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要跟鬼说话 [目录] > 第88章:不要跟鬼说话

《不要跟鬼说话》

第88章不要跟鬼说话

郭小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从接到鬼脸的通知到第二天晚上去小楼和他交易前的20多个小时的时间里,赵大虎跟宋子剑保持着电话联系,有什么事也是让子剑转告我,保证我的手机畅通,鬼脸的电话随时可以打进来这样做是为了不让鬼脸产生疑心,。他还让我第二天上午就搬回我的珠宝行,早早地在小楼等着鬼脸。

在宋子剑的律师楼住的最后一个晚上,我几乎一夜没有合眼,想着明天晚上就要和恶魔进行一场关系着两条人命的交易了,我感觉自己特别紧张,倒不是害怕自己的安全,而是担心鬼脸会不会遵守承诺放了秋寒和阿珍的孩子。

我也想不通鬼脸为什么要选在我的小楼里交易,就像宋子剑说的那样,其实在郊外鬼脸在拿到滴血石后更容易脱身,我想不出他这样做能有什么阴谋,不过我已经打定了主意,他不把阿珍的孩子和秋寒放了的话我是死也不会把滴血石交给他的!

我假设了很多和鬼脸见面后的场景,他肯定会要我先把滴血石交给他才肯放人。我已经想好了对付他的办法,我可以答应他自己带着滴血石做他的人质,也要让他先把阿珍的孩子和秋寒放了,只要我亲眼看到了他放人,我就把滴血石给他,如果他是骗我的,我就会毁了滴血石和他同归于尽。因为,我已经背着赵大虎和宋子剑准备好了一个微型爆破器藏在身上,滴血石就跟爆破器连在一起!

我一直奇怪夏果为什么还不露面,鬼脸抢了阿珍的孩子很可能就是为了引他出来,即使他还不知道鬼脸抢走的孩子是他的,他也应该知道现在的我遇到了危险,他现在会在哪里藏着呢?

想想这儿想想那儿的,不知不觉天已经快要亮了,我才疲倦地闭上了眼睛。可能是宋子剑知道我一夜没休息想让我多睡会儿,所以吃早餐的时候他也没有喊我,一觉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10点多。

我赶紧起床洗漱了一下,出了卧室的门到宋子剑的办公室去找他,赵大虎昨天安排我今天上午就搬回小楼的,谁知因为自己睡过了头竟然差点把这件事给耽误了,我想让夏不悔马上把我送过去。

宋子剑没有在办公室,他的助手告诉我他接了个电话到公安局去了,我以为是小楼那边又出现了什么情况,便赶紧给宋子剑打了个电话。

电话通了,好像有人正在跟宋子剑说话,我还听见电话里有个女人哭泣的声音。他跟我说一会儿就赶回来,要我在律师楼等他一起吃午饭,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我在律师楼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才看到宋子剑的车停在了律师楼前的停车场。我在楼上的窗户前看见从他的车里下来两个女的,一个是四十岁左右穿着华贵的中年女人,另一个年轻的却是还穿着囚犯衣服的阿珍!

我马上意识到那位中年女人很可能就是阿珍的母亲珍珠,阿珍在看守所告诉我她的母亲这几天会来山城看她的,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

可是,我不明白宋子剑怎么会把阿珍带到这里来了,刚才电话里的哭声可能就是阿珍,难道说她已经知道自己的孩子被鬼脸抢走的事了吗?

我赶忙下楼去接他们,刚到楼梯口,宋子剑已经领着阿珍她们上来了。阿珍看见我便扑到我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宋子剑和我一起把她拉到了楼上的待客室。

“嫂子,我的孩子被那个恶鬼抢走了,你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啊?要不是妈妈今天早上去李家屯接我的宝宝,我还被蒙在鼓里呢!如果我的孩子出什么事儿,我可真的就活不下去了呀……”

阿珍没顾上给我介绍她妈妈就又哭出声来,不过我已经从她的话里确定了自己的猜测,我朝搂着阿珍抹眼泪的珍珠妈妈喊了一声“阿姨”,鼻子一酸眼泪也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我心里比谁都清楚,阿珍之所以能在看守所好好改造,就是因为她心里装着对夏果的爱,她背着夏果生下这个孩子,可以说是她对自己的爱情和人生给予的最大的希望,对于阿珍来说,这个孩子是她的命根子,更是她的全部!望着眼前失魂落魄而又悲痛欲绝的阿珍,我怎么能不被她的真情所动容,有怎么能不为她的不幸而难过呢?

