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书剑奇侠传《神猿侠侣》 [目录] > 第297章:塔上按摩师

《书剑奇侠传《神猿侠侣》》

第297章塔上按摩师

乐山喜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孟思飞继续问道:“那又是谁会如此狠心对你下此毒手呢?”

刀儿说道:“是人贩子们干得,我想要逃跑,他们把我抓了回来,先是痛打,然后他们又……”

说到这里刀儿泣不成声了,泪水将脸上的油彩都湿得模糊了,有些花朵都变成了长条状,可是那两处深深的刀痕却更加得清楚了,孟思飞禁不住在她的小脸上抚摸了一下。

刀儿却显得格处娇羞,虽然自己已经流落风尘,身子已被众多粗人所污,可是她的心就像寒梅一样的冰清玉洁,神圣不可侵犯。

孟思飞叹道:“小妹,说来惭愧啊,这事也怪我啊……”

“不,思飞哥,要说一开始我不恨人,是不可能的,他毕竟是我亲生父亲啊,后来,我便不怨你了,这是他的命啊,就像现在我的命一样,人是不能与命相争的,我认命了,你知道吗,思飞哥,我给自己起名叫刀儿,一开始我想有一天亲手为父亲报仇,杀了你,当然这有些妄想,后来便不这样想了,现在我最想杀死那些曾经拐骗我的人,要不是他们,我……”

孟思飞不知如何回答他的话,只是神情十分难过,感叹刀儿的不幸,他想:自己虽然无依无靠,可毕竟遇到了师傅,传给自己一生本领,过得倒也逍遥自在,可刀儿一个女孩子却不是这样子的了,为什么这世间有那么多不幸的人和事,而自己却没有这个力量却改变什么。

刀儿便是钱三臭的女儿,从小虽然得不到父亲的喜爱,但父亲被仲孙金缕所杀,从此家道中落。当年仲孙金缕替乐山居士杀了钱三臭,她想道明人不做暗事,便在钱府墙壁上写下了:杀人者乐山居士与小英勇孟思飞是也。事有凑巧,孟思飞也因为种种原因与刀儿认识了,刀儿知道了孟思飞的身分,想与他接近,可是哪有那么容易啊,就在这时,刀儿便人贩子拐走了,并几经转手,后来卖到了清心浴池,她虽然想着报复,可是到了后来,那些伤害他的人,恐怕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了。再后来他想开了,也原谅孟思飞了,谁让自己的父亲是大汉奸呢,出卖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与金狗合作,这样的人与拐骗自己的恶人又有什么分别呢,果然是淫人妻女,报应在自己女儿身上。所以说人做事不可太欺心,冥冥之中总有天目,万事到头终有报,只是来迟与来早而已。

“所以说,你想继续留在那里,寻找你的仇人,伺机下手!”

刀儿点了点头,孟思飞却摇了摇头,说道:“你一个女孩子,留在那里随时会受到伤害的,还是回家乡去吧!”

“哪里还有我的家,一个人四处飘零,说不定还会遇到比他们更坏的人,我在那儿,诗如姐对我最好,教我好多东西,我真得有一种离不开的感觉,你知道吗,她说喜爱我,不让我做那种事情,也只有我身上没有中那种奇怪的花毒,她说你要离开也没事的,可是我不忍心离开诗如姐!”

“你还小,太天真了,干那种行当的还有好人吗,总会有他们的目的,你不要上他们的当啊!”

“不,思飞哥,你不懂,只有女人最了解女人,她一旦动了真情,即使处在最肮脏的地方,也是爱的那么真挚,诗如姐为了追求自己的最爱才会变成现在这种情境的,她爱那个人,为了爱他才会在你的酒杯上下毒,我理解他,如果我与你不认识,我也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

孟思飞不知如何是好,想要站起身子活动一下,可刚要站起身,突然“哎哟”一声,又坐在地上了,原来肩胛骨疼得厉害,他身上的刀痕更重了,有些地方都已经出血或者肿胀了,他下意识得用手去摸伤处,可是极其不便,这样乱动,更加疼痛起来。

刀儿赶紧过去,说道:“思飞哥,你的刀口疼痛了吧,不要动,我给你按摩一下就会舒服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塔上按摩师(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