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要跟鬼说话 [目录] > 第104章:不要跟鬼说话(1)完结

《不要跟鬼说话》

第104章不要跟鬼说话(1)完结

郭小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和莳萝在鬼冢前真的看到了鬼,她一袭白装随风翻飞,好像一个白色的影子在我们眼前舞蹈,在黑色的夜里是那么的诡异,正在悄无声息地从我们的身后追过来。

就连胆子特别大的莳萝此时也怀疑世间有鬼了,她手里握着枪对准了越来越近的白衣鬼,颤抖着声音问道:“你你你到底是人还是鬼?再往前走我可就开枪了!”

白衣鬼在距离我们几米开外的地方停了下来,幽幽地说:“我是阿珍,刚才我好像听见冬雪嫂子的声音才追过来的!”

我听出是阿珍在说话,可不知道眼前的阿珍是活着的人还是死了的亡魂,便装着胆子问了一句:“阿珍妹妹,你不要吓我们,你是不是还活着啊?”

阿珍带着哭腔回答:“真的是冬雪嫂子吗?你们不要害怕,我还活着!”

她说着又向我和莳萝走了几步,伸出手想拉我的手,可我心里仍然有点害怕,一边往后躲一边问道:“阿珍妹妹,既然你还活着,我们白天在坟地怎么看到了你的坟墓呢?”

莳萝也跟着问:“是啊,你要是还活着的话,怎么深更半夜地穿着白衣跑到这荒无人烟的深山老林里来了呢?”

阿珍叹了口气说:“不瞒你们说,我到这里是来给夏果哭丧的!”

我紧张地问她:“阿珍,你说什么,难道夏果他真的已经死了吗?”

说话间阿珍已经拉住了我的手,她的手虽然很凉,但还是有温乎气儿的,我旁边的莳萝见我没有什么反应才放下心来。因为外面的山风有些冷,我们三个便到就近的一座茅屋里说话。

阿珍告诉我夏果没有死,她是为活人哭丧的。莳萝听了觉得奇怪,便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阿珍抽泣着对我们讲述了她在宋子剑的律师楼失踪后的经过。

原来,鬼脸约我在我的小楼见面用滴血石交换阿珍的孩子和秋寒的那天下午,宋子剑开车送我回我的珠宝行,阿珍便背着她的妈妈悄悄地离开了律师楼,她本来想偷偷到小楼去的,却在去小楼的路上发现了夏果,便从后面追了上去。

当时夏果并发现阿珍跟着自己,在阿珍就要追上的时候突然拦了一辆出租车跑了。阿珍感觉夏果一定有什么事不想让自己知道,于是也赶忙打车跟在后面。

夏果坐的那辆车出城到了城郊墓地,阿珍赶到后大老远看到夏果和一个戴着鬼面具的人在墓林中说话,等她下了车跑到墓林前的时候,夏果和那个人已经没影儿了。

阿珍马上意识到跟夏果说话的人就是鬼脸,当时她非常震惊,不知道夏果怎么会跟鬼脸在一起,她以为是夏果不知道鬼脸抢走的孩子是他的,甚至还怀疑夏果是不是跟鬼脸是同伙儿!

阿珍伤心透了,坐在墓林边上哭了好长时间,就在她准备回城向宋子剑报信儿的时候,夏果却突然从一座墓碑的后面出来了,冷不防把从阿珍的后面控制住她并把上衣撕成条把她绑了起来,还在阿珍的嘴里塞了一团棉布。

伤心欲绝的阿珍惊恐万状地瞅着自己深爱的男人,不知道他会对自己怎么样。没想到夏果流着眼泪对她说,他已经知道被鬼脸抢走的孩子是自己的骨肉,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把孩子救出来,可是他不想让阿珍去冒险。

天黑下来的时候,夏果把绑着的阿珍背到路上,截住了一辆车回到城里,他把阿珍放在自己租住的民房里,陪着她一直自言自语地说话。夏果告诉阿珍,他是个不值得阿珍爱的男人,他说自己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爷爷,还亲手毁掉了自己的弟弟,并把自己唯一的亲人逼上了绝路。夏果说自己作孽太多,根本不配做人,他活在世上是多余的,因为他是个没有人性的鬼!

