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书剑奇侠传《神猿侠侣》 [目录] > 第139章:一百四十、大破桃花阵(九)

《书剑奇侠传《神猿侠侣》》

第139章一百四十、大破桃花阵(九)

乐山喜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百四十、大破桃花阵(九)

葫芦丝(筚朗叨)筚朗叨,是傣、阿昌、德昂、佤、布朗等族单簧气鸣乐器。傣语称筚朗叨,"筚"是傣族气鸣乐器的总称,"朗"是直吹,"叨"是葫芦,意为带葫芦直吹的筚。阿昌语称泼勒翁,"泼勒"是箫,"翁"是葫芦,意为葫芦箫。德昂族称布赖,"布"是吹,"赖"是葫芦,意为吹葫芦。德昂族各地方言又称米伦、比格宝、渥格宝等。

佤语称拜洪廖,"拜"是簧管乐器的泛称,"洪廖"是葫芦,意为带葫芦的簧管乐器。西盟佤族又称背板。布朗族称同格满。

在德宏傣族地区流传着一个动人的故事:远古时候,在大盈江畔,住着一个大户人家的姑娘,名叫朗慕,江边有个划渡筏的小伙子叫二保。朗慕过江去赶街,这天坐二保的渡筏,两人

一见钟情,约定再次相会。一天从江上飘来一个小葫芦,里面装着朗慕的信:因家父管教很严,不能与你对歌谈情,你若心中有我,就在葫芦下面插上竹管,待夜深人静时来到我家墙外,吹起我们用葫芦和苦竹合制的筚朗叨,畅述衷肠。二保每晚到墙外去吹,都被家人赶走。朗慕被禁深宅,听乐声怀念情侣,不久含恨而死。二保悲痛欲绝,每天夜里走村串寨吹奏

心爱的筚朗叨,把这悲烈的爱情故事讲述给傣家儿女。傣族民间还传说:很早以前,一次山洪暴发,一位傣家后生抱起一个大葫芦,闯过惊涛骇浪,救出了自己心爱的姑娘。他忠贞不渝的爱情感动了佛祖,佛祖把竹管插入金葫芦,送给勇敢的小伙子。小伙子捧起金葫芦,吹出了美妙的乐声。顿时,风平浪退,鲜花盛开,孔雀开屏,祝愿这对情侣吉祥、幸福。从此,筚朗叨在傣族人家世代相传。

在德昂族山寨,很久以前,有一对青年男女在相处中产生了爱情,并互送了定婚礼物。媒人一连七次去说亲,姑娘阿爹嫌小伙家穷,就是不同意。为了阻止小伙到他家串亲,姑娘阿爹在山里搭了个窝棚逼女儿看守山地。小伙子见不到姑娘坐卧不安,一天晚上,又到姑娘家的竹楼下吹起米伦。姑娘阿妈感动了,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小伙子赶到窝棚前,只见线团

悬空摆动,以为姑娘织筒帕太累了,他吹了好一阵米伦,却不见姑娘来迎他。待他爬上楼梯,只见一头豹子在啃自己心爱的姑娘。他拔出长刀,砍下豹子的头。掩埋好姑娘尸体,收拾起姑娘的项圈、手镯,提着豹子头、尾,回到姑娘家的竹楼下祭奠,吹起米伦哀歌,直到下半夜方才离去。第二天,姑娘阿妈看见沾满血迹的项圈、手镯和豹子头、尾,顿时昏了过去。这对青年恋人的不幸,震动了整个德昂族山寨。此后,父母再也不干涉子女的婚姻了。直到今天,在云南省德宏州盈江、梁河和三台山等地,德昂族举行婚礼时,还都要吹奏《米伦哀歌》。

筚朗叨的历史久远,其渊源可追溯到先秦时代,它是由葫芦笙演进改造而成的。在构造上仍保持着古代乐器的遗制,音管数目正与三管之龠相同,两支副管不开音孔也和古箫完全一样,而发出持续的五度音程,则与古龠的"以和众声"非常相似。但它的主管已开有七个音孔,与后世竖吹的箫笛非常近似,又显示出它在历史上的飞跃。

筚朗叨是很有特色的乐器,形状和构造别具一格。它由共鸣箱、音管和簧片组成。共鸣箱多用一个无腰的完整苦葫芦制作,将底部钻孔,掏去籽粒,葫芦柄端插入一根无节的细竹管为吹口。音管用粗细不同的竹管制作,上端留节封闭,中间通透,下端敞口,多为三管或四管,并排插入葫芦底端。每根音管的上端,在竹节以下1寸处镶有一枚金属簧片。簧片用铜或铜银合金制成,簧舌在簧框上刻出,呈三角形。音管上端镶簧片部分

插入葫芦内腔后,用蜂蜡封闭固定,以使音箱不漏气。演奏时,管身竖置。吹口朝上,含在嘴的一侧,用左右手指按放音孔,右手在上,用拇指按背孔,食指、中指和无名指按正面上方方三孔,左手食指、中指和无名指按下三孔,气流振动簧片并同时进入各个音管而发音,音量较小。筚朗叨因大小各异、音管长短不同而发音高低有别。高音筚朗叨音色明亮、纯净;中音筚朗叨音色柔和、圆润;低音筚朗叨音色浑厚、深沉。一般说来,主管的音色柔润而纤秀,在副管持续音的衬托下,给人以含蓄、朦胧的美感。因为它吹出的颤音有如抖动丝绸那样飘逸轻柔,所以过去曾称它为筚朗叨。常用的演奏技巧主要有颤音、吐音和上下滑音等。滑音多用以模仿赞哈歌唱,尤以上滑音应用较多。各民族使用的筚朗叨也不同,通常傣族人民喜欢吹奏高音筚朗叨,佤、德昂、布朗等族爱吹中音筚朗叨,阿昌族则常吹低音筚朗叨。阿昌族的泼勒翁,与傣族筚朗叨相似。

赶集的日子,常有民间乐手设摊出售自制的筚朗叨等乐器。筚朗叨与民族风情习俗有密切联系,青年小伙子人手一支,在恋爱时常作为传情达意之用。如果小伙子不会吹或吹不好筚朗叨,就很难得到姑娘的爱情,所以小伙子不仅是劳动中的干将,还是吹奏筚朗叨的能手。而姑娘们也能根据不同的曲调,分辨出自己情侣的乐声。

筚朗叨除了是爱情乐器外,当人们走在路上或在田间劳动间歇时,也经常吹起筚朗叨,它确实为人们的生活增添了许多欢乐。

此物虽是少数民族的乐器,却为中原少年男女所情有独钟,满腔的心事,不得表白,便借此物来倾述。

常春藤琴棋书画,无所不精,他哪能不知道是可儿在伤怀呢,虽然没有见到她本人,可以想象此刻她肯定是满脸泪珠,万分可怜的样子。

那声音分明是在歌唱:“我是一颗棋子,来去却不能由己,我是一个不起眼的女子,我的心事你可知悉,就在你放手的一刻,我的人生却是一个迷,何去何从,你是否记在心底,命运如何安排,是天意,还是你的随意,此时我还能感受你的温馨和甜蜜,不要告诉我那是一个不好的结局,不管千山万水,我会在原地等着你,人生是一盘没有输赢的棋,你要把握好来之不易的奇遇……我在等你…你可知悉……”

……本章完结,下一章“一百四十一、大破桃花阵(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