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大少的绝色保镖(全) [目录] > 第49章: 接近零度的心之冰点(八)

《大少的绝色保镖(全)》

第49章 接近零度的心之冰点(八)

暖心宝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知道了拉!”

白羽菲觉得虽然这件事情并不能全怪自己,可是毕竟自己的确是他雇用的保镖女佣。现在她所要保护的人受了伤,她总不能一点愧疚感都没有吧!所以,她的口气自然也就软了许多,“以后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就不要乱跑嘛!就算精神失控得必须要半夜跑到外面去游荡,也请等到4点过后好吗?如果你变成了权项臣不就没事了吗?”

“切!如果我要变成权项臣,那还雇你干嘛?你知不知道如果我完完全全地变成了权项臣,就会真的精神错乱!”权项君突然将自己的脸猛得一下凑到了白羽菲的面前,但在吮吸到她气息的同时,却又突然感到一阵剧烈地晕眩,渐渐无法再控制住自己的思维。这种感觉并不像是他身上的伤所造成了。

怎么会这样?他突然想起刚才白羽菲对他强行喂下去的那八粒药,立刻不安地问道:“刚才你给我吃的药,是从哪里拿的?”

“从哪里拿的?我在门外捡的阿!”白羽菲边回答,边用棉签沾着消毒水,替权项君擦拭着伤口,同时回想着小时候,每次大哥带着伤回家,她都是像这样替大哥擦拭伤口的;而妈妈就会心疼地把他抱在怀里哭。

从门外捡的?权项君已经肯定那瓶药就是今天下午自己在医院配得那瓶真正治疗精神分裂的药。可恶!一定是前面不小心从口袋里掉了出来!本来把它配回来,是打算来个以假乱真的。谁知道不等他把深海鱼油替换进去,就被白羽菲给强灌了药!

看来,这个女人和我还真的不是普通地不对盘!权项君懊恼地用手不停地揉捻着自己的太阳穴,但脑袋里的晕眩感却似乎有增无减,反而让他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了。

他看见在医院一间冰冷的房间内,一个长得他好熟悉的女人孤单地躺在白色的病床上。她的眼睛始终紧紧地闭着,身体仿佛随着病房内冰冷的室温也在逐渐冷却僵硬。

“妈妈!妈妈!我要妈妈!”在有一阵剧烈的晕眩之后,他的眼前又出现了一间硕大豪华的儿童房。一个5岁的小男孩独自一人睡在床上。他烧得很厉害,却没有发现。滚烫的温度,让他的浑身都感到是那么得痛。他的额头上布满着冷汗,在昏迷中不停地呼喊着妈妈,虽然他知道,他已经没有妈妈了;再怎么叫,妈妈都不可能再回到他的身边。

“妈!妈!”随着脑海中过往记忆的不断涌现,权项君无力地倒在白羽菲的怀中,并在恍惚中不停地呢喃着。

搞什么飞机阿!白羽菲皱着眉头,一把将权项君推到床上,感觉他刚才所吐气的气息撩动得她的身体渐渐开始发烫。

“妈!为什么要离开我?爸,为什么你不保护妈妈?我恨你!我恨你!”

白羽菲仔细观察着权项君昏迷不醒的样子,量他也不可能有比自己还精湛的演技,居然可以装昏迷装得这么像,不禁好奇地凑近他的脸,想听清楚他嘴里一直不停哼哼着的话。

……本章完结,下一章“ 接近零度的心之冰点(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