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要跟鬼说话 [目录] > 第21章:非正常死亡

《不要跟鬼说话》

第21章非正常死亡

郭小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杨叔叔出事了,我必须亲自到东北跑一趟。本来指望夏果回来在家照管店铺,可他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难得他高兴出一趟远门儿,我也没好意思打电话催他,便想让夏不悔在家支撑几天,我去到杨叔叔家奔完丧就赶紧回来,谁知夏不悔死活不同意,他一步也不想离开我。

没办法只得向律师楼的宋子剑求助,他的律师楼有好几个得力助手帮他管家,除了有重大的案子他亲自接手,平时他倒是个很清闲的人,何况他从小受到他爸爸的熏陶,对珠宝玉器比我还要熟悉,让他来帮我照看几天生意真是大材小用了。

宋子剑很乐意地答应了我的请求,不过临走时他把夏不悔叫到了一边,很可能是交代夏不悔一路上照顾好我,这位比我小一岁的兄弟对我这位大姐还是挺挂心的。

本来,夏不悔是要和我开车去东北的,我想着两千多里路他自己开车挺累的,便坚持做火车去。夏不悔提了个箱子,里面放了我们俩的替换衣服以及我的一些生活用品和化妆品,他做事总是这样细心,有他跟着我不但给我安全感,还让我省操不少心。

我们坐的是傍晚时的火车,长这么大一直在山城里打转,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我觉得很新鲜。夏不悔倒像个老江湖似的,对火车上的事很熟。

我们俩住一个包厢,虽然平时在家卧室紧挨着,可像在不到三平米的车厢内近距离的睡觉还从来没有过,因为他不怎么喜欢说话,我们便早早地躺下了。

我不知道夏不悔是不是已经睡着了,反正他的眼睛闭着。可是我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听着他均匀的呼吸,我的心怦怦乱跳,不知是兴奋还是紧张,我竟然连大气儿都不敢出。

几次偷眼看看近在咫尺的他,他连睡觉的姿势都没有变,我想他肯定是睡着了,于是便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我想起了小时候跟秋寒钻在一个被窝儿的情景,秋寒躺下闭上眼睛就能睡着,我就趁着他睡着的时候捣乱,一会儿摸摸他的鼻子,一会儿挠挠他的膈肌,反正不让他睡牢稳觉。我把秋寒闹醒了他也从来不跟我急,就会拿鬼故事吓我。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半夜的时候我醒了,想去车厢接头处的卫生间,见夏不悔睡得正香不忍弄出声响吵醒他,便轻手轻脚地穿上鞋拉开了门,谁知扭身去关门的时候却看见夏不悔已经站在我的面前,我刚才明明看到他闭着眼睛的!

“出了门不比在家里,你去哪儿我都会跟着你的!”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赶忙解释说:“我看你睡的正香就没有叫你。”

“我什么时候都不会睡得很死的,这是我多年养成的习惯!”

我没有想到他还有这样的习惯,不过这个习惯挺累人的,即使在睡觉时还能发觉轻微的响动,这可是一门儿功夫,我不知道夏不悔这门功夫是怎么练成的,或许他是担心我的安全一直就没睡着吧!

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第二天傍晚的时候我们赶到了杨叔叔住的那座县城,杨叔叔的家境还不错,在县城边上盖了一排五间的平房,前面是一个很宽敞的院子,院子里种着我叫不上名来的花草,他和他的儿子一家住在一个大院儿里。

我在杨叔叔的灵堂前磕了三个头,我跟扬大婶说了半夜的话,并好言安慰了她和她的儿子一番,当天晚上我和夏不悔便住在了杨叔叔的家。

第二天早上,夏不悔拉着杨叔叔的儿子出去了,他们俩在院子里低声说了一阵子话回到了屋子,然后杨叔叔的儿子就把他的母亲和家人全部叫出去了,屋子里只剩下我和夏不悔两个人,他告诉我说要打开棺材看看杨叔叔的遗体,我听后立刻瞪大了眼睛。

听了夏不悔的解释后我才明白了,他坚持要跟我来东北除了要保护我以外还是有目的的,我们从山城来的时候宋子剑把他叫到一边是让他来检查杨叔叔的遗体的,因为杨叔叔的身体一直都很好,他怀疑杨叔叔是不正当死亡!夏不悔刚才跟杨叔叔的儿子在院子里也是说的这件事,他让杨叔叔的儿子把家人都叫出去,是担心他们看到后会害怕。

棺材盖儿是活着放在棺材上的,夏不悔轻轻一推就推开了,我闭着眼睛不敢看,夏不悔一个人在检查棺材里的尸体。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我听见夏不悔说了一声“果然是这样”便赶紧睁开了眼睛,他叹了口气对我说:“杨叔叔不是得病死的,他是被人害死的!”

公安人员接到电话很快就赶了过来,他们根据夏不悔提供的情况做了笔录,并在杨叔叔的头部取出了一根细长的铁钉……

我们在杨叔叔家呆了两天就回去了,走的时候我给扬大婶丢了两万块钱,至于当地公安怎样破杨叔叔的案子那是他们的事,我只是奇怪宋子剑和夏不悔是怎么知道杨叔叔是被人害死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神秘盗窃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