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书剑奇侠传《神猿侠侣》 [目录] > 第92章:九十三、采花悟天机(四)

《书剑奇侠传《神猿侠侣》》

第92章九十三、采花悟天机(四)

乐山喜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九十三、采花悟天机(四)

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之报。这白猿也是极通人性的,它将清君引到此处,其实就是想将宝剑送与清君,也许它别无他计,只能将清君的宝剑拿走,才能将他引到此地。

清君进入右侧石室,见到地上果然放着自己的宝剑,清君十分高兴,将剑重新放在背后。手中仍然拿着那把惊弦剑。借着剑光,清君看到墙角处竟然还有一副人的骨架子,站立在那儿十分得可怕,上腭和下腭张得极开,显然是临死之时是在大笑或在呼喊。这又是什么人死在此处呢,清君也不想再在此地逗留,正想走,那具尸骨却“哗”的一声,散了架,白猿走了过去,捡起那个人的头盖骨表现得十分悲伤,发出阵阵哀叫,那声音犹如人的哭喊,痛人心扉,清君没有想到白猿竟然对这个尸骨如此动情,看来这人生前定与白猿有些渊源,白猿已经将他看作自己的亲人。清君走过去,拍拍它的肩膀说道:“猿兄,他已经死了,这才是人的最后归宿,不要再悲伤了!”

那白猿指着墙上吱吱的叫着,清君看时,见墙上有用利器写得一些字迹,有些字迹已经剥落,但是还基本能顺下来。

上面写道:余少时有周处之迹,为乡中所患,后遇恩师,习文修武,尽诛天下不良之辈,始愧少时所为,余无意于人争锋上下,故江湖中人少有知吾姓名者,然但见或闻“惊弦剑”少有不震服者也,贪官污吏,反复小人尤为之甚,余放任游侠数十载,渐悟: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天道如此,人力何及。三五知已,一杯淡酒,或吟风弄月,或松下抚琴,而于剑器则懒散矣,故而将平生最爱之物,弃之于壁,彼苍天者有情乎,故人终须别乎,形影相吊,吾将老矣;吾将老矣,幸有猿兄相伴,迁延岁月,亦不知吾何时休矣,后之来者,亦不知有同感乎,悲夫,人生须臾一瞬间,名也,利也,何足挂怀,胜也,负也,谁记荣辱;猿兄,猿兄,笑汝力多智却寡,痛饮,痛饮,复痛饮,与君同醉此山中……

还有些字根本看不清了,清君想:这一定是一位武功极高的前辈留下的一段自叙,从这些话中可以看出老前辈有着不平凡的经历,早已看破红尘,年青时行侠江湖,为民除害,而不留下姓名,不是沽名钓誉之人,可见他的人品之高,到了晚年与三、五知已吟诗作赋,寄情山水,而好景不长,知已纷纷离他而去,却只有这白猿与他相伴。这样算来,那白猿至少也有几十岁了,怪不得它的武功也是如此了得,老前辈在自叙中提到它的力大智少,看来经过几十年的修炼,这白猿进步也已经很大了。

清君对这个前辈有了好感,再次举剑照一下四壁,想看一看有没有其它的字迹。

果然,墙上刻着一些图画和小字。有副画十分得古怪,画了一头黄牛,背上负一只绿头鸭。图下还有四句诗,写道:寅卯年申方睡觉,醒醒起来登天道,腾身足覆上青云,六合乾坤为霓扫。

紧接着诗文旁边又是一副画,那画画着山上有一头猪,猪身上骑着一个美女,山下有十八个孩子,其中一个用箭射美女。旁边也有两行字,写道:马迹北阙,犬数西方,八九数尽,日月无光。

清君不解何意,笑了笑自言自语道,老前辈闲来无事也画些怪画自娱自乐,再往下看时,是一位相貌威武的将军,手持着月牙斧,十分得雄壮,恐怖,看长了令人胆寒。旁边也有一首诗,写道:有一真主坐中土,治化何须用军伍,天下钟声一时鸣,众臣扶主登九五。清君想这幅图,也许是画得是太祖吧,太祖是武将出身,所以说是众臣扶主登九五,可为什么说治化何须用军伍呢,真是越发看不懂什么意思了。

越是离奇的东西越是吸引人的注意,清君又看到石壁上用狂草笔法刻着:须猕山为天地骨,中镇天地是巨物。如人背脊与项梁。生出四肢龙突兀。四肢分出四世界,南北西东为四派。西北崆峒数万程,东入三帏为杳冥。惟有南龙入中国,胎宗孕祖来奇特。黄河九曲为大肠,川江屈曲为膀胱。分枝劈脉纵横去,气血钩连逢水住。大为都邑帝王州,小为郡县居公侯。其次偏方小镇市,亦有富贵居其地。

在这段话后面又有一段较为直白的话,大概是论及山川走势的,清君粗略得看了一下,上面写道:天下之山,山山都有龙,然而并非每山都有真龙。真龙必祖宗奇特,出身活动,星峰秀丽端庄,或尖、或圆、或方。行度之间,开帐穿心,亦有非穿心出帐的真龙,有桡卓枝脚,有起伏顿跌,有剥换转变,有束咽过峡,有活泼可爱之势。及至入首,应星明显,穴情明白。下砂有力,水口关锁严密。明堂平缓端正。出脉、行龙、过峡、结穴皆后有送,前有迎,两旁有护卫,到头结穴处重重山水缠抱,四周山水有情。假龙亦有祖宗,但出脉不美,五吉星峰不现,不是强硬粗陋,就是凶顽带杀。脉不穿心,或虽穿心但无迎无送。偶见秀丽山峰,也是孤削缺枝叶,或偏斜无从。虽有枝桡卓,但边长边短,或逆而带杀、带尖利,或臃肿粗恶,反背而不顾本身。虽有起伏,但过脉不绵。虽有过峡,但风吹水劫,两旁没有遮拦,或长粗硬直,或斜出偏落。虽有剥换,但越剥换越显粗斜,或剥换后反生凶星。行龙一路缠护稀少,护从不周。及至入首,应星模糊,穴场渺茫,无穴可下。下砂无拦,水口不关,明堂倾而直泻,水不归堂,或反弓。或直窜,或割脚,或射胁。龙虎反窜,或曲腰折臂。虽有秀丽朝山,但脚走而无情。真龙必有穴,假龙必无穴可点。真龙必重重缠护,假龙必缠护甚少或没有缠护。真龙必星峰秀丽,假龙必山体粗陋。真龙必活泼喜人,假龙必僵硬苯绌。真龙必山水有情,假龙必山水反背。

清君惊道:“老前辈,果然见解独到,已将山山水水的玄奥尽已说出,晚生茅塞顿开矣!”又对那白猿深深一揖,说道:“猿兄,后会有期了,多谢你的美意。”

……本章完结,下一章“九十四、采花悟天机(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