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要跟鬼说话 [目录] > 第34章:事出意外

《不要跟鬼说话》

第34章事出意外

郭小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心里疑虑重重,我怀着极其复杂的心情决定找夏果好好谈谈了,即使他真的是害死秋寒的凶手,我也要当着他的面把自己心中的疑问说出来,我要听听他是怎么向我解释的。

如果是我错怪了他,我会诚心地向他道歉,他是跟我一起患过难的大哥,我想他是会原谅我的。如果他真的是一个罪犯,在公安人员抓他之前,我也要问个明白,因为我到现在还把他当作自己的大哥!

想好了该问的问题,我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下了楼去找夏果。可是,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当我在一楼的展厅看到夏果的时候,同时看到了几名身着警服的公安人员,他们是来带夏果到公安局的!

经过了解才知道,公安局的人带夏果是因为两年前他办的那家商贸公司,警方根据宋子剑提供的情况查出收购了夏果商贸公司的水姑水产公司确实在利用做水产生意之便贩毒,而夏果曾经跟这家水产公司打过交道,警方要他去公安局反映情况。

夏果被带走后,我给宋子剑打了个电话,还没等我开口,宋子剑先说话了。

“大姐,你是要跟我说公安局的人带走夏果的事儿吧,这件事我是知道的,因为我现在就在公安局!”

我焦急地问:“子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正要找夏果问点事呢,谁知偏偏在这个时候他被带走了!”

宋子剑小声说:“大姐,反正这事儿你早晚要知道,我现在跟你说了实话你可别上火,其实把夏果带来还不止是因为他以前办公司的事,警方这段时间一直在查连环杀人案背后的杀人团伙,却查到除了你的店员小丽之外的其他七名被害女性都曾经跟夏果有交往,特别是那个在你家做过保姆的阿珍,她跟夏果的关系更是不一般,那帮杀人狂专门挑跟夏果有关系的女孩子作案,其中可能和夏果有什么关联!”

听了宋子剑的话我惊得目瞪口呆,宋子剑连着在电话里叫了我好几声“大姐”,我才醒过神来。

“子剑,我有非常重要的事跟你说,你现在能过来一趟吗?”我心惊肉跳地向宋子剑求救。

“大姐,我马上就过去,你不要着急,有什么话见面再说!”

半个小时后,宋子剑的车停在了我的小楼前,我把他带到了二楼一间没有人的房间,关上门,迫不及待地对他说:“子剑,我怀疑两年前是夏果害死了秋寒!”

宋子剑听后瞪大了眼睛,我把自己昨夜做的梦和夏果在大街上遇到阿珍后的表现跟宋子剑说了一遍,当然也提到了夏果以前经常看的那本写满诅咒的鬼书。

宋子剑听我说完好长时间没有说话,我连声问他是怎么看待这些事的,他皱了皱眉头对我说:“大姐,说实在的我第一次到你家里来找你之前就已经开始注意他了,先开始我怀疑他利用办公司把你的钱转移走,所以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就提醒你不要把你的钱全部投到夏果商贸公司,当时,我对夏果商贸公司倒闭只是猜想,没想到没过多久真的成了现实,于是我更加觉得其中有鬼,可是等我把夏果商贸公司的账务查清楚之后才知道,夏果并没有得到几千万的巨款,这笔钱大都流入了跟他做交易的水产公司,也就是说,如果夏果没有跟那家水产公司联手套这笔钱的话,他就是被那家水产公司给骗了!这是我怀疑夏果的第一件事的结果。如今警方已经掌握了水姑水产公司涉嫌贩毒的证据,夏果曾经跟水产公司做过大量的交易,他是不是清白的,相信公安人员会查清楚。”

宋子剑顿了顿接着说:“我也曾经对秋寒出事的那场车祸怀疑夏果,因为交警分析肇事车是被人做过手脚的,而夏果却在车辆修理厂干过,他对小车的构造很熟。可是在你和夏不悔从城郊墓地回来的路上发生意外情况后,我又没有那么确定是不是夏果干的了,因为你和夏不悔经历的那次意外也是有人在小车上做了手脚,而且据警方人员说,车子状况应该跟秋寒出事的那场车祸相似,也就是说很可能两次意外很可能是同一个人制造的,我在事后做了调查,你和夏不悔到墓地直至遇险这段时间,夏果一直呆在你的珠宝行没有离开过,你的车被人做手脚的时间应该是在你们把车停在墓地路边的时候,你们在墓地发现了鬼面具,很可能是有人在你们未到墓地前放的,然后躲了起来趁你们不注意在你的车上做了手脚!由于两次车祸都是针对你,所以我认为应该是一个人干的,而这个人不一定就是夏果!”

“那么,阿珍昨夜在梦中告诉我的那些话是怎么回事,我柜子里的鬼书突然不见了又是怎么回事,我觉得阿珍的话是有道理的,而且我也怀疑这些事跟夏果有关!”我对宋子剑叙述了自己看到的那本鬼书里写的内容,忐忑不安地问他。

宋子剑想了想说:“一个人胡思乱想的时候容易做梦,梦中会反映出你在潜意识中曾经想过的东西,由于夏果说他昨天在大街上看见了阿珍,而你又认为死的那么惨的阿珍是爱着夏果的,所以你才会在晚上梦见她,她跟你所说的那些话其实正是你想说的,因为你的心中有太多解不开的迷惑。至于夏果经常看的那本鬼书不翼而飞,或许真的就是揭开谜团的关键呢!”

我又跟宋子剑讲了夏不悔说是他拿走我和秋寒的结婚照以及秋寒送给我的银戒指的事,然后问他:“子剑,你想那本书会是不是夏不悔拿走了呢?”

宋子剑笑了笑说:“你的照片和银戒指不见的时候,夏不悔还不认识你,他怎么可能拿走呢?我想他是担心你一直为那些诡异的事烦心害怕而故意说是他做的吧。”

“可是,夏不悔他把我的银戒指还给我了呀?”

“哦?那有机会我可得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宋子剑的神情很古怪,但我看得出他并不是惊讶。

“至于那本鬼书是谁拿走的,现在我还不能妄下结论,我们可要好好查查!”宋子剑说这句话的时候却是很严肃也很认真!

……本章完结,下一章“人心莫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