确是打算去崇文国找毒医鬼仙。

她想,如果她也没办法,那么恐怕唯一能救太后的人便是毒医鬼仙了,可是上次自他治好了靖远侯沈于卿后,便悄无声息的失踪了,没有一点消息。

虽然他一向行踪不定,但是沈从容认为去崇文国找一定不会错。所以她在一有个这个想法后便立马带着雪里出发了,甚至都没来得及高度即墨无双,她从来就是这样一个雷厉风行的人。

虽然想到了即墨无双一定会追上来,但是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么快的速度。

“嗯,好,我们走吧。”即墨无双说着走到了沈从容身边。

即墨无双说着驾马前行,而沈从容却还留在原地。

“怎么了?”即墨无双回头,疑惑的看着沈从容,她不是急着去崇文国么。

“呃……你现在已经知道了我的目的了,也见到我了,那你可以放心的回去了。”沈从容脸上还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说着还给即墨无双做了个请的手势。

即墨无双看着沈从容一副无辜的笑容,心想这个女人居然让我回去。当下说道:“本王也好久没有去过崇文国了,正好去看看。”

“王爷,您日理万机,还是赶快回去吧,朝廷上的事情没了您不行哦。”沈从容耐心的劝道。

即墨无双却挥了挥手,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然后说道:“天大的事情都不如陪爱妃重要。”

沈从容心知让他回去是不可能的了,于是轻哼一声,然后吩咐雪里快走。

谁知雪里却非常不给面子,只是用和白马一样的速度走在即墨无双前后,偶尔还歪过头对着即墨无双轻声低啸,完全不理会沈从容怎么催它。

沈从容揪着雪里的耳朵说道:“真是白眼狼,每天都是我喂你养你,却还惦记着他的好,哼。”

雪里似乎能听懂一样,只是摆了摆雪白的屁股,鼻尖发出一声轻吠,并不理会沈从容的抱怨。

看着即墨无双一脸的得意洋洋,沈从容孩子气的扭过了头,不看他。

“哈哈,好啦,雪里,再不听话女主人要生气了。”即墨无双说着握紧了缰绳狠狠抽dong了两下马肚。

白马开始狂奔的同时,雪里也加快了速度去追上他只认定的唯一的主人。但同时又尽量的跑得很稳,生怕背上的颠簸到沈从容。

崇文国,自古就是个崇尚诗书礼节的国家,这一点倒是可以从他们的各种行为中可以发现,一切都是那么的彬彬有礼,井井有条。

崇文国一直是由女皇执政,与尚武国只是在多年前的一次战争中战败,但近年来一直与尚武国交好。

而最近的崇文国看起来一片欢腾,据说女皇为了庆祝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公主而举国欢庆。

沈从容和即墨无双来的时候,崇文国依然在一片欢庆中,尤其是在国都甘泉城内,这片欢腾的景象更是热闹。

长胜街,是崇文国国度最繁华的一条街,这条街上往来的大多是朝廷贵族,亦或是商贾之人。

而此时,正是晌午,也正是长胜街繁华的时候,这时,街道上人们的目光都集中在从东边走来的一对男女身上。

只见那女子一袭粉色碎花金边长裙,外罩一个嫩白的翡翠夹袄。一双柳眉下的美眸闪闪发亮。而她旁边的男子,英挺俊朗,英姿飒爽,二人走在一起,仿佛天生一对。那俊美的样子让所有人都忍不住为之赞叹。

来者正是沈从容和即墨无双。

沈从容和即墨无双走在崇文国国都最繁华的一条街上。

二人正商量着从哪里开始着手找毒医鬼仙。

“看来崇文国的女皇真的十分心疼这个小公主。”即墨无双看着欢腾的人们,由衷的说道。

“那是当然了,一个母亲能找到自己失散多年的孩子,当然不仅仅是欣慰了。”沈从容回道。

“咦,听你这语气,似乎是个母亲似的。”即墨无双开玩笑。

闻言沈从容却心中不禁一颤,她想起了上一世,她那个未出世就被人害死的孩子,虽然事情过去很久了,可是心中还是一阵隐痛。

即墨无双倒没有注意到沈从容脸上一闪而过的阴郁,继续打趣的说道:“我看你很喜欢崇思哦。”

