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 [目录] > 第8章:她疯了,五年去哪儿了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

第8章她疯了,五年去哪儿了

云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2012年6月,阿笙。

子初,前些天我闯祸了。

有一天,母亲走进我房间,她说外面太阳很好,问我想不想出去走走。我连忙点头,我已经很久没有外出了,身上好像都有霉味了。

太阳很毒,母亲留我一人在门口,她回去拿遮阳伞去了。

有女人从我面前经过,她在打电话。我跟在她身后,等她打完电话,我向她借手机。

我想问问你怎么还不来接我。可她不借,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我抢了她的手机。

她抓着我的头发,我不疼,可是子初,接电话的人不是你,他说我找错人了。

我怎么会找错人呢?这本来就是你的手机号啊!

那个女人把我脸抓伤了,她骂我是神经病。

我不是神经病。子初,你知道的,我不是有心的,我只是太想念你了。

……

2012年8月,阿笙。

我已经有两个月没有出去了。

母亲说我伤人伤己,最好呆在房间里。

我不怕一个人,我怕的是沉甸甸的回忆,忽而清晰,忽而模糊,如同我的神智。有很多事情,我都不记得了,但我却记得一个男人的名字,他叫陆子初。

我混淆了时间,嫂子那天给我送饭,她对我说,现在已经是2012年了,这里不是旧金山,而是西雅图。

房间很安静,静的我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我想哭,但却哭不出来,不是害怕,而是畏惧。已经五年了,我的五年哪去了?

嫂子一定在骗我。

……

2012年8月,阿笙。

原来,我真的病了,疯了。

我父亲一年前死了。

我没印象,我那时候生活在一片迷雾里,失了孝道。

我给母亲下跪,“放我出去,就五分钟,我只想给爸爸磕个头。”

母亲同意了,我把头磕出了鲜血,但我不痛。全家人都在哭,他们哭什么呢?

那天,我看到了简。她是我哥哥的女儿,很小的孩子,喜欢笑,她不怕我,不怕人人口中的疯女人。

她说:“姑姑,别担心,你写了那么多日记,我每隔半个月撕几张给他寄过去,他如果看到这些信,就一定会来接你。”

子初,我摸着她的头发,手指竟然在发颤,她的头发很软,我的心却碎了。

5年过去,你在旧金山找不到我,大概早就把我忘了吧?你会不会埋怨我,恨我?

你别恨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有太多的不明白,好像一直在犯错,躲在无人角落里,一病经年,负了你的情。

我对不起你。现如今我这样,我已不敢再等你。

……

客厅内。

吴奈不敢吭声,看完其中一封信,眼眶已湿。

胸闷异常,一颗心沉沉的往下落。

疯了?那个平时寡言聪明,笑容浅淡的阿笙,竟然疯了!

“子初,你跟我说说话。”吴奈忽然很担心陆子初。

难怪吴奈会担心了,陆子初全身都在发抖,紧紧攥着信纸,喉结颤动,好像随时都能哭出来一般。

他的脸上呈现出一种近乎死绝般的崩溃。

那个冷静如斯,善于隐忍克制的男人,再也承受不了内心涌起的痛,把那些信纸贴在他的脸上,失声痛哭起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午后微醺,梨花盛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