夏果在阿珍面前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好像精神失常了一样。阿珍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可苦于嘴巴被堵住了又没有办法问他,只得看着夏果痛苦的样子伤心地流泪。

到了夜里10点多的时候,夏果从混沌的状态恢复了平静,他默默地捧起阿珍的脸,细心地吻掉了阿珍脸上的泪水,嘱咐阿珍一定好好照顾他们的儿子,并要阿珍忘掉自己找个好男人好好活下去,不要让孩子知道自己是他的父亲,阿珍流着泪拼命地摇头,用眼光祈求他放开自己。夏果根本不理会,抱住阿珍用力搂了一下,然后戴上一副鬼面具出去了。

由于夏果绑得并不太紧,阿珍挣扎了一阵子挣脱了手脚上的束缚,等她冲出那间房子的时候,才知道外面的雪已经下得很大,夏果却已经没有了踪影。

阿珍想着夏果可能会去我的小楼,便冒着风雪往小楼的方向疯跑,可是跑到半路便听见大街上响起了枪声……

阿珍告诉我和莳萝,那天夜里她见到了两个鬼脸,而其中一个便是夏果,夏果和鬼脸躲过公安人员的追踪逃走了,阿珍一路尾随他们到了这里。她想弄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便一直躲在暗处没有露面。

我问她现在知不知道夏果和鬼脸是怎么回事,阿珍犹豫了半天才说,她原来以为夏果和鬼脸是一伙的,可是后来发现,夏果和鬼脸从山城逃走后,鬼脸好像一直躲着夏果,而夏果却又紧追着鬼脸不放,鬼脸跑到这片老林子后,夏果和阿珍也先后悄悄地跟了过来,只是三个人好像在捉迷藏一样谁也见不到谁!

几个月来,他们一直在这片老林子里打转转,阿珍从小在山里长大,对这里的环境适应的也快,让她感到惊奇的是,鬼脸和夏果好像对这里的地形很熟悉,所以三个人见面的机会很少。

莳萝问阿珍这个村庄里为什么没人了,阿珍说几个月前她来到这里的时候还有十几个人住在这里,那些人都有枪,都是鬼脸的手下,可后来却又一个一个地消失了……

根据“山豹子”说的情况,鬼脸的黑帮杀手组织的营地应该就在这个已经没有人的村子里,看来“山豹子”并没有完全骗我们,可那些人又会到哪里去了呢?是不是他们除了这里还有其他的营地呢?鬼脸和夏果为什么又先后到这里来呢?我心中仍有不少疑问。

莳萝最关心的却是阿珍为什么要给夏果哭丧,夏果明明还活着,而且刚才还在坟地跟鬼脸说话,她问阿珍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阿珍沉默了许久才说:“我给夏果哭丧是因为我知道他已经没有一点儿活下去的意思了,因为鬼脸是他的亲弟弟,而他又亲手毁了他的弟弟,鬼脸变得残无人性是夏果一手造成的,可是他在残害鬼脸的时候却不知道是自己的弟弟……”

阿珍告诉我和莳萝,夏果在几年前用硫酸毁了鬼脸的脸,并残忍阉了他,鬼脸经常戴着鬼面具,是因为他的脸比鬼还可怕,而且还因为被阉了才变得男不男女不女的。鬼脸因此生性大变,甚至有些变态,鬼脸成立黑帮杀手组织,是为了和天毒争夺滴血石,他这样做是要统治黑帮。

为了得到滴血石的下落,他先后杀了宋子剑的爸爸宋律师和杨叔叔,与此同时,鬼脸为了报复夏果,和手下用残忍的手段奸杀了那么多和夏果有过亲密关系的女孩子。他制造了那么多的凶杀案,是为了扰乱公安人员的视线,乘机浑水摸鱼。当我和夏不悔到阿珍的养母家里得知阿珍和阿珠的事情后,鬼脸又残忍地杀害了阿珍的养父母,因为夏果从慧莲阿姨那里知道了关于黑帮杀手组织的一些事,并且在暗中盯上了鬼脸!