“是啊,崇思那么可爱,谁能不喜欢。”沈从容心不在焉的说道,想到了崇思那粉嘟嘟胖乎乎的小脸,和他那天真的笑容,心情一下子好多了。

“既然你这么喜欢小孩子,那么咱们也抓紧生几个吧。”即墨无双说着斜眼偷睨沈从容的表情。

沈从容没有说话,只是白皙的脸上有一点绯红,但是表情依然很平静。

说起来,她真的很喜欢小孩子呢,

突然,前面似乎有些哄闹,沈从容抬眼看去,只见繁华的街道上两边挤满了人,似乎有什么大人物乘车过来了,只见一片喧哗,人们都在伸直了脖子挤着看。

街道两旁开始逐渐不满越来越多的卫兵,这些卫兵蛮横的把街上的行人和小贩推搡到街道两边,而空出中间宽阔的道路,似乎要迎接什么人的到来。

沈从容眼前,一个年逾六旬的大娘被一个卫兵一把野蛮的推开,她手中篮子里的脆梨洒了一地。

老婆子狠狠的摔到了地上,而那卫兵却不满足的仍用脚踹她。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那卫兵一脸的骄横,凶狠的说道:“这里可是长胜街,可不是你们这种低三下四的人想来就来的地方。还不快滚!”说着提起手中的马鞭就狠狠朝那大娘身上抽去。

只是,那扬起的马鞭却突然停到了半空,似乎是被一股强大的力道给拉住了。

“什么人这么大胆!”那卫兵回头,却迎上了一张绝美的脸庞。只是那天仙般的面容似乎看起来很是愤怒。

那卫兵又使劲抽dong了一下手中的皮鞭,纹丝不动……

“你瞎了眼了,敢拦大爷我……”那卫兵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腰上一阵剧痛,已经被踢飞好远。

沈从容转身,不悦的看着即墨无双,似乎在说他多管闲事,因为她明明刚准备手上用力把那个卫兵甩出去,可是谁料即墨无双却先她一步一脚踹飞了那个口木遮拦的卫兵。

即墨无双看着那些欲拔刀相向的卫兵,剑眉一紧,那些卫兵不禁后退了几步,即墨无双那冷峻的表情和逼人的气息让他们感到压迫……

而即墨无双听到沈从容的话再回头的时候,脸上已经换上了一副宠溺的表情,顿时,围在四周的看的有些呆了,那个俊美无比的男人居然笑了,而且还笑的那么好看……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对你大吼大叫!”即墨无双用不温不火的声音说道。

沈从容心中觉得有种幸福的感觉在荡漾,但是她依然很平静的走到了那个大娘面前,扶起了大娘。

“我的梨……这让我可怎么生活呀……”那大娘老泪纵横。但是她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惊慌的叫道:“小宝,我的小宝呢……”说着四处寻找。

沈从容正要问她在找什么,就看到了不远处的街道中间站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孩,手中拿着一串糖葫芦,正专心的品味着手中的美味。

而与此同时,一辆疾驰的马车正飞奔而来。

小孩根本没有注意到那辆向他驶来的马车,可是沈从容怀中的大娘已经晕了过去……

人群中一下子有人惊呼了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条紫色的影子在人们眼前晃动,就在那辆车要从小孩的身上踏过时,那个紫色的影子一把抱起了小孩纵身一跃。同时一脚踏在了那个马头上。马车顿时失去了方向。

再次轻飘飘的回到地面上的时候,即墨无双把怀中的小孩轻轻的放在了那个老婆子的身边。

“大哥哥,你好厉害,我还要飞!”那个小孩伸着双手还要即墨无双抱。

即墨无双只是把手中的糖葫芦还给了他。

“小宝,你可吓死奶奶了!”老婆子看到她心爱的小孙子没出事,一颗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同时一把将小孩紧紧的抱在了怀中。

“你们好大的胆子,连公主的路都敢拦!”那个驾车的车夫站了起来,一边揉着摔的生疼的屁股,一边狠狠的指着即墨无双的鼻头说道。

“你们这些完了,这些人是公主的护卫队。”身边有人小声的提醒即墨无双和沈从容:“他们就是一群作威作福的混蛋,从来没有人敢惹他们的……”

闻言,即墨无双嘴边反倒泛起了一丝笑意,他的确好久没有管闲事了,这才刚来崇文国,就遇上这样的事情,有意思。

沈从容没有搭理站在他们身边的卫兵,那些卫兵手里拿着刀,可是迫于即墨无双的气势,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沈从容扶起那个老婆子,对她说:“大婶,你没事吧。”

