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要跟鬼说话 [目录] > 第82章:蛊爱

《不要跟鬼说话》

第82章蛊爱

郭小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二天的上午,宋子剑带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来到了我的珠宝行,他是山城建筑工程学院的专家,已经退休在家休息的林教授。

林老就是这座小楼的设计者,他说几十年前我的爸爸找到他,要林教授设计一座带有暗道的小楼,爸爸的要求非常高,他要这座楼建成后从表面上看着和普通的楼一样,而又看不出楼中的暗道。

林教授花了半年时间精心设计出这座小楼,就跟夏不悔分析的那样,小楼中确实有一条暗道通向地下室,这条暗道就在楼内紧挨楼梯的墙壁当中,因为小楼是框架结构,林老在设计楼内的楼梯时在框架内留出一道只可容纳一个人的窄道,这条窄道从地下室一直通向三楼,里面的楼梯跟外面的楼梯是一体的。林老在设计墙壁的外形时采用了圆弧处理,墙壁粉刷后因为流线型的外观设计混淆了人们的视觉,人们在楼内根本看不出藏有夹道的墙壁的厚度。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这条暗道跟每层楼拐角的一间房屋都通着,而暗门是一截整体可以翻转移动的墙壁,跟房间里的装饰板浑然一体,暗门关闭的情况下根本看不出来。

地下室跟暗道之间的通口也是一段翻转的墙壁,打开暗门的方法是两只手同时按住墙壁上的上下两个位置轻轻向下用力推,几秒钟后墙壁就会翻转开来。打开暗门的诀窍有三点,一是要知道暗门的位置和需要按住的受力点,二是要掌握好推门的力度,另外还需要在暗门均匀受力的情况下保持几秒钟的时间。

暗道不但跟楼内的每层楼相通,而且还有一个更加隐秘的出口通向外面,这个隐秘的出口就在地下室。

林老在小楼的下面设计了一个地下车库,而车库的一面墙壁就是楼内地下室的一面墙,地下室和车库共有的这面墙是比普通的墙加厚了几倍的,中间的暗门需要更复杂的程序才能打开。由于林老设计的暗门跟地下室的墙体是一体的,所以赵大虎虽然也怀疑到地下室有暗道,但是看了几遍也没有看出来。

这样一来,只要能打开墙壁上的暗门,人就可以从车库进入地下室,再从地下室进入楼上的任何一层了!

林老说出了小楼的秘密之后,我还是有一点没有搞明白。即使人可以从楼下的车库进入楼内,可车库的门却是在楼前的,而且还有防盗门锁着,楼前一直有保安看守,进入楼内的人又怎样到车库去呢?

这时候夏不悔说话了,“小雪,我已经在你家的小楼周围转了好多遍了,我发现这座小楼的地势本来就高,而小楼的地基又比比周围的建筑高出了一米多,楼下的车库基本上跟楼前的大街处在同一个水平线上。我到车库开车的时候早就注意到,车库里有个下水道是跟大街上的下水道通着的,如果有人知道这个情况的话,从下水道就可以进入楼下的车库了。”

林老看着夏不悔微笑着点了点头,赞许地说:“年轻人脑子就是好使,当初赵老板要我为他设计楼内暗道的时候也考虑到了这一点,他是为了防止自己家里出现危险情况时可是从下水道逃生,没想到现在却被坏人利用了!”

在林老的指导下,夏不悔打开了地下室通往小楼内的暗道,暗道很窄,仅能容下一个人。暗道在一楼通着挨着大厅拐角的储藏间,二楼和三楼分别通向楼道拐角处的书房。

我发现暗道虽然可以进人却是放不下装着滴血石的保险柜的,便问夏不悔保险柜现在会藏在哪里,也不知道滴血石是不是已经被鬼脸取走了。夏不悔对我说保险柜现在应该在楼下的车库里,但是鬼脸不一定能把保险柜打开,因为昨天宋子剑留下的钥匙是假的!

