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冷姬:抢来的王妃 [目录] > 第56章: 疯狂

《冷姬:抢来的王妃》

第56章 疯狂

雪妩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却说,完颜昊中了麻药软倒下去,那黑衣杀手又一剑刺来。

结果如何了呢?

拓拔正力战另一名杀手,分身不及,心里的焦急之情溢于言表,手中刀法自然也散乱无比,被那黑衣杀手,觑了个空子,肋下又中了一剑。鲜血染红了大片衣襟,在月辉下,闪烁着刺眼的妖红。

那杀手见一剑得呈,又一剑刺来,欲结束了拓拔的性命。不料,拓拔虽然身负重伤,但他的勇武却不是盖的,拓拔将宝刀在空中一旋,一朵美丽的光环笼罩在他身前,随着他的挥动,那道刀光与剑光在空中交击,溅起几许火花,火花逝去,却听那黑衣杀手惨呼一声,倒地气绝。

拓拔正待转身迎救完颜昊,却不想那由于两道伤口来不及包扎,鲜血汩汩流出,拓拔也因为失血过多,身体有些虚浮,他不支地跪伏于地,右手将宝刀撑于地上,竭力想借力站起身来,身体却一点也不听使唤,挪不动分毫。

完颜昊不料自己在临死之际还念着那美丽的囚奴,心中一痛,身体却软得毫无招架之力,跌于地上,终于昏睡了过去。

那致命的一剑却迟迟没有到来。

“嗖!”一支长箭破空而来,紧接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夜空。

那名黑衣杀手应声倒地毙命,他手中握住的剑也在半空中垂落于地,“呛啷”一声,掉在了完颜昊的脚下。

拓拔听到惨叫,回过头去,却惊见一个黑影自远处房梁上纵身急行,手中依稀提着一支铁弓,腰际几簇白花花的东西一晃一晃的,应该是白羽箭吧!

那个身影瞬间闪电般地消逝不见,拓拔疑道:是谁帮助他们,却又不愿以真身相见?

完颜昊已然中了麻药昏睡过去,自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何事。拓拔跪伏于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撕下衣襟,勉强将伤口胡乱包扎上。用尽全身力气,撑起身来,一步一跌地来到完颜昊身前。

拓拔探了探完颜昊的鼻息,还有气,只是晕了过去,他立马帮助完颜昊将伤口裹上。此时,天已将明,两个受了重伤的人,在蒙蒙的月光中,一步三跌地朝贤王府行去。

终于在凌晨时分,拓拔和完颜昊两人相互扶持着瘫倒在了贤王府的门前。

拓拔用尽了全身力气,拍打着大门,最终因失血过多和体力不支,昏倒了过去。门内豢养的猎犬却受了一惊,不停地大吠起来。负责守门的家丁立马跑将出来,睁着惺忪的睡眼,怒骂道:“你奶奶地,叫什么叫,老子才走开一会儿,你就在那儿乱吠!”

猎犬却根本不听他的话,依然不停地朝着门外大叫。

守门的家丁也看出了猎犬的异样,心里琢磨道:“门外有什么?”一边想,一边将反锁的大门轻轻打开一条缝隙。

月光映射在两个伤痕累累,重伤昏迷的人身上,那家丁待仔细看清,吓了一大跳,抓住完颜昊的袖子,大叫:“王爷,王爷,你怎么了?拓拔副将,拓拔副将?”

可是,两个人早已失去了意识,是不会回答他的,那家丁立马朝门里大声叫道:“快来人啊!来人啊!”

府里应声跑出几个人来,正是丫环阿卓和管事王五还有一个同样睡眼惺忪的家丁。

管事王五有些恼怒,一边走一边道:“这小六子,什么事啊!深更半夜里,咋咋乎乎的?”

走出来一看,却把他吓了一跳,两个满身是血的人躺在那里,正是他的主子完颜昊与副将拓拔。王五立马跑上前去,大叫:“王爷?王爷这是怎么了?”

小六子惶恐地道:“奴才不知道啊!我刚出来就看见这样的情景了。”

“不要多说了,快,阿卓,小七,一起来把王爷和拓拔副将扶进屋去。”

府医柏固也闻讯前来,只见躺在床上的完颜昊脸色苍白,他立马探息、把脉,丫环阿卓已经受命烧来热水。

柏固对侍立一旁的阿卓道:“阿卓,你先用热水给王爷把伤口擦干净,小七,你把府里珍藏的药酒拿来,我开一副方子,小六子你去药房把药抓来。”

说罢,便就着圆桌前坐在,龙飞凤舞地写下了一个药方,交于小六子。

小六子立马风也似地奔了出去。

管事王五急道:“柏大人,王爷怎么还昏睡不醒呢?”

柏固道:“王管事不用担心,王爷中了刀伤,失血过多,而刀上粹有麻药,所以暂时没有醒,不过不要紧的,没有性命危险。”

柏固将脸帕浸入阿卓刚才端来的冷水中,拧干,敷于完颜昊的额头上,不一会儿,完颜昊的眼睛微微动了动,苏醒了过来。

完颜昊刚醒,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舍命护他的拓拔,他用微弱的声音道:“拓拔呢?他伤得重不重!?”

