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要跟鬼说话 [目录] > 第84章:蛊爱

《不要跟鬼说话》

第84章蛊爱

郭小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事情好像并没有赵大虎和夏不悔想象的那样顺利,接连三四天过去了,鬼脸根本就没有露面,他好像已经嗅到了周围紧张的空气而退却了。

宋子剑直骂鬼脸太狡猾,他恨不得赵大虎他们能立马抓住鬼脸自己亲手掐死这个人间的恶魔,我知道宋子剑这么恨鬼脸是因为宋律师和杨叔叔的死。

我和宋子剑到看守所去看了阿珍,她见到我就向我打听夏果的消息,我被她对夏果这份炽热的感情感动着,阿珍让我知道世上还有如此对爱情死心塌地的女人,即使在自己身陷囹圄的时候还念念不忘自己心爱的男人。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问题,因为自从夏果离开我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他和秋寒就跟那个可恶的鬼脸一样神秘,唯一不同的是鬼脸老是找我的麻烦,而夏果和秋寒只是躲着我。

阿珍这段时间消瘦了很多,看着眼前面容憔悴的她,我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跟她很近,阿珍在失去自由的时候还在挂念着不一定会接受她的夏果,而我呢,不也是为了一个不知所踪的秋寒在恐惧中承受着痛苦的煎熬吗?

我很想跟阿珍说说心里话,在宋子剑的通融下,看守所的领导同意我和阿珍单独到一间屋子里谈谈。

阿珍欣喜地告诉我,磨憨警方已经把她的母亲珍珠从魔窟中救了出来,而且她的母亲很快就会来山城看她了。阿珍已经知道栽赃陷害她的人和杀害自己养父母的人都是鬼脸,她说妹妹阿珠十有八九也是鬼脸害死的,她跟宋子剑一样恨不得把鬼脸撕成碎片。

阿珍关心地问我有没有秋寒的下落,我无言地摇摇头。我把这些天珠宝行里发生的事告诉了阿珍,阿珍听说快要抓住鬼脸了非常高兴,可是我心里却像是放了一块石头似的沉重,以响起小楼里的暗道,我就会想到秋寒和夏果身上。

我忍不住跟阿珍说秋寒是天毒20多年前丢了的儿子,也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哥哥,阿珍听了惊得瞪大了眼睛。她很快看出了我有心事,便赶忙对我说:“这么说我该叫你一声嫂子了,嫂子是不是在担心秋寒哥这几年失踪跟我那个恶魔父亲有关系呢?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劝你打消这个顾虑,在磨憨的时候我就曾经跟你说过,我的恶魔父亲身边没有儿子,不管是秋寒还是冷血鬼都跟他没有一点关系。你跟秋寒哥从小就在一块儿长大,难道你对他还不了解吗?”

我不无担忧地说:“阿珍妹妹,也许正是因为我以前太了解他了,现在我才会感到不安和恐惧。那场车祸发生以后,起初我以为他已经死了,可夏果和夏不悔都告诉我秋寒还活着。如果他还活着的话,按照我对秋寒的了解,他是怎么也不会把我丢下几年连看都不看一眼的,他已经失踪了好几年,为什么一直没有出现呢?我也曾经想过是夏果和夏不悔为了安慰我骗我说他还没死,可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好像也在对我说秋寒还活着,要不然天毒和鬼脸怎么都拿他逼我交出滴血石呢?”

听我这么一说阿珍也迷糊了,她低着头不说话,好像在想着什么。我就又把小楼暗道的事告诉了她,并说了如果不是我身边的人是不可能知道暗道的秘密的。

聪明的阿珍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她惊讶地问我:“嫂子,你是不是在怀疑夏果和秋寒中的一个就是那个鬼脸啊?”

我痛苦地点了点头,对阿珍说:“阿珍妹妹,我知道你喜欢夏果,你也知道我喜欢的人是秋寒,我们抛开这层关系好好分析一下,夏果和秋寒有没有可能就是鬼脸,如果有这种可能的话,他们两个人谁的可能性更大呢?”

问完这个问题,我瞅着阿珍忐忑不安地等她的答案。我希望她的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我也不希望秋寒和夏果会突然变成一个杀人的恶魔。

阿珍低头想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看着我说:“嫂子,有些事我们是无法回避的,就像我们永远也无法欺骗自己一样。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因为我此时的心情跟你是一样的。既然嫂子专门跑到这种地方找我,我想既是你对我的信任,也是你想听我跟你说实话。在我不知道你的小楼里有暗道这件事情之前,如果你问我秋寒和夏果有没有可能就是鬼脸的话,我肯定会对你说他们谁都不可能是。但是听了你所说的情况后,我也和你一样不得不对他们俩有所怀疑了……”

阿珍说夏果比秋寒更有可能是那个鬼脸,因为他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他曾经在天毒的逼迫下残忍地杀死了自己的爷爷,正因为这件事让他的内心从小就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另外,夏果痴迷地爱上了我,而我的心里却只有秋寒,如果夏果知道秋寒就是天毒的儿子的时候,嫉妒的心理很可能会化为愤怒,他会恨天毒让他杀死自己的亲人,更会恨天毒的儿子占有了自己心爱的人。仇恨往往会让人失去理智,而爱情又会让人疯狂,当仇恨的火焰点燃想爱而又得不到的爱情的时候,人性就会扭曲变形,何况自己的爱人却又深爱着自己仇人的儿子呢?

阿珍跟我说话的时候很痛苦,但是她还是认为夏果更有可能成为鬼脸,他栽赃陷害阿珍是因为阿珍是天毒的女儿,而他对我忽冷忽热忽远忽近的那个样子,也许是因为在爱与恨的矛盾中挣扎的表现!

夏果因为办公司被天毒骗走了几千万,他会觉得自己在我面前失去了自尊,加上心头那股熊熊燃烧着的复仇之火,他很有可能走火入魔,于是暗中组建了自己的黑帮杀手组织,一边到处找天毒的人报仇,一边想得到滴血石统治天下黑帮,因为天毒在**上已经摸爬滚打了几十年,他的势力庞大根基稳固,夏果无论从人力和财力上都无法跟自己的仇人相提并论,他扮成鬼脸制造那么多惨案栽赃嫁祸天毒以及跟天毒有父女关系的阿珍,无非是要借公安人员的手除掉自己的对手罢了!

阿珍的分析入情入理,可她的情绪也越来越低落,我知道她是在为夏果的事而痛苦,因为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用全部身心去爱的男人,竟然有可能是一个人间的恶魔……

……本章完结,下一章“不要跟鬼说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