林老在地下室的四个墙角分别踩了几下,地下室靠着车库的墙壁上便出现了一个翻转门,翻转门打开后还不能出去,因为前面还有一道坚硬的墙。他让夏不悔按住墙上的两个位置轻轻用力往外推,几秒种后墙上出现了一个长方形的缺口,从这个缺口出去就是我楼下的车库。我们进入车库一看,神秘丢失的保险柜果然放在车库的一角,滴血石果然还在里面。车库里下水道口上的盖板被搬开了,可是因为下水道的口太窄,保险柜无法放下去。

原来昨天上午宋子剑来小楼的时候夏不悔就和他商量好了,宋子剑丢下的那把钥匙根本就不是打开保险柜程序的钥匙,他们这样做就是要验证一下鬼脸会不会来偷钥匙,钥匙不见了就说明鬼脸还没有从保险柜里拿出滴血石。鬼脸虽然拿走了大厅里的钥匙却没能把保险柜打开,饿了一天肚子的他只得先从下水道里逃走。

结果,一切都像夏不悔预料的那样发生了,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小楼暗道的秘密,而鬼脸很可能还会回来想办法取走滴血石,只要他真的再次潜入小楼,埋伏在小楼四周的公安人员就可以来个瓮中捉鳖,鬼脸进来容易出去难,想要逃走几乎是不可能的!

装着滴血石的保险柜找到了,保险柜神秘消失的谜团也解开了,可是我心里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弄不明白,那就是鬼脸是怎么知道小楼暗道的秘密的?

林老告诉我,几十年前这座小楼建成后,他就把小楼的设计图交给了我的爸爸,很可能是爸爸出事前把图纸留在小楼里被鬼脸发现了。这样一来我就更吃惊了,自己在这里住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发现的秘密,鬼脸又怎么会知道呢?

为了防止滴血石万一被狡猾的鬼脸拿走,宋子剑用钥匙打开了保险柜把滴血石取出来交给了我,然后将一块准备好了的假宝石放了进去,保险柜仍在车库的角落没动。

宋子剑把林老送走后,夏不悔把情况打电话给赵大虎做了汇报,一张捉鬼的大网很快便布置好了。夏不悔担心我的安全,说什么也要我从楼里搬出来!

因为要我搬出小楼这件事,我跟夏不悔闹了个大红脸,也正是因为我的坚持,才让我知道了他的真正身份。

我的贴身保镖夏不悔原来是个警察,他是山城市刑侦大队长赵大虎手下的兵,几年前警校毕业后,赵大虎给他安排了一项特殊的任务作为对夏不悔的实习训练,这项任务就是要隐瞒自己的身份给我做贴身保镖!

跟夏不悔轰轰烈烈地在楼上吵了一架,当他脸红脖子粗地把这个秘密告诉我的时候我惊呆了。为了让我从小楼里搬出去,他不得不亮明自己的身份。他居然跟我说他一个人留在小楼里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破案,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我。

我流着泪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陌生人”哽咽着问他:“夏不悔,你隐瞒自己的身份我不怪你,因为你是在执行上级的命令。可我想知道,这两年来你对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的工作吗?”我想他当然明白我在说什么。

夏不悔低下了头,好长时间不说话,他脸上的表情是那么复杂又那么痛苦。我们默默地对峙了几分钟,他慢慢地抬起头来,我竟然看见他的眼睛里有晶莹的泪花闪动!

他一把把握拉到他的怀里,动情地说:“小雪,我对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发自内心的,我真的没有想到我会爱上你!自从我说要替秋寒照顾你一辈子那天起,我就告诉自己,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去做,哪怕是死!”

听了他的话我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态,我怎么又在不知不觉中跟夏不悔扯到了感情呢,因为我们之间的这份感情已经不是亲情友情而是爱!我怎么又在不知不觉中要他表白对我的爱呢,秋寒没有死,我这样是会伤害他的。可是,我又不得不承认,我是那么渴望夏不悔对我说出这样的话!

我非常矛盾地轻轻推开了他,又伸手拉着他在我的床边坐下来,声音低低地说:“不悔,不管你是警察也好,是我的保镖也好,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早就感觉到自己从来没有把你当我的雇工,你也没有把我当你的老板,我们以前是最好最好的朋友,以后也会是最好最好的朋友对吗?”

夏不悔冲我使劲地点点头说:“小雪,我很庆幸自己是除了秋寒和夏果外唯一可以叫你小雪的人,我很感激你没有拒绝我对你的这个称呼,因为我知道这个称呼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请你不要怪我对你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其实我早就想告诉你我是个警察,是个为了办案才留在你身边的公安人员。所以,有些事我明明是知道的却必须要瞒着你,因为在没有找到证据彻底澄清之前我必须保密,我这样做是为了工作也是为了你不再受到伤害,我不想看到你伤心,那样我会心疼的……”

他告诉我赵大虎的“捉鬼计划”并没有结束,昨天夜里赵大虎他们明着撤走了,实际上都在小楼附近埋伏着,他们这样做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鬼脸制造自己被杀的假象迷惑人,赵大虎就故意留下夏不悔一个人在小楼里布迷魂阵,麻痹狡猾的对手。

……本章完结,下一章“蛊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