鬼脸所做的一切夏果都是知道的,但是他却对任何人隐瞒了事情的真相,因为他知道了鬼脸是自己的弟弟。痛心疾首的愧疚感让夏果掉进了无底的深渊,因此他这几年一直在暗中跟着鬼脸,想找个机会告诉鬼脸自己是他的哥哥,可是鬼脸行动诡秘异常,夏果能感觉到鬼脸就在自己身边,却总是见不到他。直到鬼脸抢了阿珍和他的孩子,然后约他到山城城郊墓地,夏果这才有机会对他说出了他们的关系,可鬼脸不但不相信,还逼他到我的小楼去拿滴血石,他答应夏果拿到滴血石就放了孩子!

夏果假冒鬼脸到小楼拿走了滴血石,却被赵大虎他们追捕,鬼脸在那个风雪之夜掩护夏果出城,拿到滴血石之后迅速逃脱,夏果随后跟踪到了这里,他是想劝鬼脸就此罢手,不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刚才,夏果在鬼冢追上了鬼脸,向他忏悔自己几年前对他所做的一切,并说要用自己的命补偿对他的过错,鬼脸好像也已经意识到夏果和他的关系了,可是他对夏果的话根本不予理睬,他们的谈话都被躲在坟地的阿珍听去了。

莳萝又问阿珍鬼脸怎么会是夏果的亲弟弟,阿珍说夏爷爷其实有两个孙子,大的是夏果,小的是夏雨,夏雨出生不久被爸爸妈妈寄养在农村,所以20年前天毒杀害夏爷爷全家的时候,夏果不满一岁的弟弟夏雨因为不在家而幸免于难,惨案发生后,夏爷爷担心天毒的人继续寻仇隐瞒了夏雨的身份。

阿珍说到这里不说了,虽然我很想知道夏雨怎么成了黑帮杀手组织的头子,可我最关心的却是秋寒,便紧张地问阿珍:“阿珍妹妹,那天晚上我们救下了你的孩子,可是没有见到秋寒,而秋寒在电话里说他跟孩子在一起,我们见到孩子的时候只见到了秋寒留给我的一张纸条,他说他还要跟鬼脸一起走。你到这里跟踪他们这么久了,见没见到秋寒呢?”

黑暗中,阿珍再次沉默,我看不清她面目上的表情,却可以预感到秋寒出了什么事。

“阿珍,你说话呀,秋寒是不是已经被鬼脸杀了呢?”我的话带着哭腔。

“嫂子,秋寒他没有死,而且就在这片老林子里,说不准现在就在我们附近!”阿珍叹了口气说道。

“那他为什么不露面,为什么不来见我呢?”

阿珍幽幽地说:“天亮的时候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我没听懂阿珍的话,可是她已经闭上了嘴巴,不管我怎么问她,她都不再说话了。

莳萝向我身边靠了靠,抱住我的肩头说:“姐姐,你就别问了,事情早晚都会弄清楚的!”

阿珍的表现让我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可是她既然不肯说,我再问也没有用,只好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天亮,我不知道天亮后能不能见到秋寒,更不知道所有的事情会是一个什么结果。

我们三个谁也不说话了,黑色的空间里充满了令人窒息的气息,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恐惧和不安中缓慢地流逝,屋子外的夜空逐渐泛白,接着就是黎明前的黑暗来临了。

“天快要亮了!”

