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要跟鬼说话 [目录] > 第177章: 后娘难当

《不要跟鬼说话》

第177章 后娘难当

郭小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三章后娘难当

哥哥的年龄比我大了二十多岁,是因为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哥哥的亲娘在他刚懂事的时候就去世了,爹在哥哥刚开始开金矿的时候才嫁给了爹,当时娘比爹就小了十多岁。

娘在嫁给爹的第二年生下了我,爹给我取名字叫金安,意思是希望我一生平平安安的。哥哥对娘一直都是不冷不热的,对我这个弟弟也不是太在意,或许对他来说,娘和我只是在他们金家多拿了两双筷子而已。

哥哥一心扑在他的金矿上,平日里很少回家,而我在爹娘的呵护下渐渐长大,八岁那年起开始上学,由于家里不缺钱,我才一路从偏僻的金家村走了出来,在镇上念完初中后又直接到市里念重点高中。其实我考上的是县里的普通高中,能到市里上学是我想不到的,娘告诉我完全是哥哥的功劳,是哥哥找关系走后门给人家送了很多钱才把我从县高中安排到了市里。从那时起我才明白,虽然平时哥哥见到我没什么话说,可他心里还是把我当做自己的弟弟看待的,他。也正是从那时起,我高兴地到处炫耀自己有个了不起的哥哥,哥哥虽然残疾,可在我眼里却更加显得可敬和伟大!

我知道,哥哥的成功很大一部分原因得益于他的聪明和他干事业坚忍不拔的精神,而我无论从天赋还是耐性都远不及他。虽说家里人都希望我靠上学长出息,可是我在高中足足念了五年,高三念了三遍也没能考上大学。我感到实在没脸面再读下去了,便不顾爹娘的反对一气之下回了家。

哥哥看到我垂头丧气的样子也没说什么,我不知道自己让他失望了他会怎么看我,但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出来他并没有责怪我。就这样,我回家后过起了百无聊赖的日子。

就在我高考落榜在家成天因无所事事而沉闷不堪的时候,哥哥娶老婆了,而令我想不到也想不通的是,他说什么也不娶本地的女人,却从人贩子手里给我买了一位外地来的嫂子。

哥哥买媳妇的事成了金家村的头号新闻,在人们的眼里,穷光棍汉买老婆可以说是司空见惯,可金贵买老婆却不同寻常,金贵拥有的财富多得恐怕连他自己都数不清,即使他是个瘸子,可想嫁给他的女人大有人在,金贵放着明媒正娶的女人不要,却不怕人说三道四拿钱买老婆,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嘛!

对于哥哥偏激的做法,爹和娘嘴上倒是都没说什么,哥哥四十多了一直不讨女人,他们俩早就坐不住了,现在哥哥突然回心转意要娶老婆了,他们也就顾不上考虑自个儿的儿媳妇是什么来历了,只要哥哥把女人娶回家,起码他们就有希望抱孙子了。

不过,娘的心里总觉得不踏实。爹和哥哥自打20多年前闹别扭一直到现在都没把心里的疙瘩解开,爷儿俩平时几乎没什么话说,哥哥的婚姻大事按理说应该又她操心。可是因为自己是后娘,哥哥从来没喊过她一句“娘”,更不在她面前说自己的事儿,她总觉得哥哥眼里根本没有她这个娘,自己在金家是个外人似的。所以,哥哥买老婆这件事儿娘虽然感到别扭,却也不敢多说什么。

嫂子到我们家里后就没有安生过,爹的眉头拧成了大疙瘩,饭量明显下降了许多,娘想着法子改善家里的伙食,爹却老说没胃口,看着爹一天天消瘦下来,娘的心里乱糟糟的,尤其是夜夜听见嫂子凄厉的哭喊声,娘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坐立不安,害得她整宿整宿地睡着着觉。

“他娘,抽空跟金贵家的好好聊聊,看看姑娘到底受了什么委屈,如果人家不愿意跟金贵过日子,我看还是让人家走了了事!”憋了好多天,爹终于开口说话了。

听了爹的话,娘的脸上面露难色,她明白兰兰是被迫嫁给哥哥的,人家心里肯定一百二十个不满意,可哥哥偏偏看上了兰兰,放着明媒正娶的姑娘不要却出了几万块把兰兰娶到家做自己的老婆,如果谁把兰兰放走,不等于捅了大马蜂窝了嘛!

可是爹既然把话说出来了,娘也不好拒绝,便默默点头答应下来。

哥哥自从“娶”了兰兰之后,白天照常进山照料他的金矿,傍晚准时回家,他一般不在家里跟我们一起吃饭,大多是在外面吃完饭才回来,回家后就一头钻进他和兰兰的新房不出来,敢情男人娶了老婆就会恋房吧,更何况哥哥已经是四十多岁没碰过女人的老男人呢!

