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书剑奇侠传《神猿侠侣》 [目录] > 第463章:平生一剑为知己(二)

《书剑奇侠传《神猿侠侣》》

第463章平生一剑为知己(二)

乐山喜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平生一剑为知己(二)

蒙古军队昨晚受了奇耻大辱,现在由国师亲自带队出马,洪承畴最害怕的蒙古国师又来了,清君一看反而笑了笑道:“这厮果然不思悔改啊,这次可是新帐旧账一起算了!”

洪承畴哪里知道清君认识巴达蒙,只见巴达蒙身边还有四个长得与他一样凶恶的蒙古和尚,他们便是巴达蒙的师弟,也就是屠狼手的弟子,与巴达蒙合称草原五雄。{不了解的朋友,可参看本书前面的章节——妖僧巴达蒙}

第一雄为妖僧巴达蒙,第二雄为阿日斯兰,第三雄为扎那,第四雄为查干巴日,第五雄为博日格德。这四人武器也格外独特。分别为凤凰降魔枚,孔雀降魔枚,雄鹰降魔枚和野鸡魔枚。巴达蒙在中原卧底彻底失败,不得已还是回到蒙古继续位居高位,不过他的独门兵器刀戟伞已经坏了,只有使一条二百多白斤重的金枚。巴达蒙在逃跑之时又遇到了乌思齐和胡日查这二人便也跟着他来了。

现在是千军万马中交锋,短兵器不利天大面积的杀敌,清君让中原武林中人用短兵器的换上了长兵器,不可道选了一杆钩连枪,无众生和无我相各使一口朴刀,二人的头皮也分外亮,丝毫也不比巴达蒙的逊色。清君选了一杆镀银的亮银枪,长枪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分外耀眼,但身上没有什么盔甲,只是背后还别着一根木箫,哪里像什么大将军,分明是一个儒雅的书生。

别人可以这么想,可是巴达蒙和乌思齐胡日查不是这么想,三人心里都道:这小子怎么也会到这里呢,我可是在蒙古狼主面前说过大话的啊,要活捉小皇帝,现在看来不易啊,这小子的功夫真是不好对付。

但是巴达蒙毕竟是老江湖,脸皮也比一般的和尚更厚。他高声喊道:“明军听着,明朝气数已尽,我蒙古狼主威震四方,你们献出小皇帝,不失封官加赏,不想的话,可要被我们的铁蹄踏成肉饼啊!”

洪承畴屡次被他打败,只是张口大骂而已,清君答道:“巴达蒙,是你吗,难道忘记我剑下饶你不死的事吗?”

巴达蒙脸色一红,四雄看了他一眼,心里道:“这个少年初次与师兄见面,就说出这样的话,不像是假的,难道他说的是真的,可是以师兄的功夫,当今之世,又有几个人能胜了他!”

巴达蒙死也不认这个账,用蒙古话说道:“哪里来的小杂种,在这里胡说八道,哪位勇士先杀了他,赏黄金一百两!”

无众生,无我相可是知道蒙古话的,他们给清君解释了,清君笑道:“巴达蒙把我的头看得也太便宜了吧!”中原武林中人都哄堂一笑,这一笑不要紧,明军都感到十分轻松,多少次交锋,就是这一次没有惧怕之意。蒙古第二雄阿日斯兰挥动凤凰降魔枚首先出马,一式漂亮的凤凰落梧立住阵角,高声叫道:“明军病夫,谁人与我大战一百合!”

