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要跟鬼说话 [目录] > 第179章: 难吃的团圆饭

《不要跟鬼说话》

第179章 难吃的团圆饭

郭小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五章难吃的团圆饭

这一年的秋天,我们这里的雨水特别多,经常会遇到阴雨连绵的鬼天气。天旱的时候人们巴望着下雨,可雨水多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儿,种庄稼的山里人都在担心雨水大了影响自家田里的收成。

农历七月底就开始下的一场秋雨接连下了十来天,眼看着就快八月十五了,还没有半点停下来的意思。

金家村的天像一口大大的黑锅,人们的心也被一层厚厚的阴云笼罩着,忽大忽小的雨线灌满了山窝和村子的大坑小沟,也淋湿了庄稼人丰收的希望。冰凉的雨滴打在贫瘠的山地里,也打在山农们焦虑的心坎上。在我的记忆中,金家村出现这样的阴雨天还是第一次。

因为下雨,哥哥的金矿也不得不暂时停止开采,他白天一直呆在矿上,夜里也不像前段时间那样天天回家了。

哥哥哪天晚上不回来,兰兰的哭叫声也就消停了,我们一家人难得可以睡个安稳觉。

八月十五那天,雨下得特别大,因为这一天是团圆节,哥哥在天色傍黑的时候冒雨从矿上回来了。

娘早就准备好了月饼和水果,还一个人在厨房忙活了一下午精心备置了一桌子丰盛的酒菜摆在堂楼客厅的那张大餐桌上,爹从里屋拿出一瓶珍藏了多年的好酒,坐在冲着门口的正位上默不作声地抽烟,浓浓的烟雾中,爹眯着一双眼睛直愣愣地瞅着门外黑色的雨雾出神。

虽然平时爹和哥哥话不多,俩人也很少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顿饭,但每年的中秋和春节我们一家人还是要聚在一块儿吃上一两顿的。每逢一家人团聚的时候,爹都会早早地坐在他现在坐着的位置等着我们入席,只要我们在家,缺一个人爹都不会动筷子的。

其实,说爹在等我们一家人吃团圆饭,不如说他是在等哥哥。每次我们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哥哥都是最后一个到场的。我知道他跟爹多年以来一直在闹别扭,但不清楚他们之间为什么会结怨那么深,以至于亲生父子见面如同陌路人一般。爹和哥哥也从不提他们以往的事儿,所以我和娘一样对他们父子俩的这种关系感到十分迷惑,却又不敢向他们打听。

饭菜准备齐了,娘挨着爹的左首坐下了,我也在爹娘的对面坐了下来。看到哥哥从外面回来了,爹的身子微微欠了欠,我察觉到他的眼睛亮了一下,脸上的皱纹也舒展了些,不过很快他就又蹙起了眉头,眼里的光也随之黯淡下来,低下头狠狠地抽了一口烟,烟雾呛得他连连咳嗽起来。

听见身后响起一轻一重的脚步声,我就知道哥哥进屋了,爹还在低着头咳嗽不止,娘赶紧给他倒了一杯热茶,一边递给爹一边拿眼睛往门口张望。

我站起来,扭头向已经站在身边的哥哥打了招呼,哥哥点点头在爹的下首坐了下来。

“金贵,把兰兰叫上一块儿吃吧!”娘脸上带笑,温和地对哥哥说。

哥哥不答话,拿起爹跟前的酒瓶打开了筷子给爹倒酒,爹伸出枯枝般的手拦住了。

“莫急,人还没到齐呢!”爹刚止住咳嗽,说话带着喘气,听起来很吃力。

哥哥举着酒瓶的手在半空停滞了几秒钟,然后徐徐地放回桌子上,闷着头粗声粗气地说:“爹,人齐了,可以吃团圆饭了!”

我们家的规矩,只要爹不动筷子谁也别想吃饭,哥哥给爹倒酒让爹给拦住了,虽然他嘴上那样说,但却没有去拿筷子。

“金贵,是你说我们家的人都齐了吗?”爹问道。

哥哥回答:“没错,就是我说的,我们家的人都在这里!”