兰兰到我们家后就没有出过哥哥那间装饰豪华的房子,哥哥的新房是个宽敞的大套间,除了卧室还有客厅和洗手间,房子里的配置跟城里有钱人家没什么两样,兰兰居住的环境既舒适又方便,这一切都是哥哥为了娶老婆特意安排的,在我们金家村应该没有第二间这么好的房子了,看得出哥哥对买来的嫂子还是挺关照的。

兰兰的一日三餐都是娘亲自送到屋子里去的。她吃得很少,好多次娘送进去的东西都原封不动地端了出来。娘很心疼兰兰,把兰兰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待,一日三餐悉心地照顾兰兰,可她从不跟娘说话,娘问她什么话她也不搭腔,总是自顾自地呆坐在床上抹眼泪。每每遇到这种情形,娘也不知道怎么劝她,只好轻轻地叹口气心事重重地离开。

哥哥那间房白天安静得好像里面没有人一样,可全村子的人都知道里面住着一位如花似玉的年轻媳妇,她是金家村瘸子金贵买来的女人!村子里不少从外地买来的女人,而在大家的眼里,兰兰不仅是最漂亮的一个,也是最享福的一个,因为她是金贵的老婆!

大凡买来的女人最初到金家村“安家落户”,都会经历几天又哭又闹的日子,等男人们把她们“驯服”了,她们就会像小绵羊一样“温顺”下来,最起码不会再闹腾下去。

然而,兰兰却和其他买来的女人不一样,她不像是人们嘴里所说的烈女,甚至比温顺的女人更显得软弱,可是她挺能闹腾,而且跟别人闹腾的法子也大大不同。

兰兰白天一声不响地呆在房子里,谁都会以为她是个被哥哥“驯服”了的小绵羊了。可她到我们家已经个把月了,每逢到了晚上,哥哥的房子里仍然会传出一阵高过一阵的哭喊声,哭声往往会持续到第二天的黎明,直到哥哥出门才会消停下来。那声音听起来让人揪心,谁也不知道哥哥和她是怎么在房子里折腾的。

时间长了,村子里喜欢嚼舌头的人们便开始胡乱猜测了,他们暗地里嘀嘀咕咕,有的说哥哥半辈子没碰过女人,捞着个仙女般的小娘儿们自然会发了狠地折腾个没完。有的说哥哥不是个好“猎手”,连一个软弱的“小绵羊”都“驯服”不了。

背地里议论人大多不是什么好听的话,这些话自然不是当着哥哥的面说的,他们也不敢在哥哥跟前说这种不入耳的话,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人们的风言风语不久就传到了爹娘的耳朵里,哥哥白天忙活自己的金矿,晚上钻进他的新房不出来,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人们的议论。

爹为此感到很没面子,自己的儿子娶媳妇本来是件大好事,眼下却成了伤风败俗的丑事,家里的丑事是不对外宣扬的,可让他闹心的是自己家的家丑是从外人嘴里传到家来的。所以,爹下了决心要娘弄清兰兰的心思,如果她真不愿意呆在我们家,就让哥哥放她回去。

娘对这件事左右为难,爹的意思要照办,可哥哥那里该怎么说呢?明摆着人家姑娘不愿意跟金贵过,可金贵自己不开口放人,谁对他说这种话他能有好脸儿看吗!何况自己又不是金贵的亲娘,这种话自己有资格向金贵开口吗?

左思右想了老半天,娘想了个自认为比较稳妥的办法,她决定先到哥哥的房子里找兰兰谈谈心,摸清姑娘的底细再说。

这天一大早,哥哥向往常一样起床就进山到他的金矿去了。娘把早饭送到哥哥的房子,看到兰兰正坐在梳妆台前发呆。娘进屋子她没有丝毫反应,甚至连坐着的姿势都没动一下。

娘把端饭的盘子放在桌子上,轻手轻脚地走到兰兰的身后,柔声细语地说:“闺女,早饭给你送过来了,你就吃点吧!”

兰兰没吱声,眼皮都没抬一下,一个月来娘像个下人一样每天给她端饭送水,她从没说过一句感激的话。娘已经习惯了,她理解兰兰现在的处境。

娘又温颜劝了兰兰几句,见她像个木头人一样仍然纹丝不动,便疼爱地伸出手放在她的肩上,嘴里一边疼爱地说:“孩子,你……”

娘的本意是想用自己枯瘦的手给兰兰传递慈爱和关心的,哪知道她的手刚刚触及兰兰的肩头,兰兰却条件反射似的从座位上跳了起来,瞪着一双迷惑而又恐惧的眼睛一步步退到了墙角,嘴里不停地喊着:“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不平静的沉默”↓↓↓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