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要跟鬼说话 [目录] > 第86章:不要跟鬼说话

《不要跟鬼说话》

第86章不要跟鬼说话

郭小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和宋子剑在李家屯帮李嫂报了案,等派出所的人调查完情况后才赶回山城,这桩案子很明了是鬼脸干的,我们只注意着他去小楼拿滴血石的事,却没有想到他会拿一个出生不久的孩子下手。鬼脸这样做不言而喻,他是想以孩子为要挟拿到滴血石。

我把情况给赵大虎打电话说了一下,他听说后也很意外,说鬼脸手里有个孩子做人质,下一步的抓捕计划就要马上进行调整,说什么也要想法保证孩子的安全!

昨天在看守所答应了阿珍说今天把她的孩子带回去给她看一眼的,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我不知道该不该把实际情况告诉她,我担心她知道孩子被鬼脸抢走了会出什么事。

可是,如果我不去到看守所见她一面,她肯定也会想到孩子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宋子剑说阿珍是一定要去见一面的,但孩子的事不能跟她说实话,他让我告诉阿珍孩子在乡下很好,李嫂不认识我们说什么也不让我们带回来,她要让阿珍亲自去李家屯才给孩子。这样虽然是在骗阿珍,可阿珍正在看守所里面接受改造,我们只能用善意的谎言让阿珍安心,把实话告诉她肯定会出什么事的。

于是,回到山城宋子剑直接把车开到了关押阿珍的看守所,见到阿珍后,我假装很轻松的样子平生第一次对她撒了谎。阿珍听后虽然有点失望,但知道李嫂把她的孩子照顾的很好之后,她还是很欣慰的。亲身体会了这件事,我才明白有时候善意的谎言比说实话更重要,虽然宋子剑让我说假话欺骗了阿珍,可这样做恰恰是在给她希望,使她可以在这里好好改造。

从看守所出来,宋子剑又和我一起去了趟珠宝行,我们在小楼前停了一会儿,刑警小李告诉我只有夏不悔一个人在小楼里面,这是赵队长的安排。我知道夏不悔是在小楼里注意着暗道的动静,很想进去看看他跟他说几句话,宋子剑却拦住了。他说现在的小楼随时都可能会有危险,我进去的话会打乱夏不悔的思想,说不准还会打乱赵大虎的捉鬼计划的。

我站在小楼前向三楼我和他的卧室望了几眼,楼上房间的窗户都是关着的,我看不到里面。我不知道夏不悔是不是在房间里,是不是正在玻璃窗前看我。已经好几天没有见他的面了,我真的很挂念他。

宋子剑催我跟他回去,我超自己的小楼又看了一眼,转身走到宋子剑的小车前,拉开车门正要上车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拿出来看了看对方的电话号码,我的眼睛马上瞪大了,打电话的就是两次提醒我注意安全的那个手机号码,也是保险柜失踪的那天晚上我在小楼里发信息的那个号码!

我的手有点哆嗦,非常紧张地接通了电话,还没等我说话,电话里就传来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声音:“请你转告赵大虎和夏不悔,别让他们成天守着你的小楼做美梦了,我是不会自投罗网的,你们把真的滴血石拿出来,却在保险柜里放了一块假石头来骗我上钩,这招你好像在磨憨的时候已经用过了,我是不会再上你们的当了!”

我听出来了,这个不男不女的声音就是假装阿珍给我打电话的声音,我紧张地问:“喂,我知道你是鬼脸,别再装神弄鬼了,告诉我你是不是秋寒,阿珍的孩子是不是你抢走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话筒里一阵怪笑,那笑声非常刺耳,好像是鬼哭一样难听,鬼脸狂笑之后说话了,“告诉你也没关系,你猜对了,我就是鬼脸,可我不是什么秋寒,秋寒早就已经死了,他这种人是不应该活在这个世上的。你既然已经知道那个b*子的孩子在我手里还那么多废话,我想干什么你去问赵大虎问夏不悔啊,他们比我更清楚我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们,要想这个孩子活命的话,三天后就乖乖地把滴血石交给我,我会通知你们把滴血石送到哪里去的!”

鬼脸的话说完,我听见电话里传来两声婴儿的哭声,哭声肯定是阿珍的孩子发出来的,我赶忙对着话筒喊,要他不要为难孩子,可是电话已经断了,我再回拨过去,鬼脸的电话已经关机了。

宋子剑已经听出是怎么回事了,他站在我的身旁一声不响地看着我,脸上的表情非常复杂,他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好像在想着什么事情。

“子剑,那个恶魔要那阿珍的孩子换滴血石,我们跟赵队长说说,还是把滴血石给他吧,孩子的命比什么都重要啊!”