等阿珍的情绪稍微稳定下来以后,宋子剑才跟我讲了事情的经过。原来,阿珍的母亲珍珠被磨憨警方从泰国解救出来后,听说自己的女儿阿珍已经向公安部门自首并在山城市看守所接受改造,便心急火燎地直接从云南乘飞机到了山城。

昨天,我和宋子剑刚从看守所走后,珍珠妈妈便在公安人员的带领下见到了正在服役的阿珍,因为天毒造孽而经历了那么多磨难的母女俩终于见面了,她们抱头痛哭了一场。

珍珠告诉阿珍,天毒虽然拿自己威胁女儿去偷去抢滴血石,但也只是把她秘密软禁在天毒在曼谷的一所别墅里,别墅有天毒的手下日夜把守,并有一个本地的女孩子专门伺候她。珍珠除了失去活动自由外,天毒倒是没有为难她。

珍珠在被磨憨警方解救出来后已经跟阿珍通过电话,阿珍才知道了母亲要来山城看她的消息,她在电话里也告诉了妈妈自己爱上了一个很特别的男人夏果,并偷偷地为夏果生下了一个儿子。阿珍想让妈妈这次来山城的时候把孩子接走。

我和宋子剑到李家屯知道孩子被鬼脸抢走的情况后,为了怕阿珍知道了会出事,便善意地欺骗了她。谁知阿珍在我们走后还是对我的话产生了怀疑,所以她跟妈妈说了李家屯的方位和李嫂的家,让妈妈再到那里去一趟把孩子接来。

不用说,珍珠到李家屯知道事情真相后告诉了阿珍,阿珍在看守所哭得死去活来,非要去找鬼脸,拼了命也要把孩子要回来。看守所的同志没办法只得报告给赵大虎,赵大虎便通知宋子剑,想让我和宋子剑一块儿去劝劝阿珍,结果宋子剑见我房间一夜没熄灯,而且我早上又没有起床,他不忍心把我喊起来,就自己去了看守所。

阿珍见到宋子剑,跪在地上哭求让他临时保释自己出去,她一再保证把孩子从鬼脸手里救出来后马上就回看守所好好改造,不然的话她就不吃不喝,直到孩子救出来为止。如果孩子出什么事,她也就不活了。

珍珠妈妈知道宋子剑是山城最有名的律师,跟阿珍也算得上是个有点特殊的朋友这个情况后,也替女儿苦苦哀求宋子剑。宋子剑实在没办法了,就和赵大虎商量后跟看守所办了临时保释手续,这才把她们母女俩带到了自己的律师楼。

宋子剑在给阿珍办临时保释手续时已经跟她说明,阿珍出来后必须呆在宋子剑的律师楼哪里也不能去。赵大虎还特别交代阿珍,公安人员已经做好了解救人质的周密安排,为了防止出现意外,他要求阿珍一定要安心在宋子剑的律师楼等候消息,千万不能自作主张意气用事,不然不但于事无补,还可能给她的孩子造成危险。

我和宋子剑陪着阿珍和她的妈妈一起吃了午饭,阿珍因为心里记挂着孩子的安危没吃多少东西。吃过饭后宋子剑要送我回我的珠宝行,正好我把房间腾出来给阿珍和她的妈妈住。我把自己带来的一套衣服给阿珍留下让她换上了,在这里还穿着囚衣让人看见心里会不舒服的。

阿珍知道我为了她的孩子要去冒险跟没有人性的魔鬼交易,感动得紧紧抱住我说不出话来。

珍珠妈妈跟我说了好多感激的话,还一再嘱咐我千万要小心。我笑着跟她们母女俩告别,坚定而自信地对她们说:“阿姨,阿珍妹妹,请放心,你们就安心在这里等我的好消息吧,明天天亮之前我一定会把孩子带回来的!”

宋子剑把我送到我的小楼,跟夏不悔见面说了几句话就马上回去了,他要看好刚到他那里的阿珍,防止阿珍救孩子心切擅自行动出什么事儿。

虽然才几天没有见到夏不悔,我却感觉时间好长好长,他看到我也显得有点掩饰不住的激动。宋子剑刚走他就手忙脚乱地帮我把随身带着的箱子搬到三楼我的卧室,等我把东西都放好了,他才嘿嘿冲我傻笑了几声,红着脸对我说:“小雪,真没想到我好不容易把你从这里赶出去,还没有等我抓住可恶的鬼脸,就又不得不把你请回来了!”

夏不悔的窘态跟我两年前第一次见到他跟他说话时的神态一样,我假装还在生他的气,对他哼了一声说道:“我就知道没有我赵大小姐,你们是对付不了狡猾的鬼脸的嘛!”

刚跟夏不悔开了一句玩笑话,宋子剑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他十分着急地告诉了我一个意外的情况,就在他送我到小楼来的时候,阿珍背着她的妈妈偷跑了!

这个消息让我大吃一惊,阿珍肯定是心急救自己的孩子才跑了出来,如果她惊动了鬼脸,或者弄出个什么事,会不会影响到今天晚上跟鬼脸的交易,会不会给鬼脸手里的两个人质带来危险呢?

夏不悔知道这个情况后马上跟赵大虎打电话商量对策,赵大虎已经从宋子剑那里知道了阿珍偷跑的事,他正在通知全城的交警并派出十多名刑警悄悄去找阿珍,宋子剑也开车带着阿珍的妈妈在大街上乱找。

可是,找了整整一个下午,大家也没有见到阿珍的影子,虽然我不知道她藏在哪里,但我感觉阿珍一定会在小楼的附近。

天渐渐黑了下来,我的心也越来越紧张,鬼脸在夜里11点之前随时都有可能从暗道进入小楼,而阿珍却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整个解救人质的计划因为她的出现而增加了不可预知的风险,呆在小楼里等着鬼脸出现的我和夏不悔更加忐忑不安,却又束手无策……

……本章完结,下一章“不要跟鬼说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