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要跟鬼说话 [目录] > 第70章:扑朔迷离

《不要跟鬼说话》

第70章扑朔迷离

郭小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已经是第三天了,那个冒充阿珍拿秋寒要挟我的电话可能不会再打来了,但是我的心却是七上八下的,虽然我已经知道电话里的阿珍是假的,可我不敢保证那个假阿珍说的话也是假的!他说三天之内要我拿滴血石交换秋寒,否则过了第三天秋寒就会有危险了。

夏不悔一再说那个电话只是个恶作剧不让我理会,但是他也不能确定三天后秋寒会不会出事,看着我烦躁不安的样子,他一直安慰我说,现在任何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因为如果那个电话不再打来的话,我们也不知道把滴血石交给谁才能把秋寒换回来。

我问夏不悔是不是因为有公安人员暗中保护我们把打电话的人激怒了,他昨天在电话里警告过,如果把这事报告给公安,秋寒随时都会出事的,我和夏不悔商量是不是让楼下的公安人员撤了,我真的害怕那人说的变成现实。

夏不悔考虑了一下,然后给赵大虎打了个电话,让宾馆里的那辆警车晚上不要再开进来了,这下我才稍稍放了点心。

这一天的时间我是在一秒一秒的煎熬中度过的,从早上一直到黄昏,我都在关注着自己的手机,恐怕有电话打进来自己不知道而误了大事。夏不悔虽然劝我不要慌要镇静,可是我看得出来,他也在焦躁不安中等待着什么。

一直到傍晚,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切都显得非常平静。可越是这样,我的心里越是没底,难道真的把那人给惹火了,他已经把秋寒给……

正在胡思乱想,宾馆的服务生在外面敲门,夏不悔过去把房门打开,原来是宾馆的人给我们送晚餐来了。

服务生进门后把饭菜给我们摆好,然后很礼貌地说:“夏先生,赵小姐,刚才楼下有位先生让我把这封信转交给你们。”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白色的信封,然后冲我们微笑着点了点头准备出去。

夏不悔接过去,打开信封只看了一眼脸色就变了,他一把拉住已经走到门口的那位服务生问道:“让你送这封信的人叫什么名字,现在他人在哪里?”

那位服务生有点紧张地回答:“那位先生只跟我说他是你们的朋友,你们看到这封信就知道他是谁了,其他的什么也没说,他把信交给我就走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啊?”

夏不悔又问:“他是不是住在你们宾馆的客人?”

“好像不是的,我看见他的时候他从宾馆的大厅进来,把信交给我就又从大厅出去了,如果他是这里的客人,我想他就不会让我给你们捎信了吧。”

“你跟我说说那人长什么样子?”我还不知道那封信上说了什么,夏不悔突然那么多问题,肯定跟那封信有关,而且我还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是那封信里的内容让他这么紧张。

那位服务生想了想说:“夏先生,让我带信过来的那个人个头跟您差不过,他穿着一件风衣还戴着墨镜,我没看清他的脸是什么样子的。”

夏不悔摆摆手让那位服务生走了,他转身把房门关上,脸色凝重地对我说:“小雪,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给我们做交易的人来通知了!”

我的心头一震,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把手上的信递给我看,我看了倒吸一口凉气。

那封信上只有一句话:“今晚8点带上滴血石到宾馆后的小树林,否则……”后面的话没写出来,却画了一把滴血的匕首!

“不悔,肯定是给我打电话的那个人做的,今天已经是用滴血石交换秋寒的最后一天了,如果不把宝石交给他,秋寒就会有危险的!”

夏不悔没有吭声,他在皱着眉头想什么。

我担心地说:“不悔,现在已经七点多了,我们是不是早点过去啊,要是去晚了……”

他摆了摆手打断了我的话,抬起头看着我说:“小雪,你在这里呆着,我自己去就行了,现在离8点还有半个多小时,我们先吃点东西吧!”

说着,他坐下来就吃,我着急地说:“不悔,我不去怎么能行呢,他主要是找我要东西,要是我不去他会多想的,我不能让秋寒有一点危险!”

夏不悔放下筷子说:“可是,你去了更危险,我不能让你有半点危险!”

我知道他是担心我,可这个时候我的心里已经没有了自己,夏不悔坚持不让我去,我的眼泪都急出来了。

“不悔,我不去是绝对不行的,如果你自己去的话,很可能你和秋寒都会有危险,我怎么能让你自己为我去冒险呢?我们是去拿滴血石换人的,只要把宝石给他们就会没事的!”

夏不悔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小雪,我实话告诉你吧,现在我怀疑这是个阴谋,你的滴血石不能交给他,那样的话不但换不了秋寒,我们谁去了都会有危险的,他们有可能得到宝石就杀人灭口的知道吗?”

我瞪大了眼睛问:“不悔,你说什么?不给他们滴血石他们杀了秋寒怎么办?”

“可给了他们我们都得死!所以,我要你带着滴血石呆在宾馆里等消息,如果我到那里见到秋寒,就让他们先把秋寒放回来,然后通知你把滴血石放在一个地方让他们自己去取,这样才不会被他们骗了!”

“可这样你不是太危险了吗?我不同意这么做,我不会让你替我去冒险的!”我的话斩钉截铁。

我们正在争执不休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赶紧拿出来看了看来电号码,跺着脚对夏不悔说:“不悔,我们别争了,我是不会让你自己去的,那个人又打电话过来了,肯定是催我过去呢!”

接着,我按下了免提键,让夏不悔也听听那人是怎么说的。

“赵小姐,今天可是最后一天了,我看到你已经让楼下的混蛋警察撤走了,说明你还是有诚意做这笔交易的,我就给你一次机会,现在是7点30分,你现在马上带着滴血石到宾馆对过的电话亭,如果20分钟后我见不到你,你就永远见不到你的秋寒了!还有,我不想看到你身边那个姓夏的,我要你自己过来!”话说完电话就挂了,还是那个男人假扮阿珍的声音。

“不悔,你也听到了,他们已经等不及了,本来说八点到宾馆后面的小树林交换秋寒的,现在不但时间提前了10分钟,而且地点也变了,他说得很清楚,只要我一个人去!”我一边说一边去里间拿衣服。

“小雪,你等一下,我感觉不对头!”夏不悔拦住了我。

我问:“怎么不对了?”

夏不悔说:“打这个电话和送那封信的不是一个人!”

我被他说糊涂了,“不悔,你怎么会这样想呢?都这个时候了,你就不要胡乱想了好吗?”

“我没有乱想,你稍微分析一下就明白了,送信的人要我们8点到小树林,可没有说让你一个人去,也没有提到交换秋寒的事,而打电话的人要你7点50把滴血石送到宾馆对面的电话亭,却没提那封信和小树林的事,所以,我们接到的两个通知很可能不是一回事儿!”

听完夏不悔的解释我就愣住了,他说的虽然也是推测却很有道理,如果真的是两伙人都找上了我,而且他们又都是逼着我要滴血石的,我该把滴血石交给谁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没有选择的选择”↓↓↓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