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冷姬:抢来的王妃 [目录] > 第53章: 私奔

《冷姬:抢来的王妃》

第53章 私奔

雪妩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夜!请你再漫长一点!永远停留在此刻吧!

完颜昊轻拥着赵溪月,白纱帐垂落于地,屋中已然点上了檀香,浓烈的香味飘散在房间里,却散不去赵溪月身上浓浓的药香味。

完颜昊将脸埋在她发间,一只手轻揽着她瘦弱的腰肢,另一只手紧握着她的手掌,与她五指相扣。他的心里好后悔,真的好后悔,他不敢想像,如果她就这样去了,自己还怎么活?

赵溪月吃过药早已昏睡了过去,根本没有感觉到身边人的异样。

时间无声无息地流逝,转眼就已到了凌晨。

突然,一阵轻轻的叩门声传来。一个黑影立于门边。

完颜昊猛然惊醒,害怕惊醒了睡得正熟的赵溪月,他警惕地小声发问:“谁?”

却听门外那黑影焦急地道:“殿下!是我,拓拔!”

完颜昊小心翼翼地将被子给赵溪月盖好,温柔地看了一眼。立马披衣下床,将门打开一条小缝,越了出去。

拓拔正恭敬地侍立门外,完颜昊心知他深夜前来,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他正色道:“去书房说!”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书房。拓拔点燃蜡烛,将门连忙带上。

完颜昊道:“拓拔,这么晚了,什么事?”

拓拔道:“殿下!我查到最近有很多壮丁无故失踪,连他们的父母、妻儿和亲朋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说着,望了一眼完颜昊。

完颜昊一边听着,一边思量,道:“继续说!”

拓拔接着又道:“今儿我正准备回家,却在路上遇到一个行色匆匆的年轻人。他衣服很破旧了,我和他擦身而过时,闻到了一股很重的铁水味。我心里有些奇怪,为深更半夜的,还在路上行走,而且这样焦急,便故意发声问他‘小哥,这些时日铁器怎么卖啊?’他却一脸惶然,说‘我不知道,你问别人吧!’”

“殿下,你说不是很奇怪吗?如果不是铁匠的话,他身上哪来的一大股铁水味?如果他是铁匠,怎么会不知道铁价?”

完颜昊眼神一亮,笑道:“呵呵!拓拔,你很聪明啊!这小子一定与那大量铁器买卖有关。快说,到底最后是怎么样的?”

拓拔也笑道:“我将那小子制服之后,问他,他说:他只是城郊的一个农民,半月前,被抓去一个神秘的地方做苦力,直到今日才逃将回来。他说那个地方应该是冶炼兵器的的地方。他只是负责搬运的劳工。”

完颜昊喜道:“那他还找得到那个地方吗?”

拓拔道:“呃,我将他捆起来,让一名卫兵看守好,就立马来通知殿下您了!还没来得及问。”

完颜昊急忙抢身向门外行去,一边道:“那还等什么,赶快带我去见他!”

启明星悄悄露出身子的时候,月牙儿默默地隐去了身影。

赵溪月做了一个很美很美的梦,她梦见自已已经恢复了自由身,在阳光明媚的春天,在一个繁花似锦的花园里,她娇笑着追逐一个高大的身影,那个身影边跑边笑:“月儿,来追我啊!追到了,有赏!”

她的心里比吃了蜂蜜还甜,没有注意到脚下踢到了一块石头,她“哎哟!”一声,跌在了地上。

那个高大的身影立马回过头来,焦急地道:“怎么了?”跑上前来扶她。

赵溪月噙着泪,正待抬起头来看一看他到底长什么样子时,突然,被一声呼唤打断了梦境。

“月儿!”

赵溪月很不情愿地睁开惺忪的睡眼,却惊见自己床边立着一个非常英挺的锦衣少年。

赵溪月吓了一大跳,正待出声叫喊,不想那少年连忙捂着她的嘴,小声道:“是我,飞扬!”

赵溪月闻声仔细一看,确是那个承诺要照顾她一生的小郡王檀飞扬。

赵溪月挣扎着撑起身,檀飞扬急忙将枕头竖在床架上,扶着她靠在了枕头上。

赵溪月疑道:“深更半夜的,你来这里做什么?”

檀飞扬一脸正经地指着身旁的一大袋包裹道:“月儿,跟我走吧!我们一起离开这里。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赵溪月心里一惊,冷声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檀飞扬急忙握住赵溪月的手,一脸诚恳地道:“难道你想一辈子呆在这里吗?快走吧!阿昊回来,我们就走不了了。”

完颜昊!听到这个名字,赵溪月又不禁心里一痛,自己如果走了,可就一辈子都见不到他了!

不要去想,这个时候怎么还会想起他,赵溪月努力地想把那个粘在心中的影子挥散开去。

可是和这个男人一起走,自己和他又没有什么关系,那算什么呢?私奔?

还有,要是逃走了,被抓回来怎么办?完颜昊那个人可不是好惹的。

赵溪月很矛盾,几个念头在她心里左右交替,使她一时难以拿定主意。

可是,檀飞扬却不能等了,他好不容易趁着完颜昊出去,才悄悄地潜入进来,今天他是无论如何也要带走赵溪月的。

他焦急地问道:“月儿,别犹豫了!”

赵溪月想了想,淡淡地道:“飞扬你快回去吧,我是不会跟你走的。”

檀飞扬脸上写满了失望的落莫,道:“为什么啊?”

赵溪月不愿多说,再说深更半夜,她和檀飞扬两人独处一室,被别人知道了,肯定要说三道四的,那时,被完颜昊知道了,就更加不得了了。

赵溪月轻轻别过头去,冷冷地道:“我要睡了!请出去!”

檀飞扬看着赵溪月如此冷淡地对待他的热情,心里想道:她一定是害怕自己不会兑现诺言,对她不好。心中思量一番,那以后就只有用行动来证明了。现在,她必须跟我走。

想到这里,檀飞扬伸出指头,在赵溪月的昏睡穴上一点,赵溪月一惊,可已经来不及反应了,她带着愕然的表情,陷入了昏迷中。

檀飞扬只将一件黑色披风往赵溪月身上一罩,将她缚于背上,一手抓起包裹,就着月光,向门外匆匆而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遇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