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要跟鬼说话 [目录] > 第5章:陌生来客

《不要跟鬼说话》

第5章陌生来客

郭小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当夏果看到客厅里摆着的百日草时,他的脸色变得刷白,我从他慌乱的眼神中读到了他内心的恐惧。

他什么也没说,把那束百日草随手扔到了门外,望着门外淅淅沥沥的雨出神。

两个人的生活并不平静,自从发生了这件怪异的事情后,夏果也相信我们家有鬼了。

也不知道从哪里问来的法子,夏果在我们的小楼里贴了很多黄纸,上面画着奇怪的符号,他说这些黄符可以驱鬼镇邪,有了它我们住在里面就安稳了。

我不是太相信他的办法,也不敢再住进我们的新房,我们结婚的第二天我便搬回了三楼的房间,因为那个房间是我跟秋寒住过的,夏果没有跟我一起住进来。

不过,自从我们分开住以后,我们的小楼里也安稳了,或许是夏果在房子里贴的符起了作用,那个无头鬼不敢来了。

我们就这样一个楼上一个楼下过起了夫妻生活,他对我一如既往地百般呵护,却又和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虽然我是他的妻子,可他从不强迫我做爱,我们是只有名分而没有夫妻之实。

这种枯燥而单调的日子过得非常慢,也特没意思,炎热的夏天过后,夏果开始出门了。

白天,他把我一个人关在小楼里,吃饭的时候会有外卖送过来,到了晚上,他便钻进了他的书房,一直到深夜也不出来。

又过了一段日子,夏果以我们两人的名义投资数百万办了一家商贸公司,当然,公司所有的投资都是爸妈给我留下来的钱。他说要用我们手里的钱赚更多的钱,不能就这样坐吃一辈子。

不久,公司开业了,夏果担任了公司的总经理,而我,却成了个呆在家里不出门的总经理夫人。

为了有人照顾我,夏果专门给我雇了个乡下来的保姆,天天伺候我的饮食起居,保姆是个长得挺水灵的女孩子,看样子也就七八岁,她告诉我她的名字叫阿珍。阿珍的小嘴儿特别甜,见了我就亲热地喊我姐姐。

阿珍是个很勤快也很细心的姑娘,她做的饭菜很合我的胃口,多年的流浪生活使我习惯了清淡的素食,阿珍不用费事儿就能把饭菜做得非常可口。

阿珍替夏果把我照顾得很好,夏果可以安心做事了,他每天都很忙,除了早上跟我一起吃早餐外,中午和晚上很少在家里吃饭,我不知道他成天忙些什么,也从不打听公司的事。渐渐地,我已经习惯了这种无所事事的生活,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愿去想,家里的事情有夏果操心就够了。

夏果是个很有能力的男人,他把我们的商贸公司做得越来越大,随着业务量的迅速增长,公司投入的资金也在不断加大,爸妈留给我的几千万已经有一大半注入了公司的经营,我没有问过公司到底在经营什么,更没问是不是能赚到钱,这些事是夏果操心的事,我一个患有间歇性痴呆症的女人没有必要却打听那么多。只是在夏果每次从我的账户上提款的时候,他都会让我在银行要的手续上签上我的名字。

当夏果最后一次要我在银行提款手续上签字的时候我犹豫了,因为户头上仅剩的一千万是我当初分给秋寒的,现在虽然他已经不在了,可在我心里这钱仍是属于他的。

夏果耐心地跟我解释说,我是他法定的妻子,也是我们俩共同财产的拥有人,虽然当初我曾经承诺我继承的财产是属于我和他以及死去的秋寒三人共有,并且在当时也委托爸爸生前的宋律师做了法律公证,可现在秋寒已经去世了,他的那份财产依然属于我和我的丈夫所有,因此我有权力支配这笔资金。

他给我讲的道理我不懂,可是我知道他是我法律承认的丈夫,虽然我们还没有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夫妻。

我答应了夏果的要求并在提款手续上签了字,自从夏果办公司以来,爸妈留给我的钱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便被我“花”完了。

上午夏果拿着签了字提款单走了,下午的时候,我们家便来了一位陌生的客人,他告诉我不能动自己留给秋寒的这笔钱!

……本章完结,下一章“惊人消息”↓↓↓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