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要跟鬼说话 [目录] > 第114章:匪夷所思

《不要跟鬼说话》

第114章匪夷所思

郭小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夏不悔开始怀疑一个人,虽然他还无法定这个人是不是杀人凶手,但直觉告诉他这个人跟莳萝被杀案有直接的关系。

第二天上午,夏不悔安排两名刑侦队员到宋子剑的卧室勘察现场,自己开车秘密去了一趟省城,他到公安厅的化验室对昨晚在宋家律师楼下捡到的那件白衣上的血迹和在宋子剑的卧室里发现的那根头发进行化验。

他没有把自己在宋家律师楼发现的两样东西在山城市公安局化验,是因为他觉得局里的法医苏可有问题。

莳萝的尸体是苏可化验的,如果她故意隐瞒事实的话,公安人员当然无法知晓莳萝死亡的真相。而当自己向苏可提出要亲自去验看莳萝尸体的时候,太平间却发生了诈尸事件,莳萝的尸体也莫名失踪了。接着,枫林小屋和宋家律师楼就出现了诡秘的白影子,而宋家律师楼的保安看到白影子是莳萝,很明显是有人故意装神弄鬼制造玄虚,这个人究竟是不是苏可,夏不悔也只是推测和怀疑,因为苏可是自己的同事,也是局里公认的优秀警员,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是不能轻易下定论的。因此,夏不悔才秘密行动,到公安厅取证来了。

夏不悔在忐忑不安地等待一个结果,只要鉴定结果一出来,就可以验证自己的猜测是对还是错,对于自己前来送检的两样东西,那根黄色的长发更加令他紧张,因为白影子是从宋子剑的卧室里屋窗户跳下去的,自己在窗台上发现的那根长发很有可能就是白影子留下的,而山城市公安局唯一的法医苏可正好染了一头黄色的头发!

半个小时后,省厅的鉴定结论出来了,可让夏不悔想不到的是,那根黄色的长发和那件白衣上留下的血迹都跟死去的莳萝档案里的特征一致,也就是说,白衣上的血迹和那根黄发竟然是莳萝的!

这下子夏不悔也被搞懵了,两间证物都跟自己怀疑的法医苏可毫无关系,这说明自己的判断是错的,然而两件证物上都跟死去的莳萝扯上了关系,这个情况让夏不悔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是莳萝还没有死?这个疑问在夏不悔脑中一闪马上就消失了,人们发现莳萝的时候她已经早就断了气,而且他也亲眼见到了莳萝僵硬了的尸体,死人又怎么能复活呢!既然莳萝已经死了,那个白影子留下白衣上怎么会出现莳萝的血迹,留在窗台上的那根黄发又是怎么回事儿呢?难道真的像律师楼的那位保安所看到的那样,是莳萝的鬼魂出现了吗?

在回山城的路上,夏不悔接到了专案组刑警小张的电话,经过对宋子剑的卧室进行细致的勘察,除了夏不悔昨晚发现的白色血衣和那根黄色长发外,白影子在现场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痕迹!

案情越来越扑朔迷离,夏不悔如坠雾中,眼下唯一的线索就是失踪了的宋子剑掌握的莳萝的遗物,因为白影子要找的无非是莳萝的东西,而这件东西十有八九跟莳萝的死有关。

回到山城市公安局,夏不悔直接到了刑侦大队长赵大虎的办公室,他是向自己的老大哥求助来了。

进了屋,夏不悔就把房门碰上了。赵大虎见他神色匆忙,一边招呼他坐下一边关心地问道:“不悔,是不是案子又有新情况了呢?”

夏不悔点点头,平时不怎么抽烟的他向赵大虎要了一根烟点上,他把自己昨晚所见以及到省厅的情况向赵大虎简要汇报了一下,满脸狐疑地问道:“赵队长,莳萝的案子是越来越离奇了,侦破工作刚有点头绪,现在却突然又闹起鬼来了,而且还是个看得见却又让人摸不着的鬼啊!”

“那就想办法捉鬼咯,这可是你的强项呢!”赵大虎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口气,夏不悔知道自己的这位上司是在缓解自己心头的压力。

“赵队长,凭我的直觉,我们遇到的这只鬼可不是一般的鬼哦,他好像能够预测到我们的行动,所以一直在牵着我们的鼻子走!”

“不悔,你能意识到这一点,说明我们所做的工作没有白费,也许事情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复杂,复杂的表象是那只隐藏在暗处的鬼故意搞出来的,他的意图非常明显,就是要打乱我们的思想,扰乱我们的视线,越是在这种时候我们越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我相信,再狡猾的狐狸也会有露出尾巴的时候!”

赵大虎的一番话提醒了夏不悔,他默默地点了点头说:“赵队长,您说得很对,这阵子我确实有点心浮气躁了,下一步我们要做的应该是以静制动,排除一切干扰,按照既定的侦破计划进行。”

他突然想起在宋子剑的卧室里发现的那张纸条,便从口袋里拿了出来递给赵大虎看,赵大虎反复看了几遍,盯着夏不悔的眼睛问道:“不悔,你认为你的这位老朋友是在告诉我们什么呢?”

夏不悔想了想,迟疑地说:“我当时看到纸上的文字时就想,宋子剑写这句话的时候肯定很伤感很愤怒,他的意思或许是说自己的妻子莳萝有作风问题……”

赵大虎接过话头说:“依我宋子剑的了解,如果他的妻子是个典型的水性杨花的女人,他肯定不会隐忍到现在的,也就是说,宋子剑这句话所指的意思值得我们做进一步的探讨,但是有一点眼下我们是可以推测到的,他的这句话不是在说一个人,淫乱的天使和魔鬼应该是一个复杂的混合体,可以理解为男人和女人,他把男人和女人称作天使和魔鬼,而且还用淫乱这个非常不雅的词语修饰,又说明了什么呢?”

夏不悔听了瞪大了眼睛,试探地问道:“您的意思是说,宋子剑这句话是在指责不正常的男女关系吗?”

赵大虎点了点头回答道:“也许,宋子剑发现了自己的妻子在某些方面不正常,而这种不正常又跟性有关,他所说的淫乱天使和魔鬼可能指的是变态的男女!”

……本章完结,下一章“密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