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冷姬:抢来的王妃 [目录] > 第42章::往事如烟

《冷姬:抢来的王妃》

第42章:往事如烟

雪妩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如墨的夜空中,几颗莹亮的星子点缀其间,月色朦胧得如梦似幻。

贤王府里的主卧与仆役等的房间都已经熄灯就寝,偌大的王府中,只有几队巡逻的士兵支着火把,来回走动。

整个王府除了火把时不时发出的噗噗声外,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就连那门边豢养的猎犬也进入了沉沉的梦乡,只发出些微均匀的呼吸声。

夜,静得针落可闻。

就在这静谧的夜里,一个娇小玲珑的身影从花园的碧波池畔,悄然滑过。

她左右张望了一下,月辉映上她的脸,虽然月光暗淡,依然能看清她精细的五官,她正是贤福公主赵溪月。

一队巡逻的士兵正往这边行来,举手投足间就要走近。赵溪月立马闪身往池边的花丛一钻,此时,已经接近凌晨,要是再不逃,今日就没有机会了。

终于,火光渐渐远去。赵溪月轻手轻脚地撩起裙摆,朝那黑暗的后园走去。因为王府后园是这贤王府的禁地,那里没有巡逻的士兵,最容易逃跑。

这事她也是刚听阿卓姐姐说的,现在她才明白,为什么那恶奴音奴要叫她去打扫后园,其目的就是要她惹怒完颜昊。

还好一路顺利,不一小会儿,赵溪月已然行到了后园。借着月色,她轻轻地摸出今天晚上在厨房偷到的一根细铁丝,细铁丝被她弯曲成了狐状,这本是以前在宫里看到几个小太监玩的把戏。据说,那是偷儿用来撬别人门的工具。当时一时兴起,就叫小太监教了自己,不想今日居然派上了用场。

嗯?怎么回事。门居然在赵溪月轻轻的碰触下,就稀开了一条小缝。门怎么会开着?因为今天的事,完颜昊不是已经让人上了锁吗?

时间紧迫,不空她多想,她缓缓地将门掀开一条刚刚能容她瘦小身躯通过的缝隙。

赵溪月如一条蛇般在园内的草丛间滑行,却不想一阵啜泣声自那园中的小屋,传入耳中。

有人?再仔细一听,居然,是哭声?在这静得针落可闻的夜里,异常分明。

是谁?居然深夜里躲在这里哭?而且,这是完颜昊的禁地啊!

好奇心占据了赵溪月的心神,她摸索着移向那间小屋。

门没有关上,留下了一条细小的缝隙,小屋中没有点灯,里面看着黑黑的一片。那哭声却因为隔得近了,听得更加清晰。

赵溪月定睛细看,月亮在这时也争了口气,比先前亮了许多,终于看清了那倦缩在小屋桌边的身影。

完颜昊?竟然,竟然是他!

赵溪月心内震惊非常,舒缓了下情绪后,镇定下来,再细看时,完颜昊已然将手中的那幅画卷借着月光展开。

赵溪月瞧得分明,那正是自己白天看见的那幅少女画像。

完颜昊脸上泪痕未干,已然止住泣声,看着那画上少女,眼中神色哀怜,自言自语地道:“娘,为什么?为什么你当年如此狠心?”

娘!?赵溪月在心里惊道,那画中美人竟是他的母亲。难怪,白天见这幅画时,就觉得有点熟悉。可是,那画中人明明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女啊!哦!是了,一定是他娘年轻时的画像。

似乎因长久哭泣而至身体无力,完颜昊将那画卷轻铺于地,他以左手撑地,右手五指轻抚上那画中人的脸发:“娘,你知不知道,当年你丢下我走了之后,昊儿受了多少苦……父皇他让昊儿住在马厩里,饿了,不给昊儿饭吃;天凉了,不给昊儿棉衣穿。还常常用鞭子抽打昊儿……”说着,止不住又哭出声来。

赵溪月听着这些想着都发颤的事情,心内竟然生出怜爱之情来。想到自己虽然母亲早逝,但父皇却爱自己胜过性命,从小锦衣玉食,要什么有什么!而外表看来这样冷酷的完颜昊,原来竟有这样不为人知的悲惨往事。一时间,这些日子受的苦痛,都随风散去,心里对他越加怜悯了。

“娘,你到底在哪里啊?我知道你一定会回到宋国,回到那个温暖的家里。可是,为什么?这次征宋,我还是没有找到你?你到底在哪儿啊?娘!”完颜昊泣涕如雨,额头磕在画卷上,绢画也被他伤心的泪濡湿了大片。

门外,赵溪月也情不自禁地流下泪来,轻泣,父皇、母妃你们都离月儿去了,月儿一个人好孤单啊!你们知不知道?

同命相怜!赵溪月看着屋内的完颜昊,目光柔和了许多。

“谁?”完颜昊猛地抬起头来惊问。赵溪月心里一慌,就要发足逃跑。却不想被门边一个磨刀石所绊,一个伏爬,跌在地上。

完颜昊已然迅速起身、拔剑,动作迅捷,抢身来到了门外。

冰冷的剑尖指向赵溪月的背,“你是谁?!”完颜昊厉声道。

赵溪月缓缓转过脸来,明亮的月色映上她犹带泪痕的脸,越发显得娇美。

“是你!?”完颜昊看清了剑下人,奇道。

赵溪月缓缓站起身来,迎上已经恢复了面具生涯的完颜昊,“是我!”

完颜昊将剑缓缓放下,对一个柔弱女子,他没有必要用剑。

完颜昊陡觉自己脸上泪痕未干,连忙胡乱擦试了下,怒道:“深更半夜,你跑来这后园做什么?我不是说过,叫你不许再踏进这后园半步吗?你没听见是不是!”

赵溪月似乎看破了此时的完颜昊只是一只带着刺猬面具的纸糊人一般,轻轻地道:“你为什么总要装作这样冷酷呢?其实你心里很苦,是不是?”

完颜昊被她说中心事,心里一颤,面上犹自冷漠依然,“谁说我心里苦了,我快乐得很!”

“自欺欺人!”赵溪月轻笑,“骗得了别人,你骗得了自己吗?”说完,转身出园,浑然忘记了自己今夜的逃跑计划,嗯,现在被完颜昊发现,也是想跑也跑不了了。

留下完颜昊一人,漠然地站在那……

……本章完结,下一章“ 密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