“没有,没有……”谢谢你们了……那个老婆子说着对身边的小孩说:“小宝,快来给救命恩人磕头!”说着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身边的小孩子见状也跟着跪了下来。

“”大婶,你快起来。沈从容和即墨无双扶起了二人,然后对他们说:“没事就好,你快走吧。”她料定了这些公主的护卫队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可是,你们呢……”那大婶似乎有点为难,她知道公主的护卫队是多么的蛮横,这救了她和她孙子的二人恐怕要倒霉了。

沈从容微微一笑,然后说道:“你们快走吧,放心吧,我们不会有事的。”说着把大婶和小孩送入了人群。

“老婆子,你想就这样走么?”那个卫兵一脸凶相,就要上去拦。

即墨无双剑眉一皱,鼻尖发出一声“嗯”,那卫兵看到了即墨无双凌厉的目光,顿时愣在了那里。

“别担心我们。”看着那老婆子忧虑的眼神,沈从容对她报以微笑,一边说着,却在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把一锭银子神不知鬼不觉的塞进了老婆子的怀里。

看到那走远的老婆子,沈从容这才回头,看着那些手执利刃而不敢乱来的卫兵,嘲弄的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公主的卫队啊,好了不起啊,能让所有人都怕你们……”

“是什么人在对我的卫队指手画脚?”远处,一个声音缓缓飘来。

沈从容抬眼望去,只见宽阔的街道上,一辆豪华的马车正向这边驶来,街道两旁顿时人声鼎沸。

沈从容看了看那马车,金雕玉砌,但是却看不到里面的人,不过听声音,应该是一个高傲的女人,只不过,沈从容隐约觉得那声音有些熟悉。

“本来还在疑惑会是怎样的主子,能有这些残暴的卫兵,不过现在看来,这一点都不需要疑惑,公主这么爱护自己的卫兵,实在是令我佩服之极!”沈从容的话语中充满了鄙视的味道。

“哼,你是什么人,如此大胆,见了公主还不下跪!竟然还敢出言不逊!”马车边一个年级不大的侍女怒喝道。

“我今天算是见识了什么叫有其主必有其仆。”即墨无双冷冷的说道,然后走到了沈从容身边,他倒是想看看这些人想干什么,能把他怎么样。

谁料那马车中半晌没有发出声音,只是把那侍女叫到了跟前,然后不知道那车里人对那侍女说了什么,只见那侍女不住的点头。

之后,那侍女走到沈从容和即墨无双跟前,无礼的说道:“你们是什么人,从哪里来,是什么身份,有什么目的,我家公主都清楚的很。”

那侍女顿了顿接着说:“不过,我家主子说了,你们要找的人,所谓的什么毒医嘛,我们这里没有,不过解药倒是多得很。”

闻言,沈从容和即墨无双心中都很诧异,这个娇蛮的公主怎么会对他们的一切了若指掌。

太后中毒,此事果然非同寻常。

即墨无双倒是朗声上前笑道:“既然公主都知道,那还请公主赐药。”他对这个什么公主可没有一点好感,方才见到她的卫兵如此野蛮却不加以制止,反而还很是维护,便知这公主恐怕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公主说了,二位要是想得到解药,那得随我们进宫详谈。”那侍女答道。

沈从容和即墨无双对望一眼,然后便跟了上去。

既然和太后有关系,他们倒是可以前去探个究竟。

崇文国皇宫一点也不必尚武国的逊色,而这公主的宫殿却一点也不必皇上的金銮殿逊色。

只见到处是一片金碧辉煌,殿中的摆设,都是上等的玉器。

即墨无双和沈从容被安排在殿中等候公主更衣。

“这个公主架子还真大。”他们已经在殿中等了快一炷香了,沈从容已经有些不悦。

“既然不愿意等,那我们走吧。”即墨无双说着便站起了身。

“既来之则安之。”沈从容拉住了即墨无双,说道:“已经等了这么久,在等一下也无妨,只要真的能拿到解药。”沈从容说道,虽然她已经等的不耐烦了,但是想到太后那奄奄一息的样子,还是决定再等一下。

“公主到。”

