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要跟鬼说话 [目录] > 第41章:凶兆

《不要跟鬼说话》

第41章凶兆

郭小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的小楼中又发现了鬼面具,这件事不但让我感到恐慌,也引起了公安人员的高度重视,赵大虎详细向我和楼下的保安询问了昨夜发生的事情经过,又带着几名干警对我的卧室和阳台仔细搜索了好几遍,居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线索。

我一直纳闷,整座小楼的门窗都是锁得好好的关得严严的,昨夜窗外的那个黑影是怎么到阳台上的,他又是什么时候把鬼面具放在我的梳妆台上的,他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赵大虎分析,很有可能是有人白天冒充到珠宝行买东西的客户,趁人不注意的时候藏在楼里没有出来,然后在半夜出来搞鬼。鬼面具应该是我看到窗外的黑影吓得跑出小楼后放在梳妆台上的,搞鬼的人把鬼面具放在我的卧室无非是要恐吓我!

可是,我对赵大虎的分析却有疑问,我的珠宝行里外都安装着监视系统,昨天白天来珠宝行的人不多,而且都是在一楼大厅柜台转了转就出去了,没有一个顾客上二楼展厅去看,何况一楼的店员就有五位,谁想在这么多双眼睛下藏起来不大可能。

赵大虎调出了昨天白天到现在的监视录像也是一无所获,而且室内的监控录像里来了几位顾客都先后出去了,这就派出了有人白天藏在楼里的可能性。他又让人把小楼里里外外查看了一遍,小楼所有的防盗门窗全部完好,没有被撬的痕迹,如果黑影不是事先藏在小楼里的,从小楼外面就只能“飞”上三楼阳台了。

出了这档子事儿,虽然赵大虎他们暂时没有查到什么,也没有就此不管,他们倒是对我挺负责的,为了我的安全起见,赵大虎回去后给我的珠宝行派了一位带枪的刑警专门值夜班,并给我的保安人员配上了电警棍,为此我对这个五大三粗的刑警队长心存感激,原来男人有时也会很细心的。

可能是因为有警察专门为我守夜,我的心里感觉踏实多了。小兰从那天起也住进了小楼,我把她安排在隔壁夏不悔曾经住的那间屋子,并把两间房中间的小门也打开了,这样一来我们晚上可以说说话,长期以来藏在我心里的那份恐惧感也减轻了不少。有小兰跟我作伴,夜里我也慢慢可以睡着了。

自从杨叔叔被害,接着小丽被杀,现在又出了这档子事儿,大家虽然嘴上不说,可心里都挺害怕的,要不是我平时对她们向姐姐一样,给她们开的工资又比城内其他店里的售货员都高,说不定早就没人敢在这里干下去了。

几天过去了,小楼里什么也没有发生,好像一切又恢复了平静,珠宝行紧张了几天的气氛又逐渐缓和下来,站在柜台前面的几个女孩子也开始说笑了。

虽然在表面上我什么也没有带出来,有时还故意在大厅跟她们几个女孩子逗笑,可是我的心情却是一点也不轻松,因为我知道那个诡秘的鬼面具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连环杀人案被害的八名女孩子的尸体旁都有罪犯故意留下的鬼面具,而之前宋子剑的爸爸和杨叔叔被杀的时候,现场也都留下了鬼面具,甚至连早就不在人世的夏爷爷和两年前出事后失踪了的秋寒的墓碑前也放着鬼面具,出现在我的梳妆台上的鬼面具是个凶兆,并不像赵大虎所说的那样,只是有人故弄玄虚吓唬我的!

其实,我感觉自己想到的那位刑侦大队长赵大虎也想到了,他故意那样说也许是为了安慰我,也是担心在珠宝行工作的女孩子们太害怕,如果他没有感到我面临着极大的危险的话,他也就不会专门给我派个带枪的刑警保护我的安全了。

我不知道在我卧室放鬼面具的那个黑影是人还是鬼,如果是人的话,为什么我的珠宝行有那么多贵重的东西他竟然一件也没动,难道世上还真有只喜欢装神弄鬼而不贪图钱财的人?可如果说是鬼的话,那么为什么会把天毒黑帮杀人的标志放在这儿呢,难道是被夏果杀死了的天毒阴魂不散又来找我麻烦吗?那为什么夏果在的时候他不来,偏偏要等夏果走了以后才出来呢,是不是连恶鬼也怕杀了他的人呢?

在我发现黑影后的四五天夜里,也是在午夜时分,刚刚睡着的我突然被床头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了。

我顺手打亮台灯,抓起了话筒,电话里马上传来一个阴森森的声音:“赵佳佳小姐,收到我送给你的礼物了吧,那可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你怎么就让公安拿走了呢?既然你不喜欢这样的礼物,改天我就再送给你点别的,我想你会喜欢的……”

听得出,电话那头说话的是个女人的声音,她的声音拖得长长的,怪怪的,还不时夹杂着沉重的叹息声,让我听起来毛骨悚然!

我赶紧问她:“告诉我你是谁,我不要你的什么礼物!”

我的话刚说完,话筒里传来一阵冷冷的笑声,“哼……赵小姐,你就别问那么多了,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不想要的偏偏还有人给,我可没你有福气,想要的没人给,想给人家的人家还不要,可我就不信这个邪了!”

我有点害怕了,不知道她在搞什么,便颤声问道:“我不认识你,我又没得罪过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只听她恶狠狠地说:“住口,你不认识我吗?这么短的时间你就把我给忘了吗?告诉你,我可是认识你的,因为你,我委屈自己甘做你的下人,因为你,我成了爱情的奴隶,失去了尊严,失去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可仍然打动不了他的心,他的心是被你偷走了的,你能说自己没有得罪我吗?记住,我是被你害得这么惨的!”

她好像很激动很愤怒,重重地喘了口气又说:“别害怕,我不会轻易让你死的,那样太便宜你了,我会让你受到应有的惩罚,要你得到应得的报应,我要得到属于我的东西!”

我听不懂她的话,可没等我再问,电话就断了。

抬起头,我看到隔壁屋里的小兰呆呆地站在我的床边,正瞪着一双迷惑而又惊恐的眼睛看着我……

……本章完结,下一章“鬼难防”↓↓↓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