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要跟鬼说话 [目录] > 第124章:他是被吓傻的

《不要跟鬼说话》

第124章他是被吓傻的

郭小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就在城郊发现无名女尸后的第三天的清晨,山城市东区商贸区商业街的大街上,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叫花子昏倒在亚龙电脑行的门口。因为亚龙多日无归,况且又成为公安人员通缉的杀人嫌疑犯,他的电脑行已经关门一个多星期了。

7点以后,陆续从家里出来上班的人们发现了躺在亚龙电脑行门口的叫花子,有几个好奇的人便走进前来看,其中有个人是亚龙电脑行旁边的邻居,他看了几眼后觉得昏倒在地的叫花子很面熟,便蹲下来看了个仔细,结果认出这个叫花子就是公安人员到处寻找的亚龙!

夏不悔在去局里上班的路上接到了报案电话,便急忙赶了过来,专案组的小李和小张已经在亚龙电脑行的门口等着他了。

在夏不悔的指挥下,围观的市民帮忙,大家七手八脚把昏迷不醒的亚龙抬上了警车送到了医院,半个小时后亚龙苏醒过来,含糊不清地说出的第一句话就是“我饿……”

医生说亚龙有可能是被饿昏的,吃点东西也就没事儿了。大家在医生的指导下先让他喝点了稀粥,亚龙喝完后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嘿嘿地一个劲儿傻笑起来。

夏不悔感觉不对劲儿,一把抓住亚龙脏兮兮的手问道:“亚龙,这些天你跑哪里去了,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了呢?”

亚龙歪着头盯着夏不悔的脸看了好一会儿,驴头不照马嘴地说:“刚才的饭真好喝,我还要喝,还要喝……”他的表情像个孩子,竟然当着大家的面无休止地叫嚷起来。

站在夏不悔身后的小张对着闹得正起劲的亚龙大着嗓门喊了一句:“亚龙,你别装蒜了,赶快说这些天你到哪里了,都做了些什么?”

谁知亚龙一眼瞅见漂亮的小张,却紧张地一直往后躲,两只眼睛里发出惊恐万状的光,嘴里直喊:“鬼,鬼呀……”夏不悔赶紧挥手示意小张出去了,可亚龙仍然无法安静下来,连喊带叫地一直闹个不停,几个人都控制不了他。

闹腾了十来分钟,亚龙已经声嘶力竭了,浑身软绵绵地倒在了急救室的病床上。医生给他服了两粒安定后,亚龙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目光呆滞,什么话也不说,但是只要看到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或者护士便显得格外惶恐不安,嘴里不停地喊着“鬼”!

经过医生的检查和诊断,最后确定亚龙是精神分裂症,造成这种症状的原因多是由于惊吓过度或受到突发性的强烈刺激。

夏不悔注意到,亚龙在看到穿着白衣的女医生和护士的时候反应非常强烈,他对亚龙现在的状况似乎有点明白了。

亚龙在市人民医院精神科呆了好几天,他痴呆的症状不但一点也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起来,只要以看到白大褂,他就大喊大叫个不停,闹得人们不得安宁,医生对他用的药根本不起作用。

最后,在医生的建议下,夏不悔同意将亚龙转往了山城市精神病院,他迫切盼望亚龙能够尽快恢复,他认定亚龙是被白衣鬼吓傻的,因为亚龙掌握白衣鬼的一些秘密,换句话说,亚龙很可能是莳萝和威哥被杀的知情人!

莳萝死后短短的半个月时间,就接连发生了威哥被杀、苏珊变成植物人、城郊发现无名女尸以及亚龙痴呆的事情,在夏不悔看来,这几起事件都跟莳萝的死和白衣鬼的出现有关。

可是令人遗憾的是,自己辛辛苦苦摸到的线索表面上一个个地都浮出了水面,可跟案子有莫大关系的几个人却是死的死傻的傻,还有一个失去知觉了的半死不活的苏珊,那个无名女尸到底是不是倩倩现在也无从知道!

威哥、亚龙以及苏珊几个人接连出事,肯定不是巧合,而是有人预谋的,不把这只隐藏在暗处的黑手揪出来,不知道还会有谁会成为牺牲品。

夏不悔感觉到,白衣鬼并没有销声匿迹,而是隐伏在专案组还没有察觉到的角落伺机而动,只要自己注意到的与案子有关的人,很有可能都是白衣鬼要下手的目标!

可是,眼下的情况对专案组来说却是水中捞月,案子的重要线索虽然都摆在眼前,可跟断了没什么区别,杀人真凶到底是谁,大家又该到哪里去找杀人的证据呢?

离破案期限只有两个星期的时间了,专案组的同志们个个心急如焚,他们既痛恨凶手的凶残,也为夏不悔的下场担心,如果不能如期破案的话,夏不悔就要自动辞职了!

在专案组的案情分析会上,有人提出苏珊最有可能就是杀死威哥和莳萝的凶手,那个白衣鬼就是她扮的,并提议把半死不活的植物人苏珊交上去结案,结果被夏不悔当场予以否定,如果苏珊是杀人凶手的话,她和亚龙的遭遇缺乏一个合理的解释,而且,假设那具无名女尸就是倩倩的话,又该如何解释呢?还有,自己亲耳听到亚龙、倩倩和苏珊暗中商量一起行动为莳萝报仇的话,如今三个人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伤害,虽说在威哥家发现了苏珊的高跟鞋印,但是仅凭这一点这就说苏珊杀人的结论就更没有说服力了。

虽然夏不悔理解自己的属下将苏珊交上去结案的想法是为了保全自己,但是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刑侦人员,夏不悔自然懂得定案重证据的原则,更不会忘记刑侦人员的神圣职责!

夏不悔诚恳地告诫大家,在当代的法治社会,公安人员手中擎着的神圣之剑要斩杀的都是罪行当诛的恶魔,而我们的职责就是靠真实可信的证据为他们论罪为社会除恶,而不是仅靠推测和臆断,合理的推测和想象只能作为刑侦人员破案的一种手段,永远也不能代替证据作为定罪的依据。

听了夏不悔发自肺腑的训言,大家都低着头默不作声了。夏不悔目光炯炯地扫视了大家一眼,语气坚定而又自信地说:“同志们,你们悲观得有点太早了吧,我们还有半个月的时间破案,在这十多天的时间里,只要我们能找到一个人,我相信案子的真相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夜半哭丧”↓↓↓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