只见公主从偏殿直接进来,然后径直坐在了一个屏风后面的软榻上。

这时,沈从容注意都到,殿外的雪里却异常的躁动。

雪里通常只会在面对危险的时候才这样的不安,可是它此时突然的躁动,让沈从容和即墨无双很纳闷。

“公主,既然你知道我们的来意,还望赐予解药,我们还得急着赶回去。”即墨无双开口,脸上确实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摄政王稍安勿躁。”屏风后响起一个妩媚的声音。

“我听闻你们二位回来,便早早的安排了人亲自去迎接你们,你们尽管在这里多助几天。”公主慢悠悠的说道。

“公主的安排还真是周到啊。”沈从容鄙夷的说道。

“既然公主知道我们此行目的,就知道我们急着救人,可没什么时间在多住,以后有机会的话,定不负公主所望。”即墨无双开口说道。

“既然二位如此急切,那么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那公主顿了顿说道:“素闻摄政王文武双全,才貌俱佳,本宫早就想见见,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闻言,沈从容和即墨无双皆感疑惑,不知这公主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那么公主的意思是?”即墨无双冷冷的问道。

“如果想要解药,很简单!”那公主的语气突然明朗起来,只是,似乎还带着一点妒意:“那就是你,摄政王即墨无双,留下来做我的驸马入赘我崇文国,我便将解药双手奉上。”语气中似乎带着一点得意。

闻言,沈从容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深。

“哦?莫非公主不知我已大婚?”即墨无双冷冷的说道,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王爷大婚我听说过,可是不是还没有子嗣嘛。本来我想要王爷休了再入赘我崇文国,不过如果王爷不愿意,那可以带着你的王妃一起入赘我崇文国!”公主的声音中满是自信,然后说道:“这一来,不仅可以拿到救太后的解药,二来嘛,尚武国与崇文国百年交好,难道王爷觉得不好吗?”

“啪”的一声,只见即墨无双一掌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说道:“荒唐,别说本王已经有了心爱的王妃,就算没有,也断不会娶你!想你贵为一国公主,竟然无耻到这种地步!”

“这一次,我倒是真的见识了这公主的风范。”沈从容看着那屏风,心中极为气愤,她就坐在这呢,这个公主都可以如此不要脸,真不知道这样的女人,崇文国的女皇怎么会不顾一切的找回她。

“我们走!”即墨无双站起了身,拉住沈从容的手,说道:“与这种不知廉耻的人说下去只是徒劳!”

看着沈从容和即墨无双相伴出去,屏风后那双眼睛透出了深深的恨意。

“公主,小人愿意再去做一次,一弥补上次在摄政王府失手的过失。”

“不行!”那公主冷冷的打断,即墨无双和沈从容大婚的时候,她就曾派人去暗杀沈从容,但是无功而返,虽然他们现在到崇文国了,但是她还不能让他们就这样在崇文国出事。

因为,她接到的命令,不是这样的计划。

她想,那个人答应了她,即墨无双最后一定会到她身边。

而与此同时,尚武国朝中也一片轰动。

金銮殿上。

“皇上,摄政王如今已经在崇文国了,据报,他将入赘崇文国,并为了崇文国的公主愿意奉上我尚武国三军帅印。”一个副将满脸义愤的说道。

“皇上,张将军此言非虚,如果摄政王入赘崇文国,那么就等于将我尚武国一半的兵权带走!”

“皇上,要即刻下令撤除摄政王的所有权利,并捉拿即墨无双!”

“够了!”即墨无情终于开口:“你们说,是摄政王和摄政王妃一起毒害了太后,现在摄政王和摄政王妃一起出逃,去了崇文国?”冰冷的语气。

“正是,皇上,他们的计划便是先害太后,再还皇上您呐,摄政王对皇上你的江山可是一只虎视眈眈!”

即墨无情冷眼看着堂下这些臣子,尤其是眼前这个于尚书,心想,哼,难道朕不知道你的主子闵亲王也对朕的江山虎视眈眈么?

只是他没有说,只是平静的看着堂下这些人不断的参摄政王。

而摄政王的那些党羽自然不断的反击,即墨无双便看着这混乱的朝堂,心中不住的冷笑。

终有一天,他会把这些对他有异心的人收拾干净,那一天不会太远了,可是眼下,他只关心远在崇文国的沈从容。

摄政王和沈从容一起去了崇文国,他了解他的这个大哥,了解他对沈从容的深深爱意,他定然不会娶什么崇文国的公主,除非他受到了威胁,可是他能受到什么威胁呢……

莫非?

