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先生,求你别爱我! [目录] > 第38章:变故

《先生,求你别爱我!》

第38章变故

明珠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不知道她是怎么从那里离开的,她睁开眼之后,已经距离那天晚上整整一个星期了。

她是在林霄租住的公寓里,她身上穿的也是林霄的睡衣,鼻端是松软的被子上弥漫的阳光的味道。

她还好好的活着,就像是太阳每天都会升起一样,她哪怕跌的再痛,也会好好的活下去。

林霄推门进来,见她醒了,她立刻眉开眼笑的扑过来,先是问长问短,接着又控诉她怎么会把自己伤成这样,她最后说的累了,盛夏才觉得耳边安静下来。

那一夜发生的事情,她仿佛记不清了,是不是人在伤的厉害的时候,身体的本能就会将那些太痛苦的回忆给抹去呢?

天气一天一天热起来的时候,盛夏的家里忽然出了一桩大事。

当盛夏接到聂元梅哭的昏天暗地的电话之后,她顾不得喘息就搭了出租车往家赶。

家里已经翻了天,聂元梅哭的脸庞浮肿披头散发,整个人坐在客厅的地板上像是丢了魂,而盛强也一脸的丧气窝在沙发里抽烟。

盛夏进了家门,聂元梅的眼珠转了转,浑浊的眼泪忽地一下就淌了下来,她像是忽然活了,肥硕的身体灵巧的从地上爬起来一下就揪住了盛夏的衣襟。

盛夏感觉她的手在抖,脸上的肥肉仿佛也在颤,她的目光中藏着哀求,这么多年了,这是盛夏第一次从聂元梅——自己的亲生母亲脸上,看到这样的目光。

“妈,您慢些说,小秋她,到底怎么了?”

盛夏一问出口,聂元梅仿佛被小秋那个名字给刺到了心,她一下子嚎哭出声,往自己的xiōng部狠狠捶去:“你别提她!我没有这个女儿!我是造了什么孽,生出一个这样的畜生来啊!”

“妈……”盛夏觉得头痛欲裂,她也是新伤初愈,身子虚弱的很,听着聂元梅刺耳的哭声,就像是小时候睡午觉正香的时候,忽然有人用指甲刮着毛玻璃发出让人烦躁的声音一般难受。

“到底为什么,好端端的小秋突然离家出走了?”

今天正是高考的第一天,而两周前,小秋给家里说因为要准备大复习,所以她决定搬回学校去住,聂元梅自然没有二话的答应了。

孰料今天早上小秋的班主任却打来电话,说小秋没有参加高考,而且已经整整两周没有去学校了。

聂元梅一听就慌了神,小秋给家里说去学校住,却给学校说要在家里复习,这样两边瞒着,她却是偷偷的跑了,甚至连她自己都重视万分的高考都没有参加!

平民家庭的孩子,出路只有高考一条,小秋怎么就这么糊涂呢!

盛夏也无可奈何,一边报了警,一边想着法子劝慰聂元梅,一天下来就觉得身子撑不住,到了晚上又发起烧来。

她浑浑噩噩的仿佛在做梦,梦里顾亦寒像是一个凶神恶煞,他举着那一块玉石镇纸往她的身上砸,面目狰狞,她在梦里尖叫了一声,一下坐了起来,满身的冷汗。

……本章完结,下一章“蛊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