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要跟鬼说话 [目录] > 第94章:叛逆的女人

《不要跟鬼说话》

第94章叛逆的女人

郭小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承认莳萝是美丽的也是聪颖的,但是同时她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生活叛逆者。她好像永远生活在一个另类的空间,她对人生的看法和对爱情的解释是常人所无法理解甚至不能接受的。

因为我和宋子剑的关系,莳萝嫁到宋家以后跟我的接触多了起来。而当她知道了一些关于我的经历后,莳萝更是对我关注起来。女人在一起会有很多不让男人听的“私房话”,出于对我的信任,莳萝经常跟我说一些就连宋子剑也不一定听得到的话题。

莳萝对我说,人生只是一个从生存慢慢走向死亡的过程,这个过程是漫长的也是短暂的,因为在人们由生到死的过程中会有很多的苦难才显得漫长,而在这个过程中却还有难得的短暂的快乐,她说人生的意义就在于在漫长的苦痛中创造短暂的快乐。

关于对爱情的理解,莳萝的话更让我张口咋舌。她说爱情说白了就是一根感情的线牵扯了渴望异性抚慰的男人和女人。每个人对爱情的理解不同需求不同,事实上只是相爱的双方心理和生理上存在差异的结果。

她说爱是美好的却也是隐秘的,她更喜欢在羞涩的刺激中体会到爱情的伟大,而不是像平常人那样程式化地抱残守缺,尤其对于女人来说,感情是需要不断吸收营养的,是需要经常滋润的,不然的话,女人就只能在爱情的枯萎中慢慢老去!

莳萝的话我是闻所闻问似懂非懂,我不知道她跟我说这些是为了安慰我还是在开导我,但是我隐隐约约觉得她跟众多的女人不同,尤其是跟我更不一样。

由这个话题莳萝说到了我的经历和我的爱情,她说我不该死守着对秋寒的感情,因为这份感情是那么飘渺那么不现实,她赞同我跟夏不悔的结合,即使自己心里还在守望着另一个男人!

听了她的话我的心里充满了矛盾,不知道该不该接受她的建议,因为我在心里确实还挂念着夏不悔,而自己放不下的太多。

秋寒成了我没有期限的等待,我不知道自己能等来一个什么结果,也许只是个没有结果的结果。可是我必须等,因为我是冬雪,不是莳萝。

我的“迂腐”让莳萝感到了惊讶,她对我的经历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莳萝向我表示,她要用实际行动来帮助我,帮我脱离苦海,寻找真正属于自己的快乐!

就这样,我和一个叛逆的女人成了好朋友。当她了解到我对秋寒和夏果有许多疑问,而这两个跟我关系最密切的男人到现在又不知所踪的时候,莳萝制订了一个计划,她说只要按照她的计划行事,就一定能帮我查到事实的真相,解开我心里的迷惑。

因为我的事宋子剑都知道,莳萝除了找我问一些奇怪的问题外,经常会向宋子剑问这问那的,可宋子剑好像有意回避谈起关于我的事情,莳萝在他那里什么也没有打听出来。

有一天,莳萝找到我的小楼把我拉到我的房间,神秘兮兮地对我说:“大姐,你实话告诉我,宋子剑是不是也像夏果那样暗恋过你呀?”

我怎么也想不到莳萝会跑来问这个,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我十分难为情,看着她好奇的样子,我尴尬地对她说:“莳萝,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呀?我和宋子剑只是很好的朋友,他一直把我当姐姐的,他怎么能像夏果那样暗恋我呢?”

莳萝扑哧一笑说:“大姐,我是跟你开玩笑的哦,不过他就是对你有那个意思,我也不会怪你们的,这是一个人爱的自由,我怎么能干涉呢?”

听她这么说我着急了,赶忙又解释道:“莳萝,你可别多心,我和宋子剑真的不是那想的那回事,他的爸爸是我的爸爸聘请的终身律师,而且他的爸爸帮我的爸妈洗清了冤案,还把爸妈留下的遗产交给我,宋家对我是有大恩的。所以在宋子剑的爸爸被害后,我又聘请了宋子剑做我的终身律师,他的爸爸是因为滴血石的事被害的,而我又因为滴血石接连发生了那么多的事,宋子剑为了查清他爸爸的死因,也是为了帮助我,我们之间的联系才多了些。我敢对天发誓,宋子剑和我绝对没有那层关系,而且我到什么时候都相信,宋子剑跟他的爸爸宋律师一样是个非常有正义感的正人君子,你能找到这样的老公算是找对了!”

莳萝见我认真的样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她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指着我说:“大姐,我就是随便说了一句话,看把你紧张成什么样子了,不过这样倒好,让我证实了另外一件事情哦!”

我没听明白她后面的话是什么意思,便问:“莳萝,你证实什么了?”

她止住笑,一本正经地说:“大姐,是不是关于你的事宋子剑都知道?”

我点点头,她又问:“是不是他跟夏果、秋寒和夏不悔也都很熟呢?”

我说:“子剑跟夏不悔认识最早,他们是好朋友,他跟夏果认识也有几年了,因为要查秋寒出车祸的案子以及后来发生的连环杀人案,子剑跟夏果的接触也很多,他对夏果应该是相当了解的,只是秋寒出车祸前我是跟他的爸爸宋律师打交道,秋寒出事后他才认识我的,所以他跟秋寒没有打过交道。莳萝,你问这些干什么呢?”

“大姐,我向宋子剑打听关于你的事,他说让我问你。可我又问他关于秋寒、夏果和夏不悔的事,他总是说我瞎操心,而且一个字也不说,我感觉里面肯定有问题!”

我笑了笑说:“莳萝,你就不要瞎想了,子剑能有什么问题呢?”

莳萝收敛了嬉皮笑脸的样子,很认真地对我说:“大姐,你又理解错我的意思了,我是说宋子剑对关于你的一些事守口如瓶,或许是因为他已经知道了什么,而这些事他心里明明知道却又不能说出来!”

这下子我真的惊讶了,我不得不从心底佩服莳萝的敏感和判断力,也因而更加对她刮目相看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这不是真的”↓↓↓更精彩哦!