爹“忽”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用手指着哥哥的鼻子又问:“金贵,我现在还没犯糊涂,我记得清清楚楚看得明明白白的,一个月前你把你的媳妇接到了家里,她现在还在你的房子里没出来,你怎么说我们家的人已经到齐了呢?”

哥哥把脸扭到一边不说话了。

“金贵!”爹提高了嗓门儿,“你哑巴啦,怎么不吭声了?”

爹一叠连声地问了好几遍,哥哥也有些坐不住了,他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顶撞道:“她不算是我们家里的人!”

哥哥这句话出口,我和娘都感到意外,爹更是气得吹胡子瞪眼。

“金贵,兰兰是你娶回家的媳妇,你凭什么说人家不是家里人?”爹的嗓门越来越高。

“她只不过是我用钱买来的女人,算不得我的老婆!”

哥哥的话让我感到更加吃惊,我实在搞不懂他是怎么想的,又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爹已经在暴跳如雷了,他的话也越说越难听。

“金贵你是人还是畜生啊?虽说你不是明媒正娶,可人家一个活生生的大姑娘住在你的房间里,你却不把人家当自己人,你的良心难道让狗给吃了不成?”

哥哥让爹的难听话给激怒了,铁青着脸“哼”了一声就要出去,娘给我使了个眼色,我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连推带劝把哥哥按到了座位上,娘也把爹拉到座位上坐下。

“金安,还不去把你嫂子请过来吃团圆饭,今天可是个大好的日子,咱们家谁也不准使性子闹红脸,有事过了中秋节再说也不晚!”娘说话底气十足,我长这么大还没见她用这样的口气说过话。不过,娘的话这次还真的起了作用,爹和哥哥虽然都是怒气未消,气呼呼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僵持着,但两个人没有继续吵下去。

客厅的空气中到处弥漫着紧张的气息,倍感压抑的我听见娘的吩咐赶紧站起来,连雨伞也没顾得上拿便出门进了雨地里。

雨下得很急,我三步并作两步很快从堂楼跑到了哥哥住的西楼,到了哥哥和嫂子的新房门口我有些犹豫了。

虽然兰兰到我们家也有些时日了,但是我还从没跟她说过话,迎亲那天我远远地看过她,知道她是个既年轻又漂亮的大美女,却没有跟她正面接触过,平日里她不出新房的门,我也从来没有进去过,何况每天晚上听到她在哥哥的房间里刺耳的尖叫声,我也隐隐约约猜到她这样嫁给哥哥是很不情愿的。今晚哥哥没有把嫂子带到堂楼吃团圆饭,我想并不是哥哥不把她当家里人,十有八九是兰兰自己不想去,而哥哥又没有什么办法吧!

站在哥哥新房门口的雨地里,我的脑子在不停地高速运转,浑身很快淋了个透湿都没发觉。我不知道进门后见着年轻貌美的“嫂子”该怎么说,哥哥都没能把她请过去,她怎么可能听我的呢?

可是,如果不把兰兰叫到堂楼吃饭,爹肯定不会跟哥哥善罢甘休,他和脾气暴躁的哥哥指定又会闹起来,这八月十五本来是个家人团圆高兴的日子,要是我们家因此炸了营,传出去别人笑话不说,爹和哥哥之间又该怎么收场呢?

说什么也得把嫂子请过去!我暗中下了决心,可究竟该跟嫂子怎么说她才会听我的,我心里却没有一点主意。

恐怕时间久了堂楼里的爹和哥哥再次发生口角,我不容细想,只得硬着头皮推开门往屋里走,一边进门一边喊着:“嫂子,我请你吃饭来了!”

兰兰在屋里没有应声,我已经站在房间的客厅里。哥哥和嫂子的新房里的灯全开着,屋子里的灯光亮如白昼,我抬眼在屋子里扫视了一遍,看到兰兰正站在里间卧室的门口盯着我!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误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