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冷姬:抢来的王妃 [目录] > 第57章: 禁锢

《冷姬:抢来的王妃》

第57章 禁锢

雪妩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城郊别院。

时值初夏,天气还不见得炎热。赵溪月只穿了件水白纱衣,悄然来到院墙下。红砖砌就的院墙高达三丈,足有两个强壮的大汉那样高。

院门早已被檀飞扬自外给锁上了,柔弱的赵溪月要如何才能从这高大的院墙翻身出去?

赵溪月嘴角一扯,轻笑,只见她快步挪身到了院墙边的一丛常春藤边,扒开藤条,一架只有两人身长的小梯子便露了出来。

这是她昨日藏在这里的,准备今天找机会逃出去的工具。

赵溪月扛起小梯子,快步朝院墙边走去。

她的心里很着急,自从那日听闻完颜昊遇伏的消息后。她就吃不香、也睡不好,一睡下,脑海里全是那个男人的影子,怎么也挥之不去。醒来了,脑子里也想的是他。到底他怎么样了?伤重不重?伤在哪儿了?

赵溪月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如此强烈地想见到他,看到他平安。

思虑间,赵溪月已经将小梯子架在了院墙上,梯子虽短,可是已经足以帮助赵溪月翻过院墙,至于翻过院墙后,怎样着地,赵溪月还没有想过。

院墙边杨柳翠绿的枝条,轻轻垂落于院墙上,清风一带,柳条便随风飘出墙外。

不能再耽搁了,那丫头应该快出来了。赵溪月爬上梯子,三步并作两步,便爬上了院墙顶端。

院外的景色好美啊!路边盛放着各色花朵,蜂飞蝶舞,艳丽多彩。

可赵溪月是没有时间和心情欣赏这些的,她正焦虑着怎么跳下院墙去。那院墙太高,自己昨天居然没有想到还有这个问题。

赵溪月呆立在梯子上,一筹莫展。半响,终于横了横心,准备直接跳下去。

这时,背后却传来一声清脆的惊呼:“少夫人。你在做什么呀?快下来!”

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丫环慌忙抢上前来,站在了梯子下,大声疾呼。

这小丫环名叫鱼儿,鱼儿是檀飞扬找来,专门负责照顾赵溪月的饮食起居,暗里也负责监视赵溪月的小丫环,以防她趁自己不在时,偷溜出去。

别看鱼儿人小,可这丫头鬼灵精怪的,聪明得很。

赵溪月刚刚以自己想吃桂花糕,叫她去厨房拿点为由,想甩掉她,然后觑机逃跑。鱼儿本不想去的,可是,这是夫人的命令,自己又不好不从,是以,鱼儿飞奔到厨房,拿起桂花糕就跑,差点就被赵溪月从眼皮底下给溜出去了。

如果赵溪月成功逃跑的话,她可就惨了。少爷亲自叮嘱了又叮嘱,一定要看好少夫人。

少夫人!?赵溪月听着这三个字觉得分外刺耳。她嫌恶地皱了皱眉头,没有理睬鱼儿。却不得不从梯子上爬了下来。

赵溪月下了梯子,对一脸关怀的鱼儿,投以警告的一瞥,正色道:“我在说一次,以后不许叫我‘少夫人’,我有名字的,你可以叫我赵姑娘,也可以叫我月儿姐姐,就是不许再叫少夫人!知道了吗?”

鱼儿眨了眨水灵的大眼睛,天真地道:“少夫人,可是少爷让我这样叫的啊!”

赵溪月郁闷不已,脱身不成,却又被这丫头整天跟在身后,叫自己少夫人。难道那檀飞扬是铁定自己要嫁给他了吗?没有经过自己同意就擅作主张。真是太气人了。

赵溪月叹息一声,拂袖而去,鱼儿立马如跟屁虫一样的跟了上去,犹如赵溪月的影子。

赵溪月懊恼地进入檀飞扬给她安排的房间里,坐到了床上。房间不大,却非常雅致。粉色的纱帐轻轻垂落于绣床的四角,梳妆台上放置着一面上古铜镜,已然磨砺出淡金色的光芒,窗前的一盆紫竹兰,含苞欲放,却已幽幽地散发出了淡淡的清香。

鱼儿急忙将桂花糕递于赵溪月道:“少夫人,桂花糕!”

赵溪月气恼地摇着头,大声道:“我说过了,不要叫我少夫人!”手猛地朝那盘中的桂花糕挥去,啪啦一声,盛桂花糕的精美玉盘顿时在地上碎裂成片,几块色泽诱人的桂花糕咕碌碌地滚了一地,一盘美味就这样成了赵溪月发气的牺牲品。

鱼儿大气也不敢出,只怕呼吸一声,就会再次惹恼了这少爷捧在掌心中的女人。她慌忙蹲下身去,将玉盘碎片和已经弄脏的桂花糕拾起,默默地退了出去,却也没有走远,就在门边侍候着。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声开锁的轻响,尔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便慢慢地向这边传来。待得走近,只听鱼儿轻声道:“少爷!”

原来是檀飞扬回来了!只见他轻轻一挥手,鱼儿便知趣地退了下去。

檀飞扬轻轻地叩了叩门,门本就没有关,他便径直走了进去。

檀飞扬见赵溪月樱桃小嘴微翘,板着脸,知道她生气自己将她软禁在这别院中。马上陪着笑脸,坐到她身旁,手不由自主地扶上她的肩:“月儿!”

赵溪月如遭电击般,打落他的手,恼道:“别碰我!”

檀飞扬也不生气,笑吟吟地道:“月儿,我也是迫不得已,你要是出去了,被阿昊的人抓住了,怎么办?他现在正满城疯狂地找你呢,说是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你挖出来。”

“什么?”赵溪月惊喜的表情溢于言表,“你说,他在满城找我?”

檀飞扬不料她竟然不怕反喜,心里微微不悦,嘴上却道:“是的!”

赵溪月露出两日来唯一的一抹甜美笑容,自语道:“这么说,他的伤应该没大问题了!”

檀飞扬听得心里一痛,他不解地道:“月儿,他那样对你,你居然还这样关心他!”,言罢,一敛眉,道出了一个他自己不愿意相信的事情:“月儿,你该不会喜欢上阿昊了吧?”

“怎么会!?”赵溪月闻言一颤,猛得站起来,背对着檀飞扬,淡淡地道:“我恨他还来不及呢,我会喜欢他!你不要胡说!”

檀飞扬心中如针刺,冷冷地道:“月儿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说着,他站起身来,背过身去,眼中陡地有些微湿润,视线也模糊起来。他不愿赵溪月感觉到他的异样,立马向门外走去,边走边道:“等这阵风声过后,我便带你离开这里,永远离开!”

说罢,人已行出房外,只留下赵溪月呆呆地站在房间里。

……本章完结,下一章“ 内奸”↓↓↓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