阿珍终于开口了,可她只是说了这句话。

我知道她这句话是说给我听的,她好像是在提醒我,我要的答案很快就要揭晓了!

我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咽了下去没有说出来,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感到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阿珍的话说过没有几分钟,沉寂的老林里突然响起了一声清脆的枪响,紧接着枪声大作,好像有很多人在进行激烈的枪战。

枪声越来越近了,茅屋外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我和莳萝紧紧地抱在一起,而阿珍却像一座木雕一样一动不动!她好像早就知道这场枪战会发生似的。

又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在茅屋外响起,很多人的声音向着鬼冢的方向跑去了,一阵急促的枪声响过之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莳萝再也呆不住了,她拉着我忽地站了起来,对坐在对面的阿珍说道:“阿珍,我们现在该出去看看怎么回事了吧?”

阿珍默默地点点头,缓缓地站起身来,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地说道:“一切都结束了,都结束了,是该去看看了!”

出了屋子,我发现天已经在一点一点亮起来,眼中的景物也越越越清晰了。阿珍走在前面,我和莳萝紧紧地跟着她,我们三个一步一步慢慢地向不远处的坟地靠近。

我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却感到非常的冷,从身体一直凉到了心里。

近了,更近了,阿珍一直没有停下来,她甚至好像没有看到出现在我们周围的一个个持枪的公安人员一样,径直走向前面的那片坟场。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阿珍要带我来看一个结果,这个结果是我早就想知道的,可是她不忍心让我看到!

可我还是看到了,在用木桩围起来的坟场里,在正对着木栅门的两座坟头上,匍匐着两具尸体,两具刚倒下不久的尸体!

阿珍木然地转回身,把莳萝叫到一边塞给她一样东西,然后回来拉住我的手凄美地笑了笑说:“嫂子,我没有骗你,真正的秋寒没有死,他会带你回去的!”

然后,阿珍突然从莳萝的手中抢过那把枪,几步冲进了坟地,在夏果的坟头前站住,缓缓地把枪对准了自己的胸口!

“不要!”

几乎是在我和莳萝喊出的同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的身边响起,几名公安人员一起冲向阿珍。

可是,已经晚了,随着一声沉闷的枪响,阿珍的身体慢慢地倒了下去,倒在了夏果坟头的尸体上。

一个矫健的身影第一个到了阿珍的跟前,他抱住阿珍的身体放声痛哭。

“姐姐,你这是何苦呀……”

我看得很清楚,他就是夏不悔!几个月前他悄无声息地离开山城,原来是到这里执行特殊任务来了!

我要上前去看,莳萝死死地抱住了我,其实不用看我也已经知道了阿珍身边的两具尸体是谁了,紧挨着阿珍的当然是夏果,而另一个就是鬼脸!

公安人员把坟地里的尸体抬走了,夏不悔默默地走到了我的身边,他的脸上还挂着伤心的泪痕!

他拉住了我的手,嘶哑的声音说:“小雪,我们回去吧,一切都结束了!”

我问他:“为什么你是秋寒?跟我一起长大的那个秋寒呢?”

他紧紧地拥我入怀,轻声地说:“小雪,你就把我当做那个跟你一块儿长大的秋寒吧!”

我没有再问什么,因为我突然什么都明白了,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几天后,夏不悔带着我和莳萝回到了山城,不久,夏不悔搬进了我的小楼。

两年后,一本叫《无情的诅咒》的纪实小说风靡山城,莳萝也因此成为红极一时的美女作家。据说莳萝这部书的成功不是因为她和我探险的经历,而是因为一本叫做《魔鬼的自白书》的日记。我知道,那本日记是夏果写的!

《无情的诅咒》是关于我和秋寒、夏果之间发生的故事,有很多事是我亲身经历的,也有很多事是我不知道的。但是,我至今也没有去看这本书,因为有些事我不想知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莳萝的情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