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我的帅老公 [目录] > 第6章:上卷第六话 校草篇之无奈的同居

《我的帅老公》

第6章上卷第六话 校草篇之无奈的同居

雪篱笆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聪明如叶芯也,来的路上见单蓝律那副紧张样就已有些怀疑,就算是班长关心同学也不用这么逼真吧,她这个同桌自认都还比不上他呢!到了这里后看两人亲昵的对话根本就是情侣间才有的嘛,好哇,死同桌,亏她还一直蒙在鼓里,太不够义气了。她在学校看单蓝律对每个女生都那么温柔,以为这就是他,却没想到他在沙杉面前竟如此有另外可爱的一面,还真让人有些妒忌。

“那我们先回学校上课了,你反正有人陪。”叶芯朝我了然地眨了眨眼,取笑道。

“啊?你真的就这样走了?”

“是啊,我们不做碍眼的灯泡了。”和另一个男孩走出病房,到了门口的时候,叶芯又停下脚步回过头,“你整个人包成这样,还是打个电话给沙叔叔,让他来接你回家吧,又或者呢我让单蓝律安全护送你回去。”

单蓝律跑出去十五分钟后气喘吁吁地回来,捧着一盒冰淇淋,说是找遍了都没有雪糕,只有这种盒装冰淇淋。我让他帮我慢慢牵扶出医院,在公用电话亭给爸爸打了电话。几乎是用最快的时间,爸爸驱车赶来。我对爸爸说这是我同学,然后和蓝律说了声再见。

回到家,我看见客厅里立着两个出远门才会用到的大箱子。妈妈正从厨房端菜出来,瞧见我的模样,急忙放下手上的盘子,手足无措地问我到底是怎么受伤的?我问妈妈客厅放着的那两个箱子是做什么用的?是妈妈还是爸爸要出远门吗?

“是爸爸妈妈要回家一趟。你爷爷早上打来电话说,你奶奶病了好几天了,明天还得做个小手术。所以我和你妈妈决定坐晚上的飞机回去。”爸爸对我解释道。因为总是不断搬家,他和父母很早就分开居住,有时工作忙一年也没回家一趟,这次既然去了索性在家呆上个一两个月,陪陪老人。趁着申请到假期,他还可以顺道陪他老婆去看看岳父岳母。

“我们这趟回去打算住到过年后回来,你还有一个月不到就要期末考试了,所以今天我们先不带你去,等你放寒假妈妈再帮你订张机票,到时你飞过来。原本我和你爸爸商量着,这段时间给你请个保姆照顾你。可是,老公,你看小杉才去了学校一个上午就伤成这样回来,让她一个人呆在家里我实在不放心,怎么办?”妈妈娇柔狐媚的气质,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总有一种不言而喻的美。

然后熟悉的剧目又在眼前上演,爸爸瞧见妈妈微红的眼眶,心都疼了,连忙搂过怀里轻哄着,“别担心,老婆,小杉是个大孩子了。”而我对此已司空见惯。

“啊,有了,老公,我们把小杉送袁缘那吧。”妈妈一向说风就是风的性子让她马上又展颜而笑地跑进房间,拨通了袁缘的电话,两人亲切地聊了起来。

就在我和爸爸互看一眼,不约而同想着缺乏时间观念的妈妈到底会讲到什么时候时,妈妈挂断了电话,开心地告诉我,“等会你把东西收拾一下,你袁阿姨说下午亲自过来接你。我想过了,你就在袁阿姨家住到期末结束,不然妈妈就算到了那边还是牵挂着你。”

既然他们都安排好了,我也只有乖乖点头的份了。谁让我现在是个行动不便的人,逞强也没用啊!

我今天还真是做了回众人关注的焦点,连袁阿姨看到我时也是吓了一跳,简直是把我当心肝宝贝般精心呵护着。我到袁阿姨家的时候,迟宫裂上学还没回来。一想到他,就记起他上次那张可恶的脸,竟然说我生气的样子很好玩,气死我了!

明明有那么多客房,袁阿姨却偏偏把我安排和她儿子同一层,同一层倒也罢了,而且还是迟宫裂卧室的隔壁。我不知道迟宫裂是何时回来的,我在整理衣服的时候,他敲响了我的房门。我打开门,只见他好整无暇地倚在门边,身上还穿着没脱下的校服,俊美的脸上扯着邪气的笑容。

“啧啧啧,想不到几日不见,你这么狼狈!”

我和他真是天生冤家,看见我这副模样,他竟然咧着嘴在那说风凉话。我在想我今天这么倒霉是不是他背地里咒我的?“迟宫裂,你看够了没有?”