宋子剑没有回答,他拉着我上了车,在车上给赵大虎打了个电话,要他在公安局等我们。半个小时候,我和宋子剑在刑侦队长的办公室见到了赵大虎。

听我说了鬼脸打电话的内容,赵大虎陷入了沉思,我沉不住气了,着急地对赵大虎说:“赵队长,你们也不要为难了,滴血石是我的,我有权决定怎么处理它,我们还是把滴血石交给那个恶魔把阿珍的孩子救回来才是最重要的!”

赵大虎非常沉着地说:“妹子,我很理解你的心情,可是事情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现在担心的是,我们就是把滴血石交给鬼脸,他也不一定会放过那个孩子呀!”

我赶忙解释道:“赵队长,怎么会这样呢,鬼脸费尽心机无非就是想得到我的滴血石去当什么黑帮盟主,我们把滴血石给他放他回云南,他还不至于对一个不到一岁的孩子下毒手吧!”

赵大虎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办公室的窗前沉默良久,然后又在我的对面坐了下来,表情严肃地说:“妹子,你想过没有,如果鬼脸只是想要用人质交换滴血石,他大可以随便在山城劫持一个人跟我们讲条件,可是他却跑到几十公里外的乡村把阿珍的孩子抢了来,你不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吗?”

他这么一说我也觉得鬼脸的做法很奇怪了,可是他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心里还是不明白。

正要再问赵大虎,一直没有吭声的宋子剑说话了,“大姐,我想你现在肯定想知道鬼脸为什么去抢阿珍的孩子跟我们讲条件是吧,这个问题我在李家屯的时候就在想,现在总算理出点头绪来了,我说出来你和赵队长听听是不是这么回事儿。”

宋子剑分析,鬼脸在山城公安到处封锁抓捕他的情况下冒险跑到乡下把阿珍的孩子抢来,肯定不是只想把孩子当做人质跟我们交换滴血石那么简单。

他提出了一下几个理由:首先,鬼脸怎么会知道阿珍的孩子在几十公里外的乡下呢,这说明他一直在暗中注意着阿珍的动向,阿珍以前在天毒的逼迫下也曾经在打滴血石的主意,鬼脸注意到她是很正常的。

但是,不正常的是阿珍除了滴血石的事以外,跟鬼脸也没有其他方面的冲突,倒是鬼脸为了混淆公安人员的视线一直在栽赃陷害阿珍,阿珍早就已经不对鬼脸形成威胁了,他为什么还要去抢阿珍的孩子呢?宋子剑对这个问题的解释是,鬼脸已经知道阿珍的孩子是夏果的,他这样做针对的不是阿珍而是夏果!

这样一来,就引出了鬼脸和夏果的关系,夏果离开我之后去了磨憨阿珍的家,找到阿珍的养母慧莲打听阿珍的事,他是不是从慧莲的口中了解到了一些和鬼脸有关的信息呢?接着我和夏不悔也去找了慧莲,而慧莲在我们去她家里的当天夜里就被鬼脸杀害了,这说明鬼脸是在紧张什么了,他怕我们知道的事说不准就是夏果知道的事情,而这个事情又跟鬼脸有关!

夏果这段时间一直没有露面,宋子剑猜测他是一直在暗中盯着鬼脸,换句话说鬼脸已经意识到夏果对自己形成了威胁,才跑那么远到乡下把夏果跟阿珍的儿子抢了来。

赵大虎非常赞同宋子剑的说法,他说现在鬼脸肯定跟夏果之间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鬼脸抢了阿珍的孩子不单单是为了跟我要滴血石,同时也是在威胁夏果甚至在报复夏果!

听他们分析完我吓出了一头冷汗,想起鬼脸那男不男女不女的声音和他做事的阴险和诡秘,我觉得他也许根本就不是个人,而是个不伦不类却又凶狠狡诈的人间恶魔!

也许真的像宋子剑分析的那样,鬼脸抢走阿珍的孩子是个阴谋,他是在威胁夏果,也是向山城公安发出了近乎疯狂的宣战书,事情由一块滴血石引起,却不是交出滴血石就能解决的了,案子也因此越来越复杂起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不要跟鬼说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