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我的帅老公 [目录] > 第2章:上卷第二话 校草篇之指腹为婚的荒唐

《我的帅老公》

第2章上卷第二话 校草篇之指腹为婚的荒唐

雪篱笆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放学回到家,妈妈告诉我这个周末有个聚餐,和她高中的好姐妹约好,就我们一家和他们一家人。

“这是下午我特意去给你买的,那天你就穿这个去。”妈妈从沙发上拿出一个袋子,里面是一条款式可爱的纯白色纱裙。

“为什么我要穿这个?我不要,你明知道我不喜欢穿裙子。”我的衣橱里有一半衣服都是妈妈帮我选的,她总是说,啊!这件衣服好可爱哦,穿在我独一无二的女儿身上一定美丽极了。结果那些衣服只是装饰了我的衣柜,却没有装饰我。

“如果你不穿的话,那好吧,下个周末我刚好缺个模特,你暂时替补一下吧。”明知道我最不喜欢坐着一动不动,妈妈故意拿我的死穴威胁道。

“镜子呀镜子,我们家的王后是不是很歹毒啊……”我故作委屈地瘪着嘴,认命地接过妈妈手里的袋子,进了自己的房间。

聚餐是在一家非常豪华的酒店。不就是一次简单的见面嘛,用得着选这么高档的地方吗?跟在爸爸妈妈后面,看着四周的环境,我忍不住咕哝着。

听说妈妈好姐妹的爸爸是这个市的市长,而她老公自己就是个超厉害的建筑师,好多大楼都是他设计的,难怪家里这么有钱,看来这种奢侈场所也就是他们这些奢侈的主光顾的。

我见到的是另一个与我母亲不同风情的女人。她雍容华贵,优雅有度,智慧过人。而我的母亲潇洒脱俗,美丽柔弱,骨子里却透出一股纯净气质。

爸爸一进门就和对方的老公聊了起来,一个摄影师一个建筑师,不知道他们遇到会聊些什么呢?看来男人的世界总是有太多共同的兴趣爱好。

“这就是沙杉吧?绿绿,我看她隐约已有点你高中时期的影子。”那个优雅的贵妇拉过我的手让我坐在她的旁边,对着妈妈说道。绿绿?我还是第一次听别人这样呼唤妈妈,看来她们的感情的确不一般。

这肯定是她们之间的呢称,因为我知道妈妈的名字中包括她年轻当模特时的艺名里面都没一个“绿”字。

“她是我生的嘛,当然会和我有点相似。对了,你家宫裂呢?我也有好几年没见到他了。那孩子现在肯定是迷死了不少女孩子,那张脸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把他生出来的?”

我安静地坐在一旁,百无聊赖地听着大人们的聊天。明明是妈妈好久没见到她的好朋友,搞不懂为什么一定要我也得参加,你看看大人聚会我根本就是多余的嘛!

“说是周末和一帮朋友赛车,一早就不见了人影。不过我已给他打了电话,七点之前他自己会过来,我们不用等他。那孩子我和我老公是想管也管不了,你说现在的孩子怎么小小年纪都那么难搞定,根本就是我行我素到了极致,我爸爸还那样宠着他。”

“你家宫裂比我家沙杉大两岁吧?”当年她比她早结婚的消息着实让她吃了一惊。因为以前在高中时袁缘就是全校出了名的行径反叛、作风大胆,男朋友更是隔三差五地换。后来两人大学去了不同城市,没想到一毕业就接到她要结婚的消息。

“恩。十七岁,都上高一了。”幸好儿子的智商遗传了她老公的,玩得翻天覆地照样进个前三名。不过她老爸总说他外孙的野和傲都是从她那里遗传来的,让她特不服气。

“日子过得好快,再过几年我看我们都可以当奶奶外婆了,感觉就像在做梦一样。”

“是啊,没想到一恍眼十多年过去了。你把沙杉现在安排在哪个学校?”

“小杉,你是什么学校呀?”妈妈的迷糊个性又冒出来了,我都转学三个多月了,她竟然还不知道。

“是实验附中。”被点到名,我只能抬起头回答道。

“等读高中的时候,就选彦川一中,到时可以和宫裂同个学校,让他多照顾照顾你。”她似乎很喜欢摸我的头发,语气中满是宠溺。可是我就别扭了,只能胡乱点头。

心里却嘀咕着:彦川一中耶!虽然我刚到这个城市不久,却早已耳闻彦川一中除了是市重点以外,其环境优美、校风开放自由更是让无数学生向往不已。

而我从来不是品学兼优的三好生,爸爸妈妈也知道我没有学习上的天赋,从不会严格要求我达到什么目标,只要学得开心就好。而且我在老师眼里虽做事有些散漫,但也还算乖巧。因此我根本没去想一定要考重点高中。

不过我对她们口中的宫裂倒有了几分好奇,听她与妈妈的谈话中感觉他应该是一个蛮会混的小子,比我大两岁。进了彦川一中必定也是家里有背景的缘故。想来想去无非一个纨绔少年罢了。

