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书剑奇侠传《神猿侠侣》 [目录] > 第58章:五十九、兖州兴隆塔

《书剑奇侠传《神猿侠侣》》

第58章五十九、兖州兴隆塔

乐山喜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忌妒鬼随众鬼下得山来,见哥哥身首异处,不禁痛哭起来,倩珠不由得也被她哭的一阵心酸,眼泪漱漱的落了下来。

那笑面鬼手持长杆尖大刀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杀我兄弟,快快受死!”说完打马挥刀向清君砍来。其余众鬼亦将三人团团围住。清君边用剑去格他的大刀边说:“你们兄弟啸聚山林,残害百姓,自寻死路,快快下马受降,免你们一死!”

那笑面鬼听了大笑几声,哪里肯听,清君怒道:“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休怪我无情了!”

说完从马上飞起,挺重剑向笑面鬼面门砍去,将那笑面鬼的大刀砍断,剑势未尽,连肩带背将笑面鬼砍死在马上。这些绿林之辈打家劫舍靠得是人多势众怎么能和清君等人迎敌呢。那冷面鬼见大哥已死,从背后用梭枪向清君刺来,清君听得枪风到了,使了式“白蛇弄风”早将梭枪削去枪头,左手却将枪杆抓住,一发力便将冷面鬼拽下马来,那冷面鬼未及站稳,清君重剑又刺了过去,一剑穿心而过。可怜笑面、冷面二鬼在瞬间被清君杀死。

此时不败和吝啬鬼孙福海打得难分难解,那孙福海的一杆九曲枪,上下翻飞,令不败难以近身,那人正自得意,清君取了亮银珠,将其手腕击中,吝啬鬼丢了长枪夺路便走,被不败飞起一剑,直穿后心,落马而死。

那倩珠虽然同情王福英死了哥哥,但又恨其为人太过于残忍,将人好好的脸划成花脸,如此恶女不得不除,挥动空竹,打得忌妒鬼渐渐招架不住,只见倩珠用了式“激流回旋组合式”那空竹从她如意圈中穿过,将其手腕缠住,那忌妒鬼慌了神,却待用手去解金丝线之时,那倩珠却又一回绳向她面目打来,如此短的距离如何躲开,观者惨不忍睹,那忌妒鬼被打得花容全非,血肉模糊。

好色鬼见倩珠如此厉害,早将色胆吓破,倒拖雁翎刀择路便走,那不败紧紧追赶,可是那人轻功却好窜上乱石间就不见踪影了。

只剩下二鬼了,糊涂鬼和胆小鬼将鱼头刀和浪花刀一扔,倒头便跪道:“众位少侠饶命!”

清君道“你们是什么鬼!”

二鬼道:“我们是糊涂鬼和胆小鬼,我们无奈上山,并未做些恶事!”

清君怒道:“休得胡说,为了生活所迫,就要占山为王吗,岂不闻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你们和这些亡命之徒混在一起迟早有一天会丧心病狂的,听说你们作恶不多,姑且饶你们性命,将山寨烧了,把众喽啰散了吧!”

二人又磕了几个响头,然后仓皇而逃,清君等人打马前行,黄昏便来到了兖州府。

四人到得泗河边,只见远处兴隆宝塔依稀可见,小桥流水清脆悦耳,朱熹那首《春日》便是赞美这泗河的,他说道“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虽然现在已是深秋,但却别有一番景象,小桥上人来人往,河中渔人正在洒网,看着那水光粼动,让人有一种超然物外的感觉,怪不得李白曾赞美道:“水作青龙盘石堤,桃花夹岸鲁门西,若叫月下乘舟去,何啻风流到剡溪。”

楚楚对不败说道:“不败哥,你看那宝塔顶上一闪闪的,多么好看!”

众人看去,果然见那塔顶上发散着金光,十分得好看,清君道:“那宝塔一定很有灵气,不知那是什么宝物在发光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六十、五个蒙古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