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书剑奇侠传《神猿侠侣》 [目录] > 第4章:四、果亭山人

《书剑奇侠传《神猿侠侣》》

第4章四、果亭山人

乐山喜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些白鲨越来越近,可以说瞬间就会来到清君身边。由于血腥气的作用这些白鲨变得非常疯狂,它们张着血盆大口,锋利的牙齿如一排排的钢锯向清君发起进攻。

清君已经抱定必死的决心,挥动钢刀向最先靠拢他的白鲨砍去,那白鲨受了重创如野马受惊一般向他胯下冲去,清君纵身一跃便跳到了一个尸体上面,还未等他站稳,又有几条白鲨向他袭来,清君挥动长刀向它们嘴边砍去,只听“哗哗拉拉”的声响那是被清君砍掉的白鲨牙齿所发出的,白鲨疼痛难忍用坚硬的身体不断向他冲击,清君只好在那些尸体上不断的跳来跳去,幸好轻功高超,不然早就葬身鱼腹了。其实这些水怪要比武林高手难对付得多,他们的力量令人难以捉摸又特别滑腻无法点它的死穴,任你武功再高也只能以巧取胜。不多时,水面又漂浮起新的粘稠而又带着腥气的白鲨血。

突然,有一条白鲨扑上来将清君的裤脚咬住猛得一拽将他抛入水中,清君失去平衡只能顺势用刀戳去,顿时将它的嘴巴戳出一个大窟窿,清君被这条白鲨拉倒后其它白鲨乘机将他围住,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空中向他飞来一根缆绳,清君一把抓住,不远处一位老者用力一抖将他从空中拽起,清君便落在了老者的小竹筏上面。

那老者白衣白须白眉宛如老子再世,抚须笑道:“少侠,好功夫,你已经力斩九条白鲨,比老夫也只少了两条而已,暂且休息,让它们尝尝老夫新制“飞火流星”的厉害。”在明朝时我国火药技术已经很发达了,只不过到了清朝就裹足不前了,这真是中国的悲哀。

只见那老者将一个西瓜大小的东西用力抛去,正中那一群掉头来追击的白鲨中,“大西瓜”碰到了一条白鲨的背上,只听“哄”的一声巨响,顿时就把那几条白鲨炸出水面几尺高,然后又纷纷落下激起层层浪花,其场面蔚为壮观!

那老者哈哈笑道:“可惜,可惜,炸死的白鲨味道不好吃了!少侠稍等片刻!”

只见那老者吹了声口哨那竹筏前面拴着的一条海豚和一条海狮如骏马一般努力向前疾驰,不多时赶上一条三米多长的正逃走着的小白鲨,那老者从怀中掏出一条极细又极长的用牛筋做成的五钩爪,用力向它抛去,正中白鲨头顶,那白鲨使劲挣扎着,老者如钓一条大鲤鱼一般在海水中与它周旋,过了一柱香的功夫那白鲨不再挣扎,老实的在那片水域摆动。老者又哈哈笑道:“今天有上好的佳肴与君痛饮耳!”

清君谢道:“多谢老前辈救命之恩,烦请老前辈将那两个箱子也捞上来。”

老者突然怒道:“你这个人,好不麻烦,既想活命还想保财,早知你是这等小作之人,老夫懒得理你!”

清君道:“老前辈息怒,听晚生解释!”

那老者没好气的说:“不要张嘴闭嘴的叫我老前辈,我不老也被你喊老了,你这人真不懂事,你这不是损我阳寿吗,有话快说,有屁就放!啰嗦!”

清君道:“这两箱子东西非同小可,里面是家父收藏的历来书画珍品,每一件都是不可多得的宝物,希望…”

那老人又来了精神问道:“什么狗屁名人书画,你想要书画啊,拿文房四宝来要多少给你画多少,不过你先说说你父亲是谁!”

清君沉默一会道:“家父米万春!”

那老者又笑得弯了腰说道:“好一个不知羞耻的东西,天下竟然有乱认爹的人,那样说我也是你的爹了,小子,米万春只有一女儿,她出生时我还喝过喜酒,万春兄用情专一,内人死了再也没有续弦,何来儿子,米万钟倒是有儿子可惜是虎父犬子啊!”

清君跪下道:“老英雄,果然明鉴,这事说来话长,待日后再说,我确实是米万春抚养成人的,父亲已被倭寇所害,你看他们的后援快来了!”

顺着清君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有十几条倭寇的船只正向他们飞快驶来,那老者轻叹道:“是真的吗,我十几年未涉江湖,在此隐居,米兄竟然被倭寇所杀,为什么?”

清君说:“就为了这些书画,杀父仇人我已尽诛,这些来的人是他们的后援!”

老者道:“贤侄,不用担心,有老夫在此,谅这几个毛贼有何作为,好,我将箱子放在竹筏上面,我们不和他们力拼,今天是中秋佳节,不要被这些人扫了我们的酒兴!”

那老者将两个箱子用绳子拴好放在竹筏之上又清吹一下口哨,那海豚和海狮立即调转方向急游而去,后边的倭寇拼命追赶,就这样在海上兜圈子,两个时辰过去了,老者将船队引进一片布满暗礁之处,又猛得调转方向迅猛向敌船上扔了几枚“飞火流星”,顿时有几条船被炸沉,还有一些船来不及停下碰到了暗礁之上,木船有的撞得粉碎有的进水不止,此时,老人将手中白鲨一拽那白鲨疼得要命,拼命向落水的倭寇乱咬,转眼间鲜血横流,哭喊声和扑水声混成一片。

这时老人从腰间解下一个葫芦,打开口喝了几口,然后递与清君道:“贤侄,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

清君饮了两口,那烈酒直透心肺,他竖起大拇指道:“老英雄,真是用兵如神啊,假设诸葛亮在世也不过如此啊!”

那老人似乎没有听见他的夸奖口中兀自喃喃道:“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果然好词!”

不一会,那老者带他来到一处光秃秃的孤岛上面,老人将竹筏拴在大桩上面,对他说请到我的“白毫庵”再叙谈吧!

走不多久,只见有一个用竹子和木头以及苇子搭建的三间小屋,中间的门上有一木板上书“白毫庵”三个大字。

清君道:“刚才匆促不及问老前辈尊姓大名!”

那老者笑了笑道:“我都快忘记自己的姓名了,我在这里是山中无甲子,寒暑不知年,又何必非要我说出呢!”

进屋坐下后他又说:“你小时候吃过“狗屎糖”吧,如果你吃过,那就是我发明的!”

清君顿时呆住了睁大眼睛张着大嘴说不出话来。那老人说:“以前我叫张长公,不过他已经“死”了,现在应该叫我白毫庵主或者果亭山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五、中秋佳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