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要跟鬼说话 [目录] > 第77章:黑帮杀手

《不要跟鬼说话》

第77章黑帮杀手

郭小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把自己收到的信息拿给宋子剑和夏不悔看,他们也认为是夏果发给我的,我又把鬼脸如何知道我的号码这个疑问说给他们听,让他们帮忙分析一下是怎么回事儿。

我的手机是几年前刚搬进小楼后秋寒给我买的,所以用了这么长时间,手机已经很破旧了我还舍不得换掉,手机号也是秋寒给我选的,他选这个号码是因为号码的尾数是576,秋寒说就是“我妻顺”的意思,他是希望我事事顺利快快乐乐的。

宋子剑问我的手机号码都有谁知道,我告诉他知道这个号码的人也就是自己身边的几个人和珠宝行里的店员以及生意上的几个大客户,我在山城没有什么亲戚,朋友也不多,所以知道我的手机号码的人并不太多。

宋子剑根据这个情况分析,鬼脸知道我的电话有两种可能,一种是鬼脸认识我,一种是他通过认识我的人得到了我的电话号码,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第一种的可能性不是很大,鬼脸很有可能是通过我身边的人或者生意上的客户才知道我的电话的。

我问夏不悔怎么看这件事,他张了张口又咽下去了,这几天他老是这个样子,好像肚子里有很多话要说却又不说出来。

可能是他发现我看他的表情不一样,夏不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推说自己要上洗手间躲开了。

我跟宋子剑说夏不悔这段时间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宋子剑却说我是想多了,他说夏不悔被人陷害在公安局呆了那么长时间,可能是心里不舒服,何况这段时间我时常面临着不可预知的危险,夏不悔担心我的安全才会这个样子的。

正说着的时候,夏不悔回来了,他说已经凌晨两点多了,催我赶快回楼上休息,天亮了还要集中精力应付最后一天的展示滴血石的活动,我上楼的时候扭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也正在瞅着我,我好像从他那双充满关爱而又迷惑的眼神中看出他心里装着很多事,可是他却不愿告诉我!

又是一个平安夜在不平静的氛围中过去了,鬼脸还是没有到我的珠宝行来抢滴血石,可是昨夜收到的那个信息提醒我鬼脸已经到了山城,他为什么还不动手,难道赵大虎费那么大的劲儿精心设计的“捉鬼计划”要失败了吗?

今天已经是滴血石展示活动的最后一天了,如果鬼脸还不出现的话公安人员就要撤退了,我也打算过了今天就把滴血石交给国家保管,我不想再因为它给我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了。

我把这个想法跟宋子剑和夏不悔说了,他们都赞成我的决定,不管滴血石多么珍贵,对我一个只希望过上平安日子的普通人来说,拥有它并不是拥有了财富和快乐,而是恐惧和灾难。

既然我已经做出了把滴血石捐献给国家的决定,宋子剑提议将这个消息尽快公之于众,他说这样做既能引起大家的注意,也是在给很想得到滴血石的鬼脸透露一个信息,如果不赶快来抢滴血石,后天它可就是国家的了,要想从国家的宝库中再偷再抢,那简直就是痴心妄想的事了!

在宋子剑的策划下,我的滴血石即将捐献给国家的消息在展示活动的最后一天很快传遍了山城的大街小巷,因为山城市广播电台和电视台都播报了这个消息,很多记者围住我采访,山城日报也将把这条消息作为第二天的头版头条刊出,珠宝行老板赵佳佳无价宝石捐国家的事在人们中闹得沸沸扬扬,那个想得到滴血石的鬼脸又怎么会听不到呢?

赵大虎给我打电话,对宋子剑的这个主意大为赞赏。他还给我通报了一个关于鬼脸的消息,据磨憨警方这几天的深入调查,已经初步确定天毒被杀是鬼脸所为,而且他们已经查出,鬼脸就是除了天毒贩毒团伙之外的那个神秘的黑势力头子,他是近几年才出现在云南南部的黑帮杀手,专门从小股黑帮的手中抢夺钱财和毒品,是一个黑吃黑的杀人组织,天毒手下的不少小头目都是被鬼脸所杀,因此**上的人背后都叫他“黑帮杀手”。

鬼脸曾经在普洱、思茅一带活动,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也没有人知道他手下有多少人,因为鬼脸行动诡秘,偶尔露面时也是带着鬼脸面具,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与此同时,磨憨警方还证实了一件事,天毒根本没有一个叫秋冰的儿子,天毒的手下所说的那个“冷面鬼”纯属编造,这些人知道自己被抓了就是死罪,所以在山城公安侦查连环杀人案期间,故意在他们面前胡诌八扯制造紧张气氛,扰乱公安人员的视线。

经赵大虎这么一说,我的思路渐渐清晰起来,原来这几年发生在自己身边的这些事以及山城出现的那些凶杀案,除了天毒和鬼脸这两个恶魔外并没有我想像的那么复杂,山城的人们曾经怀疑过夏不悔,怀疑过那个并不存在的秋冰,怀疑过遭人诬陷的阿珍,而我甚至还怀疑过夏果。

以前我心里一直对天毒这个恶魔怕的不得了,可现在天毒却被鬼脸杀了,这个让hēi社会的人都感到害怕的黑帮杀手是不是比传说中的天毒更残忍更凶狠呢?

我也只是听人说天毒团伙杀人会带着鬼面具并在被害者身边丢下鬼面具作为标志,可赵大虎告诉我那都是天毒年轻的时候才那样做的,后来他做了黑帮老大之后就开始明目张胆地作案了,如今出现的这个鬼脸是在效仿天毒,还是别有用心呢?山城的系列凶杀案和阿珍的养父母被杀那件案子,杀人现场都留下了鬼面具,是不是鬼脸作案后故意丢下鬼面具想要嫁祸给天毒呢?

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想法或许是对的,因为阿珍就曾对我说过她的养父母不是天毒的人害的,而且磨憨警方已经证实不是天毒手下所为,那么黑帮杀手接连制造凶杀案却嫁祸给天毒的可能性非常大,他这样做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他要取代天毒并成为黑帮的盟主,要不然鬼脸为什么要跟天毒抢黑帮盟主的信物滴血石呢?

由于心里一直想事情,不知不觉中太阳又落山了,送走最后一位顾客,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滴血石展示活动已经结束了。鬼脸一连三天都没有在我的珠宝行出现,白让我们那么多人紧张兮兮地忙活了好多天,不过那些便衣公安比我们更辛苦,大冷的天儿我们好歹可以呆在屋子里,他们白天晚上都在外面受冻。

赵大虎的“捉鬼计划”好像就这样泡汤了,我的滴血石准备也收起来了,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电话响了,赵大虎在电话里告诉我,在城南的公墓发现了鬼脸的尸体……

……本章完结,下一章“蛊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