这时阿姨手提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接了起来:“你到啦?那自己上来,我们在308包厢。”说完,挂断了电话。

我记得当时我正朝杯子里倒我最爱喝的酸奶,一个男孩闯了进来。在此之前我从没去想袁阿姨的儿子长相如何,一则事不关己不感兴趣,二则认定了是纨绔少年便有些排斥。看到他,第一个跳入脑海的竟然是:一笑百媚生。就像漫画里走出来的纯情男主角,美的可人的外表,冷冷勾起的嘴角,都有雪的白。

“没想到当年那个秀气到分不清性别的小男孩,现在竟然长得比他爸爸还高了。”妈妈惊叹道。

“宫裂,还不过来见过你叔叔阿姨。这是沙杉,小时侯你还哭着嚷着要把她带回家呢。”

是吗?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那个被叫做宫裂的男孩只是看了我一眼,压根没反应。也对,如果是我,谁会记得小时侯的事情。只是接下去阿姨的话却让我差点把口中的酸奶喷了出来,只瞪大了眼睛望着我的母亲。

“小杉,你和我家宫裂可是生下来就指腹为婚了的哦。当年我和你妈妈读书时期就决定,如果将来我们生的是一男一女,就让你们两个结婚。不过我们都是开明的父母,既然你们见了面,那从现在开始就好好培养一下感情。”

指腹为婚?这大概是我十五年来听过的最荒唐的话了吧,我不是在做梦吗?古代电视剧里的戏码竟然在我的身上上演?结婚?与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孩培养感情?我才十五岁好不好,这个时候家长不是都时时提防着自己的孩子早恋吗?而我的爸爸妈妈竟然全都微笑着坐在一边,毫无反对之意。

我忍不住抬眼看向这场指腹为婚游戏里的男主角,只见他竟是漠不关心地在那玩着手机游戏。这件事情跟他没有关系吗?为什么听了之后会如此冷静得无动于衷?我不相信那样夺目外表的他会是个毫无主见和思想的男生。难道就任由他的父母来决定他的感情吗?或者他也跟我一样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后来大人们的话题又转向了别处,聊得不亦乐乎。而我和那个叫迟宫裂的男孩从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他一直在那里玩着他的游戏,我想他也一定不会喜欢我,我们两个一看就知道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凑到一块?

回到家后。

“妈妈,阿姨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我才不管你们以前是怎么约定的,那是你们的事,为什么要扯到我身上?”我不禁有些生气,怎么可以这样霸道专制。

“妈妈帮你选的小男朋友,你不觉得很优秀吗?妈妈可是很期待我的宝贝女儿可以好好尝试一份爱情,和那样的男孩子谈恋爱应该挺不错的。而且宫裂是袁阿姨的儿子,妈妈也比较放心。婚约只是个形式,如果你们觉得彼此不合适,到时再结束也不迟啊。”

我不知道生在这样的家庭是幸抑或不幸?这个世界怎会有如此超前思想的父母?我觉得我生来就是给他们当宠物的,老是将自己的想法强加于我身上。

“我又没说过我喜欢,你有什么权利帮我决定呀?”脱下妈妈硬要我穿上的纯白纺纱裙,发泄似地一把扔到了角落。

“难道我们的小杉在学校已经有自己喜欢的男生?”敏感的妈妈马上狐疑地看着我,问道。

“才,才没有呢,妈妈你别胡说好不好。”我愣了一下,立即否认道。我才不会告诉妈妈单蓝律的存在,这是属于我的一个小秘密。不知道蓝律现在在做什么,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他了。

“你看你脖子上一直挂着的那枚戒指,就是你袁阿姨送给你的。宫裂那里应该也有一枚,我记得当初是特别订做的,你们的戒指内侧还刻了彼此的英文名。”

我闻言取下了那条从小贴身戴着的精致链子,它的坠子就是一枚简单却极有个性的白金戒指,果然上面有几个英名字母。我一直以为这只是别人送我的周岁礼物,现在妈妈竟然告诉我这是我和另一个男孩的订情信物。

“不过当年我和你袁阿姨约定好了,如果你们都同意拿回彼此的戒指,那么婚约就可以解除,我们也决不会再干涉。”

是吗?只要拿回属于我的那枚戒指就可以了吗,太容易了。听到这句话,我欣喜不已,心里盘算着怎样才能把迟宫裂手上的戒指要回来。看来只有私下去找他,但是我只听说他在彦川一中,别的一无所知。“妈妈,你知道迟宫裂在彦川一中几班呀?”

“这才对嘛!两个可以先交个朋友.你等等,妈妈帮你问问。”拨通了袁阿姨的电话,妈妈拿到了我想要的信息。太好了,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本章完结,下一章“上卷第三话 校草篇之迟宫裂,我要解除婚约!”↓↓↓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