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要跟鬼说话 [目录] > 第122章:穿高跟鞋的女人

《不要跟鬼说话》

第122章穿高跟鞋的女人

郭小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威哥被杀后,他的女朋友苏可着实伤心了一阵子,她向局里请了一个月的长假出远门到杭州散心去了。苏可临走时红着眼睛找到夏不悔,请求专案组一定要查出杀害威哥的凶手。如果是破案需要自己回来,让夏不悔随时打电话通知她。

夏不悔十分理解苏可的心情,她在得知威哥和莳萝的情人关系后一直跟威哥闹别扭,两个人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正面接触了,虽然威哥数次主动找苏可认错,但苏可都是避而不见,山城市公安局不少同事都知道苏可跟男朋友怄气的事。没想到苏可还没有来得及跟男朋友和解,威哥却命赴黄泉,这事儿搁谁身上都是件伤心的事。

山城市公安局通过新闻媒体发布了寻人信息,并在大街小巷详细公布了亚龙的照片和个人资料,对倩倩和苏珊的情况只能靠夏不悔的记忆和想象勾勒出了两个人的画像。寻人公告已经发出去好几天了,亚龙、倩倩和苏珊一直没有露面,专案组也没有接到任何有关他们三个人的消息。

专案组在到处寻找亚龙、倩倩和苏珊的同时,对威哥家所在的楼上住户逐一进行了全面的排查。由于威哥家对面银行的监视录像距离他所住的那栋楼比较远,银行的监视录像资料显示出的人只能模糊地辨认出男女老幼,却看不清人的面目,尤其是在夜里视线更加模糊,所以对进出楼的人无法准确核对。

一连几天过去了,仍然没有人发现亚龙和倩倩、苏珊的踪迹,专案组再次陷入迷局。现在夏不悔手里唯一有价值的线索就是在威哥家里发现的那双高跟鞋的痕迹了。而穿这种高跟鞋的女人满大街都是,仅仅根据一双鞋印去找它的主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亚龙、倩倩和苏珊同时失踪,更让夏不悔认为他们跟威哥的死有牵连,他们能躲到哪里去,又怎么才能让他们露面呢?夏不悔愁得头疼依然是束手无策。

就在夏不悔一筹莫展的时候,事情又有了新的转机,有人在城东郊红枫林附近的山崖下发现了一个昏迷不醒的年轻女人。夏不悔接到报案后马上带人奔赴现场,在距离莳萝的枫林小屋不到一公里的山沟里看到了不知昏迷了多久已经奄奄一息的她。

她打扮入时,身上华丽的衣服有几处划破,看样子她的年龄在二十二三岁上下,虽然脸上满是尘土,但仍旧掩饰不住俏丽的容颜。夏不悔让人拍下了现场之后马上将昏迷中的女子抬上了救护车送往市人民医院抢救。他注意到,这个美丽的年轻女人脚上穿着一双高跟皮鞋!

从现场勘察的情况来看,昏迷女子是从十几米高的山崖上摔下来的,估计被摔下来的时间应该在三四天之前,因为这里平时很少有人来,再加上离莳萝被杀的枫林小屋很近,所以不易被人发现。

夏不悔又到山崖上看了一遍,发现有一条小道从这里通往城区的大路,小道两旁是半人来高的荒草和杂林,一般情况下一个年轻的女人是不会到这种地方来的。夏不悔心里在想,那名从这里摔下去的女子为什么一个人到这种荒凉的地方,她是不小心摔下去的还是自己想不开跳崖的呢?

在红枫林附近的山崖边看完现场,夏不悔直接去了市人民医院急救室,医生已经为昏迷女子做了应急检查并打了强心针开始输水抢救,夏不悔详细问了一下情况,得知该女子头部摔伤比较严重导致昏迷,这几天又水米未进,目前只是身体太虚弱,生命应该没有太大的危险,至于能不能苏醒过来,还要进一步进行检查后才能下结论。

夏不悔再三强调一定要把昏迷女子治好,大家很奇怪他为什么这么紧张一个陌生的女人,站在他身边的专案组成员小张却是心中有数,她悄悄把昏迷女子的高跟鞋放进了塑料口袋拿到了警车上,夏不悔会心一笑,赞许地点了点头。

由于昏迷女子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夏不悔要医生等她醒来立即通知自己,并留下小张在医院里陪护,然后带人回了公安局,让小李把塑料袋子里的高跟鞋拿到化验室进行化验。不到20分钟结果就出来了,就像夏不悔猜测的那样,昏迷女子的高跟皮鞋就是在威哥家里出现过的那双,也就是说,昏迷女子很可能在威哥家里第一次闹鬼的那天晚上到过威哥的家!

这个消息令专案组所有的同志大为振奋,如果昏迷女子在闹鬼的那天夜里真的到过威哥家里,那么她会不会就是威哥见到的那个白衣鬼呢?她又会不会是杀死威哥甚至也是杀害莳萝的凶手呢?

大家都在焦急地等待着医院方面的消息,等着躺在医院急救室里的年轻女人快点醒过来!

可是,夏不悔却在考虑另一个深层次的问题,如果大家的猜测是对的话,这个昏迷女子为什么要扮鬼吓唬威哥?她是不是跟亚龙商量为莳萝报仇的那个苏珊?因为夏不悔在城市单行道酒吧见过倩倩,所以他怀疑昏迷女子是不是自己没有看到面目的苏珊。

如果昏迷女子是苏珊,她假扮白衣鬼莳萝杀死威哥可能是因为怀疑威哥害死了莳萝而为莳萝报仇,可是,她为什么要到自己家小楼前出现,又引着自己到亚龙的电脑行,这样做明显是要让自己认为亚龙扮鬼杀人,把公安人员的注意力引到亚龙身上,这样的话就又跟亚龙找她商量一起行动为莳萝报仇矛盾,而且苏珊也不会杀死莳萝啊!

难道说苏珊不是白衣鬼,而白衣鬼另有其人?这样虽然可以解释通,但新的问题又出来了,威哥家里为什么会留下她的鞋印,她跟威哥是什么关系?自己曾经问过威哥,闹鬼的那天晚上有没有人到他家,为什么威哥没有向公安人员说过苏珊到过自己家里的情况?她又怎么跑到枫林小屋附近的山崖边上摔下去了呢?

夏不悔反反复复想了好多遍,却是越想越不明白,越想心中的疑问反而越多起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悲剧还在上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