柏固急忙起身,禀道:“王爷醒了就好,我这就去看看拓拔副将。”说罢,便向外行去。

完颜昊又道:“王五,你马上带着我的令牌,前去守城的乌大人处,告知他,我今夜遇刺,叫他封锁城门。”

吩咐完这两件事后,完颜昊终于支撑不住,又昏睡了过去。

王五接过令牌,恭声道:“是!”急忙退了出去。

说话间,小七已经拿了药酒前来,阿卓立马给完颜昊抹上,然后仔细包扎好伤口。

半夜里,城内寂静非常,贤王府里却灯火通明,人人忙得头仰马翻,与这一忙碌十分不相衬的是,院落边的一株撑天古槐下,一个面上有着狰狞疤痕的丑陋侍女躲在树后,目不转睛地盯着那灯火通明的房间,那是她的主子完颜昊的房间。

不用说,大家也应该知道她就是被完颜昊杖责的奴婢音奴。

自从被毁了容、瘸了腿之后,音奴就被安排住在后院的马厩里,她日日以泪洗面,不敢照镜子,也不愿出来见人,整日里躲在马厩里,与马匹为伴。

她心里好恨,恨那个直接使她变成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主子完颜昊,更恨那个抢走她心爱男人的女奴赵溪月。

所以,当今夜她去小解时,无意间看见檀飞扬负了赵溪月跳出院墙,她没有喊,甚至她的心里有一种非常喜悦的感觉,这个女人终于可以离开她心爱的男人了。

呵呵!她可以想像王爷回来见不到那个女人的话,会是怎么样一番情景。

可是,她还是恨,为什么不光是王爷,连小郡王也为了这个女奴,这样痴迷,为了得到她,竟请来皇上做说客,更不惜做出这样不光彩的事来。

她好恨!恨这府里所有的人!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刚刚听到王爷身受重伤,昏迷不醒的消息后,自己的心会是那样的痛?

不是应该笑吗?那个伤害了自己的男人终于得到报应了!死了更好!

可是,她真的希望他死吗?他如果死了,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不!苍天,音奴在此求你了,请你不要让他死!你让音奴做什么都可以,只是,求你,不要让他死!

泪水悄然涌出,从那丑陋的脸庞上滑落。

我爱你!阿昊!希望下辈子我能这样叫你!

拓拔被安排在完颜昊隔壁的房间里,柏固马上来到拓拔的房间里,只见拓拔浑身欲血地躺在那里,只有个小丫环在那里替他处理着伤口。

那小丫环见柏固来了,行了一礼,甜声道:“柏大人!”

柏固点了点头,算是回答,马上坐到拓拔床边,给他诊起脉来,良久,柏固终于轻轻地松了口气,还好,没有伤到动脉和骨腔,只要服几日药,再细加调养,就好了。

柏固将药方开好,交给小丫环,便又去完颜昊房里复命去了。

清晨时分,完颜昊缓缓地醒了过来。

完颜昊喝过阿卓煎好的药,突然间,似乎觉得哪里不对!

是了,他走时赵溪月正躺在他现在躺的这张床上睡觉,那她现在到哪去了?怎么没有看见她?

完颜昊对着阿卓冷冷地问:“阿卓,那囚奴哪里去了?”

阿卓被问得惶恐,小声回道:“禀王爷,奴婢没有看到她呢!”

完颜昊大恼,睁着失神的眼睛,大声叫:“去,给我把她叫来!”

大约半个时辰后,阿卓悻悻地回来了,她跪在地上,惶恐地禀报:“王爷,月儿不见了!”

“什么?不见了!你是说她逃跑了?”完颜昊要不是身负重伤的话,直想从床上跳起来了,怒气带动伤口,疼痛感漫延开来,完颜昊咬牙强忍着。

阿卓身子微微发抖,低着头,颤颤地回道:“应该是的!”

“什么应该是的!滚!滚出去!”完颜昊怒道,将旁边的药碗用力摔掷出去,险些砸在阿卓身上。

阿卓不敢怠慢,急忙退了出去。

“呵呵!”完颜昊状似疯狂,使劲捶打着床板,绷带处因为他的剧烈运动,已然浸出缕缕血丝。他去丝毫没有感觉动疼痛般,依然苦笑,这笑声听在人耳朵里,却觉备感觉心酸。

“嘶、嘶、嘶”几声,锦帛裂响,那床鸳鸯戏水锦被便被他撕破了好几道口子,完颜昊一边笑,一边自语:“完颜昊啊!完颜昊!我早就警告过你,这世间的女人都是一样的,她们只会践踏你的感情,只会抛下你不顾!”

为什么?为什么?赵溪月我对你不够好么,你还是想着逃跑?还是想着要离开我?

不!我不能让你离开,就算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抓回来,永远做我的奴隶,我的囚奴!

……本章完结,下一章“ 禁锢”↓↓↓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