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要跟鬼说话 [目录] > 第64章:惊心动魄的日子(4)

《不要跟鬼说话》

第64章惊心动魄的日子(4)

郭小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夏不悔说那个假阿珍的电话再打过来就不要理他了,他向我保证秋寒不会发生危险。

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但夏不悔的语气很自信,我也没法张口再说什么了。

半夜的时候雨停了,而我烦乱的思绪却怎么也停不下来。夏不悔也还没有睡,我听见他在外间不停地来回走动。我是在为秋寒的事心烦,而他却是在为我担心。

想得头疼,准备睡觉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看了看号码,不是那个假阿珍打来的,而且号码我也不认识,我不知道这么晚了谁会打电话给我。

“天毒没死,加倍小心,切记!”

一个男人的声音,就说了这一句话电话就断了。

这句话让我心头一震,这个打电话的男人虽然只说了一句话,可我却觉得他的声音有点耳熟,我肯定认识他,只是我一时怎么也想不起来,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越是熟悉的人越是想不起来,就像吃饭的时候手里明明拿着筷子却还要到处找筷子一样。

虽然我想不起来打电话的人是谁,但是我感觉出来他是个好人。

可是,天毒不是再就被夏果杀了吗,公安局还对这件事进行了查证,难道是夏果在说谎,还把公安人员蒙骗了吗?给我打电话的人是怎么知道天毒还活着的消息了呢?他这个时候提醒我,难道是天毒就在磨憨,而且已经注意到我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的处境不是非常危险了吗!虽然室内的温度并不高,可我的头上很快便出了很多汗,身上的毛孔都竖起来了。

顾不上多想,也不敢再想下去了,我赶紧下床,想到外间把这件事告诉夏不悔,刚走到门边,夏不悔却在外面敲门。

我把门打开,看到夏不悔手里拿着手机就站在门口,几乎是在同时,我们说出了同样的话:“我有事跟你说!”

我把他让进屋在沙发上坐下,他看着我说:“小雪,你先说。”

我把刚才接到的电话告诉他,他听了以后并没有什么反应,也没有发表看法,就对我说:“我刚才也接了个电话,是阿珍打来的,她现在就在我们对门的房间,想跟你见个面。”

我听了马上紧张起来,“不悔,她怎么来了,是不是跟我谈秋寒的事?”

“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我刚才打内线电话问过宾馆的值班人员了,她是一个人开的房间,我们门外有保安,楼下又警察,应该没有什么危险,所以你也不要害怕,我就是来问你是见她还是不见。”

我尽量让自己从慌乱中冷静下来,稍微想了想说:“不悔,既然是这样,那你就让她过来吧!”

夏不悔给阿珍打了个电话,不到一分钟,外面有人敲我们房间的门,夏不悔起身去开房门。

虽然夏不悔告诉我不用害怕,可我的心里还是特别紧张。来的这位阿珍是在我家做保姆的阿珍还是杀人团伙的老板水姑呢?

正在我心神不定的时候,夏不悔领着一个年轻美貌打扮入时的女孩子进来了,我抬眼看到了她,她也在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我不由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因为惊讶还是因为慌乱,我用手指着她居然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简直太像了,眼前的阿珍跟两年前在我家做过保姆的阿珍竟然一模一样,只是给我做保姆的阿珍那时候梳着两条长辫子,而眼前的阿珍却是扎着一个马尾松。

夏不悔打破了尴尬的局面,招呼阿珍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倒上茶后,夏不悔挨着我坐下了。

“赵姐,我这样称呼你不介意吧?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真的不好意思!”她说话很礼貌也很得体,我怎么也无法把眼前的她跟那个杀人如麻的女魔头联系起来。

我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赵姐,我知道你看到我会很吃惊也很迷惑,我今天来就是要告诉你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之所以选择这个时候,一会儿你听我说完就什么都明白了。”

我勉强笑了笑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了!”

她低着头对我说:“我是阿珍,在你家做过保姆的是我的妹妹阿珠,你也知道她已经……”她的声音嘶哑,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是满脸泪水。

我看了夏不悔一眼,正好他也在看我,我用眼神告诉他,你的推测是对的!

我又接着问:“阿珍,你是不是那个水产公司的老板?”

她冲我点点头。

“这么说,你还有一个名字叫水姑,对吗?”我好像在审问她,因为我心里对水姑没有一点好感。

她赶忙说:“赵姐,不是这样的,水姑是我的妈妈,她原来的名字叫珍珠,水姑水产公司的名字是妈妈起的,因为水产公司的名字前面有水姑两个字,跟公司做生意的人都以为她的名字就是水姑,妈妈出事后,我接下了妈妈的水产公司,人们就又把我当做水姑了!”

听她这么一说,我和夏不悔才算明白了,水姑只是个代称,而起这个名字的是阿珍的妈妈,阿珍的妈妈的名字叫珍珠,而珍珠又是在水里生长的,所以这个名字既可以理解为水里生长的产品,也可以理解为人的名字。

接着,阿珍跟我讲了她几年前失踪后的经历,我和夏不悔听完后才知道,很多事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个样子……

……本章完结,下一章“不得不说的秘密(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