即墨无情突然双手紧紧的攥住了龙椅的扶手。

莫非沈从容有难,大哥逼不得已才会娶那个公主?

“皇上,还望皇上及早撤回摄政王的兵权啊!”一个老陈语重心长的说道。

“好了,朕知道了。”即墨无情心烦意乱的说:“此事事关重大,况且现在对于这个消息难辨真伪!这件事情就先不讨论了。”

“可是皇上……”

“没有什么好可是的,朕说了,等拿出确凿的证据再做定夺!”即墨无情冷冷的打断了那人的话。

镇远大将军看着那屏风后人,脸上逐渐露出了一丝杀气,他越来越摸不准这个小皇帝的心思了。

同时,向他的心腹们使了眼色,示意他们无需多说。

退朝后,镇远大将军直接绕到了红鸾殿,这里是环太妃的寝宫。

看到镇远大将军脸色不好,环太妃走了过去,一手轻轻在将军的胸前抚弄,给他顺气:“发生什么事了,脸色这么难看?”环太妃小心的问道。

“那个小子,越来越难以控制了。”应肃旗说道:“那么多大臣,他竟然一个都没听,一点措施都没有采取。”他早就料到了皇帝不敢轻易撤即墨无双的兵权,但是一点都不理会,说什么有了确凿的证据在说,这倒是令他很意外。

“再怎么说,他也是个毛头小子,就算嘴巴上强硬一点,可能心里已经很怕了呢。”环太妃扶着将军坐到了桌边,亲自给将军倒了杯水,然后说道:“倒是即墨无双那边,怎么样了?”

“一切按计划进行,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一次,恐怕他再也别想回来了……”镇远大将军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凶狠的笑容。

环太妃正要说什么,却突然听见殿外传来了哭泣声。

而不一会儿,即墨无心和紫筱郡主便跑了进来,只见紫筱郡主正嘟着个嘴,眼泪不住的往下流。

“这是怎么了?”环太妃疑惑的问道。

“娘,紫筱不想嫁给无双哥哥了。”即墨无心抢先说道,她想,如今全国上下都在说即墨无双叛国了,而紫筱还和他有婚约,这么一来,换了谁都不会愿意的。

要知道,如果即墨无双真的是叛国的话,那没准是要满门抄斩的,而紫筱郡主极有可能因为和他有婚约而受到牵连。

“姨妈,摄政王都去崇文国入赘去了,我那婚约不能算,我不想嫁给他可……”紫筱郡主哭丧道。

“哎呀,你看看你这成什么样子。”环太妃说着掏出手帕,递给了紫筱郡主,示意她别哭了。

“这退婚,也不是不行……”环太妃想了想说道:“只是你可要想清楚啊,这退婚对于一个女孩子的名誉损失可大得很。”

紫筱想了想,说道:“我不管了,我一定要退婚。”说着眼泪又不住的留了下来。

“胡闹!”镇远大将军却突然开口:“定好了事情怎么能随便变卦呢,何况是皇室!”要紫筱郡主嫁给摄政王,是他计划中的一步,怎么能随便变化呢。

闻言,环太妃也连忙上前哄到:“好了,紫筱,听话,不管就算那摄政王真的叛国,也不会连累到你的,姨妈会照顾你的。”说着让即墨无心带紫筱郡主出去。

环太妃看到镇远大将军的决定如此坚定,也无法再袒护这个外甥女了,因为他知道,他们的计划更加长远,比起这紫筱郡主,他们的计划才是真正的大事情。

“我到底要怎么办么?”紫筱郡主在即墨无心的房中大哭大闹。

“我要看,不如这样!”即墨无心看到紫筱郡主哭成了泪人儿,忍不住替她出谋划策:“只要你能在他来娶你之前找到一个能心甘情愿的娶你人,而且这个人应当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这样就算无双哥哥回来了,他也不能强人所难。”

闻言,紫筱郡主没有说话,但是她的脑中已经开始飞快的搜索这么一个人。

而且,她隐约看到了那么一个影子,倒是可以帮她。

看来,她并不是一点没有办法的。想到这里,紫筱郡主在即墨无心的耳边悄声说了什么,只见即墨无心一个劲的点头,然后说:“好主意,我来帮你制造这个机会!”

紫筱郡主,这才擦去了眼角的泪水,得意的笑了出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099、被困”↓↓↓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