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要跟鬼说话 [目录] > 第125章:夜半哭丧

《不要跟鬼说话》

第125章夜半哭丧

郭小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停尸房的背后是山城市公安局后院的院墙,墙外是一道水沟一片荒坡,院墙上有道铁栅门通往外面,这道铁栅门平时很少打开,门上的锁已经生了锈。夏不悔听清楚了,女人的哭声是从铁栅门处随风传过来的。

黑夜之中雨还在下个不停,夏不悔手中的手电筒的亮光在雨线中显得非常微弱,眼前的视线也是一片模糊。他走到铁栅门口向外看了看,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女人的哭声听不见了,耳畔全是风雨交加急促的噼啪声。

为了到外面看个究竟,夏不悔准备回值班室去拿铁栅门上的钥匙,就在他想要转身的一霎那,突然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头顶一声闷雷炸响,紧接着电闪雷鸣不绝,漆黑的雨夜顿时忽明忽暗,夏不悔猛然发现,铁栅门外的水沟边上,赫然站着一个白色的影子!

夏不悔心里一惊,难道是白衣鬼出现了?定睛再看时,那个白影子已经不见了!

难道是自己产生了幻觉,还是刚才看花眼了?夏不悔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揉了揉眼睛,借着闪电的亮光极目四望,透过雨雾依稀看到不远处的荒坡上有一团白影在迅速地漂移,而且离铁栅门越来越远。

短暂的惊慌过后,夏不悔马上镇静下来,他意识到自己见到的白影子跟停尸房里的那具女尸有关,立即改变了主意,不再回值班室去拿钥匙了。

夏不悔扔掉手中的雨伞,把手电筒别在腰间,麻利地翻过高高的铁栅门,一个飞跃跨过几米宽的水沟,掏出手枪迅速顺着荒坡朝白影子逃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穿过荒坡是一条窄窄的泥泞小道通往市区的居民楼,夏不悔循着白影子留下的脚印追到小道的尽头,到了宽敞的水泥路大街,前面的白影子不见了,路面上被雨水冲过之后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

“自己真够笨的,又让她给跑了!”夏不悔心里埋怨自己,忽然看见前面的一个小巷口有两个人影正在冒着雨朝自己这里走来。

“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这时候怎么还有人在雨地里溜大街呢?”夏不悔正在纳闷,却听见对面有人喊自己。

“夏队副,我抓了个夜鬼!”说话间两个人影已经到了跟前。

夏不悔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一看,却是专案组的小李拧着一个女人站在自己跟前。

“小李,这是怎么回事?”夏不悔疑惑地问道。

小李甩了甩头上的雨水回答:“夏队副,她就是你刚才追的那个白影子啊!今儿个这雨也下得太大了,我们还是回局里再说吧。”

在回去的路上,小李告诉夏不悔,他知道自己的头儿到停尸房值班的事情后,因为他也听老罗头说停尸房闹鬼,担心夏不悔一个人出什么事儿,吃过晚饭也悄悄地到了后院,躲在离太平间不远的一间堆着杂物的屋子里打了个盹儿。后夜的时候外面开始下雨,风吹雨打门窗的声音把小李惊醒了,夏不悔听见女人的哭声四处寻找的时候,他已经循着声音翻过后院的高墙到了外面,所以小李先一步追赶到了墙外的女人,夏不悔看到的白影子,只是那个哭泣的女人身上裹着的一大块白塑料布。

回到刑侦大队办公室,夏不悔和小李先换了身干衣服,又给站在门口瑟瑟发抖的女人找了件衣服让她换上,她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摇了摇头。

在室内亮如白昼的灯光下,夏不悔看清了面前的女人。那女人年过半百,身材枯瘦,憔悴的面容中带着悲伤的神情,从她一身被雨水淋透了的衣服看,应该是长期在乡下生活的农村妇女。

“你跟我们夏队说说是从哪儿来的,叫什么名字,为什么深更半夜的在雨地里哭?”小李一连串儿地问。

女人怯怯地看了夏不悔一眼,声音发抖地说:“俺是七里河乡八寨沟六大队五小组的村民二妞子,到这儿来哭俺那苦命的闺女来了。”

夏不悔听了急忙问道:“你闺女是谁,她怎么了,我们局后院墙外又不是坟场墓地,你怎么跑到那里哭呢?”

二妞子浑身发冷眼含热泪,哽咽道:“俺闺女就是放在你们大院儿停尸房里的倩倩啊!俺白天不敢来,前半夜不敢哭出声,只有等后半夜人们都睡着了才……”她的话还没说完,便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夏不悔和小李都听明白了,被抓来的乡下女人二妞子原来是倩倩的母亲,他们也从二妞子的口音听出来她不是本地人,看她那副伤心欲绝的样子也不像是在撒谎。

倩倩的母亲说自己白天不敢来,前夜不敢哭,是因为害死自己自己女儿的人是个很有来头的人物,而且还跟公安局的领导是朋友,夏不悔觉得其中必有隐情。

弄清了乡下女人的来历,夏不悔先让小李把倩倩的母亲带到隔壁房间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了再说,几分钟后二妞子穿着一身又宽又大的警服回到了办公室,小李给她搬了一把椅子让她坐下,看到夏不悔两人的态度明显好转,加上穿着一身干衣服,二妞子没有刚被带来的时候那么害怕了。

夏不悔转换了一下语气问道:“大婶,前几天我们的调查人员到过你们家,您应该见到了吧?”

倩倩的母亲点了点头说:“见到了,是两个小伙子。”

“那他们没告诉您您的女儿倩倩目前只是失踪吗?而且我们还没有确定停尸房放着的女尸就是倩倩呀!”

“他们是对俺说了,可俺知道,停尸房里放着的确实是俺闺女!”

“您怎么这么肯定是倩倩的尸体呢?”

“是倩倩的朋友给俺写信说倩倩被人害了的,俺听倩倩跟俺说过,她有个好朋友叫苏珊的!”

夏不悔听倩倩的母亲提到了苏珊的名字,还说苏珊给倩倩家里写了信,便赶紧问道:“大婶,苏珊给你寄的那封信你还放着没有?”

“俺放着,一直带在身上呢,就在俺刚换下来的上衣口袋里!”

小李赶紧到隔壁房间把倩倩母亲那件湿淋淋的上衣拿了过来,倩倩的母亲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已经被雨水浸湿了的信封递给了小李,小李小心翼翼地从里面掏出一张信纸,展开后递给了夏不悔。

夏不悔拿着那张潮湿的信纸看了几眼,神色突然显得紧张起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哑巴”证据”↓↓↓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