不可道笑道:“老道就陪你走几趟吧!”说完挺钩连枪出阵,阿日斯兰看是一个瘦小的道士,浑然不放在眼里,挥动凤凰降魔枚向他头上砸去。不可道有意要试一试他的力道,举枪来迎,两般兵器碰到一起,顿时冒出万道金光。阿日斯兰笑道:“好大的力气,小心了!”降魔枚斗然变式,利用凤凰的丙翅向不可道胸前划来,不可道依然不闪藏,一枪向他腹部刺来,阿日斯兰侧身闪过,二人战有二十余回不分胜负两边人马都喝彩不已。扎那号称草原三雄,他最擅长的是射箭,他收起孔雀降魔枚连取三只羽箭向不可道射出。

平生一剑为知己(三)

一箭射向不可道的面门,一箭射他的马,一箭射向他的小腹,不可道与阿日斯兰战得不可开交,他正发觉阿日斯兰空档,想着一枪把他刺倒,哪里会想到敌人暗放冷箭,马头先中了一箭,因此他面门一箭倒没有射中,可是小腹中了一箭,那箭力道十足,他差点儿摔下马去。那马疼痛至极,猛然一跳,随即便倒地而死,阿日斯兰抓住这个机会,一杵拦腰扫来,可怜不可道一代杰出人物竟然死在阿日斯兰之手。阿日斯兰侥幸得胜,他依然不知羞耻,想要挥枚把不可道的人头砍下。清君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痛叫道:“不可道大哥,气杀我也!”不由得怒火中烧,枪杆一拍马屁股,那马受了重击,他所骑的可是赤龙宝马,那马不亚于当年吕布所骑的赤兔马,霎时来到阿日斯兰跟前,手起一枪挡住阿日斯兰的降魔杵,阿日斯兰直感到虎口麻,心里想这小子可比这道士的劲大多了!

清君口里念道:“不可道大哥,我一定为你报仇,还记得我们念诗杀倭吗?西北望,射天狼……”

阿日斯兰也搞不清楚,清君嘴里说得是什么,只觉得他的枪法一招快似一招,每一枪都刺向自己周身的大穴。原来清君杀性大起,一是要快点手刃对手为不可道报仇,二是要大挫蒙古骑兵的锐气。

霎那之间,清君只感到脑子极度充血,心中发同无数烈火在燃烧,仿佛又看到了母亲惨死的一幕.是你们这些恶人,让人们不得安宁,对你们讲道理再也没有用处了,清君啊,我为什么那么手慈手软,对等这些狼一般的恶人再也不能客气,不可道大哥,小弟为你报仇了。

清君向来使重剑和无脉相思箫,对于亮银枪这样的长器械很少用的,但胸中剑气横溢,这杆长枪仿佛变作了无限延长的重剑。只剑一道银光闪过,清君使一式“君子雄风”一枪又直奔阿日斯兰胸前刺来,阿日斯兰举杵回迎,他哪里料到清君这一式并未用老,所谓“君子雄风”就足以见君子的气度,枪尖远远不用直接刺向敌人胸部,而是借用枪杆回拉之式猛然牵带,犹如书法中映丝一般,去与收做得恰当好处,一丈开处的长枪在清君手中如同一根面条一硬,挥洒自如,阿日斯兰只感到了阵冷风来袭,又听喀嚓一声。清君的枪杆重重的打在了他的胁部,几根胁骨尽断,阿日斯兰痛叫一声摔死在马下。

扎那知查干巴日埋博日格德看到二师兄被一个少年打死,不由怒火中烧,拍马来迎,清君杀性正盛,大叫道:“蒙古鞑子,一起上吧!”

洪承畴看到清君挽回不可道的败局,把得用鼓敲打得更响了,蒙古军队也不甘于落后,他们也不断拼命的吹起牛角号,整个的战场是那样的庄重与威严。现在每个人的心中只有一个字,那是杀,杀,杀,不是被别人杀掉,就是要把对方的脑袋据为己有。

三骑马从东西中三路向清君包抄,清君与阿日斯兰交过手,料想他们师兄弟功夫不过半斤八两。大胆发招。

当扎那离清君还有十几步之远时,清君突然纵马从他们身边闪过,两过的士兵惊呆了,只见一道银光从扎那背后穿过,原来清君使用飞枪之术,那枪飘洒着鲜血仍然在空中飞翔,清君马快,他从马上飞奔而去,一只手抓住枪,使一式回马枪,向查干巴日后背刺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平生一剑为知己(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