“我真好奇你遭遇了什么不幸事件,搞成这样?”指指我的左肩又低头看了看我那只包的像粽子的脚,他笑着看着我。

“不用你管。”你看他,你看他,根本就是幸灾乐祸。我转身回去继续整理我的东西,懒得搭理他。

“我妈让我上来叫你一块下去吃饭。”说完,自己先走了。

难道就不会过来扶我一下吗?我死命瞪着他的后背,气呼呼地想着。一点也没有绅士风度!关上房门,我只能扶着墙壁一瘸一瘸地向前走。原本已到楼梯口的迟宫裂,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我。

“慢死啦!”他走回我身旁,粗鲁地一把横抱起我,走去饭厅。

“啊!”我惊呼出声,挣扎着想下来。他这样抱着我像什么样子嘛,我才不要男孩子随随便便抱我呢,几个经过的佣人看到我们全都掩着嘴笑,然后低头忙手边的事。

“别扭来扭去,没想你小不点大,抱起来这么重。如果我手酸了,把你不小心丢地上去了,可别怪我。”

“我才78斤,哪有你说的这么重。我自己会走,你快放我下来。”我的身高和体重连妈妈都说是标准的。

“小杉,快来吃饭。”袁阿姨已坐在饭厅里,看见自己的儿子抱着我进来,只是笑笑,故意装没注意似的招呼我坐下。然后让佣人把菜全都端上。

“你等会儿把你班主任的号码给我,阿姨帮你请一下假,明天反正礼拜五了,这星期你就在家好好养伤。”

“噢。”我点了点头。

晚上我窝在房里看电视,袁阿姨进来说宫裂一个人在玩游戏,你怎么不过去。你尽管把这里当自己家里,阿姨真的是打心眼喜欢你,如果宫裂欺负你我帮你教训他。不过她看今天的情形,知儿莫若母,宫裂对小杉肯定有感觉,只是他自己还不知道。以前他爸爸带他去应酬,他那些朋友的女儿儿子想跟他说话,他都是爱理不理。

周末。我突然记起蓝律说会给我送课堂摘记,至于家庭作业叶芯肯定也托他一并带给我。可是我现在没住在家里,蓝律就算给我打了电话也没人接听。想到这,我拿起话筒拨通了他家的号码。

等把衣服一件件慢慢穿上去后,我几乎已是满头大汗。我正艰难下楼梯时,打扫房间出来的佣人过来扶住了我。我问她,“袁阿姨在不在?麻烦你帮我跟她说,我同学要给我送作业,我出去一下。”

佣人告诉我太太出去了。太太交代了,如果你有什么事,就让少爷陪你去。然后她让另一个同伴去叫醒昨天玩到很晚回来,现在还赖在床上的少爷。

迟宫裂下来的时候冷着一张脸,被人从睡梦中硬生生叫醒,心情当然是说不出的不爽。手脚都包成这样,还不乖乖呆在家里,四处乱跑。司机帮我们送到我和单蓝律约定好的地点,迟宫裂已靠着椅背又呼呼睡去。什么陪我,根本和我一个人过来没有区别,而且还把我的头发压住了。

我吃力地想把迟宫裂的肩膀推另外一边去,好拯救我可怜的头发。结果头发扯回来的同时,连带地把他也给扯醒了。“小不点,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懒的和有起床气的人说话,从没见过脾气这么差劲的男生。我径自打开车门,单蓝律已站在那等我。拿到这两天落下的上课笔记和家庭作业,蓝律问我受伤的地方还痛不痛等等其他一些事,又还给了我前几天留在他那的一条围巾。

我们正说着话的时候,那边的迟宫律不耐烦地按下玻璃窗催我好了没有。“那是谁呀?”单蓝律好奇地问道。“我一个阿姨的儿子,我现在就住在他家,超级少爷脾气。”让蓝律先骑车回去,我再抱着一大叠书回到车上。

“拿点资料也得磨蹭这么长时间,冰天动地的天你站外面不冷啊。”迟宫裂凶巴巴地对我大喊。我就奇怪了,明明是我在忍受寒风刺骨,他大少爷舒服的坐在空调车里,怎么还反过来被他骂?

过了好一会儿,我好象听到旁边的迟宫裂问了句什么话,等我想听清楚,凑过头问是什么时,只见他一脸别扭表情,语气恶劣地说道:“你干嘛让个瘦不拉几的男生给你送作业啊?”其实他本来想问的是那男生是谁,刚才他从车里看到沙杉和他亲密的说话。

什么,瘦不拉几?他竟然说我的蓝律瘦不拉几?我生气地把书砸在他的面前,“不许你这样说我的同学。”

“我说的是事实。”

“你,你才是竹竿呢!”没事长那么高。

“诶,男孩子就应该长成我这样才象样嘛。”

“不要忘了你比我们大两岁,以大欺小算什么男生。”

“那你也别忘了那枚有婚约的戒指还在对方手里,如果是古代你这种行为就叫做红杏出墙。”男孩生气得对着我怒吼。

“你神经病,说过了不算数的,那是大人他们一厢情愿,我从没说过我愿意。”我急得连脏话也脱口而出了,他太过分了,怎么可以对我说这种话。

“哈哈,骗你的,我才不要和你这个小不点绑在一块。”看到我真的被他吓住了,迟宫裂好心情的笑了起来。其实刚才的话他也是胡乱扯的,说真的,老妈口中的指腹为婚他从没当它一回事。难道他不结婚,他们还逼着他结婚不成,况且他也只是个高中生。

“我不想和你说话。”把书在中间隔出一条线,我把脸贴向一边的玻璃,只静静看着窗外。

正在驾驶的王叔叔听着两人孩子气地拌嘴,不觉好笑。他家少爷从小脾气就很倔,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文文静静的小女生性格倒更是刚强,发起火来也不小哦!看来小少爷这次是碰到克星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上卷第七话 校草篇之秘密和擦肩而过的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